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司马光笔下的曹操形象(数文)

林灵

【正见网2016年12月23日】

一、曹操请人评己,定要对方实说

曹操是三国时代的著名人物,多才多艺,能文能武。从小机智、勇敢,性情活泼。太尉乔玄,见到他就非常欣赏:“国家要乱了,我看只有你是安定天下的英雄!”然后把他介绍给许劭。

许劭学识渊博,善于观察世事和人情,眼光深刻,凡是经他评论过的人,都很合乎实际。他不喜欢曹操的作风,当曹操请他评论自己时,许劭不愿答理,曹操不断纠缠,甚至掏出刀子来威胁,定要对方实话实说。许劭实在推不脱,才丢给他两句话:“你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说他如果生在太平岁月,是位有能力的好臣子;生在混乱社会呢?就是一个奸雄。

曹操听得心花怒放,心想:“原来我有这么大的本事!”于是放开手脚,立定志愿,准备要好好闯荡一番。

二、“天下不能没有你”

董卓逃离洛阳时,曹操带着一支部队,追赶他到荥阳汴水岸边,不料,战马被冷箭射中,后面追兵又急,幸得兄弟曹洪,赶快把自己的坐骑,让给他,鼓励他说:“天下可以没有我,不能没有你。你快逃吧!”曹操这才得以脱难。

后来,曹操和吕布作战,打到濮阳城的东门口,放起大火来,别人要抢救,他不允许,说:“烧塌了就算,反正我不会再从这个门里出来的!”信心非常足。不料,他被堵在城里,一番混战,竟被杀得大败。吕布的一个将官,不认识曹操,追在后面问:“曹操在哪里?”

曹操手指前方:“看,那个骑黄马的,不就是曹操吗?”

追的人飞快地走了,他才摆脱追兵,冒着熊熊大火,从东门冲出,定了定神,还有些后怕,说:“惭愧!要是东门真的烧塌了,我可就是自己作孽自己受啊。”

三、曹操尊重名士

不久,他把逃到洛阳的汉献帝,迁到根据地许县,自己当上了大将军,还建立汉朝的宗庙,充当汉天子的保护人。其实,他是“挟天子以令诸侯”,把皇帝当作傀儡,发展自己的势力。

他心胸开阔,喜欢延聘人才,像荀彧(读玉)和荀攸两叔侄,还有颍川人郭嘉,都是贤才,均成了他的得力谋士。

满宠当许县县长。曹洪的门客,多次犯法,被满宠监禁起来了。曹洪请曹操出面说情,把县里的审判官也找来。满宠得到消息,马上将罪犯拉出去,依法治罪,杀掉了。曹操想说情,没成功。但是,曹操不生气,却非常欣赏许县长:“办案执法,就该如此!”

曹操非常尊重名士、学者,当时全国有名的人物,差不多都是他的座上客。他去拜访大学者郑玄时,行的是子孙的礼节。他还把郑玄的住地,改名为“郑公乡”,以示敬重。

北海太守孔融,是世家大族出身,才能不算太高,但贤名的确很大。曹操千方百计把他请来,给一个重要职位,变成自己的支持者。

说起孔融,倒十分有趣。他这人奉行的生活态度与众不同,便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对袁绍、曹操之流,却是不理不睬。有人劝他找个依靠,他不但没听,反而把劝他的人,抓来杀了。青州刺史袁谭,派兵进攻北海,冷箭从窗外射进来,他还躺在床上看书呢。城破之后,连妻子也当了俘虏,他才逃入深山。

曹操得到消息,觉得机不可失,马上托朋友找到孔融,反复礼请,才把他弄出来。

曹操终于把孔融接到了许都。

四,弥生辱曹

曹操请孔融推荐人才。他第一个推荐的是书生祢衡。这人脾气急躁,性格刚直,待人接物火气大。孔融却很器重他。

祢生(即祢衡)遇到看不惯的事,当着曹操的面,讥讽嘲笑,不留面子。曹操很恼火,想找机会压压他的傲气。听说他会击鼓,于是大会宾客,摆设酒宴,要祢生当鼓吏,为客人表演助兴。

按照规矩,鼓吏要换穿专门的服装,样子就像奴仆。曹操要他换,他不理睬,走上击鼓台,拿起鼓槌,昂头挺胸,也不向宾客们行礼,先慢后紧地敲了起来,听的人只觉得满堂风雨阵阵,雷声隆隆,好一曲《渔阳三挝》!大臣们都听得呆了。

祢生击罢鼓,走到曹操面前,眼睛圆溜溜地瞪着,怒不可遏的样子。卫士呵斥道:“鼓吏还不去换衣服,愣着干嘛?”

祢生笑了:“是的,我就换!”说罢,当着宾客,先脱外衣,再脱内衣,一件件地脱完,赤条条的精光!然后慢条斯理,把鼓吏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走上鼓台,重击一遍《渔阳三挝》,又从容地走下,头也不回,退出宴会厅。大厅里鸦雀无声,客人望望主人,主人也望望客人,把个曹操,弄得非常尴尬,哭笑不得。

孔融很难为情,批评祢生不该这样做。祢生表示要向曹公赔礼。曹操很高兴,出门迎接,哪料他穿着一套内衣,手持三尺长的棒槌,坐在大门口,一面捶地,一面大骂。卫士只得把他拉走,关进监狱。有些人主张狠狠惩罚,曹操不赞成:“这个小子,我要杀他,像宰只老鼠!只因他还有点虚名,杀了他,别人会说我心胸小,犯不着。”便将祢生送给荆州的刘表。

临走那天,送行的人不少,祢生却迟迟不来。曹操告诉大家:“这小子太狂了,等他来时,诸位都不起身,冷淡些,羞羞他。”一会儿,祢生到了,看到这个阵势,便坐在地上大声号哭。有人问他为了什么事,他说:“坐着的人,像是坟堆;躺下的,是僵尸。我夹在坟堆和僵尸中间,能不悲哀吗?”把大家弄得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祢衡走了,曹操留下了尊重人才的声誉。

(均据《资治通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