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救度众生

【正见网2016年11月29日】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来自土耳其,今年48岁。

今年9月18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我们召开第三届中东法会。开始我并没有考虑要写交流文章,但负责法会组稿的协调人告诉我们,写交流文章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所以我决定写。然而,我并不知道写什么。

有一天发正念后,我开始哭了,我记起我第一次开始修炼的那一天。我惊喜的发现中东法会召开的日期9月18日,正是我9年前得法的日子。我明白了,我一定得写。回顾我的修炼之路,我想与大家交流我是如何克服恐惧心的。

我曾有一个非常艰难的童年。5岁左右,有一个人,姑且叫他A,与我们住在同一所房子里。A对我非常不好,但我的母亲却一直视而不见。几年后,A离开了,但A对我的虐待深深地影响着我,每当看到A时我总是有种恐惧感,心跳加快。我那时太小,也没法对母亲说。此外,我不想让她难过。我学会了把一切都埋在心里。时不时我自己哭着睡着了。如此这般过了许多年。我常常问自己,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但是没有答案。最让我感到困惑的是,我母亲总是非常喜欢A,始终保护并容忍A。尽管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很艰难,多年来我却没有对任何人说。这样的辛酸跟随着我,直到我得法。

2007年9月18日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折点,我得法了。就像一个奇迹,我明白了一切。我多年来的所有困惑都烟消云散了。那年我39岁,却好像刚从梦中醒来。我觉得好像我得到了重生。我不停地学法。我简直惊呆了,一切都那么清晰,突然间我过去想知道的一切都得到了回答。多年来我一直在压抑着痛苦和隐藏着事实,是非常艰难的。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小时候因为这个人我如此受苦。

我是在还债,也许在前世我让这个人受的苦更多。

师父在《转法轮》第4讲中说:“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

起初,我无法停止哭泣,并告诉自己,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我前世对A不好,所以今生A才对我不好。我试图用这个心态来面对这个问题,但还是止不住哭泣。最后,我鼓起勇气,第一次跟另一位学员说了这事,我感觉好多了。现在我知道为什么我有这个经历,生出慈悲心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花了我近8年的时间。

修炼的初期,我经常见到A。慢慢地随着业力的消减,我见A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后来我明白了救人的重要性,我也想救他。

在修炼的第一年,我非常希望能在伊斯坦布尔办《真善忍画展》。在修炼之前,尽管我不会绘画,但我总是对好的画作感兴趣。虽然我们在土耳其很多城市都办过画展,但在伊斯坦布尔还没举办过。我们与其他学员交流后意识到,我们要在这里举办画展,首先我们需要一个展馆。

当时我没有足够的勇气,一直在等其他学员走出这第一步。我想我自己可做不来这些事,在后面帮忙就够了。但是有一天,我意识到,我家附近有一个很好的展厅,高阶层的人去那里。我鼓足所有的勇气,决定去那里问一问。马上我就与管事的人谈上话了,我用图片和网上的新闻报导告诉她有关在土耳其不同城市举办的法轮大法信息展和真善忍画展的事。她看了这些资料后,要我写个书面申请,过段时间再电话通知申请是否批准。我很高兴的答应了。当我离开那里后,我的心情很平静,在那时我才明白,只要有勇气去做,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过了一会儿,他们来电回答说,“你可以做展览一个星期,只需一小笔费用。”我当时很吃惊,怎么这么容易!我以前从来没敢想过。第一次的展览准备工作是由一个同修负责,我从她那学到了很多东西。她发给我关于每个画的故事,并建议我熟悉这些故事。我们没有任何经验但我们有一颗纯粹的心。也正因为这一点,我们收到了很多观众正面的、良好的反馈。后来,我们在这个展馆举办了多次《真善忍画展》。

通过做这样的项目,我们加强了我对救人的重要性的认识。每个项目都会带给我们新的体悟和理解,同时也会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执著。这些年来,我们在伊斯坦布尔举办了多次画展,但我对第一次的画展印象最为深刻,也是非常特别的。

我非常感谢师父。因为师父的帮助,一切都变得可能,以前这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师父在《转法轮》第9讲里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

在伊斯坦布尔的第一次《真善忍画展》,我邀请A和他的家人来看展览,但只有儿子和其配偶来了,A没来。我很困惑。我向内找,为什么A没来。我对自己说:“可能是我救他的心还不够纯。我邀请他来只是想去掉我的恐惧心。”

几年后,我母亲有事要去他的家。我怀着着急要救他的愿望也陪着去了。然而,A又不在家。我再一次感到失望。我不知道为什么这次A又不在家!我再一次向内找,意识到我救人的心还是不够纯。从那以后,我把心放下了,我说随其自然吧!

这些年过去,我再也没有见过他。随着不断的学法和伟大师尊的帮助,我开始彻底摆脱对他的恐惧和愤怒。

几个月前,我母亲有一个派对,邀请亲戚和朋友参加。让我吃惊的是,A带着家人也一起来了。我知道这不是偶然的。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个机会。当所有人都在饭厅里时,我平静地给A和他的家人讲了在中国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问他们是否愿意签署请愿书。他们都签了。事情过后,泪水涌上我的眼睛。经过8年的修炼,我最终把这份恶缘了了。

我曾追着要去救这个人,但他却总是不在。当我修好自己,心态纯净后,他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意识到有些事我们不能强求,而要随其自然。无论事情怎样发展,我们都应该始终向内找并信师信法。

9年前的9月18日我得法。这天就像我的生日。大法和师父的慈悲使我获得新生。常人在过生日时喜欢切蛋糕,收礼物。但对我来说最好的礼物是我能与同修在一起,交流提高。如果我的交流能够对大家有一点点的帮助,哪怕是一粒沙那样的一点点,那就是我的礼物!

师父好!法轮大法好!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16年欧洲法会交流文章)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