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件事中乐无穷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1月09日】

这几年我的提高非常快,特别是今年过完年以来,我自己都感觉飞一般的提高着。我是如何提高的呢?

学法与修心

我的变化是从向内找开始的。看明慧周刊我明白了一个法理,自己所遇到的一切事、一切人,只要是触动了自己的,都与自己的某一颗心相关。特别是看到别人的不足,我立马对照自己,即使当时认识不到自己有着同样的不足,我也坚信我就有这样的不足。因为按照法理讲,我自己的空间场纯净的话,这些不足就不会在我面前表现出来,只要表现出来,就说明我有这方面的不足,与之关联的肯定有一颗执著心。

这种看到别人对照自己的方式真是修炼的一条捷径。开始对照时有点难,慢慢的形成一种机制后,我一看到别人的缺点就立即找出自己的人心来,发正念解体执著后,自己就感觉身心轻松了。

随着向内修,我学法时也越来越能入心了。我以前学法一天大都能学两三讲,可是学法时总感觉没有新意,心中还有一种潜在的心理:这法都学了多少遍了,读了上句不看书都能顺出下句来,更深的内涵我怎么看不到呢?其实这样的学法真的是在浪费时间,看着是在学法,每天还学那么多,可是不入心。我也很着急,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急躁的心和求得到更高深法理的心。去掉这些心后,我发现学法不自觉的能静下心来了,什么也干扰不了我学大法了,大法的法理层层显现出来,每次读都有全新的感觉,甚至同一句话,我读一遍都有一遍新的感觉。学進去法的感觉是非常美妙的,就想沉浸在法中,溶于法中。

随时发正念

随时发正念,我也是看明慧周刊上的文章后,自己尝试着发,发现这种方法真的是好,很有效。

我现在除了睡觉和学法、炼功外,时刻都在发着正念。做着饭,我在发正念;发资料的同时我也在发正念;讲真相前,我会对着要讲的对象发;讲真相的间隙我都在发正念;甚至讲着真相我还都在发着正念呢,我现在是无时无刻不在发着正念。
发正念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正念发的多,做什么事都顺,讲真相那是张口就来。自己不停的发着正念,感觉自身的空间场在越来越大,越来越透亮,身心也越来越轻松。

因为随时发着正念,我没有遇到过什么危险。一次到一个同修家,進去一会儿我就坐不住了,就是想走。我走后一会儿,恶警闯入同修家将她绑架了。

还有一次,我们六个人一块去农村讲真相。说好目地地后,骑着车子就出发了。我是骑着车子发着资料,不放过一个有缘人。他们几个带着资料,路上不发,骑的比较快。我一看离他们有点远了,就赶上他们,告诉他们说我去另一个地方讲真相去。我向另一个方向骑去,也是边走边发正念、发资料,遇到合适的就下车讲真相,劝三退。

后来听说,就在我离开他们不久,他们五个都被绑架了。当时有好几辆车,一下子围住他们了。有个还说,还有一个一路的,那个女的呢?抓的就是她,早就听说这个女人了。当时就开了两辆车回头去找我。其实我啥都不知道,还是一路在发正念、发资料、讲真相呢。

清除共产邪灵

这是前几年的事了。当我认识到要清理共产邪灵的意义后,我就开始加大力度发正念清除它。我丈夫是大学教哲学的,家中放有很多马恩列斯毛的书。我一发正念,这些东西竟然在书中“吱吱”乱叫。我就把这些书收拾收拾放到一个同修家的储藏室里了。过了几天同修来找我,问我放她家什么东西了,这几天他儿子两口子生气,那边女婿又要闹离婚。我告诉她后,就和她商量怎么办,最后我俩把这些书的书皮全都撕掉烧了,再把书拆开当成废纸卖了。她家也消停了。

我丈夫外出学习回来,见书没了,问我,我就告诉他烧了。没想到他大哭起来,还哭着跑出家门,在家属院里边哭边说:这可怎么办啊?她把我的书和教案都烧了。其实我一点都没有烧他的教案。我把他拉回家,他更疯狂了,想打我,但又不敢。因为以前他每次打我,只要他一动手我就喊“师父救我”,我一喊他准摔跤,还都是仰面往后摔倒,摔得他再也不敢打我了。我看他越骂越凶,简直象疯了一样,我上去一下抓住他的腰带,一掂,就象掂根羽毛一样把他掂起离地好高。我把他掂起来后,就想,可不能这样摔下去,一摔还真把他摔坏了,就把他轻轻放了下来。他也被吓住了,不敢骂了。可是过一会儿,他又开始骂。我把门一开说:都来看看吧,大学老师骂人呢。没想到这一招还真管用,他不骂了,邪恶最怕曝光了。

风雨无阻讲真相

其实讲真相是非常简单的,只要内心纯净,有一颗救人的心就足够了。我每天的时间大体是这样安排的,早晨六点多炼完功,发完正念后,我就出门讲真相了。早晨一碗稀饭两根油条一对付,直讲到中午。下午在家学法。晚上六点多钟我又出去讲真相了,再讲到十点多钟回家。

现在的人明白真相的越来越多。一天早晨我给一个警察讲真相,他在河边锻炼,警服放在双杠上。他一听是法轮功,就说你别给我讲了,我知道真相,你走吧。

给另一个警察讲真相,看样子还是一个官员。他看看四周没人,接过我送给他的资料,往怀里一揣说:谢谢你帮我退党。同时伸出双手的大拇指夸奖我,说我真中。
我发资料,每次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回老家一百多里的路程,我都骑着电车回去,走一路发一路。有次走到一个村庄前,有十多个人在路边说话,我也是一个一个的发。刚走,就听一个人说:啊,法轮功,这是×教法轮功。我一听扭头就走了回来,一点怕心都没有。相反,那个说坏话的人吓得脸色都变了,慌慌张张的说不出话来。我就给他们讲,说法轮功是正法修炼,是中共害怕修炼法轮功的好人多,栽赃陷害迫害法轮功。其他的人都说,法轮功好,这俺都知道。就他犟筋,您别给他一般见识。那个人也红着脸说:我再也不说法轮功是×教了。

还有一次去火车站,一下子上来十几个人拦住了我,口中还说,资料呢,快给俺讲讲法轮功。我一看人这么多,就一人给了他们一本,匆匆就走了。刚骑上车,我就想,不对啊,人家明明让我讲,我怎么不讲就走了呢?其实就是刚骑上车,待我回头给他们讲真相时,一个人也没有了。人都到哪去了呢?噢,我悟到了,这是另外空间的生命来听真相来了。

讲真相是幸福的事,这才是其乐无穷呢。无论什么天气,是烈日酷暑,或是雨雹冰雪,我都是风雨无阻。到农村讲真相,饿了,啃口干馍,那馍是真香啊。回到家泡块方便面,我就感到这生活真是太富足了。生命中有了大法,每天能救那么多人,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