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丛谈:善为迂回,曲折尽意

庄敬

【正见网2016年05月04日】

有一位作家,向青年习作者们介绍他过去学习写作,走过的一段弯路时,说:我过去在写作中,把围绕主题,错误地理解为“直扑主题”,行文没有曲折往返,迅速“揭盖现底”,结果写得很糟,使人读来兴味索然。看来,搞创作还是要学会“打迂回战”,方为上策!

这位作家的话,可谓推心置腹,确系甘苦之言。这使人想起了清代文学评论家哈斯宝,在《新译红楼梦回批》中的一段批语。哈斯宝说:“文章有拉来推去之法,好比一个姑娘,想捉一只蝴蝶作耍,走进花园,却不见一蝶,等了好久,好不容易看见一只蝴蝶飞来,巴望它落在花上,以便捉住。那蝶儿却忽高忽低、忽近忽远地飞舞,就是不落在花儿上。忍住性子,等到蝶儿落在花上,赶忙去捉,不料蝴蝶又高飞而去。折腾好久才捉住。因为费尽了全力,方才捉住,便分外高兴,心满意足。”

“文似看山不喜平”,这是我国古代作家们的经验之谈。故事情节曲折多变,恰似波诡云谲,才可以造成悬念,吸引读者,同时也才能够充分地反映客观对象——文章所要描写的社会生活的曲折性或人物性格本身的复杂性。

请以《水浒传》中,“林冲棒打洪教头”一段描写为例,边引边析如下:

…洪教头便跳起身来道:“我不信他,他敢和我使一棒看,我便道他是真教头。”柴进大笑道:“也好,也好!林武师,你心下如何?”林冲道:“小人却是不敢!”(这段情节,本来是写林冲与洪教头比武,比而胜之。但开始却写林冲“不敢”,这是第一次“推开去”)洪教头心中忖量道:“那人必是不会,心中先怯了。”因此越要来惹林冲使棒。(这是“拉回来”:要比武)柴进一来要看林冲本事,二者要林冲赢他,灭那厮嘴。(这是进一步“拉来”:柴进也主张比武)柴进道:“且把酒来吃着,待月上来也罢。”(说使棒,偏先吃酒、待月,又“推去”了)当下又吃过五七杯酒,却早月上来了,照见厅堂里面如同白日。柴进起身道:“二位教头较量一棒!”(又一次“拉来”)林冲自肚里寻思道:“这洪教头必是柴大官人师父,若我一棒打翻了他,柴大官人面上,须不好看。”(又“推去”:写林冲不想使出真本事与对方比武)柴进见林冲躇踌,便道:“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林武师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头的本事。”柴进说这话,原来只怕林冲碍柴进的面皮,不肯使出本事来。(这又是“拉来”:促林冲放开手脚,认真比武)林冲见柴进说开就里,方才放心。(这也是“拉来”)只见洪数头起身道: “来,来,来!和你使一棒看。”一齐都哄出后堂空地上。

庄客拿一束杆棒来,放在地下。(这又是“拉来”)洪教头脱了衣服,拽扎起裙子,掣条棒,使个旗鼓,喝道:“来,来,来!”柴进道:“林武师,请较量一棒。”林冲道:“大官人,休要笑话。”就地也拿了一条棒起来道:“师父请教。”洪教头看了,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他。林冲拿着棒,使出山东大擂,打将入来。洪教头把棒就地下鞭了一棒,来抢林冲。两个教头在月明地上交手,使了四五合棒,只见林冲托地跳出圈子来,叫一声:“少歇。”(好不容易说得林冲愿意比武了,未打数合,林冲偏叫“少歇”:又是“推去”)柴进道:“林教头如何不使本事?”林冲道:“小人输了。”(再次不肯认真比武,又是“推去”)柴进道:“未见二位较量,怎便是输了?”林冲道:“小人只多这具枷,因此,权当输了。”(这其实又是作家另找一个由头,再次“推去”)柴进道”“是小可一时失了计较。”大笑着道:“这个容易。”便叫庄客取十两银来,当时将出。柴进对两个押解公人道:“小可大胆,相烦二位下顾,权把林教头枷开了,明日牢城营内,但有事务,都在小可身上。白银十两相送。”董超、薛霸见了柴进人物轩昂,不敢违他。又得了十两银子,亦不怕他走了。薛霸随即把林冲护身枷开了。柴进大喜道:“今番两位教师,再试一捧。”(以下方才写林冲放开手脚,拿出真本领与洪教头比武)洪教头被林冲打翻在地,羞惭满面而去。(这又是“拉来",写明比武结果)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