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幸福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1月11日】

师父您好!同修们好!

回顾这些年的修炼过程,心情无比感慨和激动!用人类最好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之情!更无法表达师尊对我们每一位大法弟子的无量慈悲和呵护!只好用自已低浅的写作水平和有限的智慧,把师父对弟子的佛恩慈悲写岀来,也只能写出师尊给弟子万恩中的一点点,弟子深感愧疚!写这篇文章一是见证师父和大法的慈悲和伟大!二是作为新年贺礼,给师父和同修们献一份薄礼!

我是九八年春有幸修炼法轮大法的,至今己有十八年了。在这十八年中,大法的超常神迹在我身上经常发生,这都是真实不虚的。是师父、是大法在呵护、点悟、引导和扶正着我,使我一步步地走了过来。要说的太多太多啦!下面只列举几例,以见证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一、 师父给我净化身体

在我修炼前由于自己迷于常人之中,很执著于名、利、情、色等不好的东西,做了很多坏事,造下很多业力。整天吃不好、睡不好,把自己搞的一身糟,四十岁刚岀头的我,就患有多种疾病:心脏病、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骨质增生、失眠、慢性咽炎、肠炎、皮肤病等十几种病,整天与药打交道,沒隔过三天不吃药的,那时就心灰意冷,悲观失望,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慢慢地看不惯人世间的你争我斗、势力名利,总想着早日离开这个红尘浊世,总想去庙院出家,有时甚至于想:要是不用出家,能在常人中当个和尚该有多好啊!那时对修炼还很陌生,可不知是啥原因,心里时常想着修炼的事。在九二、九三那两年里,整天想着在我家很近的东北方,有个从天上下来的神在传什么东西?修炼大法后,才知道是师父在中国东北长春传法度人。

自修炼法轮大法后,是师父在很短的几天时间里,就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同时通过学法,使自已放淡了名、利、情、色等执著心,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是什么。心性得到很大的提高和升华,是师父把这个满身业力、在苦海里挣扎的我救上岸来,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修炼,当师父的一个好弟子,来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二、 我是一个最幸福的人

我很幸福,曾三次见到师父的法身,师父还给我净化了身体。第一次是在我刚修炼不久,一天早上我在室内学法,隔窗看见师父来到我家,站在我家院内的玉兰树下,师父身穿深兰色西装,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看着我慈祥地笑了笑,然后就隐去了。师父为什么不進我屋里呢?后来悟到:是屋内书柜里还存放着一些中共邪党的字画和其它的气功书,我就把它们全部清理掉了。这件事情就象师父讲的那样:“老师法身来了,请老师到屋里来。我的法身说:你这屋里太乱了,东西太多了。他就走了。”(《转法轮》)

第二次大约在2000年春天的一天晚上,师父法身来到我家里,当时我正在睡觉,师父站在我床前,师父轻轻地用左手扶起我的头,右手扶起我的上身。扶起来又放下去,这样反复三次。当时我满身汗流,是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也叫灌顶)。我看了看表正好是十一点半。第二天就感到全身热乎乎的,觉得身体的多个部位都是一热一热的,好像身上带有很强的电流。自那天起,经常看到法轮在眼前和身上旋转。天目能够看到另外空间的一些殊胜景像。

第三次是在大概零一年夏天,早上我在院子里学法,怱然看见自己坐在师父的左脚大拇指与二拇指之间,自己的身体很渺小,而师父的身体却高大无比,直通天顶。至今想起来:那一刻很壮观、很殊胜!

三、 师父救了我三次命

在危难时师父救了我三次命。修炼这些年来曾出现过几次危险的事,那都是要命的,在师父的呵护下都善解了。一次是一辆大货车拉了一满车粮食,紧靠路旁行驶,车速不快,但车上的粮食装的很高,一摇一晃的,当时我是骑自行车靠左行驶,(我走的不对)而汽车把我紧挤到路旁,路旁就是河堤,我只好侧着身子一只脚蹬在河坝上。这时突然从车上掉下十来包粮食,正好在我脸面前擦脸而过,恰好砸在我的自行车的前车轮上。(每包粮食有80多斤)司机和路人们都吓呆了,都赶过来看,当看到我安然无恙时,都说这太神奇啦!人们都说我命大!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

记得在2003年,一次在上班工作期间,一台测量煤发热量的仪器(叫马沸炉、也叫高温炉)沒电,我把电闸关闭后,査出是线路老化,就找来工具,在无任何防护下,用手直接接线,大约接了五分钟,还没等合闸送电,仪器的温度就升到1100度。这时炉堂温度升到设定位置时,仪器温度指示仪“咔”的一声自动断电,把我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原来这台仪器不受电闸控制,只是在电闸后面绕了一下,而且还是380伏的电压,自己用手来回触摸电线,是带电作业,却安然无恙!过后真有点后怕。

还有一次到街上去买东西,自己骑着自行车穿马路,一个年青人骑着摩托车直冲我来,车速很高,我赶快脚点着地站了下来,就在离我七、八米左右时候,那个年青人从车上摔了下来,摩托车却跑着顶着我的自行车前轮倒在地上,那力量也很大,把我的自行车也撞倒了,但我沒被碰倒,真是有惊无险啊!这使我更加体悟到师父大慈大悲、时时刻刻都在关心着弟子,这几件事都是要命的事,可都化险为夷、善解无事啦!是师父在为弟子承受着痛苦和偿还着业力。在此双手合十表示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

四、 神奇的炼功音乐

在7•20邪恶刚迫害时,单位保卫处就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我就写了一句:“我还要炼法轮功”。保卫处干事对我说:人家都写了几页子,你才写了一句。我说:一句就代表了。第二天零点起来炼功,打开收音机,当时用的是双卡大收录机,当时室內没开灯,炼了第一套功法,觉得声音有点小,就手摸着去调音量,调了调声音还是不大,就打开灯,一看原来炼功磁带根本就沒有转,可炼功音乐却在响着,而且声音还很清晰。我当时悟到可能师父不让用磁带了,就这样五套功法全部炼完,这神奇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七天, 那七天就沒再用收录机。后来可能我有显示心,把这事告诉了同修,这事就不再显现了。

五、 师父时时刻刻都在鼓励着我

在2000年时邪恶对我迫害时,一天我下班回到家中拿着《转法轮》准备学法,心想着邪恶对我的迫害,通报、罚款、抄家、软禁和扣发工资,嘴里哎声叹气的不由自主地说:“修炼咋怎难哩!?”这时只听师父洪亮的声音:“只要你把心放下就不难了!”当时我激动的直掉泪。还有一次我去单位书记家讲真相回来学法时,看到《转法轮》封面上(外面包了一层书皮),显现出一尊佛像,面庞慈祥、面带微笑,穿着袈裟。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着我!这些年师父无时无刻都在点化和鼓励我,法中的神奇殊胜景象都会显现出来,每个字都是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每个字都是立体的。在《转法轮》中有一面上,经常有一片显现出金光闪闪,要是哪几天修的不好或关过的不好,就显现出褐红色;要是那几天犯了错,这些景象就不那么明显了。有时过关时,晚上做梦师父也会点化我。在2010年看神韵演出,晚上睡觉醒来看见一群仙女在屋内跳舞,就象神韵演岀的《李白醉酒》中见到的仙女们一样。这些仙女见我醒来,一个个都从窗口飞走了。

六、 神奇的电费条

这件事情也很神奇!事情是这样的:在零四年七月份的一天,电业管理人员突然把我们电表集装箱的六家电表全部摘走了。理由是怀疑我们这个集装箱有人偷电。当时正值炎热酷暑天气,我家上有老人,下有小孩,断电可不行。于是就约一邻居到电业部门去阐述我们沒偷电,可人家就是不相信,我们又去电业上级主管部门反映情况,也没能解决问题。就这样持续了四、五天,沒办法只好求助于当地的一家有权威的新闻媒体,当时来了二位记者,对我说:“你要能把近二丶三年的电费条拿岀来对比一下,就能证明你沒偷电,我们也好帮你。”一听说要电费条,我的脑子一下子懵了,因为每月的电费条也沒在意保存,单位办公桌抽屉里也有,家里边也有,有的已经扔了。我当时就对他们说:“恐怕不好找了!”他们说:“你找找看看。”我就到屋内找,当我拉开抽屉就发现有一沓电费条,我拿到外面一看是:零二年四、五、六月的电费条;零三年四、五、六月的电费条;零四年四、五、六月的电费条。共九张。记者査看三年同月的用电量几乎相等,证明我沒有偷电,记者拿着这些电费条去跟电业部门交涉,电业部门也沒有啥理由不给供电了,下午就把电表装上供电了。我们大法弟子是绝对不会干那种损公利己的事,是师父在帮我。

七、 师父帮我过魔难

在2010年底的一天早上起来学法炼功,觉得左腿不听使唤了,岀现病业假象(脑梗塞症状),但我明白是咋回事,就是不承认它,坚持炼功。炼动功时全身岀汗,(当时室温有零下十来度)在刚炼完静功,腿还沒拿下来时,只见眼前岀现一个魔,满脸黢黒,很大的一張脸,它笑了笑说:“看你还炼不炼了” !接着一些低灵烂鬼向我扑来,我心没动,然后它们就隐去了。遗憾的是当时不知道发正念!隔了一分钟左右,师父给我显现岀几段法,就象商店门口流动字幕一样:第一段是师父讲的“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转法轮》)第二段是“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 。(《转法轮》)第三段是“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转法轮》)这是师父在点化我过关。悟到这是病业假相,就骑着车子坚持去上班,车子乱晃,不好掌握,下班时又重重的摔了一跤,棉裤都摔破了。第二天就雇辆车去上班。晚上做了一个很清晣的梦:是抱着我女儿,有一、二岁(可能是元婴),走在河堤上,一不小心掉下河堤,轱轱辘辘的一下子滚到了河下,河水就像墨水一样的黒,快到河底时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了,自己又爬了起来,一只手抱着女儿,一只手拉扯着河坡上的秧藤爬上岸来,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沒事!后来悟到:怕再摔倒这不也是怕心吗?这不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了吗?就应该彻底的否定它!就又骑车子去上班,结果几天就好了。

去年(2016年)六月下旬的一天,突然在脸的右眼皮以上一直到头发里边,几乎是半个头都长了常人所讲的“蛇盘疮”,当时我也不在意,到了第三天越长越大,小的像大米粒那么大,大的象玉米粒那么大,我也沒管它,知道这是消业现象,是个好事。直到第四天下午,右脸肿的很大,右眼肿的睁不开,左眼也肿的一条缝,晚上妻子才发现,吓的不得了,她以为这是“蛇盘疮”,因为她沒修炼是个常人,就叫我上医院去看,还让当医生的女儿给我配了些外用药,并让我请假休息。妻子说:“多少人患上这病,沒有几个月是好不了,而且还疼的很,有的因为耽误了还丧了命!你这是长上头上就更厉害了”。我当时正念很强,就对妻子说:“你们不要管我,我有师父管,我这是消业,再有两天就好了”!妻子半信半疑只好说:“那就看过两天会不会好?”可很应验!真的就在我说这话仅隔两天就好了,头上的水泡全部消下去了。妻子说:“你这也太神奇了!”在消业的第四天,早上起床学法,当时右眼睁不开,左眼肿的一条缝,勉强能看到东西。由于我现在是在背法,背到哪一句不会了,就把左眼掰开看,很吃力!在这时我的播放器会自动响起,而且是播放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音,当时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看法很吃力!就让我听法,我就放下书本静心的听法,一直听到三点五十分,开始炼动功。那几天炼功,不管是动功还是静功,都能达到入静。我修炼这十八年中,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虽然经历了多次严重消业现象,但凭着对师对法的坚定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走了过来。

八、 师父呵护我讲真相

1、 有一年《5•13法轮大法纪念日》,早上五点多我就来到公园贴真相标语,我计划先去游乐场贴,然后再去原炼功场贴。先去游乐场,走着走着发现周边的景象都不一样,路不一样,桥也不一样了,心想一段时间沒来变化这么大,又走一段路猛然意识到不对劲,咋会是走到了原来的炼功场上,明明是上游乐场,我就抓紧贴了几付标语后,就有人来晨练了。后来悟到:如果先上游乐场,再到原炼功场那可能就晚了,人一多就贴不成了。我想这都是师父在安排。

2、在7•20邪恶迫害时,很多同修毅然走出来进京上访,当时由于其它原因我沒去上访,现在想起很是遗憾!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一年的时候,我跟几位同修商量,用红纸金字写了几百份“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在全市主要街道粘贴,我们几个同修各包几条街。晚上七点多行动,当我贴到九点半左右时,突然自行车的车把折断,当时沒悟到这是师父点化要出事,就一个劲的贴。在推着车子路过政府门口时看见有一群警察,其中一个警察还跟了我十多米,当时我后车架上夹着一沓标语,前车篓里放着浆糊,幸好有师父呵护沒有出事。第二天听说一同修不理智,他到公安局门口去贴,被恶人举报被抓,他沒守住心性,当时就把我说出来了。他说出我时,正好跟我车把折断时是同一时间。

3、一次晚上下乡去贴真相标语,在一村口电线杆上贴,正贴时就从附近一户人家出来一人,骑着车子,我以为他在撵我,我心里有点怕,我就骑车子跑,我骑快他也骑快。月光下看他离我只有二、三十米远,骑着骑着我的前车胎突然没气,就停了下来,心想:标语也贴完了,他也不咋着我一点,就这一念那人就拐弯下路了。可能他是冲着我的怕心来的,使我虚惊一场!又走了一里多路就到了大公路,当时大概有十一点多,心想这走着不知啥时才能到家?就这么一想,不知咋回事一下子就到了城郊,很神奇!十几里的路只觉得一秒钟就到了。恰好到了一个小卖铺门口,小卖铺还沒关门,房子山墙上挂着一只旧车胎,就知道这家修车子。老板是个老年人,我说:大叔!修车子不修?他说:修!就这样他把车胎修好了,我给他五元钱。当时粘个车胎价格是一元钱。咱想着人家黒更半夜的很辛苦!多给他俩钱也不算个啥!这件事也很神奇!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

4)一次到国保大队去发资料,一楼二楼有很多警察,他们好象要开会,我就到三楼发,三楼都是些领导办公室,我就一个一个的往门缝里塞资料,当正蹲着身子往里塞时,对面的门突然开了,出来一人大声问:你干啥哩!我直起腰来不慌不忙的说:找人!他问:找谁哩?我就随便的扯了一个名字,他说:沒这个人。当时我很沉着掏岀香烟,给他掏了一只烟,他摆摆手:示意不抽烟(因那时出去讲真相经常兜里装着香烟),他好象有点怀疑,就顺着走廊往里走,因为有几个办公室的门缝封闭的比较严,资料塞不進去,只好把资料靠在门上,他却没看见。那真是有惊无险啊!我想这是师父在暗中呵护着我,让他看不见。

这些事例太多太多啦!这里就不一一细说了。我今年六十岁了,看上去才四十多岁,脸上光光的、白白的,白里透红,没有皱纹。常人问我咋越活越年轻哩?我就直接告诉他们:“我这是修法轮大法修的,使我越活越年轻”!

零八年奥运会前几天,单位领导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坚定地对他们说:“炼!这功太好了,我没有理由说不炼!”这些年来不管是邪恶迫害,或者是过病业关,还是要命的巨关大难,都是靠信师信法、在师父的呵护下一步步地走了过来。如果沒有师父的精心呵护,弟子是很难走到今天的!

这些年修炼深感大法真实不虚,深感大法博大精深,深感大法至高无上。这些年深感就象师父讲的那样:“我这个人有个习惯,我要有一丈,我说一尺,你说我吹都行。其实这只是说出一点,更高深大法由于层次太悬殊,我根本就不能给你讲一点。”(《转法轮》)

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啦!这些都是在修炼中的一些神奇事,单指今天写的这几件事是无法表达的。还有很多神奇的事!如:在做三件事、家庭和工作中还有很多很多,还有很多理性上的感悟,这里就不一一表述了,今天只讲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的显现。我沐浴在主佛的恩典下修炼,在师父的呵护下修炼,成为一名真正地大法弟子,倍感无比地荣耀和幸福!如何感恩师尊呢?那就是听师父的话,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修炼,抓紧提高自已的心性,遇事向內找,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人。做到修炼如初,让师父放心,跟师父一块回家!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