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过后是春天

清流

【正见网2016年03月17日】

“一九二九不出手,
三九四九冰上走,
五九六九,隔河看柳,
七九河开,八九雁来,
九九加一九,耕牛遍地走。”

一首九九歌,从大人到孩子,从男人到女人,从古到今,代代传唱,年复一年,在人们不休止的传唱中,冬天消融了,春天款款而来。

在中国北方,冬天是从交九开始的。从冬至那天起,每九天为一个九,直到九九,冬天才算结束。九九歌,在北方不同区域,各有风情,却又大同小异。

数九习俗,也由来已久,早见于南北朝,到了明朝,又有“画九”的习俗。在老北京,冬至日起,要画“九九消寒图”:一枝梅花树,八十一朵花瓣,每过一天,就要染红一个花瓣,八十一个花瓣都染完,春天就到了。俨然拍好的影片在按时播放。

有时就想,冬天为什么是九九,而不是七九或八九,难道冥冥之中孕育着天意的安排?就连西天取经也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呢。 “九九消寒图”让冬天不再寂寞,使寒冷不再逼人。给无望的人们以希望,给绝境的人们以生机。

简简单单的“九九消寒图”,包含着朴实而深刻的生活哲理。告诉我们:不要急,用心染好每一朵花,做好每一件事情,过好每一天,在最后那朵梅花泛红之际,春天便不期而至。

如今,数九的习俗久已丧失,人们消磨冬天的样式也丰富的多了,但我还是怀念画梅花的日子,觉得那样更有趣,更耐人寻味。

九里的日子也不单调,人们忙着各样事情,嘴里念叨着:“七九河开,八九雁来……”日历一天天的变薄,万物在一天天更新,便觉得冬天在渐渐远去,而春天就一天天的临近了。

看吧,小河的延流水,淌开了冰槽,你能听到冰下近似哽咽的水流声,她是感动于坚持的胜利吧?堆在院子里的雪,一天天的消瘦下去。龟缩到背阴的墙角或者树下。长风猎猎,扭动着高大的树枝,疯狂地呼叫。阳光传播着不容更改的信念。再过半月,就要春江水暖,就要小雨润如酥,就要草色渐青……

早莺已在院子里婉转的叫起,这时候,人们更愿意到户外活动,晒晒阳光,眺望远处路边及河岸上杨柳的浅浅绿色,笑意就荡漾在脸上了。

不由得想起北宋《梅花诗》里的诗句:“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心里陡然一阵酸。一千年过去了,神圣今安在?而那“一院奇花”,历经十七年的“连宵风雨”, 忍过万千,傲过风雪,也娇艳的惹人。

历经“九九”八十一天,冬天终于过去了,是的,迫害法徒的冬天也过去了。现在,虽然天气还忽冷忽热,人们的穿着也时厚时薄,不时的变换,人心也显得迷离。眼下,河已开,虽然燕子还没有来,但耳畔仿佛是燕子的呢喃了……

春天真的不远了!

一个不同凡响的春天正在到来!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