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中修去安逸心

海外大法弟子 姝伽


【正见网2016年01月15日】

我和大家分享一下这次年底给师父拜年拨打辽宁专案电话的体会,这次拨打是大陆主体大法弟子请求援助的专案。在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已经一年多了也打过很多次的专案,刚来平台时一直坚守岗位和同修们配合的很好,对每通电话都很认真,有时为打通警察的心结,同修们象跑百米接力赛式的一个接一个拨打。 每天的拨打心性法理和经验交流使我受益匪浅。那时电话打的也顺,有时打一个案子里局长副局长连着退党,我有点自满的心,这种心很危险它使我又助长了安逸心,慢慢电话打的少了除了给自己减少了一天的值班几乎不上平台,忙于常人的工作多了,接触了些常人朋友目地是好讲真相给她们三退,时间长了事情多了起来,时间用在买东西上了,随着他们买这买那的。放松了上平台,救人的心放松了,电话接通率也不高了。讲的也不连贯了,负面想法多了,拿起电话就冒出来是否对方不接电话的心。

最近有新上来营救平台的同修拨打的电话使我感动,同修救人的正念,耐心善心触动了我,在交流中我深感自己惭愧。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落下了,我深感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师父给我开创的修炼和救人的环境。找到了是学法少了才出现了常人心、安逸心阻挡自己救人,真有一种剜心剔骨的想哭都哭不出来的难过。

师父说:“教训应该使你们更成熟。不叫旧的邪恶势力钻你们的思想空子,唯一的办法就是抓紧学法。”( 《法轮大法 精進要旨二》- 走向圆满) ,我増加了学法,还去掉了学法犯困的难关,平台切磋交流,很有收获。师父说:“整个形势对大法弟子来说越来越宽松了,可是越宽松压力就减小了,减小了压力就容易产生一种安逸心哪,想舒适一点啊,想放松一点啊,想缓解缓解。实际上大法弟子的生活已经和修炼一环扣一环的紧紧的溶在一起了,大家对自己的放松,实际上就是对修炼的放松。” (《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师父在说我。

以前炼功经常炼不全,现在尽量坚持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在这个过程中,安逸心弱了,还做了个梦,梦中我躺在沙发上睡觉,看见一个黑色的虫子在我身上趴着,那个虫子身上光滑还有一道道横文,我一惊吓的忙起身,虫子被我身体捻死了,但没有血是黑黑的,我觉的很恶心,当时还想这不是杀生吗,惚然间又看到地板上的竹筐上还有一个一样的黑虫子,是趴在筐的把手上很隐蔽,不注意不容易看到,因和筐的颜色相近。醒来后我就想虫子是赖虫死了是好事不能算杀生,说明我认识到了自己的安逸心,我认为是杀生时又见到另一条更隐蔽的虫子,证明我的念是错的,那个竹筐是我对物质的执着,因我喜欢各式的竹筐看见就买,大的小的家里很多。这个梦让我悟了好几天也恶心了好几天,我在写这段的时候是打着冷战的。它怕解体。我知道执着常人中的物质是助长安逸心的祸根。是它阻挡我学法,精进,救人,从此我认识到了安逸心会毁掉一切。一定不能再让它有生存的空间,铲除修掉它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发正念,才能救众生。

2015年12月28日-30日的辽宁专案三天我都参加了拨打,想到公检法还在邪党的欺骗下殘害着自己的同胞,营救同修過程中也是在救度被邪党谎言欺骗的众生。 以往的专案我就上来一天顶多两天,这次我早晨洗簌完,着装整齐,因平时要做项目或谈事情首先要穿合适的服装才有自信,电话平台虽然对方看不到我们的着装,但我觉的着装整洁也是震慑邪恶的法器。我把自己当作一个对邪恶冲锋陷阵的勇士,又是一个救死扶伤的医生。在耐心听、看病人的病症在哪里。上平台后开始发正念,和同修融在一起拨打电话。因为专案号码都是听过真相广播了,第一天拨打时接通率很高,回答的口气也很平和但是听的时间都不长,就挂断。

整个案子每通打完5次以上后再返回来从头打,彩信同修贴着正法口诀,正念,还有《洪吟》和各种信息给加油,心里很感动,就像战场前线有后方的支持,前线更有冲劲,整体的配合増加着对邪恶灭掉的能量。在正邪大战中灭邪恶,救众生,从枪口中抢人。我不断的清除自己思想中的负面想法,加强正念替他们着想清除他们怕接电话的害怕心理,一定叫他听真相。在反复拨打中有一警察不再挂断电话了,听了17分钟,因开始通话听他的声音是个很平和的,我在跟他说你们已经听过多次电话了,一定了解很多真相了,不要再违背自己的良心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你不执行中共的命令不犯法,但你迫害大法弟子是反人类罪,是天理不容,要遭恶报的。我们都是老乡告诉你的都是肺腑之言。讲了沈阳司法局副局长韩广生保护法轮功学员的事鼓励他走正自己的路,放了同修讲的给自己留后路不要做中共的替罪羊的录音,毁了自己毁了你的亲人,虽然没有互动但感觉他认真听了。我相信这个生命会得救,会告别邪灵。

在第三天的拨打中遇到两个骂人的,其中一人接起电话就骂我们的师父,要是往常我会争抢着回给他讲一连串的真相,不让他说话,还要教训他。这次我心平气和的守住心性,扩大容量耐心听他骂的是什么。但他骂几句就挂断了电话。我第二次打过去他还是骂个不停说他吉林的亲戚炼功炼死了。我声音很柔和地说:我们能好好聊聊吗?告诉他肯定的说炼功不等于修炼。人不能和命争。人就是要生老病死的。真正修炼人是有心性标准的,是要重德的。一亿人修炼道德回升,身体健康,医院给判死刑的病人都键康长寿。你问问你的亲戚们他是真的炼功人吗?他骂我滚蛋滚蛋挂断电话。我没动心,想到中共天安门自焚造假新闻挑动众生仇视佛法,害了众生,这位警察也是受害的众生啊,师父的慈悲法理让我有善心再打过去。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当时发表时我每当读到这段都是流泪的,师父说: “无论他们什么样的表现,我们还得去救,因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他们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一些困难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千百年,亿万年,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来到了这里,其实都是在等着最后这一天,不能因为他一生一世或者某一件事情做的不好,我们就不救度他。师父看一个生命啊,是看一个生命的全过程,历史上他做了很多的大好事,甚至于为证实法都奠定了很多的业绩,今生没做好就不救度他了?”这次打专案我把这段法重读了几遍,善的力量加持着我。神韵2015年的演出其中的一个节目“善的力量”时时出现在我眼前感动着我。我坚定正念打过去他接起电话很安静没骂没吵。我给讲了自焚真相,活摘器官,卸磨杀驴,执行命令的后果。诉江大潮,为自己留出路。讲了师父的伟大慈悲。我还鼓励他相信他是好人不要再被谎言欺骗了。他挂断了电话, 这样没有互动的电话只要听就是成功。以往打营救电话有些警察都是探话想来国外,他们是良心受遣责进退两难。

在这次的拨打专案中三天我都是很用心,以前我浪费了很多救人的时间,安逸心使我放松了精进。在营救平台的整体修炼中我看到了我的差距,感谢师父给我的修炼环境,感谢同修的无私奉献,在这瞬间即逝的宝贵时间里放下人心多学法多救人。

若有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