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有人说我偷了他东西以后

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7年05月02日】

晚上集体学法时,电话响起,我進屋接了电话,一同修不客气告诉我少废话,把东西还他。我愣在那里,问他什么东西丢了?他含含糊糊,说先学法吧,我一听急了,这是啥事?就说我们东北人直性子别拐弯,有啥事就直说,他还是不说。放下电话后,我心里不能平静,为了某个项目我付出挺多,为什么还用这么不好的行为来说我。

推开门继续学法时,就听到同修读到“现在劳模都不好当”(《转法轮》),我一下意识到考验来了,当我走到自己的位置时,一个意念打進来,我瞬间想起了早年神韵演出中的一个节目,一个老和尚救了一个被抛弃的母子,寄养在寺庙里,一时间风言风语,说有私情,老和尚不争不辩。多年以后一个状元郎敲锣打鼓来接妻儿,真相大白,在一片赞扬声中老和尚坐化圆满。我决定也象老和尚一样不争不辩,就在坐下来的一瞬间,我发出一个正念:请师父放心,我一定过好这一关!

学法时我的心越来越静,当读到“凡是真正炼功的人,出了功以后的人都有师父在管,那师父在那看着你干什么,拿人东西,他的师父也不干哪。”(《转法轮》) 我悟到我的钱,时间,体力,智慧都是大法资源的一部份,有师父在管,不是谁想拿就能拿的。

学完法后,我想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写的“当然我们可以善意的去解释,把事情说清楚都没有关系,可是你太执著了也不行。”于是我又给他去了电话,问他丢了什么东西,他还是支支吾吾的不说。我认为这是一场误会,更确切的说有种很坏的东西在背后搅乱,它想让我们的环境变的很乱。师父在《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中说“在任何干扰下都不钻到具体事件中搅乱自己,才能走出来,而且威德更大。”我决定把这件事放下,不陷在里面搅来搅去,因为自己内心很坦荡。

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旧势力下如此黑手,是我的什么心引起了这个极端的事?我发现自己竟然有一颗重名声的心,从小父母就教育“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把清白看的很重,把一些低劣的行为视为人所不齿,远之。就是这个人的理招来的!太有局限性,也太小了,离真、善、忍法理相差多远啊。说我好说不好又能怎么样呢?来到人间的真实意义不就是修炼吗?

第二天,他又来了电话,态度恭敬了很多,也没再说他少了什么东西。我也没问,只是内心很希望他能精進。其实我俩一点都不熟,接触的机会很少,旧势力演化出的假相无非都是我们前進路途中的一粒尘土。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