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思念成仙,魂绕梦牵

庄敬

【正见网2017年02月17日】

(金代)王庭筠:《水调歌头》
秋风秃林叶,却与鬓生华。
十年长短亭里,落日冷边笳。
飞雁白云千里,况是登山临水,
无赖客思家。 (以上写思念老家)
独鹤归何晚,已后满林鸦。 (独鹤喻己,归家更晚于群鸦)

望蓬山,云海阔,浩无涯。(想回家,回什么家?)
安期玉舄何处,袖有枣如瓜。(是想回天堂老家…)
一笑哪知许事。且看尊前故态,(老家有安期玉鞋、栆大如瓜!)
耳热眼生花。(思念成仙,魂绕梦牵,直至耳热眼花)
肝肺出芒角,漱墨作枯槎。(想画没画好,结果乱图鸦)

【注解】
长短亭:长亭、短亭。古时设在路旁常用作饯别的亭舍。《白六帖》载:十里一长亭,五里一短亭。
边笳:边塞的胡笳。笳:古管乐器名,汉时流行于塞北和西域一带,故又叫胡笳。
无赖:无奈,有不得不之意。一说意谓百无聊赖,非是。
独鹤:孤鹤,离群流落在外之意。作者自比。
蓬山:蓬莱山。古代神话传说中的蓬莱、方丈、瀛洲三座海中仙山之一。无涯:无边。

“安期玉舄(读习)何处”两句:安期:即安期生,秦、汉间的齐人。传说他曾从河上丈人习黄帝、老子之说,在东海边卖药,是海上神仙。玉舄:即赤玉舄,传说中赤玉制成的鞋。刘向《列仙传•安期先生》记载:“秦始皇东游,请见,与语三日三夜,赐金璧.度数千万。出于阜乡亭,皆置去,留书以赤玉舄一双为报。曰:‘后数年,求我于蓬莱山。”

袖有枣如瓜:使说安期生食大如瓜之巨枣。《史记•封禅书》:。“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

许事:这样的事。
尊:古代盛酒器具。
芒角:初生的植物尖叶。
漱墨作枯槎:漱墨:犹言“泼墨”。枯槎:指枯树。

【今译】
秋风把丛林的黄叶刮下,
却使我两鬓长出了白发。
十年来到处飘泊离家,
常被人饯别在长亭短亭;
常常听到那落日之下--
令人心冷的边塞胡笳。

看那成行的大雁,
正朝南飞向千里云霞;
况且又是登山临水,
使我这客居异地之人,
不得不深切地想家。

那离群的孤鹤,
归去得多么晚啊!
已经远远落后于
满林归巢的乌鸦。

遥望蓬莱仙山,
山在云海之间,
云海浩渺无涯。
神仙安期生留下的赤玉鞋,
如今在哪里呀?
听说他袖内有巨枣如瓜。
我不觉自嘲地一笑:
凡人哪能理解这些事,只当是神话!
姑且看我借酒浇愁的故态,
让我喝得耳热眼生花。
但酒入愁肠愁更愁,
肝肺之间,纷乱如麻,
恰似生出无数芒角,(这是我想念成仙,魂绕梦牵,思想出差--)
于是提笔泼墨,(本打算画出上等佳作,竟然---)
画成一幅枯树,丫丫杈杈。

【作者介绍】
王庭筠(1151--1202),字子端,号黄华山主,盖州(今辽宁省盖县)人。金世宗大定十六年(1176)中进士,官做到翰林修撰。文词字画精美。著有文集,今佚。存词12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