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谴(二):以河南为例



【正见网2014年08月22日】

中华古老神州讲的“天人合一”,“天人感应”是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文化的基石。天灾往往来源于当权者制造的人祸。中共打压信奉“真、善、忍”的好人,使得中国大陆道德道义沦丧殆尽,从而招致中华大地天灾人祸接连不断,愈演愈烈:雪灾、旱灾、水灾、火灾、地震、瘟疫等正是共产党残酷迫害信仰,强行给民众灌输谎言所带来的苦难。

一、河南遭遇六十余年来最严重旱情

据大陆媒体报导,河南省自6月份以来持续高温少雨,遭遇63年来最严重的旱灾。降水量达到63年来最低值,有旱情严重地区断水已经长达3个月。全省近35%的小型水库基本干涸,一半以上的中小河流断流。官方统计称,截至7 月31日,河南省有2706万亩农田受旱,受旱面积接近全国的一半,73.9万人饮水困难。21座大型水库的蓄水总量比历年同期少13亿立方米,水资源明显匮乏。大量土地干涸龟裂,严重缺水地区的村民只能冒险下到深井中取水。

河南省平顶山市和洛阳市等城市为节水,对洗浴、洗车、足浴、游泳池等场所实行断水或令其歇业。平顶山市一些农村地区甚至已经断水达三个月之久,不仅庄稼几近绝收,人畜饮水都困难。河南省汝阳县莲镇庙岭村官员称,村中的自来水今年基本处于断流状态,一滴水都不会流。

有网友发帖说:河南省周口,所有村都干旱了,玉米都旱死了,花生也“闭眼了”,吃的水也没了……周口市从今年春天到夏天,连旱,几乎没有有效降雨。夏天,天气异常,干燥,炎热,无雨!周口市气象台7月26日16时03分发布干旱橙色预警信号:根据综合气象干旱指数监测,周口各县市气象干旱达到重旱等级。据周口市水务局7月21日统计,全市有300多万亩秋作物受旱,其中严重受旱的80万亩。很多秋田旱情十分严重,有的田块几乎绝收。

2014年7月30日,河南周口市干枯的茄苗(网络图片)

河南省水文资源局7月30日公报显示,平顶山市、南阳市、信阳市的枯水预警分别为红色、橙色、黄色,并称未来一周仍无降雨,旱情还将持续。

河南省农业数据显示,全省的受旱面积正以160万亩/天的速度递增着,其中1/4属重旱,即绝收之地。河南省作为中国产粮大省,粮食产量占全国的1/10,其严重干旱已经影响到全国的粮食产量。官方信息显示,目前旱灾区域有841万亩农作物已经因严重干旱而减产,其中56万亩干枯绝收。

以上文字来源于大陆媒体。

上天以人的罪恶提醒人的时候,实际是大善之举,是对那些良知还在、人性尚存的人的提醒和救度。对于今年河南的旱灾,表面原因是气温高、雨量少,实际上是中共河南当局,在迫害法轮功的江系全面溃败,邪恶的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遭恶报的情况下,执迷不悟,二零一四年以来,加大了迫害法轮功的力度,做了别人偷驴,他拔撅子的事情,令上天为之震怒。当您为大地干旱、湖泊干枯而不思其解时,您知道河南今年一至七月份,尤其是平顶山、洛阳、周口等地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以下数据来自明慧网,二零一四年数据截止到八月十三日。为了方便比较,二零一三年数据参考明慧网“2013上半年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统计”数据并统计到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

二、一月至七月河南发生了什么令天公震怒的事情?

1、河南当局加大力度绑架法轮功学员

进入二零一四年,中共河南当局加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骚扰、绑架事件时有发生。一月至七月,河南有一百二十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比二零一三年同期的七十六名增加了百分之六十九点七,如下图所示。

  

如下图所示,三月、四月、六月、七月,中共河南当局加大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甚至发生了多起有计划、有预谋的大规模绑架事件。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周口市郸城县鲁秀荣、郑广西、鲁杨勇、薛集会、崔显锋、王军、田家庭等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六月二十四日,周口市淮阳县何洪亮、夏中志、刘中兰、陈金兰、王玉荣、王和平、苏振华、齐凤芝、李军旗、凡云霞、吴女士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二十日至七月三十一日,河南省洛阳偃师市孙耀挺、孙孟良、凤琴、素改、张建成等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河南当局加大力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判刑、庭审

二零一四年,中共河南当局加大了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庭审的力度。一至七月,有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庭审,比二零一三年同期的十五名增加了百分之一百,翻了一倍,如下图所示。

  

平顶山鲁山县法轮功学员刘东方被非法判刑九年。刘东方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五日被鲁山县铁路派出所警察伙同鲁山县国保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鲁山看守所,后被鲁山法院非法判刑九年,被劫持到河南新密监狱迫害。

六月五日,洛阳市偃师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闫巧菊、高苗鸽非法庭审,当局动用四十部警车及“六一零”、国保大队、防暴队、乡镇政府人员一百人左右,对法院外的人群进行非法录像、摄像、骚扰。闫巧菊后被非法判刑五年,高苗鸽被非法判刑三年。

其他被非法判刑、庭审的法轮功学员是:
平顶山市卫东区法院非法庭审刘文霞、杨红;
平顶山市卫东区法院非法庭审杨贺梅;
洛阳市缠河区法院非法庭审刘干用、王海英、陈伟旭;
洛阳市老城区法院非法判李晓燕七年;
郑州二七区法院非法判杨双菊三年零三个月;
郑州金水区法院非法庭审李雅丰、张彦辉;
郑州市巩义市法院非法庭审孟庆凯、穆素霞、蔡喜风;
登封市法院非法判柴红凯三年、张永福四年;
鹤壁市鹤山区法院非法判王矿生五年;
南阳市镇平县法院非法庭审陈丰明;
南阳市卧龙区法院非法庭审王秀云;
新乡市法院非法判邹隆玉三年;
新乡市法院非法判付善清三年;
新乡市法院牧野区非法庭审王纪州、李瑞芳;
许昌市禹州市法院非法庭审张宏业、禹州市张江、党富强;
三门峡法院非法判杨法军五年;
焦作市法院非法判任海英四年。

3、今年上半年河南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河南平顶山市叶县孙耀民被迫害离世

平顶山市叶县法轮功学员孙耀民,多次遭绑架和冤判入狱,受残忍迫害重创和不明药物毒害,致使其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弯腰、不能下蹲、出不来气),于二零一四年元月七日含冤离世。

在郑州新密监狱和平顶山“培德学校”黑监狱,孙耀民多次遭恶警和包夹惨无人道的殴打、电击和注射不明药物残害,特别是平顶山某恶警在毒打孙数小时后,用皮鞋猛踢孙的肺部,致使孙当场窒息很长时间。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孙耀民被劫持到郑州新密监狱迫害,遭暴徒打火机烧、烟头烫等种种酷刑,被强制奴役。出狱后,孙耀民还时常受到来自叶县国保大队以高福忠为首的恶警的威逼、恐吓和手机监听。

杨祥珍年初被河南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南阳市唐河县六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杨祥珍(杨相珍)女士二零一二年四月份发真相资料,被恶人诬告,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唐河县看守所,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一日转移到南阳市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新乡市女子监狱不到一年,出现癌症症状,动手术后监狱强迫家人将其接回,二零一四年年初含冤离世。

王庆凯之死 安阳“六一零”之罪

“四二五”前,安阳市各级“六一零”指使辖区警察、办事处、社区人员骚扰、恐吓当地法轮功学员,胁迫办事处、社区悬挂诽谤标语,误导世人,制造恐怖气氛。六十多岁的王庆凯再次被骚扰后,于四月二十五日离世。

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后,王庆凯被非法抓捕,强制洗脑,曾因为公开炼功被非法关押。强制把王庆凯抓入位于安阳市蔬菜公司招待所内的“洗脑班”迫害。王庆凯父辈勤劳致富,在中共搞阶级斗争的年代受严重迫害,子女受到歧视,常年的压抑使王庆凯沉默寡言。修炼法轮功后使王庆凯紧锁的心扉得以释怀。可是,随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升级,中共长期迫害的阴影又回到王庆凯的身上,使他变得越来越胆怯。王庆凯妻子长期处于担惊受怕状态,已于几年前去世。

三、“要听党的”给一方百姓带来灾难

在传统文化中,人们对自然灾害的理解是对人们的警告,对当政者的惩戒。古代开明的帝王在遇到治下的百姓遭到自然灾害时,都会大赦天下,同时反思自己执政的过失和行为的失当,以求得到上天的庇护保佑。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造成了三千七百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种酷刑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甚至出现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天怒人怨,可它对上天一次又一次的天灾警示不但不反思自己的过错,作为灾祸的制造者,要么继续谎言掩盖灾害范围和程度,要么是在灾害发生时做秀,表现自己的“伟、光、正”。

平顶山市卫东法院七月九日开庭迫害法轮功学员杨贺梅时,河南平顶山市法官李喜峰直言不讳称“法院归共产党领导,要听党的。”

可是最近也有一句人们常说的话:“恶报来临时,党在哪里?”周永康、薄熙来、王立军、李东生等上万名已曝光的遭恶报人员,从追随迫害、行恶到遭天谴的过程,不已经充分告诉我们这个道理了吗?

中共河南当局犯下迫害法轮功如山的罪恶,给一方百姓引来天灾。罪恶之源是中共邪党,只有抛弃中共,选择善良,顺应天意,百姓才能安居乐业,风调雨顺,中原大地才能真正美好。

希望中共河南当局尚有良知的人们,反思自己的行为,珍惜这上天慈悲的提醒和呼唤,不要在迫害法轮功的这条路上走的越来越远,到时真的是没有机会了,悔已晚矣!给别人带来灾难与恐惧的人,灾难与恐惧终会有一天落在自己的头上。

笔者结束这篇文稿的时候,八月十七日传来河南省新乡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局局长孟刚遭恶报被调查的消息,为本文画了一个句号。

添加新评论

9 + 10 =
计算出这道简单的算术题并键入答案。例如、1+3,就输入 4。

今日头版

人与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