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伍佰元真相币”中悟道

黑龙江大法弟子 若梅

【正见网2017年02月14日】

快要过年了,可是真相币项目的制作却出现了瓶颈(因为去年的真相币“供不应求”),我心里想:“这个项目是师父肯定的,不能放弃啊!”就问负责此项目的同修A说:“那发送呢?”同修A说:“有多少我们就能送多少。”我赶紧说:“能送多少我就提供给你多少”。

和经常在一起配合的同修B很快达成共识,紧紧手,支援此项目。首先定住的一念是:我们这里不存在“差钱”的问题,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谁都不配来干扰;然后,拿出闲置资金自己到银行换取零钱(后来参与此项目的同修都如此做);最后,购置打印机。我们的做法是:从银行取来钱币后,一捆一捆的整理,这样就不用再从新数了,并且有一念,通过我们手的钱都是足额的。把一张一张的零钱(多数是一元面值的)皱褶弄平,损坏的用不干胶仔细的粘好,然后十捆为一个单位,用木板(真相币大小)捆好,在微波炉中设置微波档,时间定在一分二十秒,凉后打印。我们还把明慧网所有的真相币短语汇集在一起,整理出有针对性的,并且把字体放大,颜色调好。同修悟道:一张真相币就是一张传单,用善心去做,把正念打到每一张真相币中去,解体邪恶,救度众生。

我主要想说的是由伍佰元真相币引起的“风波”。同修小妹从我这里拿了伍佰元真相币,说第二天再把钱送回来,可是半个多月过去了,还杳无音信。同修B在另一同修家里偶遇到同修小妹,就说:“都要结帐了,你把钱还了吧。”同修小妹当时就急了:“我什么时候拿钱了?”同修B说:“你好好想一想,不管拿没拿你今天都去一趟。”B回来和我把事情说了一遍,我“哦”了一声,就过去了。过了大约一小时左右,同修小妹来了,進屋带着情绪说:“我没拿钱,但是我可以去问问前些日子和我在一起的同修,看看她换没换,如果她没换,我就不知道了。”我说:“没事,差不了。”同修小妹说完就走了。不一会儿,送真相币的同修A一回来就说:“听说差钱了。”我说:“没差。”A说:“那我在楼下遇到同修小妹说你差钱了。”我想:“旧势力你真坏,这样间隔同修,我才不上你的当呢。”快到晚上的时候,同修小妹回来了,一会儿说她没拿,一会儿说同修不承认,一会儿说我可回家了,可是还不走。这时打印机一台接一台的卡纸,停滞。我知道被干扰了,默默的发正念,劝同修小妹,静下心来,好好找找自己,肯定差不了。

晚上,同修C来送整理好的真相币,说同修小妹到她那里去了,让我回忆一下当时的情节,同修B就说:“当时我们俩个人在场,怎么拿的,怎么说的等。”我说了一句:“差不了(那一天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这三个字),咱俩的账目已经归零了。”可是同修C从来到走重复说了三遍“咱俩结帐了”,这是以前从没有的。我识破旧势力的伎俩,就是不动心。同修B要去还另外同修的两万元钱,我说:在床头上呢,你拿吧。可是同修B非得坚持让我拿,然后交到她的手上,我很无奈的按照她说的做了后,动心了。我们合作这么长时间了,彼此都有家里的钥匙,为什么要这么做呀?这时屋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想:为什么错的是伍佰(伍即是悟)?为什么今天有四拨人来给我提高心性?我知道是自己拧劲了,应该坐下来好好向内找,悟一悟了。我和A同修说“差不了”的时候,表面上好像很坚定,其实这里参杂着怕别人说自己弄错了的心,是求名之心。为什么同修表现反常?是对同修间信任的考验。我悟道:是让我修这个“信”,去掉疑心。我叫着自己的名字问:“你信不信同修?不只是你了解的,和你一起配合过的,是所有的同修,你是没有选择的相信了吗?让我不相信的是我的后天观念,而真我是百分之百相信的。”

第二天一大早,同修小妹進门就说:“我想起来了,是拿了那伍佰元真相币,以后打工还,先让我给垫着;我有对此项目不重视的心;还怨同修冤枉自己,欺负自己。姐,我要参与送真相币行不行?”我毫不迟疑的说:“欢迎!放下心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同修小妹当即拿了真相币乐颠颠的走了。

师父说:“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笑)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这个情况。”[1]

过了两天,同修小妹拿来了办年货省下来的三百元钱,对我说:“姐,我先还三百。”我说:“小妹,咱们走的神的路,用常人的办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得用神念,要信师信法,这是给咱们机会归正自己呢!”小妹说:“姐,我有了恶念了,想让和我兑换真相币的同修,不圆满(她占用了大法资源)。”我说:“有这个恶念的不是你,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的真我都是为善的。”同修小妹走了不大一会儿就回来了,含着眼泪手举着伍佰元钱说不出话来,我一下子就明白了,一把就把同修抱到怀里,只喊了一句:师父!……就泪流满面了。这是感恩的泪水,这是向内找后的喜悦,这是神迹的再一次体现!

到腊月二十九了,当我把整钱存到银行,打印完最后一张真相币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五点多了,不仅舒了一口气。但是清点的时候,又差了伍佰元。我回忆了这三天来(以前是一天一清点的,从来就没错过,自从同修小妹还回伍佰元后,就只有一个同修送真相币了)所有的细节,都没有问题,可是就留下这两万多元是初六用的,再查也是这些,一目了然。一种懊丧的情绪从心里油然而生,马上清醒过来,还有什么心?为什么懊丧?名,还是求名。信,在这种情况下你还相信同修吗?静下来,想起师父说:“人的最表面有三魂七魄,七魄中有一魄叫信,人能够在别人讲什么他能够听信,它能起这个作用。但是这种信对于修炼这种正信它是无法相比的,因为它是人最表面最表面的,起到一种灵性的作用。而大法弟子的正信那是神的状态,那是对真理的理悟而造成的,是修好的一面的神的状态,绝不是什么外在因素能起作用的。不是为了坚信而坚信,为了坚定而坚定是做不到的。”[2]我明白了,我只修了表面,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就是不被表面的假象迷惑,我现在眼睛看到的是幻象,是假的。真的钱是不差的。坚定的信师信法。

大年三十的早晨,同修打电话来说,她那里的钱多了伍佰元。

在整体配合中,以前我认为最大的人心是怨,通过这次的“伍佰元真相币”我又认识到了还有同修之间的信,对大法的坚定成度,对师父的正信。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悟到,刚开始定住的“我们这里不存在‘差钱’的问题”这一念,是有求之心,没有做到无为。

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感谢同修们的付出和圆融!常人中年味越来越浓的时候,我调侃的对同修B说:“买双袜子就过年吧!”B说:“我有新的,买袜子的工夫都省了。”有的同修没按习俗打扫房间,有的没按惯例清洗窗帘、被褥,有的没有准备年货,有的……所有的心都系在众生身上。让我们一起来珍惜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时间;珍惜同修之间的缘份;珍惜每一个提高的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