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公务员的感慨

中国大陆大法弟子 张佳(笔名)


【正见网2015年04月03日】

本人张佳,男,曾是中国大陆政府机关的公务员、事业单位的教授级高工,经历过基层锤炼,成为省直行政部门处级领导干部。1955年我出生在大陆深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都不识字,从小父亲对我说了一句话:“好好学习,不然就得撸锄杠”(既当农民耪地),这就是我学习的动力。虽然我在上学期间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交白卷的年代,可我的学习始终没有放松过,学习成绩始终是前几名。在斗地主年代,母亲要我不前不后,我就把持在60%--70%的位置上,以免被“枪打出头鸟”。

70年代,我被推荐成了“工农兵大学生”,鉴于本人学习成绩优良,我被分到了大陆的某省省直事业单位。由于我的工作扎实,成果显著,由技术员、助理工程师破格升到工程师。 80年代我被调入省直行政单位,当了公务员。除干好本职工作外,我还利用业余时间搞灾害研究,科研成果不少,我曾两次参加由钱学森主持的“全国天地生学术研讨会”,有天文、地理、海洋、气象、水利、医学、哲学、物理等13个学科或行业部门的研究员、教授参加,大会业余期间组织我们与会人员观看了“特异功能”的表演。从此我深信气功、特异功能的存在,佛家功、道家功我都习练过。我渴望学习,90年代我又读了河南大学在职硕士研究生。通过自己努力,由主任科员升到处级干部。曾多次被评为“省行业先进工作者”、“优秀处级干部”。 1997年10月,我有幸得到了《转法轮》,看了两遍后,受益匪浅,通过修炼在气功中不得其解的问题,全都找到了答案,懂得了怎样做好人,衡量是非的标准是“真善忍”,人生的目的等等。1999年,正在我春风得意的时候,考验来了,江泽民非要通过行政手段打压修炼法轮功的好人,狂妄规定“公务员不准修练法轮功、共产党员不准修练法轮功。”我权衡利弊,坚守做人要正直、正义、道德底线,坚持修炼法轮功,并为法轮功上访说句公道话,被江氏集团迫害离开了公务员队伍。

2000年7月,我再次去北京证实法,由于我不给单位找麻烦,不报姓名、单位,被北京公安部门非法拘留迫害7天。回来后,3个月不准上班,不开工资,上班后宣布:一是到下属事业单位报到;二是由处级降到正科级使用。因我讲真相到位,单位领导和同事们都知道法轮功是正法,早晚得平反。单位领导给了我很多项目负责人的工作,我坚守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干好本职工作的法理要求,带领同事们认真完成专业规划项目、施工项目20多个,全部通过省级专家组的验收。我发表的研究成果有50多篇,其中获得省政府奖励的2个,部级、省科委及省行业部门奖励的十几个。我评上了高级工程师,后来又评为教授级高工。

中国人讲“识时务者为俊杰”。当今世界最大最要紧的时务是什么?就是了解法轮功真相,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可得到现世的福报,二可在即将开始的大劫难面前,逢凶化吉,遇难呈祥。

自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诬陷、镇压“法轮功”以来,你们也许接触过法轮功学员,哪个学员无论在家、在单位,还是在社会上,都是努力地做好人,遇到矛盾首先查找自己的原因,原谅对方。给社会与他人带来了祥和与美好。因工作需要,我接触的大都是企业老板、行政机关的厅长、处长、主任科员等人物,通过我的诚实工作,他们了解我的人品,看面相我比实际年龄年轻20岁,问我是怎样保养的,我向他们讲我的工作经历,讲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的体会,使很多领导很佩服我,我说这都是我师父的法理指导我修炼的结果。通过我讲真相,95%的领导和经理们做了“三退”保平安。下面我将一些真相告诉你们:

法轮功简介

法轮功(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5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包含五套缓慢优美的功法动作。1998年,国家体育总局组织北京、武汉、大连及广东省的医学界专家,对近3.5万名法轮功学员做了5次医学调查。调查表明,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的有效率高达98%。

法轮功要求修炼者从做好人做起,努力提升道德水准。1998年下半年,乔石等人大老干部对法轮功进行了数月的调查,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中央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

法轮功至今已弘传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书籍被译成40多种语言出版发行,并可在互联网上免费下载。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获得各国政府各类褒奖、支持决议案和信函超过3000项。“真、善、忍”的信仰得到了世界各族裔民众的爱戴和尊敬,只在中国大陆一地受到残酷迫害。

“四•二五”上访真相

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我,1999年4月24日晚乘火车到北京,决定去国务院信访办为法轮功上访,回机关后,有关“领导”追问此事。我向领导和同事讲“四•二五”上访真相,讲修炼真相,讲《宪法》有公民信仰自由的权利、有依法上访的权利,讲党员有直接向中央反映问题权力的真相。

有关领导找我谈话:“你可逐级反映嘛,不要去北京上访,给机关抹黑,丢中国人的脸。”我说:国家对气功的政策是“不宣传、不报道、不干涉”。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名叫《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的文章。在文章中,何祚庥污蔑炼法轮功会使人得精神病,并将明显违背法轮功原则的表现归罪在法轮功头上。天津市有很多学员知道后,到天津教育学院杂志社讲述自己的修炼体会和法轮功真相,要求纠正错误的报道。四月二十三日,天津市出动了防暴警察,抓捕了去教育学院讲真相的四十多名大法弟子。四月二十四日天津学员去市政府上访要人,结果数十人被打、被抓,天津政府不放人,还说:这是上面的决定,你们有什么意见,到北京(指中央)去上访吧。得知天津事件后,我觉的我们都是修炼人,他们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所在地政府也管不了天津市政府,你说不去北京上访还能去哪里。领导自言自语的说“也是”。

针对说“我们给中国人抹黑”的问题,我说:错了,回顾一下历史,为啥有八九年“六•四”流血等事件,哪次不是武力解决集体诉求事件。“四•二五”上访,我是本着向国家领导反映情况的愿望,和其他学员一样自费陆续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法轮功学员为什么敢大规模的去北京上访呢?还不是我们觉得师父正派,法正人心,大家从精神面貌上和身体健康上都受益了,而且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错,是少数人错怪了我们,冤枉了我们,我们相信政府会为我们作主的。我们修炼者就是修善的嘛。当时,我们真的是怀着相信政府这样一个心态去的。我还讲:小偷、流氓他们怎么不上访呀,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做的不对,才不敢去。这次集体上访当时没被当局武力镇压,一是我们是修炼群体,现场氛围祥和纯正;二是总理朱镕基务实。我们不但没有给中国人抹黑,而且开创了中国政府与修炼者和平解决集体诉求的先河,是给中国人增光了。

我接着说:中共凌驾于政府之上,看到炼功人有素养、自觉性这么高,江泽民十分的妒嫉,把依法上访行为诬蔑为“围攻”中南海。我说:大家都本着善心对政府反映情况,没有喊口号的、没有杂乱的场面,现场很安静,很平和。马路中间有警察在那儿非常悠闲的走来走去。我们把道路的路口、机关的门口都让开,留很大的空间。哪有什么“围攻”呀。我还说:大家都知道八九年“六•四”,一帮学生提出来“反腐败”,结果被当局派部队武装镇压,发生了流血事件,政府发言人还声称“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一个人”。我们炼功人中有工人、农民、学生、军人、警察、机关干部等群体,人员复杂,既然我们都“围攻”中南海了,怎么没派解放军来镇压我们,说明我们不存在“围攻”的问题。“四•二五”当晚九点钟左右,得知朱镕基答应天津放人,大家自觉将垃圾(警察扔的烟头)清理干净,就平和迅速的离开了北京。但是外地的学员多是由当地政府组织车辆接走的,所以参与進京上访的学员被记录在案,成为秋后算帐的依据。广大善良的大法弟子绝对想不到两个多月以后,会面临一场长达十多年的残酷迫害。

江泽民抛出的“邪”说

许多人认为:国家已经把法轮功定为了×教,其实根本就没有。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时,江泽民于1999年10月26日会见法国“费加罗报”记者,抢先抛出“邪教”之说,进行舆论诬蔑。10月27日“人民日报”跟风发表文章,重复江的谎话。“X教之说”纯属江个人和媒体行为,不是法律,是违反法律的恶意诽谤。

2000年4月9日,公安部颁布《关于认定和取缔邪教组织若干问题的通知》(公通字 [2000]39号)的附件中说,“……到目前为止,共认定和明确的邪教组织有14种。”这14种“邪教”名单中没有法轮功。

来自世界的认知

法轮功教人向善,不收钱财,使人身体健康、道德高尚,邪在哪里呢?对于正邪,清醒的人们自有公正的评判。

2013年5月13日第14届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北美政要继续褒奖法轮大法。加拿大总理斯蒂芬•哈珀再度颁发贺信,赞扬法轮功的“真善忍”理念在社会中引起强烈的共鸣,并祝贺法轮大法传世21周年。

法轮大法是佛法修炼,与政治毫不相关,但是一个社会中如果许多人都能按照“真善忍”修炼,必然会把整个社会推向良性发展。世界各国许多有远见的政治家们看到了这一点,纷纷褒奖法轮大法。目前法轮大法获得各国政府的褒奖、支持议案和支持信函超过3000项。

天安门自焚真相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但是到了2000年下半年,许多中国人对舆论的造谣和宣传不感兴趣,甚至厌倦了。法轮功学员和平讲真相中,人们认为炼功只是信仰问题,搞政治运动对付信仰是无事生非。法轮功学员身边的人们从法轮功学员的行为上看到了他们的大善大忍,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从而对迫害产生反感。

于是由江泽民指示,由曾庆红出谋,由罗干实施的旨在煽动全民仇恨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了。

好多人被江泽民一伙导演的自焚伪案所迷惑,从而误解并仇恨法轮功。我首先告诉对方天安门炼功人自焚是假的,是江泽民指使一手导演的。对方说为什么?我说:我们用科学可以解释清楚的。

破绽一:我问对方:去过天安门广场吗?一般都会回答:去过。我说:广场那么大,你看过有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吗?对方回答:没见过。我说:那么我们试想一下啊,一个雪碧瓶,装满了汽油,浇在一个人身上,在充份接受空气的情况下,能烧几分钟?对方说:没做过实验。我说:我也没做过实验,但我知道汽油在空气十分充足时,燃烧是非常快的。假设能烧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那么警察发现后要到广场比较近的历史博物馆或人民大会堂去找灭火器,就是跑步去拿往返也要五分钟以上,还得是提前准备好的。如果自焚者身上着火三分钟,没等灭火器到,火早灭了。就不会有几个警察拿几个大的灭火器同时往一个人身上喷了(一般警车上只备一个比较小的灭火器)。

破绽二:我以前在医院看护过被液化气烧伤的一位处长,按医学常识,烧伤的病人是在特殊的病房裸露治疗,这位处长当时就是裸露治疗。可自焚伪案中的伤员全部包得很严实,违背了医疗常识。

破绽三:报道说少女刘思影因火烧肿了嗓子,为了能呼吸在气管上放了根管子,据医生讲,气管割了就不能说话了,可央视记者在不戴口罩,不穿消毒的白大褂的情况下,就采访她,小思影又是说话又是唱歌,这不违背了医疗常识了吗?

另外,我们师父教我们做好人,珍惜生命,不杀生,更不许自杀。自杀是有罪的。江泽民为啥要焚毁法轮功的书籍,就是要混淆视听,为栽赃陷害法轮功做准备。

海外反华势力”到底是什么?

“海外反华势力”这一说法,已经植入中国人的头脑。但是“海外反华势力”到底是什么?为什么要“反华”?却没有几个中国人能说清。其实,所谓“反华势力”的概念,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明历史中从来没有过,而是共产党当权之后刻意制造出来的。故意混淆了“反共”和“反华”两个概念。把全世界对“共产党”的反对,故意说成是对“中国人民”的反对,挑动民族情绪。

中共高官子孙多有美国绿卡。据中共中组部调查,几年来中共高干家属、子弟移民海外,包括港、澳在内的有108万人。据美国政府统计,中国部级以上的官员的儿孙,七成以上有美国绿卡或公民身份。中共说美国是反华势力,可他们都把孩子送到美国去;整天说北朝鲜是最亲密的战友,可他们怎么不把孩子送那去?不就是想让自己的孩子生长在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嘛。

通过“6.4”、“4.25”事件改变了我对中共的看法

由于长期受中共的宣传、洗脑,原来我确实把党比做母亲,当时领导让我退党,我还说:“我对党有感情(受邪党欺骗宣传影响,当时),不退”。后来领导说:“你工作成绩、团结同志、领导才能哪样都好,就是在法轮功上不能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反正你也是有神论,共产党不信神,你不愿意退,就给你个除名,不算处分。”通过“89年6.4和平请愿”和亲身经历的“4.25和平上访”,被共产党诬陷成“64暴乱”和“围攻中南海”后,特别是看了“九评共产党”,我开始改变了对中共的看法。共产党1949年执政以来,我们神州大地经历了 “四清”运动、三反运动(1951年)、五反运动(1953-1956年)、反右运动(1957)、大跃进(1958—1962年)浮夸造假运动、文化大革命(1966-1976)破坏传统文化运动、六四屠杀反腐败的大学生(1989年)、镇压迫害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一亿法徒(1999年)。通过这些事实,我真正认清了共产党才是邪教,我就在大纪元上声明,从心里彻底退出中共、团、队一切邪教组织。江泽民“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计划落空后,又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案件栽赃法轮功,江泽民伙同军委徐才厚、郭伯雄和当时在东北任职的薄熙来、王立军等人,更加残暴的干着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

在几十年历次政治运动中,我们大都经历了毛泽东带领共产党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破坏传统文化、破坏大自然,为了政治立场,父子、夫妻反目,拆散家庭的斗争年代;经历了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的荒诞年代。现在法轮功学员在修炼法轮大法中得到了健康的身体,思想境界从自私到无私无我,为人做事要先考虑别人。现在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打、劳教、判刑的危险,讲清真相。为的是救那些被中共谎言毒害的中国人。

大纪元发表的《九评共产党》是对共产党的盖棺定论。请您们抽时间好好的看一下,看一看中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法轮功学员劝人退党是在帮助人脱离灾难,因为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是无神论者,文革时砸了很多的庙宇,破坏了传统文化,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犯了大罪。1999年后江泽民又以共产党的名义打压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造成天怒人怨,又犯了大罪。

据悉“18大”后的3个月内,就有340个政法委书记暴死、被双规、车祸、他杀等各种形式而毙命或落网。2013年“610”头子李东生被抓,元凶周永康已被逮捕,徐才厚、薄熙来、王立军活摘上访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已得到报应,对罪恶魁首江泽民和军师曾庆红的清算正在逼近,这一幕幕的恶报事实足以惊醒世人。

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充满谎言与暴政的历史,无数的历史教训告诉今天的我们:卸磨杀驴是它的一贯伎俩,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其追随者都没有好下场。《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文革结束后,那些残害老干部的人,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2002年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一块带字的石头,经过中国地质专家鉴定,是2.6亿年前形成的,你可以在网上搜索“藏字石”,就会看到‘中国共产党亡’这六个大字的天然巨石(公园门票)。天下怎么会如此巧合?所以说一切自有天意。一个政党、一个人无论谁违背天理做了坏事,都要遭到惩罚的。前苏联不比中共强大?说解体就解体。共产党干的坏事太多,上天不会饶过它的。这是上天借石头在转达天意,咱老百姓不是有句话叫: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爷一定会保佑善良人平安的。我们要做炎黄子孙,不做西来共产幽灵的子孙。各位领导,不管你过去是否镇压过法轮功修炼者,只要现在不再参与新的迫害,尽量的为他们提供帮助,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您和您的家人一定会有好报的,为子孙后代积了大德。

我们不参与政治,没有武器,也没有要推翻中共的打算。我们只是想让你们了解法轮功真相,辨别善恶,脱离政治,免遭灾难。怎样才能躲过灾难呀?从心里退出中共邪党,不是叫你找什么组织去退。用真名、笔名都可,神佛只看人心。声明三退(党、团、队)的方法:

1、退党电话:011-416-361-9895或001-888-892-8757;
2、索取自由门翻墙软件:freeget.one@gmail.com直接上网退;
3、索取IP地址: freeget.it@ gmail.com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大陆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