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忽视的“善”

大陆大法弟子 如初

【正见网2017年02月14日】

我是九八年跟母亲一起走入大法的,那时只是炼四套功法,看大法书困的睁不开眼,这些年我总是拖拖拉拉,但是慈悲的师父一直没有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最近的几件事让我更加体会到师父不想落下每一个弟子,鼓励弟子精进,走好最后的路。

因为怀孕,母亲来照顾我,我是独生女,霸道,不让说,母亲弄坏家里的东西,记不住东西放在哪里,我都非常气愤,眼里全盯着她的错处,看到法和交流文章,常常觉得这就是母亲所反映出来的问题,但却想不到“修炼是修自己。有的人就是老是向外看,你这不符合法了,他那不符合法了。看到人家不对的时候,善意的跟他讲讲:这个事是不是应该这样啊,我们是修炼人哪,我想他能够接受。但是哪,你不要老是你这不行啊,看到不对的时候先想自己,是为什么叫你看到,是不是你自己有问题了,修的是自己。” [1]全然没有善念,母亲体重一度下降20斤,直到我生了孩子后总是忘事,碰坏东西,这才想到是师父点醒我,让我站在别人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而在写文章这天,经母亲提醒,发现自己手写的护身符中的“善”字缺了一横,开始自己还不相信,后来查了字典才发现真的错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把“善”字丢了一横,在善上做得不好,对母亲、丈夫(常人,支持大法)、孩子总是不善,好的时候恨不得把心掏出来,不好的时候拉长了脸,口气非常差,总是嫌弃别人做得不好,觉得自己学历高,教母亲电脑时态度高傲强硬,总觉得她为自己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对待丈夫总是说打就打,以至于手上的湿疹病业症状一直不好,“真、善、忍”三字上我一直丢了一横,做事情上没有恒心,炼功、三件事上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总觉得自己“善”做得不错,师父借母亲的嘴点醒了我,“这是大法真、善、忍特性在不同层次中的具体体现。” [2]我的“善”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中表现都是错的,连最表面的字的笔画都是错的,我的善一直是自己所忽略的,平时没有注意的,一直是自以为是的,所以才会连最笃定的笔画上都会出错,最近提醒母亲背法字音错误时,口气很差,总是高高在上的感觉,觉得这么简单也会读错,让母亲背法时看见我就紧张,还觉得我这是在帮你纠正,很了不起,现在我才反省到自己的“善”在根上没有做好,应该一丝一念都符合法,对待人、物要善,自己以为没有党文化的观念,实际上还有“斗”、“恶”,只是被自己的高傲和自以为是掩盖了起来,完全没有站在法上去考虑。而就在我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丈夫不再懒惰,也开始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用“善”去解决问题,反而更容易。

怀孕时,婆婆在我家住了大半个月,暴露了之前很多没发现的生活习性,给小孩做的衣服和被子都是破的,她说话大声,邋遢,坐不住凳子,让我打心眼里瞧不上,孩子生下来没几天她就出去打工了,从那时起,丈夫提起她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她一打电话我就愤愤不平。年初一她说要来已经在路上了,我气的吃不下饭,心想没把我放在眼里,不打招呼就来了,母亲提醒我这是要去掉的心,我也知道,但是心里仍是气愤,我大声说:“师父,我知道弟子做得不好,请求师父帮弟子拿掉这个恨、怨的心,看婆婆不顺眼的心、排斥她的心,弟子不要这些人的观念,这次下决心一定去掉。”当时并没有想到还有不“善”这个心,师父再一次帮助不争气的弟子拿掉了背后的物质,丈夫在给婆婆打电话,我乐呵呵的,不像以前那样打听事情,他们说的话也不往脑子里进,我的心也一下子轻松了,那团揪住我的心的“恶”没有了。在这里我想对不精进的弟子说,师父还在管着我们,只要我们真正的想去掉不好的心,师父就会帮助我们。

怀孕后我一直坚信要顺产,中间心态不稳像常人一样去产检,显示缺铁性贫血,开药后觉得不对,放在那里没有吃,结果之后产检显示更严重了,觉得跟常人一样是符合了常人状态,其实是把自己摆到了常人的地位,承认了自己贫血,孩子到了预产期一直不出生,过了两周才生,期间一直是焦躁、不耐烦、抱怨的状态,生产过程中一直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2]、 6小时顺产,但是产后大出血,无法排尿,我不理会,被婆婆和丈夫看到,通知了大夫,进手术室,后来打针、抽血,脸色蜡黄,大夫让输血,这次母亲说不输血,大夫说不输血会得席氏综合征,掉头发,不来月经等等,母亲帮我发正念,坚定不输血,大夫一遍遍让签字,说了一大堆后果,后来又来了一批中医大夫,再次考验我,我当时觉得自己很渺小,被人牵着走,后在母亲的帮助下,3天出院,心里有时还是翻出大夫说过的话,导致3个月后大把掉头发,腰疼,膝盖疼,弯腰使劲就子宫疼。我意识到,这是孩子没出生时,我和母亲说自己身体出现病业反映不会害怕,在小孩这里我就心态不稳。这句话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抓住把柄,在我意识到问题后,多看法心一下子轻松了起来,身体也轻快了,不脱发了,现在生了孩子快6个月,来了月经,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对弟子的鼓励。

孩子生下来特别魔人,总是哭闹,我经常烦躁,总是大声骂他,不耐烦,心里很压抑。今天我才发现这些都是我一直疏忽的“善”,“善”不只是对人微笑,态度好,要从心里生出慈悲,自己却连“善”的表层都没有做好,真的很惭愧。小孩生下来有黄疸,医生开药,吃了之后吐了,母亲不让吃,婆婆和丈夫总让吃药,我虽同意不吃,但心里很害怕,总是担心,后来3个月去打疫苗还是有黄疸,我总是担心不打疫苗就不能上学,但是打疫苗也是承认了病的存在,这是不信师不信法的表现啊,如果坚定信师信法,那么根本不会怕,因为“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 [2]后来没吃药,孩子黄疸消失了,白白胖胖。因为我不“善”,给孩子换尿不湿有时就想凑合吧,结果他的尿道口红肿,流出白色的东西,丈夫和我全都哭了,母亲说没事,给孩子听师父讲法,一天不到就恢复正常了。孩子脸上长了红疙瘩,听法后也都消失了。在孩子身上还有很多神奇的事情发生,这些都是大法的奇迹。

慈悲的师父,还没放弃满是人心的我,还在点醒我,在这里,我想提醒和我一样的同修们,一定不要忘记我们是修“真善忍”的,应该从一丝一念中进行对照,当你真正认识到下决心去掉时,师父会帮助我们拿掉不好的物质,这么多年,现在一切又重新开始,让我真正体会到“有师在,有法在,没有什么化解不开的。”[3]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