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两位宫廷女主人的楷模!

程实

【正见网2016年11月16日】

东汉时期,有两位名声颇高的皇太后,一位是马援的女儿马太后,一位是邓禹的孙女邓太后,她俩的共同特点,都是谦虚谨慎,勤俭朴素。

东汉明帝死后,马皇后的养子汉章帝即位,皇后就变成了太后。汉明帝在世时,对外戚相当严厉,马家没有人谋到高级职位。汉章帝感念母后的恩情,要封赠三位舅父,马太后坚决拒绝,告诉皇帝:“凡是提出这种建议的人,都不过是向我讨好,以便转弯抹角捞好处,千万相信不得。我穿粗布衣,吃糙米饭,不用脂粉,不烧香料,是天生的节俭吗?不是的,是要作榜样!前年,我回家去看看,家门口熙熙攘攘,车如流水马如龙,请安问候的人络绎不绝。家中奴仆尽是绿衣白领,神气得很。回头看看我的车夫,寒酸极了。我没有指责他们,只把每年给他们的生活补贴,取消了,让他们去反省吧。不能太宠,严格点好,给舅家进爵加官,弄不好,会蹈王莽的覆辙。”章帝诚心实意地争辩说服,马太后就是不答应。

马太后告诉京城的官员:马家亲族如果干预政治,说人情,拉关系,一律依法惩办。又告诉亲族:凡是不守法纪的,断绝亲族关系,遣送回家种田。这样一来,马家的人,比过去更加谨慎了。

过了几年,章帝觉得天下太平,硬要封赠舅父为侯爵。马太后得知情况,便把自己的想法,写信告诉兄弟马廖:

“我年轻时,羡慕古人立言立德,名垂青史。现在老了,依旧小心自爱,不贪虚名。我要求兄弟同心同德,是想在闭上眼睛的时候,没有遗恨。哪知到了今天,你们还要封侯拜爵,我就只能抱恨终天了!”

马廖兄弟三人,看了太后的信,深感不安,坚决辞谢外甥(汉章帝)的封赠,只接受“关内侯”的荣誉头衔。不久,马太后死了,她死得很平静,因为兄弟们,没有给她丢人现眼。

马太后死后三十多年,邓太后出现了。

邓太后名叫邓绥,从小爱读儒家经典,文化修养很高。先是汉和帝的贵人,阴皇后妒恨她,扬言要把邓家人杀光。邓绥贵人,小心谨慎,经常关门独坐,不见皇帝。后来,阴皇后被废弃,汉和帝硬要立邓贵人为皇后,她推辞了七八次,才勉强接受,但一切物质待遇,都不要。凡是听到邓家人要提升,她一律不准。因此,胞兄邓骘(读制)在和帝时代,一直没能升上去。

汉和帝死后,婴儿刘隆继位,邓太后垂帘听政,实际上是女皇帝。她要邓家兄弟做心腹大臣,但没有取代帝位的野心。不料,刘隆长到一岁左右就死了,史书上称为“殇帝”,即是夭折的幼儿皇帝。邓太后把和帝十四岁的侄儿刘祜,迎进宫里,接替皇位。邓太后继续执政。她佩服马太后一家人,给马家舅老爷的后代重新封赠,表彰前辈的功劳和品格。鉴于前代外戚专权的恶劣后果,她对犯罪的亲族,毫不通融,往往要加倍处罚。邓家兄弟也很清醒,多次要求离开宫廷,辞掉侯爵,态度诚恳,邓太后很赞同这种做法,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邓太后继承了马太后的作风,重视节俭。她下令缩减皇室的开支,除了祭祀陵庙,宫中吃的粮米不许挑选,有什么就吃什么。早晚只吃一样荤菜。把各地的贡献减掉大半,离宫别馆的储藏不能添,用完了就算。宫里的女犯人都放回老家。上林苑的猎鹰,也全部卖掉了。

邓太后很重视皇室的文化教育,她招聘道德学问都很好的儒生作博士,教授宗室子弟和青年侍卫。把刘家和邓家的近亲七十多人,集中在塾学里,五岁发蒙,学习经书,每年都亲自监考。她给堂兄邓豹,去信说:“公侯家庭在衰败之际,锦衣玉食,高车驷马,威风凛凛;谈到学术文章,倒像常年关在围墙里,眼睛一抹都是黑。不懂历史人事,不知是非好歹。灾祸临头的原因,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年夏天大旱,百姓苦不堪言。邓太后想到:“天有大旱,可能人间有大冤!”她便到洛阳监狱巡视,亲自审问囚犯。有个犯人本来无罪,受不住拷打,冤称杀了人,浑身上下都是伤痕,不能行动,用竹兜抬来见太后。犯人害怕旁边的狱官,不敢出声。等他被人抬转去时,他的头稍稍抬了一下,嘴巴动了几动,好像要说什么。邓绥太后看得明白,叫抬回来,自己审问。终于弄清了冤情,立刻下诏把洛阳县令关进监狱,要他抵罪。

事也凑巧,太后还没回到宫里,天上的大雨,就倾盆似地下起来了,万民皆喜!

邓太后掌权十五年,政治上比较安定。外家人封侯作官的固然不少,但没有谁想推翻汉室,另立邓家天子。但是,汉安帝长大了,要求太后归还权力,她却不答应。为什么呢?她发现安帝并不长进,怕出大事,宁可自己忙忙碌碌,也不放心交权。这给邓家留下了后患。当邓太后一死,安帝受到奸臣挑拨,把邓家人关进监狱,有的遣送回乡,有的勒令自杀,几个月内,所剩无几了。这是大出邓太后之意外的。贤臣与百姓们,都暗自唏嘘,流泪。

马太后和邓太后,两人品格相近,虽然带给外家的后果不一样。可是,在历史上,都推尊她们,称颂她们是宫廷女主人的楷模!

(事据《资治通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