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的见证

容欣 整理

【正见网2015年08月03日】

建瓯(建州),别称芝城,是闽江上游武夷山下的一个古老而美丽的城市。建瓯历史上一直是闽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建瓯市在东汉建安初年(公元196年)始置县,至今已有1800多年历史,“福建”二字即取之干福州、建州之字首。

建瓯被称为芝城,来历于云际山右山脚的紫芝坊发现灵芝发光缘故。紫芝坊的“环溪精舍”是朱熹童年随父寓居读书的地方,从绍兴十年至十四年三月(1140~1144)朱松逝世为止,朱熹均在此从父学习。建瓯当时是福建的政治文化中心,朱熹在建瓯的四年期间励志儒家圣贤学说,诗文有了很大提高,成为影响他一生发展的十分重要的一段生涯。书院前有画卦洲,相传为朱熹童年画卦处,其后代曾在此建有“画卦亭”、“朱韦斋先生祠”。

建瓯境内风景秀丽,归宗岩古人喻为“玉树琪花”,万木林古木参天,有全国最大沉水樟。亦有辰山、黄华山、光孝寺、文庙、鼓楼等名胜古迹,美不胜收。历代为郡、州、府、路、道治所和闽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出过 1154 名进士、 6 名状元、 10 名宰辅大臣,是中国历史上出千名进士的十八县之一。宋代理学家朱熹成长于建瓯,史称“三杨辅政”之一的政治家杨荣和历史学家袁枢、音韵学家吴域、外交家徐竞、文学家吴激等一些名垂青史的人物诞生于此。李纲、陆游、辛弃疾等宋朝忠臣、名将都曾驻足建瓯并留下赞誉。自古以来,建瓯即是一个商贾云集、物产丰富、人文文化积淀丰厚的地方。建瓯的木材、陶瓷、茶叶,早在宋代就蜚声京城和四海。“北苑”龙凤团茶是专供皇家的御茶,其精品比金子更贵重。建窑烧制的兔毫盏,是宋代最名贵的瓷器之一。元代,世界著名的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途经建瓯时,盛赞这里地域富庶,商业发达。

但是有谁能想到这座美丽的建瓯城曾经两度面临屠城的命运。

那是在五代乱世,唐朝晚期,唐朝福州军事判官章修的长子章仔钧率军镇守浦城,期间有二位叫边镐和王建封的心腹大将因遇雨贻误了军期,按军法当斩。仔钧公夫人练寯(873~952年),浦城仙阳练村人,人称练夫人,认为两将军曾立过战功,这次误了军期事出有因,因而代向仔钧求情,最后由练夫人赠予盘缠放两人逃走,而太傅公假装不知了之,二将离开前,发誓道:“有恩不报,天之神,地之灵,无容我二人寸进。”后来,边镐与王建封投靠了南唐。

仔钧公病逝后,练夫人随子迁居建州城。二年后,南唐派查文徽进攻建州,王建封为先锋,边镐接应。大军围困建州城,猛攻数日后城破,南唐军队决定屠城三日。此时,边、王二人记起救命恩人练夫人还居于城内,一旦屠城,玉石俱焚,怕夫人难免于难,便寻访到练夫人居处,准备了金银财帛、解甲步行到练氏夫人家拜谢,并授白旗,告诉夫人,吾辈曾蒙夫人恩活,岂敢忘报。现南唐兵将屠灭建州百姓,请植旗于门为号,当保全之。夫人尽还金帛和白旗,并表示,建州城中居民七、八万,大多是无辜的百姓,只有极少数是你们的敌人,如果你们能念及旧德,望保全此城;若必屠杀,则我愿与城俱亡,不愿独生。练夫人大义凛然,令二将汗颜,遂令收回白旗,并告全城居民以植杨柳为记,当可保全。夫人令子孙家人连夜遍告州民。第二天,南唐大军进城,家家门前遍插杨柳,兵卒均不敢犯,结果只杀了36个将士,并在城外大州放了一把火,报称“火烧一大州,杀了36条街人”。

练夫人死后,建州百姓感激她保护全城百姓的恩德,打破城治不许建墓禁例,将练氏夫人墓建在州署后堂,立碑称“全城众母”。明正德十五年(1505年),建宁府同知湛龙,撤销城西敬客坊天后宫,改为章太傅练氏夫人祠。后来,城西夫人祠移往郡城桐树坡。文化大革命中练祠被破坏。

几百年后,南宋建炎三年( 1129 ),福建路上四州的建州(今建瓯县)、南剑、临汀、邵武,年景不好,而南宋朝廷的税款摊派项目繁多,使得“民不堪命”。于是,在建炎四年( 1130 )七月,在建州的吉阳县范汝为起义。

起义军首先打败了建州的地方部队,继之又打败南宋政府派来镇压的三千名正规军,参加起义的人数这时以激增到十万以上。南宋朝廷采用“剿抚并用”办法,先后派遣文官谢响、施逵、陆棠等人到范汝为的营寨中去“说谕招安”。却不料谢、施、陆等进入起义军营寨后,看到起义军声势壮大,人民确实苦不堪言,范汝为侃侃而谈似起正义之师,于是倒戈“归顺”了义军,并为范汝为出谋划策。

绍兴元年( 1131 )十一月,南宋朝廷派其大将韩世忠为福建、江西、荆湖南北路宣抚使,率领大军去专力镇压福建境内的这支义军。韩世忠的军队在绍兴二年( 1132 )正月初四完成了对建州城的包围,使用对楼、火炮、天桥、云梯等攻具,百道齐攻,攻克城池后,韩世忠欲屠城泄愤。当时宋朝的抗金名臣李纲遭贬流放遇赦后,正隐居在福建泰宁丹霞岩,听说后星夜兼程赶到建州,说服韩世忠放弃了一场血腥屠城。在生死攸关的时刻,人性向善所折射出来的光芒超越了时空,直达历史的主干。从此,建州人将练夫人尊为“芝城之母”,将李纲尊为“芝城之父”,永远纪念这两位用仁爱挽救了万户黎民免受血光之灾的恩人。后世朱熹评价李纲:“纲知有君父而不知有身,知天下之安危而不知身之有痼疾,虽以谗间窜斥濒九死,而爱国忧君之志终不可夺者,可谓一世伟人矣!”

中国古人讲“人命关天”,更有“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说法,佛教徒对生灵的珍视甚至可以到“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的程度,对生命的珍爱可见一斑。可是中共恶党以暴力和谎言起家,杀人是其维持统治的利器,为了其党魁的好恶甚至对信仰“真善忍”的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举起屠刀,活摘器官卖钱图利,做出了这个星球从未有过的邪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天地之法,人间之理,大到治国、治家,小到修身养德都逃不出其规律。那些为了一已之私、短暂荣华,迫害好人,打压良善的人,看似一时嚣张、跋扈,但都不长远,如今中国大陆反腐反下去的大多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不仅应验了现世现报的因果报应,很多也祸及了子孙后代,奉劝那些曾经与邪恶为伍的人为了自己的生生世世,子子孙孙,尽快悬崖勒马,弃恶从善,而那些麻木世人也不可与邪恶为伍,只有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选择和践行正义和良善,才会拥有美好、光明的未来。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