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正义:张磐宁死不出狱(数文)

华翰

【正见网2016年11月20日】

一、张磐宁死不出狱

东汉末年,一些地方官吏,用他们的行动,在历史上留下了美名。

交趾刺史张磐(读潘),受了中郎将度尚(人名) 的诬害,被关入监牢。事情还没审查清楚,就遇到国家的大赦,被放出监狱。在押的囚犯们,一个个地走出监门,面色虽然憔悴,却也流露出喜悦之情。

监狱里差不多空了。除了几个死囚之外,只剩下张磐,在房间里披枷带锁,没有离开的意思。狱吏叫他:“张大人,你也特赦了,请出去吧。”

张磐只当没听见,也不动弹。狱吏走进监房,帮他解开锁链,他却一反常态,抓住枷锁不让解。狱吏问道:“天子的恩典,浩荡无边,人人都要沾光的,大人竟然不接受,是何缘故呢?”

张磐答道:“我是一方大吏,被度尚诬害,才送入监牢。事情有真假,道理有曲直,法律有是非。我若没有罪,天子能赦我什么罪?我又沾什么光?我若是怕受苦,图一时的轻松,糊里糊涂地赦出牢门,只怕终身戴上黑帽子,永远受耻辱;活着是坏人,死了是恶鬼。我要求度尚上法庭,当面对证,分清是非。他若不来,我宁可让骨头埋在监狱底,也不愿迈出牢门一步!”

狱吏报告上去,官司最后打到皇帝面前,度尚被迫承认诬陷了张磐,受到制裁。张磐这才光明正大地走出监狱。

他为了维护自己的人身权利和名誉,绝不委曲求全。真是一条光明磊落、正气浩然的硬汉子!

二、辽西太守真壮士

朝廷派赵苞当辽西太守,防备鲜卑人南侵。他上任后,派人到家乡接母亲和妻子,她们走到柳城时,碰到鲜卑的游击骑兵,把她们抢走了。鲜卑人一审问,得知是赵太守的亲属,正好留下作人质。接着,就用囚车,载着她们,直抵辽西城下。

赵苞指挥二万骑兵,摆开阵势对峙着。鲜卑的主将,将老人推到阵前,对赵太守喊话:“你若开城投降,送回你的母亲;否则,我们就杀死她!”

赵苞大惊,望着母亲,嚎啕痛哭:“儿子不孝,想接母亲上任,以便早晚奉养,哪知竟给您老人家带来横祸。如今我是国家的臣子,要替国家尽忠,没法顾及亲恩了。儿子即使死一万次,也不能报答母亲的深恩啊!”说罢,嚎啕大哭!

这位深明大义的母亲,远远地望见儿子,心里像刀绞,但没有流泪,也没有责备和请求,喊道:“孩儿呀!人各有命,做娘的命该如此,强求不得。你不可为了私恩,亏负国家,伤了大义啊!努力吧,儿子。”

赵苞立刻下令攻击,很快打垮了敌骑。但是,母亲和妻子,却遭杀害了。赵苞收殓好遗体,向朝廷上书,按规矩,回家守孝。

汉灵帝派使者来吊唁,封赵苞为侯爵。

赵苞安葬了亲人以后,就给皇帝写信:“我吃国家的薪俸,却离开了前线阵地,这是为臣不忠;母亲遇难,我竟升官封侯,又是为子不孝。不忠不孝,还有什么脸活在人世?”他不吃不喝。不久,便呕血死了。

忠孝不能保全,就用生命来忏悔,赵苞是一位真正的壮士。

三、百姓对好官,爱得多淳厚

刘宠担任会稽(今绍兴)太守,关心百姓,他把各种繁琐的法令,都取消了;把虐害百姓的条文,都砍掉了。他经常下乡巡查,遇到为非作歹的恶徒,就马上依法处置。他的辖区内,很快就安宁、富庶起来。

汉桓帝得知他的政绩后,调他入朝担任“将作大匠”,主持宫廷建筑事务。

他整装出发,走到山阴县的若耶山里,只见五六位老人,慢悠悠地朝面前走来,各人手里拿着一串铜钱。见面施礼后,老人们把钱递给他,说:“山沟里的人老实,从没到过郡城。以前的太守,经常派人到山里,要这要那,往往闹得通宵不得安宁,整夜到处是狗叫。你来之后,晚上狗睡觉,百姓也见不着官吏来打扰。老头儿遇到好官,算是有福气。听说你要走了,我们才约好来送你的。”

刘宠十分感动,扶着老人说:“我没做什么事,不像老人家说的那样好,多谢了!”说罢,从每位老人手中,选出一枚铜钱,留作纪念,然后挥手告别。

请看老百姓对好官,爱得多么淳厚。在绍兴城西四十五里,有个“钱清镇”,就是当年刘宠太守受钱的地方。

(均据《资治通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