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与配合中修心

新加坡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6年11月15日】

一、在短信协调中做好该做的

在二零一四年底由于打电话过程中需要短信配合,我开始介入发短信的行列,那时只是发送自己拨打的号码,还有身边经常配合打电话同修的号码。那时同修提供的短信稿件,感觉太简练,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我就开始自己编写短信,根据自己平时拨打过程中和众生的互动,和经常遇到的一些提问,用自己的理解先编写成一段一段的文字,然后进行修改还删减,再由台湾同修协助过滤关键字。在交由配合打电话的同修看过之后,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了,就拿来发送。当时配合发送的基本都是移植医生的号码,接听率较低,在口讲过程中,短信确实发辉了不小的作用。

二零一五年四月由于生活上的变动,既要工作又要学习,时间变得非常紧张,我把协调新加坡电话组的协调工作交予了另外两名同修,本想可以缓解一下压力。然而需求发短信的号码不断在增多,我不知不觉中走入了协调本地同修配合营救平台发短信的专案。初期的很多号码都是我和另一位同修整理过滤后,再由我按大家每天所需的号码量分配,因为平台拿下来的这些号码有时效性,必须配合拨打的情况及时的发出去,才能起到更好的效果,所以号码也是最多只能分给同修两天的量,所以整理号码,分配号码,根据不同的号码配合不同的短信内容,包括短信编辑、更新、测试等,事物繁杂,每天要耗费很多的时间,打电话的时间也受到了影响,很多时候根本就打不成电话,有时还要熬夜到两三点钟,有时前一天没整理出来的号码和针对的短信内容,四五点钟起来还必须及时整理好分配出去。本来卸下协调电话组的担子,以为可以放松一些了,可是担起的短信协调的担子更重,并让我感到身心疲惫,感觉自己的承负能力达到了极限,修炼上不去就会有这种反应,所以意识到学法、炼功是我必须要加强的。

因为国内封锁相当严重,短信内容也要不断更换,还要注意关键字,每次使用的翻墙链结、QQ、微信等是否过期,要不断的测试。有时接收效果好了终于松了一口气,有时接收效果不如意,神经紧绷,反复修改稿件。后来和同修交流,让我认识到,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常人的封锁能挡的住神吗?交流中我们也认识到不能被表面的现象带动,要用正念看问题,过程中的用心,同修之间的配合,都是眾生能不能接收真相的重要因素。心摆正了,师父会加持,正神也会帮,该得救的众生一定不会落下。另外就是一定要重视加强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的邪恶干扰。

在我们收到的短信回复中开始收到很多回复骂人,不理智的,后来开始收到很多空资讯,不断也会收到有回复说“我不干了”,“听你的”“我不做警察了”,甚至有的直接回复“好,我知道了,法轮大法好。”一般收到回复的号码,都会有口讲同修再次跟进,在回拨的过程中有的还要提供他同事的号码给我们拨打救度他们。在一次拨打中有个局长告诉同修,你们的短信我都看到了,我知道了。有几次遇到几个骂的很凶的,打电话不接,我就发短信,他们都有跟我短信互动,过程中态度也不断在转变,其中有一个开始我发一条,他回复一条骂的,而且诋毁师父,我加强正念,不能被带动,如果动心了不但救不了他,还让他对大法对师父犯罪了。我开始的用词比较严肃郑重,注意到之后我学著用朋友聊天的方式偶尔插入一两句幽默的话,他的回复有了180度的大转弯,他也开始和我开玩笑,一下子缓解了之前那种感觉对立的气氛。并且开始问我一些海外的情况。我跟进了他几天,有一天他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非常邪恶的骂师父,我赶快向内找,是否生欢喜心了,归正心态,继续和他讲真相,结果他让我打电话过去,我一看凌晨2点了,我想他应该在值班,突然意识到刚才邪恶的资讯应该不是他发的,因为前后态度反差太大啊,那些资讯应该是他的同事发的,我打过去确实听到两个人声音,一接通电话,我就讲“刚才的资讯和你之前的资讯不像同一个人发的,那些下流邪恶的文字更不象一个警察发出来的,地痞流氓可能都不会发那样的资讯,你们自己想想那是人说的话吗?中共说人是猴子变的,挣个高级动物,咱还真不把自己当人看,自己作践自己,自己害自己吗?”然后他俩谁也不讲话了,静静听我讲了半个多小时。掛断电话后,他又回复了两条资讯,开始理智的说话了,还要了我的微信。心正了念正了众生态度就有了大幅度的转变。

师父也在不断开启我的智慧,根据不同心结的众生编辑不同针对性的短信稿件,对稿件的整理分类,便於短信值班的同修配合口讲同修发送针对性的真相资讯,加大讲真相力度,根据众生态度和心结配合深入讲真相;不同组别的号码编辑针对性的短信稿件,修改、整理同修提供的稿件,及时的分配发送,在不同形式讲真相的整体配合中,极大的震慑了邪恶;看似杂乱的不同种类的号码,在师父的加持下,整体的配合下,做的过程中变的井然有序。

营救平台短信组在不断随著平台的整体运作,也不断有同修加入进来协助,使我们救人的力量也不断在增强。同时為我们本地同修提供了更多救人的机会。

有的同修既要做生意,还要照顾两个四、五岁的孩子,还要操持家务,很难走出来讲真相,心里也是很急迫,在得知这个项目之后,同修非常用心积极的配合,购置几部手机同时做,在与同修交流的过程中,感受到同修在做好三件事过程中的提升,同时为自己能参与救人的专案而付出的欣慰,并对师父照顾弟子加持弟子的感恩。有的同修生活工作的条件比较不方便,只有週末才能出来讲真相,平时也很难走出来或参与其他的救人的项目,参与了发短信,使自己每天都能救人,每天都能三件事同时做好。还有的同修的孩子,有时间也和妈妈发短信做好三件事,小弟子也能发挥更大作用。

二、在整体配合中修去党文化和妒嫉心

前段时间因为短信稿件内容问题,大家不断提出意见,从中也出现了争论和矛盾。在这个过程让我看到了自己的很多不正的东西,人心和观念是起于妒忌心和党文化。

刚开始有同修指出问题时,其他几位同修也跟著说他讲的有道理。暴露的就是我有保护自我的心,表现上就是找藉口找理由证明自己没错。心里更是愤愤不平,之后在一次和同修交流时发现,这个愤愤不平的背后就是不服气的心,在《转法轮》<第七讲>“功派之间互相不服气,你的功好,他的功好,说长论短的都有,”这个根底还是妒忌心在作怪。因为同修的评论带有党文化,刺激性很强烈,一时难以接受时,会反唇相激,感受自己的党文化也是很强,开始还能压制,但是随著争论的升级,自己说话都不理智了。引来更多同修的指责和不同的看法,这时我冷静了,反观那些天的意见,争论和自己面对时的心态,有向内找的,也有向外看的,那就是没有做到无条件向内找,向外看的这部份不就是有问题的吗?我老是觉得同修做事急功近利,同修就是一面镜子,我开始审视自己,之前的一些行为和最近表现出来的,也同样存在急功近利的因素,师父在《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急功近利。这种思想是邪党灌输的党文化。”

在一轮又一轮的对短信稿件提意见和争论中,让我发现了固守自我的那个物质的强硬。而党文化中就蕴含著说话绕弯保护自己、自以为是、自高自大,只顾自己不考虑他人感受。这些东西都在增强著那个自我。感觉到修去这些东西的剜心透骨,几次一边流泪一边学法,请求师尊加持弟子,彻底冲破这些败坏的东西。

面对一次又一次的冲激,让我更加看清了自身还没修去的党文化,有些潜存在一言一行中的,形成习惯的东西,不容易察觉它,还真是很难去呢!比如那个说话语气啊,说话态度啊,思维方式啊,用词习惯啊,等等,有时不自觉就表露出来了,人家感觉别扭不舒服,自己还感觉挺对的。

在《转法轮》<第一讲>中就讲到了“因为在高级生命看来,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他认为人的生命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和宇宙是同一性质的,是善良的,是真、善、忍这种物质构成的。”我悟到只有做到真正的善,做到包容,我才能不陷入党文化中,从而彻底去掉它。进一步讲如果我真达到标準怎麼会不断被情绪和外在的因素带动呢?开始没做好,后来悟到,但有些还没真正做到!“事事对照,做到是修”(《洪吟》<实修>)是啊,我得做到实修。反过来想短信组里大家提供的短信内容,讨论,加上各自的提议,同修们很积极,我应该高兴,大家都动起来了,集中大家的智慧,这对救人时多大的好事啊。海纳百川,我首先得能容啊,要想协调好,真正使大家形成整体,我必须能接纳各种不同意见,不同的表达方式,和大家不同的态度!

再回来谈谈妒忌心,那天学《美国东部法会讲法》有同修问“弟子:“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指的是什么心?
  师:这里指的一切心当然是你修炼中的一切正念啦。正念实际上也是正的认识,就是你修好的那一部份会变的很脆弱。”对这句法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深挖自己的一思一念,做的好了高兴了自满了;做的不好时自卑了,消极了;看这个同修修的好,那个同修有什么什么执著;思想中分析别人,不找自己;看不上同修,对同修不信任;不耐心;怕曝光自己的不足;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怕别人知道;被别人说时,表面接受,心里不平衡;对别人的意见,表面不表态,不理睬,心里不认同想法多多;听到哪个同修讲其他同修的不足,盲目认同;说话做事高姿态;和别人攀比,如果我来做这事,肯定比这个同修做的好;做事找榜样;讲真相时,讲不通了,人家不接受了,不是想自己有什麼执著了,而是想如果让某某同修来讲,一定能讲通;等等等等,思想中存在的很多念头,其实都关联著妒嫉心,有的明显容易察觉修正,有的浅显残留在自身的思维方式中,不容易察觉归正。

在现有层次理解往往坚持自己,固守自我,和妒嫉心是造成同修之间间隔和整体配合不好的主要因素。其中蕴含的私,贯穿整个旧宇宙体系,这些未修去的私成为旧势力干扰破坏大法弟子形成整体,影响救人效果的根本原因。

三、摆脱负面因素、冲破消极状态

从几个星期之前,明显感觉到另外空间压下来很多不好的物质,加上那段时间专案上,工作上,同修之间,亲朋之间,方方面面的事情不断,矛盾不断,使我发正念不静心,学法不入心,使一些邪恶、败坏的生命物质有空子可钻,不时地干扰我。

外在的表现就是消极状态反复出现,做事效率降低,思维短暂的停顿,反应迟钝,懒惰,贪睡,急躁。这些邪恶生命也使用招数,在同修之间製造矛盾,间隔整体,消弱整体救人的力量。意识到之后,我开始注意长时间发正念,坚持背法。感觉好一些,但并不能完全清理掉。不断向内找,看清很多不正的人心和观念,但感觉这些邪恶的物质生命并不存在于这些人心和观念中。师父一句法打入我的头脑中“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精进要旨二》<走向圆满>)我突然意识到它们是存在于我还没修正的思想念头中,不断对我进行思想干扰,每天给我塞进大量的思想物质,让我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思想压力,不断冒出各种思想念头,混淆我的注意识,分不清时就认为那些念头是自己了,严重时我根本感受不到自己的正念,被邪恶加强了的情绪掌控著身体,充斥著懒惰、消极。思想深处不断发出“怎么办?怎么办?”的声音,我开始喊师父,“师父,师父您加持弟子,这些东西不是我,我不能承认这是我。我要冲过去。”我开始慢慢振作起来,盘腿发正念,发完正念开始学法,就这样走过去了,这种状态反復了几次,有天早上发正念鐘声响了,思想感觉特别混沌,微弱的一念“我要起来发正念”,但很快淹没在那混沌之中了。醒来后第一念就是“我一定要冲破这些败坏的东西,一定要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干扰。”也许是这正的一念,在师尊的加持下又走过来了。

这种来自思想的干扰,因为是存在于一思一念中,有时稍微有一个不正的念头,邪恶就会演化的很大,从而造成很多负面思维和负面因素,感受到的只有消沉,加大了修炼的难度,很难逾越。最近“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 别哀)这句法不断在我头脑中闪现,我也不断在思考和查找这些邪恶败坏物质的根源。这两天由于营救平台徵集修去妒嫉心的心得体会,在深挖的过程,当找到“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怕被人知道”的观念,心灵深处咯噔一下,在仔细分析是自己怕自己修炼状态不好的心,成了邪恶的保护伞,你越是怕这个它就越叫你出现这个。找到了这个怕执著的本身的时候,一股强烈的正念油然而生,不断增强著我修炼的信心和决心。一定要跟随师父返回产生我生命的家园,我自己真正的家。写到这我流泪了,对师尊无限的感恩,无法用语言形容。唯有精进,再精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愿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心。

以上仅是个人现有层次的理解和感悟,不当之处,还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最后恭录师尊《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中结尾的那段法,与同修们共勉:
“师父说的三件事都很重要,希望大家在最后的这段路把他走的更好。那些做的好的,不要松劲,不要松劲。这么多年大家走过来不容易,师父珍惜你们,师父也感谢你们。谢谢大家!”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海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