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庄敬


【正见网2017年03月03日】

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

峰峦如聚,波涛如怒,
山河表里潼关路。
望西都,意踟蹰。
伤心秦汉经行处,
宫阙万间都做了土。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作者介绍】
张养浩(1269—1329),字希孟,山东济南(今山东济南)人。初为东平学正,累迁至礼部侍郎、礼部尚书等职。曾因上书论时政,言过切直,罢官;最后因治旱救灾,劳瘁而死。他也写艳曲,但最出色的是批判现实的作品;歌咏林泉的也有佳作。风格多豪放清逸。著作有《云庄休居自适小乐府》。

【赏析】
这是一首元代小令。主题思想是说明:潼关形势险要,外有黄河之水,作天然濠堑;内有华山之倚,作天然壁垒。以此为卫,则长安皇族本可高枕无忧,而垂万世的帝业。但是,他们的宫殿,如今却都变成了一片焦土。而这些朝代的兴亡,可把老百姓害苦了。“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正是画龙点睛,笔力千钧。

笔者研究元人小令,感到小令是最讲究艺术表现技巧,讲究语言功夫的。“山坡羊”的曲调,非常有利于结尾两句的反复,以此而形成“山坡羊”的独特的语言技巧。 请看宋方壶的《山坡羊•道情》,结尾是:“贫,气不改;达,志不改。”陈草庵的《山坡羊•叹世》结尾是: “贤,也在他;愚,也在他。”都在结尾处,使用反复的句法,以突出主旨。在艺术上,则可收嘎然而止、余音绕梁的奇效。

【今译】
重重叠叠的峰峦,似聚似伏,
浩浩荡荡的波涛,如悲如怒,
高山大河,构成了潼关险路。
远望秦汉古都,
心中感慨踟蹰。
想当年,强秦盛汉,何等辉煌,
而今,万间宫阙,都化为尘土。
唉! 兴,是百姓受苦,
亡,还是百姓受苦!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