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陆媒体系统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在证实大法中升华

海外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1月03日】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好!

我把自己在全球电话组针对中国大陆媒体文宣系统集中讲真相专案的拨打情况和心得交流出来,与同修分享。

之前就听说要打媒体专案,心里很没底。习惯了给公检法人员讲真相,该怎么面对媒体人员呢? 打专案的前一天,我用心听了营救平台在900房间“全球营救主会场”的专案动员,听到同修的鼓励:“不要把他们看得太高”。

第二天开始拨打时,前三个座机号码都是设置空号。心想,他们怎么也会设置空号呢,不过心里没那么紧张,再打,一位男士接的,听我讲了几句说,法轮功是吧,共产党不好是吧,我也知道共产党不好,可是工资……我能感觉到他的无奈,可惜他后来不接了。晚上打了一包北京记者的电话,都是听一点就挂了,有的还不耐烦,我就都打了三遍就换号码。后来心里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就这么草草的打过去,真的能起作用吗?晚上听同修交流,有的同修每个号码打9遍。我又上反馈平台,看到大家的反馈很多都接听时间很长,心想为什么我就没碰到愿意多听真相的众生呢?

前两天都是在摸索着打。第三天下午,在平台和同修们学完法后,一位同修很着急的上去打电话。我想:自己怎么就没这么紧迫呢?这几天还在下午炼功,之后才打电话。我想了想,也上900“全球营救主会场”和大家一起打电话,打着打着正念就出来了。有一个座机换了几个人接的,最后一位男士记下微信号,说现在办公不要打了。我请他转告诉亲朋同事别去医院换器官,我们是好人。他说不播(污蔑)法轮功的节目。下面一个座机是新闻工作者协会的,一位女士听了9秒就挂了,再打听了6分22秒,我讲了自焚真相,活摘真相,罗京的报应,告诉不要播报污蔑法轮功的节目。4次响铃没接后她又静静听了18分24秒,告诉很多真相和迫害的惨烈。 再打一通是教育局教研究室的座机,一位女士也是听一点就挂,反复打了几次后,她听了17分46秒。不知道她有没有把电话放一边,但是感觉整个场很正,明显感觉到师父的慈悲加持。

又领了一包案子,里面好几个都是响铃不接设置的,我仔细一听,里面的设置提示可以语音留言,时间是30秒,可是每次都是3分15秒后自动挂断,我觉得对方应该有人在听。我集中精力的打了一个下午电话,发现师父给我打开智慧了,我的拨打思路很自然的顺下去了:我先讲请记住法轮大法好,国外一百多个国家都炼法轮功,没有自杀自焚的。然后仔细讲天安门自焚的细节,尽量很口语化的去讲,对方一听就明白了。然后讲罗京、陈虻、方静三位殃视媒体人为什么都年纪轻轻的走了,就是因为播报污蔑法轮功的造假新闻,毒害了太多人仇视法轮功。如果对方是媒体、宣传部门或教育部门的人,我就讲:如果你们宣传污蔑法轮功的节目或新闻,到时候老百姓被骗了,举报街上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这个人被抓后,如果被打死、打伤了,或者失去工作,甚至被拉到医院活摘器官了,那谁做的这个节目和宣传,是在做好事那吗?老百姓都说,做好做坏都是给自己做。谁这样做了,到时不也得受追究吗?善恶有报。

如果对方是教育部门的,我就说,如果学生相信了书上说法轮功不好的内容,到时这个学生举报街上发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这个人无端的受到严重迫害,甚至被拉到医院活摘器官了,谁编的这本书,将来都得负责啊。接着告诉对方,很多做老师的法轮功学员,尽心尽力的教学生,家长给送的礼物都给退回去。学生和家长碰到这样的老师多高兴啊,多一些这样的好老师你们不也高兴吗?可是他们就是因为坚持做好人,很多都失去工作甚至被抓被迫害了。接着讲武警举报电话的内容。王立军手下的一个锦州警察自己说,一个三十多岁的女老师,因为不放弃信仰,被折磨一周后,被活摘器官了。她是一个好老师,孩子才十二岁,就没妈妈了,多可怜啊,她丈夫是一个工人,以后怎么生活啊。这样讲,对方都会静静听,也能明白迫害的惨烈和荒唐。告诉他们:如果教育局给下发污蔑法轮功的东西,千万别给学生,谁这么做谁就是做好事。讲完罗京等三个媒体人的下场后,我会接着讲李东生。我说:李东生原来也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是上海复旦大学毕业的。但是他为了向上爬放弃了良知,在殃视当副台长时管焦点访谈,做出了很多污蔑法轮功的节目欺骗中国人。他策划出天安门自焚伪案后受江泽民的提拔,当上了中央610办公室的主任。我反问对方,你知道610是做什么的吗?律师在法庭上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法官也知道炼法轮功没犯法,不想判,可是610的人逼着法官给法轮功学员判冤案;法轮功学员被活摘器官时,610的人就在旁边看着,然后销毁证据。可是李东生这么听共产党和江泽民的话,他也没得好,被双规判了15年。 如果对方还能接,我就仔细的讲法轮大法的美好,法轮功学员当医生的,都给病人开物美价廉的药,不收回扣,做手术从来不收红包;做会计的不做假账;当领导的办事不收礼不贪污。咱们要是碰到炼法轮功的老师、医生,办事时要是碰到炼法轮功的,尽心帮咱们办事,那多好啊。再讲为什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现在毒食品、地沟油、毒奶粉横行。现在杀人犯花点钱托关系都能捞出来,监狱里却关着很多都是不杀人放火的、按真善忍做好人到法轮功学员,警察打法轮功学员,犯人都看不下去了。这么好的功法全世界都让炼,就中共迫害。

这样讲,感觉能破对方的心结,有的人开始还说再打的话要报警,后来告诉他为什么不能报警,他听完说:嗯。有的确实在办公,但是听些真相后,静静的不说话了;有的会认真记下微信号;也有的说自己会翻墙。也有骂人很凶的,我就第二天再打过去,有的静静听一些不说话了。这样的我会请同修帮助发善恶有报的劝善彩信。

这次打电话时,我也很注重讲活摘真相,帮助他们分析: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之前国内能换器官的医院很少,而且每年换的量也很少。而迫害法轮功之后,现在全国竟然有八百多家的医院都能换器官。咱们中国人非常传统,很少能有人捐器官。再说器官也不是工厂大批量生产的产品,那得是活人身上的东西摘下来才能换给病人。这些年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体检后就失踪了,家里人找不到,他们被活摘器官了。然后我告诉对方,请转告自己的亲朋好友,千万别到医院换器官,很多人花了很多钱换完器官回来不长时间走了;或者抗体排斥反应非常强烈,很遭罪,那边又杀了一个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再讲中共的邪恶本质,历次运动害死了八千多万中国人,引申出藏字石和三退,虽然没退成,但是也为他以后能三退做了铺垫.

打电话之前,心想他们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素质高,自己有点不知所措。但是看到一位同修贴出师父在《精進要旨》中的《何为智》:“人类社会中的名人、学者、各类专家,人觉的很伟大,其实都很渺小,因为他们是常人。他们的知识也只是常人社会现代科学所认识的那么一点点而已。庞大的宇宙,从最洪观到最微观,人类社会恰好在最中间、最外层、最表面。生命也是最低的存在形式,所以对物质与精神的认识也是很少的、肤浅而又可怜的。掌握了全人类的知识还是个常人。 ”师父的法扭转了我的等级观念和虚荣心、分别心、势力的心和看不起人的心等人心,众生平等。

这次拨打的对象都是有着较好工作的人,他们也是受中共的谎言毒害,然后听上面的命令,再继续毒害其他的人。都是在无知中造业而不知,其实很可怜。尤其是听到案例员帮我们分析,中宣部是中共的笔杆子,对迫害众生所起的反面作用不亚于枪杆子政法委时,我才恍然大悟和惊醒,原来中共对这些宣传口抓得这么紧,他们的职业竟能这么毒害众生。我才明白这次全球专案的重要意义。

有时给对方打了很多次都不接,人心上来了也怕对方反感。这时一个念头打过来:救我。于是我再继续打,对方就听了。无论接听时间长短,我坚信都起作用。

这次打专案,感觉很殊胜,从来没有连着打四天专案的,看到大家在第四天,鼓足士气领了很多案子拨打,用心的反馈到反馈平台。还有领案、分案的主持同修、帮助在走道打字鼓励大家的彩信同修、短信同修、协助发正念的同修、在背后默默付出辛苦整理案例的案例员,和为这次专案精心准备稿件的同修,真的感觉到大家的无私配合,很感动,也为自己没能做的更用心而有些后悔。

每次大型专案都是师父对众生的慈悲体现,也体现出自己对众生负责与否的态度,希望自己能抓紧时间做好,在专案结束后仍能用心拨打电话,救度众生。

以上是个人的一点心得体会,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慈悲指正。

在新年到来之际,恭祝师父新年快乐!

祝同修们新年添正念,多救人,多提升,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