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连续剧:姊妹花(二)

令香

【正见网2016年03月19日】

第二集

未等韦资高叫出声来,林赛娇亦开口了:
“如心,来,来来,过来一下。”

女孩高挑的身材,一袭白色套装时尚清新而飘逸,随着她轻盈的脚步,一头乌黑的长发飘洒在纤细的腰肢上,只由那系在头顶的一条柔软透亮的紫色头带,象个顽皮的孩童不停的跳动着……就着不经意的一笔,却更显女孩自身拥有的一种高贵与冷傲的气质。一时间,韦资高真的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两个如此相像却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美貌女孩。眼前的女孩面容长的很像很像自己心中万分敬重的表姐韩暖。虽然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身材略高表姐小暖外,只从表面的举动,尽管是第一眼,韦资高却感受到了,各自的性格气质却是截然的不同。表姐小暖高雅与亲和的气质,凡在她身边的人,都会感受到来自她身心的那种温暖与安稳。因此她身边有很多朋友,很多对她倾诉心声的男女朋友们。

“林总经理,有事吗?”女孩微笑着望着林赛娇问,
林赛娇:如心,噢,对了,是上官如心。林赛娇笑了笑,随后才说道:我来介绍一下。如心啊,这位就是前几天我告诉你的,要来我公司的新员工,西安大学电子系研究生,韦资高。
韦资高:你好。韦资高憨实的一笑,对女孩点了点头。
上官如心:你好。随着声音女孩也轻轻的对韦资高点了点头。
因前几天林总告诉过她,说他们挚友的儿子,西安大学电子系的研究生要来这儿工作,并已在设计室里腾出了一间工作室,摆放了一台大电脑。
林赛娇:如心啊,资高以后就负责电脑服装设计。希望你们相互配合,设计出更好更时尚的服装来。
林赛娇笑说着,然后目光关切而又坚信的看着韦资高。资高啊,大胆放手的干吧,如有什么问题,就问如心,她可是真正硬派实力的年轻女服装设计师啊。
韦资高:请以后多多帮助。韦资高依旧憨实的笑着,对着女孩上官如心道。
显然韦资高的这句话,使得上官如心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她轻轻抬起头来望着韦资高,只这一望,她的双睛却在韦资高憨实的笑容中怔住了,随即,她身不由己的伸出右手来,捂住了垂低了的额头。顿了顿才轻声说道:也请你,以后多多帮助。
林赛娇:资高,随我们去看看你工作的地方设计室。
韦资高:好。
上官如心:林总,我不能去了,任总那边叫我。
林赛娇:噢,有事啊,那你就去吧。
三人一同上了电梯,上官如心摁了下六楼,随即就到了。
上官如心:林总,那我就去了。随对韦资高点了点头,下了电梯向任放的办公室走去。

即时林赛娇便用手又嗯了下二楼。

下到二楼走出电梯,来到设计室。

设计室很敞亮,完整的一套先进的服装裁剪设备,更显得大气与有条不紊,林赛娇一边笑望着韦资高,一边给韦资高介绍着服装裁剪设备的用途与工作流程,然后又指着设计室里的二间小房间说:资高啊,这一间哪,是上官如心的工作室。那一间哪,就是你的工作室。

这是前几天,林赛娇才叫员工腾出来的房间。

跟着林赛娇的脚步,韦资高走进了自己的工作室,室内摆放着一台大电脑,除工作用的桌椅与盛放服装资料书籍的玻璃书柜外,再无别的什么东西,如此一来却更使得这间工作室显得整洁与清静。

林赛娇:我们公司除了经营企业的一些专业服装设计加工外,还承包着好些私家专卖柜选样,选定我们公司时尚的服装设计版本后,签订程序,我们公司再加工成服装产品经销的,其中还有很多个人选样我们公司服装设计版本后,加工成服装经销的。你看,一楼哪,就是我们公司不断推出,新时尚潮流的精品服装专卖店。生意很红火噢。林赛娇说笑着,此时她笑的是那么的开心。透过明净宽亮的房间大窗户,韦资高环视着周围的环境,轻声问道:林阿姨,这整楼都是公司的吗?

林赛娇:不啊,我们公司只有整楼的八层。一层二层我刚才给你大概的说过了。三层四层哪,就是服装车间,加工各种服装产品,共有二个车间。资高啊,服装行业可不是个轻松逍遥的行当,到了年节或是公司设计的新时尚服装样本,受到市面各方人士,特别是当今的花季女孩们的亲睐时,那时可就要加班加点的干哦。资高,你可要有个思想准备啊。

看着林阿姨关切的目光,韦资高心头暖暖的。转而一笑略带俏皮的答道:林阿姨,我又不是奶油做的奶油生。

林赛娇:你这孩子……林赛娇被韦资高的这句话逗得大笑。
韦资高:剩下哪几层,是干什么用的呢?
林赛娇:五楼是职工食堂,还有仓库,放置布料和加工成的服装。六楼是总经理办公室,还有财会室,大会议室,全公司职工开大会就在大会议室里。七楼哪,就是职工宿舍。你知道的,服装行业女性比较多,这些女孩子大多是外地来的,所以哪,整个七楼一大半就被这些女孩子们拥有了。除了经营部外。八楼一间是你住的宿舍,其余那许多间早已租出去了。说到此,林赛娇有意的顿了顿才道,当初你任叔和我邀请你来我们公司任职时,想要你和你妈一块来的,正好你任叔有套空房子,是他父母的。二位老人两年前已相继去世了。你知道的,你任叔有一个妹妹,比我们还富有,不愁房子,说房子让他哥住着,将来詠歌想住就住,不想住告诉她一声就行,她来办房子。话是这么说,詠歌的这个姑姑自己就一个女儿,对她这个侄儿确实是非常的好,惯得比我们还厉害。她疼侄儿的心哪,我能理解,可是凭心而论,资高啊,要那么多房子,摆那个奢侈干什么?再说你任哥现在还在外国读书,也住不得房子。后来我们劝你妈来,没劝来,你们也没劝来。说到这,林赛娇又顿了顿,语调很是凝重。孩子啊,作为女人,母亲,妻子,我能理解,你母亲失去丈夫又遭遇如此迫害时的心情与感受。可是我就是弄不明白,就是因为炼了个功,就把人逼到这种程度,害成这个样子啊?这共产党干的什么事。

这是听得外面的声响,门被推开了,二个推着装满布料车的员工进来了。见到林赛娇便齐声问道:
“林总经理。”
随后又不约而同望着林赛娇身边的韦资高。
林赛娇: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韦资高,新来我公司的员工,以后就和你们在一块工作。随即用手指了指韦资高的工作室。
韦资高:你们好。很显然,他有意的停顿了下,想了想然后笑着说:要是你们乐意的话,以后就叫我资高吧。工作上我不懂的,还请你们大家多多帮助。
“你好,我叫张凯。”其中的一位中年男子,便接着韦资高的话音笑着介绍了自己。
你好,我叫王小晴,大家都叫我小晴。
这时其中的另一位女子也开口介绍着自己。她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人显得很是精明。
林赛娇:好了,资高啊。你和大家都认识了,以后要和大家多多配合协商,努力把工作做好,上班了,我还有事要上去了呀。
韦资高:你放心吧,林阿姨。我会和大家多配合协商,搞好工作的。韦资高憨笑着回应着林赛娇。见林赛娇走了几步又转过身来,便问:林阿姨,还有事吗?

林赛娇:资高啊,中午食堂开饭,我要是有事来不了,就让张师或者小晴带你去食堂吧。林赛娇的话音刚落,那位叫小晴的女子便快快的接过话头,笑眉笑眼的答道:林总经理,你就放心好了。中午开饭,我们保证新来的员工,资高,能吃到香喷喷的饭菜,饿着了,罚我们的款。

林赛娇:你这张嘴啊,就是里外不饶人。随着林赛娇的这句话大家都笑了起来。

望着林赛娇走出裁剪室的身影,韦资高这才转过眼来,问室内的二个人:二位师傅,我现在,做什么呢?

你可别叫我师傅。我叫你资高,你就叫我小晴吧。至于张凯,我们都叫他张师。哪,我们裁剪室的负责人,是上官如心,我们都叫她头。你现在做什么,我们也不知道,等头来了,再说吧。

小晴一边说着一边就和张师,开始搬运布料车上的布料到裁剪服装的大案几上。见状,韦资高便和他们二人一起干了起来。

下午快七点时,一楼精品服装专卖店里,还不时有顾客光临。此时上官如心正在给二个年轻的女士介绍着本公司最新时尚的精品服装。小晴也正忙碌着给其中一个已选中精品服装样板的女士,量着她的衣服尺寸。当她在本子上记下这位女士的衣服尺寸时,一抬头她愣住了,不知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美貌的年轻女孩,而这位女孩的容貌,却和她的头,上官如心的容貌那么的相像,这才是她真正感到惊奇的,如果不是这位女孩齐耳的短发和上官如心齐腰的长发,她真的是分辨不开了。哪个是哪个了……她心里直犯嘀咕,这世上真有如此容貌相像的二个人,而且肯定她们俩人不是同一母亲生的。

年轻的女孩此时见小晴,双眼愣愣的盯着自己直看,不由的也看着小晴。不像别的女孩一样,展现在小晴面前的这位年轻女孩,洒满她面容的竟是那样亲和而真诚的笑容……

象被这笑容感染着,小晴心里就觉得这个女孩,怎么这么好哪,眉眼善善的暖暖的……于是她也笑容满面问道:小姐,你选中那件精品服装样板了吗?你要订做服装吗?
不,我不订做服装。我在等人。女孩仍笑着回答她。话音还未落,背后便传来了一个声音:
小暖姐。
她俩同时回头一看,韦资高已站在那儿,笑望着这个女孩。
资高。女孩笑望着韦资高,凝视了他一会,随后才说道:我来的早了点,看你没下班,就进你公司一楼精品服装专卖店里看看。你公司的精品服装,很时尚更新颖。女孩的声音如她的笑容一样,温暖柔顺而亲和。
未等韦资高开口,小晴早笑着对上官如心叫了起来:头,你快过来,你来,看一看……她故意拖长着声调。
看什么?
上官如心忙完了她的顾客后,这才走过来,双眼瞪着小晴道。
头,你看……

上官如心随着小晴眼神追随过去。她自己也是一愣,眼前这位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女孩,老天,竟然和自己长得那么相像。
惊奇间,上官如心只听得那女孩,柔软而亲和的声音传过来:我长得竟然,这么像你。一边说着一边很开心很真诚的笑着。
只她这一句,使在场的其余三人都笑了起来。气氛一下轻松融洽了起来。
资高,原来这位姑娘是你姐姐呀。
笑声中小晴的声音又冲着韦资高过来了。而上官如心狐疑的眼神也打向了韦资高……
是,她是我表姐,韩暖。小暖姐,我来介绍下。这位,就是我公司服装总设计师,上官如心。这位是小晴。我们都是裁剪室的。韦资高答着。

这时下班的铃声也响了。

跟着小暖姐,韦资高和韩暖坐上了公交车。几站后下车,韦资高便来到了姨妈万贞二年前卖了旧房子又买的房子,三室一厅的新家。

客厅的茶几上已摆满了做好的饭菜。听得门响声,姨妈和姨夫从另一房间里急急走了出来。

眼前的姨妈依旧是那么端庄静雅,白皙的面容上还是他熟悉不曾改变的祥和坚韧。狱中残酷邪恶的迫害,没能使姨妈倒下,反而使姨妈更具挺拔刚毅。姨夫仍是那样的乐观,满面笑笑的模样,只是人看上去消廋了许多。

韦资高:姨夫,姨妈。韦资高只叫了这一声,心头一阵酸楚不由泪水涌上眼眶,他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万贞:孩子啊……依旧象小时候那样,姨妈万贞搂住了韦资高哭了……表姐小暖也哭了,姨夫的眼眶也红了……此时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无言中……

裁剪室里。

大家都在各自忙着各自手中的活儿。上官如心的手机响了,她接了后随后走到韦资高的那间工作室。
上官如心:资高,前几天公司订的一批布料,今天到货了。可林总现在正忙抽不出身来,去不了了。林总要我问问你,你能不能去一趟?
韦资高:行啊。拉布料的车在楼下吗?
上官如心:车就在楼下。我们现在就走吧。
司机哪,在楼下吗?韦资高随口对着上官如心问了句。
我开。上官如心也很随口的答他。
没能想到,韦资高真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女孩,这样的大货车她也能开……

半个小时后,他们就到了去货地点。货家老板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

正在忙着搬布料,从外面走进来四五个人,中间簇拥着一个衣着阔绰的小青年,看那气派就知是富家子弟了。见此货家老板笑着赶了过去。笑道:维达,今儿,亲自来,是不是大老板,有急事啊?
康维达:老爸没啥急事。今儿去前办事,顺路,就过来看看。
小老板:是这样啊,维达,要没啥急事,赏脸,我请客。
康维达:都哥们兄弟的,客气什么呀。今儿,瞅你这儿也没空闲,哪天消停些了,我买单,请你。
他俩正说着,从外面奔进来个小青年,冲着康维达就叫了起来:达哥,小三和一个丫头片子,打起来了,打的不可开交。
交?叫什么,大老爷们和一个丫头片子打,瞧你们那熊包样。康维达一边对着小青年训叨着一边身形极快的奔出门外……

眼前,他看见小三正和一个白衣女孩交手,显然女孩身手有些功夫,修长的身影敏捷而轻盈,乌黑齐腰的长发随着那对打中的腾挪闪跳,更显得飘逸而浪漫,既生动但更具耀眼……

正定睛于此情形之中的康维达,突看见已被女孩打倒在地的小三,又从地上翻起,抽出腰间的利器,恼羞成怒的向着女孩刺过去,刹那间一个高大的男孩冲了过来,迎着小三刺向女孩的利器,伸出了手,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听得一声大叫,哎呀……此时在场的所有人都惊的呆住了……

待续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