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苑逸事:十个“一”的诗

郑重


【正见网2016年02月05日】

作诗要嵌入预先规定的数字,又要保证诗意清新自然,那是很难写得好的。诗中出现数字,那要符合诗意的需要,或者作家本人的爱好,如唐初诗人骆宾王,他喜欢在诗中穿插数字,当时有“算博士”之称,如“秦地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大诗人杜甫、柳宗元、陆游也有,如“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一身去国六千里,万死投荒十二年”,“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这些诗句中都有数字,但它因随诗意而来,并不显得牵强。如果预先定下数字,要作者按数字填诗,那就不容易了。

纪晓岚是个全才,他在这方面也有一手。

有一次,他陪同乾隆南巡,坐在江边一座茶楼喝茶。那时正是秋天,这日下着潆潆细雨。推窗远眺,只见江面上烟雨霏霏,朦胧一片,江心有一只小船,坐着一位渔夫,正在垂钓,双脚拍打着水面,嘴里哼着渔歌,四周船只很少,远处青山叠翠,那画面十分诱人。

乾隆看得出神,纪晓岚见乾隆不说话,凑趣道:“圣上,江中好景致。”

“江色佳绝,卿可赋七言绝句一首,内藏十个‘一’字,如何?”乾隆沉浸在景色观赏之中,慢吞吞地说。

“遵旨。”纪晓岚展望江中景色,立即吟道:

一篱一橹一渔舟,
一个艄公一钓钩,
一拍一呼还一笑,
一人独占一江秋。

纪晓岚吟罢,乾隆算算四句中正好有十个“一”字,细细品昧诗意,那意境正如眼前的一模一样,只是更加有韵味,尤其是“一人独占一江秋”之句,写尽了江中的寂静。

乾隆很高兴,禁不住夸赞:“卿真诗才横溢。”

这种“十个一字”诗,清代还有人写过,据传有一位少女诗人,写过一首这样的诗:

一花一柳一单矶,
一抹斜阳一鸟飞,
一水一山中一寺,
一林黄叶一僧归。

此诗也别开生面,“一”字如此之多,并不感到重复。

相传有人择婿,也以十“一”诗为条件,若能在诗中嵌入十个“一”字,就允许娶自己的女儿。

有一年轻人前来应试,在试卷上题道:

一横一竖正相交,
一偏一斜一剪刀,
一子一女成一对,
一个一个比天高。

这是第一首,是七言诗;还有第二首,是九言诗——

一横一竖 十字路相交,
一偏一斜 分明一剪刀,
一子一女 好逑成一对,
一个一个 笑声比天高。

这两首诗,都含有十个“一”字,而且,后首藏有一个谜底,即:“十分好笑”。

不过,比较起来,那位女诗人和这位应试者之诗,虽然符合写作要求,而在意境上,却不如纪晓岚的诗。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