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为做官人,为何古今大不同

绿洲

【正见网2017年02月15日】

中国古代的官员被老百姓尊称为“父母官”,那些口碑好,清正廉洁,深受百姓爱戴的官员都有一个赞誉:爱民如子。古代的官员,从皇帝到基层的七品县令,能为百姓分忧解愁,为官一任,真的是造福一方。遇到天灾人祸,开明的皇帝能听从大臣的建议,下罪己诏,找自身的罪过与不足之处;深明天理天道的官员更加严以律己,不敢有一丝的懈怠,所以有很多次开明盛世的出现,中华文化与文明曾经几度灿烂,令邻国、远方国家等敬仰羡慕,四方朝拜与学习。

自中共篡政伊始,中共的官员自称为“人民的公仆”,被中共捧为学习榜样、“人民的好儿子”等的官员,在报纸上的评语中只有“高度的政治觉悟与纪律”等字眼,却没有了“爱民如子”的字眼。在中共的独裁统治下,一个个的政治运动,带给老百姓的是谎言、暴力、仇恨、屠杀与掠夺,传统的价值观念被生生折断,五千年的中华半神半人的传统文化被摧毁,人的基本信仰与尊严被邪恶的党性取代,为官一任,成了祸害一方。当今社会,中共官员贪污腐败、道德堕落败坏已经成了官场潜规则,环境恶化,雾霾肆虐,有毒食品充斥整个社会,诚信与文明成了人内心的呼喊与渴望,整个社会已经走到了崩溃的边缘。同为做官人,古今为何大不同?我们可以从传统文化与党文化下官员的表现上来寻找答案。

“天下清官第一”

清朝的张埙是江苏人。康熙十七年,担任登封县令,单骑上任。途中与登封县的小吏同宿,小吏竟不知他是长官。到任后,发誓不取百姓一文钱,不冤枉一人。他在县衙前树立一块巨石,刻着“永除私派”(即:永远革除谋私的摊派)。他设了一个信箱,百姓可以自己封上信封、投递诉讼状。他招集流亡的人,监督他们耕种,根据土质适合种什么,种植木棉和各种果树。

他大修学校,从县城到郊外,设立了二十一所学舍。教授儿童学习,时常巡视检查功课。闲暇时,他骑着驴,走遍郊区询问百姓疾苦,有小的诉讼,就在农田间断案,方便了百姓。

西部的吕店地区,风俗喜好打官司。张埙查访到里长张文约贤德,就让他引导乡民,风气为之一变。里长申尔瑞(人名)亏钱了赋税,要受杖刑,在路上拾到别人的交税的金钱,就还给失主,宁愿受责罚,也不贪图别人的财物。张埙认为他有义行,表彰了他家。县里的诉讼越来越少了,奸诈虚伪的人无所容身,小偷大多自行逃离。县衙里的执事官,操起农具种庄稼,原因是在官府没有得钱的机会,没有油水可捞。

张埙在任五年,百姓知道了好歹,越来越兴盛,在门上书写“官清民乐”四字。耿介曾叹道:“此地,是别样的一个世界啊。”康熙二十二年,张埙因为政绩卓异被推荐,升任广西南宁通判。离去那天,百姓遮道哭泣,在各乡立了祠堂,挂起他的肖像,在他活着时就祭祀他、以示爱戴,在祠堂里写上“天下清官第一”。

勇于护民救民的官员

元代有个叫元明善的人,被皇帝派到浙东的使者,举荐为安丰、建康两县的学正(教育官员)。

他后来担任省里的官员。当时赣州刘贵造反。元明善的士兵捉住了三百名叛贼。元明善从轻处罚,使一百三十人免于死刑。有一天,元明善手下的将领说:应该多杀俘获的叛贼。死了的应戮尸示众,以振军威。元明善力争:王者之师,恭敬地尊行天意处罚。叛贼是小丑跳梁,杀其魁首即可。百姓何其无辜。不久官府得到叛贼所写的赣、吉两地十万百姓的名册。有司(地方官)窃喜,打算牵连更多人,从中邀功谋利。元明善请求烧掉反叛者的名册。于是,两个郡的百姓得到安宁。

元仁宗时,元明善奉旨到山东、河南赈饥。当时彭城、下邳各州连着几十个驿站,人饿马死,而官府未下达赈饥贷粮的文书。元明善就把一万二千锭的钞票分给百姓(注:中华古代,在元朝时就有纸币了),并说:我擅自下令(发放赈灾款),就是被上级问罪也不推辞。元朝皇帝没有对元明善问罪,而是对他很礼遇。

官员当政 囚犯绝迹与盗贼感动

南北朝到隋朝时期的刘旷,担任平乡县令。有诤讼的,刘旷就晓以义理,不加责备。诉讼的双方就各自引咎而去。

刘旷所得俸禄,都赈济、施舍给了穷人。百姓感动于他的德政、教化,都互相勉励说:“有官如此,(我们)怎能为非(作歹)?”刘旷在职七年,风气教化大为融洽。狱中没有坐牢的囚犯,诉讼都绝迹了,监狱里都长草了,监狱的院子的野鸟很多,都可以张开罗网捕鸟了。

等到刘旷卸任,小吏和百姓无论老少都大声号哭,沿路送行的,有数百里。金代的牛德昌,他的父铎在辽国担任大监。牛德昌少年时失去了父亲,他的妈妈教他读书。有人劝他靠父亲的荫庇吃皇粮,他的妈妈说:“你父亲的遗命,不愿你作奉承的人。”于是,牛德昌在皇统二年,考中了进士,担任万泉县令。蒲、陕地区发生饥荒,群盗充斥,州县城门大白天紧闭。牛德昌到任,当天就大开城门,让百姓自由出入,张榜说:“百姓苦于饥寒,在乡里聚众剽窃、抢掠,以使旦夕将要饿死的命获得残喘,甚可怜也。能改过自新、不再抢劫、偷盗的一概不问。”盗贼都感激,解散了。县的境内得以平安。府的长官—王伯龙褒扬他,对他礼待甚厚。

这样的故事在传统文化典籍里浩如烟海,举不胜举。对比古代的官员,看今日中共官员,有几个官员能做到爱民如子,获得“天下第一清官”的美誉。自2012年中共高官出现落马潮以来,贪官的级别越来越高,贪污受贿等得来的金额越来越大,数十亿,上百亿。海外媒体爆料:得癌症去世的原中共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曾讲,向他行贿的将军中,除了刘源与刘亚洲,都向他行贿过。从中可以看出中共的官员已经到了无官不贪、无官不腐的地步。

在危急时刻,中共的官员不是在救民,而是在害民。在那年的汶川5.12大地震期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调不动江泽民的嫡系部队,不能在第一时间救人,错过了72小时的黄金救人时间;中共的慈善机构却在大发国难财,侵吞各地的救援物资;中共的央视却不失时机的宣传中共的“伟光正”……

自中共篡政伊始到现在,冤狱遍地,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今天,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对访民的迫害,对正义律师、正义异己人士等的迫害更是变本加厉。中共把法律玩弄于股掌之上,随意操纵法律迫害民众。中共对上亿法轮功修炼群体的迫害已经长达将近十八年,特别是秘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恶更是惨绝人寰,如果民众不能明白真相自救,这巨大的罪恶足以把人在天灭中共的大劫难中随同中共邪党一同销毁。

比较之下,善恶自明。传统文化教人为善,行善积德,生命有福报,从而有好的未来;党文化教人为恶,杀了人还不自知,还不知罪,诱惑人一步步走向恶报,最终生命被销毁,彻底失去生命的未来。

两种文化的不同,导致官员的表现不同,传统文化下官员为善,党文化下中共官员为恶,党文化真正的罪恶滔天,其罪在中共。中共本身不是中华五千年传统文化的产物与结晶,是西来幽灵,老百姓眼中的魔鬼,在天上的表象是红色恶龙,中共是其在人间的组织形式,做的是魔鬼要做的事,破坏人心,败坏人类,最终目的是毁灭人类。中共的本质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邪教,耍流氓是其本性,它的本性注定了它要残害民众,按照善恶有报的天理,同时也注定了它要被天灭。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也是其邪恶的本性所决定的。法轮功的真、善、忍能救人,能促使人心向善,提升人的思想境界,从而在新旧宇宙的交替中能得救,生命进入新的宇宙,而中共迫害法轮功,灌输假、恶、斗,甚至还不断的向海外输出假、恶、斗,目的是阻止人得救。所以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才是真正的在救人。法轮功真相已经成了人能否走向未来的唯一希望。人的选择在今天变得最关键、最主要。

中共的官员在法轮功真相面前如何选择,已经成了他们能否走向未来的关键。除了那几个迫害法轮功的元凶与帮凶,任何生命都有选择的机会。今年1月,中共的两高出台了所谓的司法解释,妄图在全国掀起迫害法轮功恐怖浪潮,这对今天的中共官员来说,真的是个回避不了的选择,这选择却又至关重要,关乎生命的未来。象传统文化下的官员那样,坚持人间正义抵制迫害,善待大法弟子,认真了解法轮功真相,加入全球“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大潮,认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命一定得福报,有美好的未来;反之,为了个人私欲随同中共继续迫害法轮功,就会恶报加身,等到失去生命未来的时候后悔也晚了。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