修心去执着 师尊慈悲护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3月17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时光飞逝,转眼间一年一度的法会又到了,在这无比殊胜的日子,我将一年来的修炼心得与大家交流,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在练习乐器中提高

我很想加入天国乐团,于是在去年八月买了乐器,由于我对音乐一窍不通,自己在家练习吹乐器,也没什么进步,心想有同修教就好了。今年二月的一天,在师尊的安排下,有同修介绍同修A给我认识,她在音理方面很精通,本身又是老师,教学生很有方法。非常感谢师父安排同修教我乐器。

在之后的课程中,同修A耐心的教我音乐基础知识和乐器的吹奏技巧,之前我在家自己练习的时候,不懂节奏,把曲子吹的乱七八糟,同修A就一点一点的给我纠正。当我学习中遇到难题,反覆练习也达不到效果,灰心丧气的时候,同修A就会鼓励我,给我打气。每当我对她教的知识完全不理解时,她就会想办法改用另外一种教学方法,让我能够尽快掌握所学内容。看到同修A的无私帮助,我真的很感动,决心好好学习乐器,尽快通过考试,于是我把手上救人的项目都暂停了,等通过考试后再继续做。

就这样抱着在短期内一定要通过考试的极端心态,起早贪黑的练习乐器。可是每次到考试的时候总是状况百出,不能通过考试。这时,同修们看到我的情况,纷纷来找我交流。可是当时,我就是想快点通过考试,听不进任何人的建议。直到看了师尊的新讲法,如同棒喝,自己才静下心来向内找。师尊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做什么都是极端的,那可不行。”回想这段时间,为了快点通过考试,极端的想法,不能接受任何同修的建议,反而被人心带动,愤愤不平,觉得团长对我的要求如此严格,是在故意刁难我,对团长产生了怨恨心;当同修B对我说,不能为了练习乐器而放弃手上其他的救人项目时,自己却固执己见,为自己开脱找理由,对她说,通过考试再做其他救人项目。当考试通不过时,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越想越委屈。

师尊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 “都想打快拳,是吧?急功近利。这种思想是邪党灌输的党文化。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你做的过程中就把人救了!你做的过程中是你修炼提高的过程,同时就在起着救度众生的作用!不是说你把那件事情做成了才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我悟到:以前很想快点通过考试,用狡猾的心理,想走捷径,这是党文化。我要发正念清除并归正自己的行为。现在,我有请专业的音乐老师教我,彻底放下急于求成的心。对于何时参加演出,不去执着,随其自然,只要坚持练习下去就好。

二、信师信法 正念闯关

今年六月的一天,正在上班,总经理突然把我叫到会议室,说我的工作准证快到期了,政府不给我更新,这样我面临着被遣返回国。总经理说,在公司做了几十年,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和我一起来公司工作的其他中国同事的准证都更新了,只有我的被拒。当听到这个消息,我想,这是迫害,我不能承认它,我要让师尊给我做主,我的去留师尊说了算。接下来,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家人同修,希望他们帮我发正念,但家人同修听到这个消息后反而劝我,放下生死,回国。我非常肯定的告诉他们我是不会回国的。因为我觉得已经融入到国外证实法的环境,在这里比在国内更能发挥救人的力度。同修们知道我的情况后帮我发正念,我自己也向内找,学法小组的同修也和我一起向内找找到了怕心,怕离开这里,怕失去这个安逸的环境,去到那些落后的国家做难民。仔细向内找发现安逸心使我修炼不能精進,救众生的心不纯。私心,凭着自己工作中一点点成绩,老板对自己的器重,自私让别的同事都要听我的,工作中不守心性,觉得自己永远是对的。色心,对老板日久生情,看到他会动心,这可是修炼人的大忌。发现这些心后,长时间发正念,有一天晚上,我几乎一夜没睡,第二天照常去景点讲真相,一点不困。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工作准证更新的事情还是没有消息,我心想放下一切人心,在我离开这里之前,突破怕心给老板讲真相,救他。于是约了老板,见面后,直接把我的诉江状递给他。他看了后非常惊讶,万万没有想到,我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说,在这之前,对你的工作准证能够更新,还抱有一线希望,看到这个之后,我知道你没有可能留在新加坡了,你准备回国吧。我给他讲了法轮功真相及大法在大陆被迫害的情况,给了他真相资料和九评,希望他回去好好看看,能够了解真相、得救。几天后,他来找我说,谢天谢地,你的工作准证申请成功!他为我感到高兴。我知道,这一关过了,瞬间身体变得特别轻,走路时好像要飘起来,美妙极了。心里对师尊充满了感恩,不争气的弟子又让师尊为我操心。

三、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突破家庭关

去年七月二十日,我起诉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过了很长时间,没有收到回执。于是,今年三月我再次向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提交了控告书。每次看到明慧网上报导,我的山东老家,迫害大法弟子非常严重,常常是全国最严重的地区。我想到要救那里的众生,不能让那些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对大法犯罪。今年五月,我向山东省法院、检察院及我所在市的法院、检察院提交了诉江状。八月的一天,我先生突然打电话说,本地公安部门的人去他父母所住的村里调查我,问我是不是在海外炼了法轮功,并假惺惺的关心的说,如果炼法轮功,回国的话,过海关时要小心。这下我成了他们村里的名人,大家都在议论纷纷。各种流言蜚语向我的公公婆婆袭来,我的公公婆婆是非常要面子的人,哪里能承受的了如此的打击,逼着我的先生和我离婚。我知道这件事后,马上向内找,我找到有看不上先生和他家人的心。我的先生小时候体弱多病,时常打针吃药。有一年暑假,在他的奶奶家和他的堂姐堂弟们一参加学法小组,得法后师父给他调整身体,从此身体越来越强壮,他从心里知道大法好。可是,迫害以后,他的妈妈让他放弃了修炼。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全家人听了不少真相,可还是反对大法。这让我非常生气,心想,要不是我修大法,早和你离婚了。当我翻开《转法轮》,师父说:“你炼功,你爱人可能不炼功,因为炼功搞的俩口子离婚了还不行。”我猛然惊醒,对呀,我不能离婚,这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我要否定迫害过好家庭关。我给公公打电话讲真相,没想到他在电话里对我破口大骂,之前从来没有这样对我。我想到我是炼功人,不能被他带动,每回应他一句都心态平和,没有和他争吵,最后,我说您别生气呀,我在海外又没做坏事,您气坏身体怎么办。他说,我说不过你。我又给先生打电话,他不听我的电话,我就给他语音留言。我说大法在我心里是第一位的,我不会放弃我的信仰!我很珍惜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个家庭,我们的家庭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是善良人,只是在这次迫害中被谎言欺骗,我也不会放弃这个家庭,我不会像任何邪恶势力屈服,谁都别想拆散我们。过了几天,先生带女儿去了我妈妈家,妈妈同修给他讲了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和一些大法真相。先生听完后和妈妈同修说,他不会和我离婚,谁逼他都没有用。现在我的家庭又恢复了往日安宁。

在今后,我更加明白自己的责任与使命,修好自己,多救人。感谢师尊在我修炼路上的时时呵护,弟子唯有精进报师恩,唯愿师尊笑。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