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拨打营救专案中向内找 在法中提高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2月16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把这次参加整体拨打辽宁省沈阳市、大连市重点专案的体悟和大家分享,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专案第二天2月8号晚上有一通电话,我拨了8通不接,第9通对方接起电话,还没等我说话他张嘴就骂师父。当时我就没有思维了。我说三尺头上有神灵,我师父教我们要按真、善、忍做好人,你告诉我哪里不对。对方不停嘴的骂了不到1分钟就挂机了,接着我又拨了2通他接起电话就骂,我就讲真相,2次都是不到1分钟挂机。当时我停了一会调整一下自己。师尊讲“可是人这块,人好象还在沉睡中。” “叫醒他们,是你的责任。救度他们,是你们的责任。”(《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想我会用在法中修出来的善去叫醒他。千万年的轮回等待,我不能放弃叫醒他的机会,因为这是我的责任。我又给他拨过去了,但对方已关机。我又给他拨了29通,我想他开机后会看到的,我就把他的号码留下来了以后再打。

师尊讲:“实际上是那些有这方面执著的学员自己招来的!这些麻烦是自己招来的。如果你没这个心,坏人就不会出现,旧势力就不安排这个事”。(《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我知道我今天遇到骂师尊这么严重的事是我在敬师敬法方面出了问题。我就求师尊点化弟子在哪里出了问题呢?我就从早晨开始一点一点的找,上午学法时有一段师父的讲法很触动我,当时就抄在纸上放到电脑桌上,下午打电话时没注意就和讲稿、记事本混在一起了,我想到后马上找出来放到高处干净的地方。还有我家里有供师尊的法象,平时我在家很注意穿着的。这几天有点热,我就只穿了件吊带裙在师尊法象前走来走去,当时看师尊法像也感觉到有点不对,在心里和师尊说这天太热了,弟子做的不对就原谅弟子吧。师尊讲:“我一直在讲,我说人间是大舞台,你在这上表演。观众是全宇宙众神、众天人,在剧院看戏哪。坐在台下,人看人的表演,看不着你思想的表现。那些神在看着你们的思想,看着你们的行为。你们脑袋朝上,看着你们脑子里边那个细胞怎么动,还能看到心怎么动。你们做出那些可笑的事情的时候,他们都忍不住乐。你们做出那些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情的时候,那他们非常严肃的,看着你。”(《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我悟到女人穿吊带类衣服和超短裤都是变异的东西,随师正法就是要归正一切不正的,我自己都没做好,真的是又让师尊操心了。

专案第三天在拨打的中途我有一次掉线了,过一会又上来了,一会看到协调同修发上来一条消息,意思是说掉线的同修快上来别掉队。看到这条信息我就落泪了,我当时就想到了大雁群飞的故事。头雁在前面顶着巨大的压力和坚强的付出,为的是带领雁群不出偏差的到达目地地。大雁们飞行的时候发出叫声来互相鼓励,整个雁群那种互相理解互相配合的精神让我看到了我的不足。我是那种不怎么会讲话的人,一到交流时就是不想说话,认为自己修的不好,还有很多人心,就想听那些悟得好的同修交流来对照自己。那种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私心连大雁都比不上,想到大雁在飞行时互相鼓励的那种叫声让我改变了我的自私心理。仔细查找自己,一想交流就冒出很多心,最大的就是怕心,交流的不好怕大家笑话丢面子,怕耽误大家的时间也怕耽误自己的学法时间,误认为只有学法不用交流也一样修的好,怕交流不好影响大家的情绪,老想让别人说自己好,求名的心和私心等等很多人心,现在写出来才悟到这都是要修去的人心,很感谢同修给我这次交流的机会,让我在修炼上又前进了一步。

我是个不擅长沟通的人,专案稿件对我来说真的很主要,每次拿到专案稿件我都打印出来或抄写下来反覆的读。就像上战场准备武器一样。我知道我讲出的话是要代表法轮功学员的整体形象的,要让他们感觉到我们善良又有修养。刚上来打电话时遇到一些刁钻的人不会应对,身边的同修就把号码要过去,打过去让我听。在这个整体中同修那种默默的配合使我更有信心和大家一起并肩作战。在打电话过程中是个最好的修炼过程,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出现的。打这次专案还遇到一个骂人的,电话打过去我一直读稿子能有2分多钟,该讲的都讲了对方还是没声音,我就问他听明白了吧?他骂了一句。我说我不会生你气的,我知道你是被中共欺骗了才这样对我。我继续给他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他在那边笑着和他旁边的人说,还真是我骂她她还说。随后说知道了知道了就挂了。

我知道这是在去我的魔性,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提高的机会,抓紧师尊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兑现我们的史前誓约,修好自己多救人。

以上是我这次拨打辽宁省沈阳市、大连市重点专案的心得体会,如有悟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合十!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