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祸招致天灾 赤峰旱情告急

大陆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6年09月09日】

2016年7月到8月,中国北方应该是雨水充沛、草木茂盛的时节,然而内蒙古赤峰市却遭遇了罕见的旱灾,自去年8月份以来,赤峰阿鲁科尔沁旗境内降水量异常偏少,为近十年同期最低,全旗共有14个乡镇受灾、3条河道断流、两座水库干涸,1246眼机电井干枯。

农田没有降水,早田成片旱死,晚田根本无法栽种。
草场没有返青,牲畜采食不饱,遭难数字持续攀升。

别说是牲畜,连人吃水都困难,巴拉奇如德苏木下打井村井枯水干,当地人需要每天往返10公里拉水饮用,两村村民共用一眼水井。此类境况仅是阿旗旱情的冰山一角,据不完全统计,全旗共有7.4万人饮水困难,因灾死亡的大型牲畜达1361头,羊20169只,受灾农作物面积达6.19万公顷。如今,灾情仍在持续,央视新闻频道和国内各大官方网站也相继做了报道。

热浪不退,伏旱连袭,阿旗境内风沙日晒,龟裂的大地无奈叹息!其实,何止是阿旗,整个赤峰都大面积干旱,农田草场受灾严重,城区天气的变化更是耐人寻味,或者连日酷暑、高温不退,或者突降暴雨、水淹全城。天灾往往源自人祸,有些事情看似是偶然,其实是必然。

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赤峰阿鲁科尔沁旗旱情如此严重?

阿鲁科尔沁旗公检法司制造冤假错案,善良人被绑架、被关押、被迫流离失所,有的家族被牵连。赤峰的旱情是人招致祸天灾,这真是天灾背后有上天警示。

2015年五月份,中国最高法院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通告后,大陆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实名控告江泽民,仅赤峰一地就有近两千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依法向国家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递交了控告书,实名起诉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揭露其迫害民众正信、抹黑污蔑法轮功修炼团体、非法劳教判刑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

此举乃顺应天意、震慑邪恶的一大快事,更是叫世人认清真相、选择良善的大好时机。却偏有小股恶流,不顾民心所向、大势所趋,逆天而行。

2015年10月份开始,被中共邪党谎言毒害的赤峰警察在江氏集团的追随者和邪党“六一零”的授意下,大面积绑架、骚扰诉江的法轮功修炼者。赤峰市红山区、松山区、元宝山区、宁城县、巴林左旗、敖汉旗、翁牛特旗、阿鲁科尔沁旗等地的警察同时出动,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肆意查抄物品、拍摄照片,部份学员还被绑架、被强制要求签字和按手印等,直接被波及的民众达数百人,有五名法轮功学员因为诉江而被非法判刑。

2015年12月16日,阿鲁科尔沁旗水利局的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在此之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毕凤琴曾当面给松山区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徐国峰讲真相,劝其归善,没想到徐国峰以伪善面目骗取毕凤琴信任,得到毕凤琴的姓名电话,不久便非法抓捕了毕凤琴,还跨旗县行恶,怂恿阿旗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

这一冤案直接导致包括毕凤琴在内十二个人被绑架和骚扰,他们是水利局职工吕凤贤,赵艳辉,刘伟华和刘伟华的女儿(当时孩子是哺乳期,被扣24小时放回),高爱民(不修炼)、高玉芬(身体不好,去了七八个警察,被抄家),任学君(被十五天被拘留后放回),杜亚英(被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放回),白玉兰(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五左右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关押地点不明。)被骚扰的还有毕凤琴的女儿赵亚男,(当时正怀孕,电脑被拿走)和一个叫河东的地方的一个法轮功学员(至今下落不明)。

众所周知,赤峰市是内蒙古迫害法轮功修炼者最严重的地区,内蒙古42%的死亡迫害案例都出自赤峰。近两年来,赤峰本地在任、退任、任期过后调离他地的官员不断落马,公检法司系统遭恶报者层出不穷,如今,又碰上十年不遇的旱灾,这一桩桩一件件,通通印证了行恶遭谴、助纣遭报的天理。古代圣者仁君如遇天灾,无一不斋戒反省、慎思己身。今时今日,邪党文化毒害下的部份国民却早已失去了敬神卫道的心,更有愚顽之人,不辨是非、为虎作伥。在上天接连示警之后,依旧甘当邪恶爪牙,打压良善、迫害信仰,置万民于水火之中而不自知,错失悬崖勒马的机缘仍不悔醒。

那些还在行恶的人们,停止迫害吧!别让喉舌谎言浸染你的心灵,别让一时的暴虐毁掉你曾经的善行,别因个体所为给他人带来不幸。历史的车轮正在前行,曾经的邪恶积重难返、颓势如崩。只有选择良知和正义,才能在劫难果报来临前,脱离危险走向光明!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