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主动到本地华人店铺、饭店中讲真相劝三退



【正见网2014年02月18日】

与大多数海外学员一样,本地讲真相劝三退的学员以往基本上是把劝三退的重点放在向景点的中国游客劝三退、讲真相、发真相资料上。由于工作、学习的原因,本地学员基本是周末、节假日在向景点劝三退、讲真相。

对本地中国人劝三退,主要是学员劝退在集体洪法、集体大法活动时和日常生活中遇到的本地过路客。向本地华人店铺讲真相、劝三退以往只限于拉广告时讲,除此之外只向华人店铺、饭店不定期派发《大纪元》或大法《真相报》。过去因为在景点每周成功劝三退的人数也不多(每周景点所有劝三退学员的劝退世人总数一般超不过十人),主动去华人店铺、饭店中讲真相、劝三退,那根本就不敢想。

那时看到明慧网报道中一些国外会劝退的学员,一天劝退几十到几百人,一车一车的退,整个旅游团的退,自己心里羡慕的不行,总想着什么时候能让我们也开开眼界,希望亲自目睹一下这种神迹,跟哪位劝退高手学习学习,也好提高一下本地学员的劝三退方面的修炼和有关法理的领悟。

由于机缘和正念的关系,每次到外地开法会时,除了在项目组听到相关学员谈体会,我们一直没有机缘跟几位劝退好的学员实地现场学习。我们对此的体悟一直处于感性认识,仅知道一人一天劝退几十到几百是可能的,但是具体如何操作、如何在这方面修炼、如何修出这方面的正念、如何达到这种状态,都是模糊的。很长一段时间甚至认为弟子中每人的层次不同,可能我们这里只能这样吧。从全球大法弟子开始劝退直到去年,本地学员一直处于上述状态,突破不了。

国外同修的交流和帮助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看到我们在这方面虽然悟不上去,但是一直有一颗想救人的心,就帮了我们一把:在去年夏天法会时,安排了在劝三退方面做的好并且有经验的同修来本地专门进行了交流、帮了我们一下。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经过国外同修无私的帮助,通过有关国外同修与本地一线讲真相的学员们敞开心怀交流、指正,共享劝三退的心得和好经验,我们在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上学会了向内找、向内修,明白了许多相关法理, 大家都“整体提高, 整体升华”[1]。

国外的同修与我们一起在本地景点劝退,并带动我们组合成劝退组,主动到一部分本地华人店铺、饭店中劝退,让大家真正去体会一下云游,学会在劝退中从法上实修自己,遇到问题向内找,在困境中如何加强自己的正念劝三退,救度可贵的中国人。“⋯⋯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2],当我们在真正的魔炼中向内不断修去自己的各种心后(常见的如怕心、顾虑心、争斗心、妒忌心、显示心、色欲心、欢喜心、求心等),我们的状态就在不断的变化,心性也提高了。“心性多高功多高”,我们每次劝退的人数,也在不断的变多。

国外的同修交流给我们三退的做法是,去三退前学法炼功的功课是必须先做的,自己纯净了、有了能量才能三退救人。三退时,一定要同时不断向劝退世人发正念,劝退不停,正念不止。如果不能同时一边发正念一边劝退的同修,可与其他同修组合,一起劝退,一人劝退,一人不停的发正念。每次劝退完一家店铺或一组游客或一批游客后,就要大家一起向内找执著心和问题,并同时发正念去执著心,总结、点评做的好、坏的方面加以改进。大家就这样不断归正自己,不断的学习如何整体配合劝退(当然这是在有时间时,不能因交流总结而错过劝退游客)。大家整体也不断的修自己如何圆融别人,在别人劝退出现问题、遇到困难时,如何用智慧和正念为同修补足,修出无私无我。

实修和突破

在师父帮助下,法会后一段时间,我们和国外的同修一起以自愿的方式成立了本地华人劝三退组,开辟了去华人店铺中主动劝三退、救度本地中国人的新项目,弥补了我们过去在本地华人劝三退这方面的等、靠、怕、被动的不足。

国外的同修回国后,我们又经过一段时间在景点的实地实践,归正了自身的很多隐藏的不好观念和思想如:要多劝退人为自己求威德的私心;内心中不明确“劝三退为了多救人多救度众生”而成了“为劝三退而劝三退”;劝三退时不修自己的慈悲和正念而是注重人表面的技巧和口才等等。还有如在三退人数多、顺利时,忘记了自己是在救度众生中证实大法,变成了证实自己;贪天之功,忘记了师父法身和正神做的所有铺垫,认为自己修的如何好,都是自己正念做的;劝退不成时、遇到困难时没有叫师父等。当我们归正了自己,升华上来后,我们一下就突破了本地三退中长期存在的这个大瓶颈。

到去年下半年,我们在景点能独立开口成功劝三退的学员增加了一倍多,而且西方白人学员也参与进来并且用英语成功劝退中国人了。本地在去年劝退的人数比往年翻了几倍多,终于实现了我们劝退一大车游客的梦想(这些游客都是了解了一定真相基础的,正念强的,不是每个团都如此)。

但是那时,我们还没有达到本地学员自己独立去华人店铺中劝三退这一状态。本地华人劝三退组的同修们,在没有国外的同修一起帮助的情况下,无法自己独立的去华人店铺中成功劝三退。国外的同修回国前,让我们独立退了几家店,成功的不多,不是被人挥舞着大勺子赶出来,就是被骂着推出来,或者就是嘴皮磨破也不退,最后出来让等在店外发正念的国外同修再进去劝退。总之,一提去华人店铺中主动劝三退,心里就怵,宁愿象以前那样在景点退游客,因为游客比较好退。旧的退不了,还有新的可以退,最后总能劝退成功的。店铺劝退一次不成功,人家就记住你了,下次再退也不会容易。

救度本地中国人的重要性

国外的同修回国前,又和我们交流了救度本地中国人的重要性。师父讲法中讲过,“以前我跟大家讲过了,现代的中国人都是历史上各个民族的王、各个时期的王,在宇宙中从天上下来的层次很高的那些王,都转生到中国去了。他的得救会使他所代表的背后那些无量无计的众生得救。”[3] 本地的中国人都是和这个国家的世人和国家在历史上结过缘,所以他才能在正法前后从大陆来到这里,在正法期间待在这个国家生活,没有这个缘份很难来。

有些本地的中国人虽然在餐馆、店铺干着辛苦而不体面的工作,但他历史上却可能是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王,背后有很多这个国家的世人和他联系着。如果这个中国人不明真相、没得救、没三退,很可能使他背后的这个国家的很多世人没法表态得救,因为他们的王、主还被旧势力控制着,没有得救表态。

同修进一步和我们交流,有些国家向上层、主流社会讲真相很难做,长期打不开局面,做这些项目同修有困难,触及不到上层等是一方面原因。另一方面很可能就是因为该国学员没有悟到救度本地中国人的重要性,使代表这个国家世人、国家的上层、主流社会的本地中国人没有三退,没有明白大法真相得救,反过来又抑制阻碍了其背后这个国家的世人和主流社会的得救。所以不能只顾景点的向大陆游客三退讲真相,而忽略、回避本地华人的三退。

师父法中讲过, “中国大陆虽然世人变的很不好,被中共邪党把人的观念搞坏了,道德很低下,那个社会虽然很不象样了,但是那里确确实实是各个民族、各个时期的王很多都转生到那里去了。不管是哪个民族的,甚至于天上的很多王也转生到那里去了。那个环境被搞的那么乱,宇宙的旧势力就是想在这么乱的情况下看谁能走出来。从险恶中、从压力中能得法它们才认可,它们知道一个人一旦得救还牵扯到他们背后的无量众生的得救,也会牵扯到世上他当过王时的其他民族的众生与世人得救,中国人的得救会使这个世界上各个民族的很多众生得救。”[4]

所以去本地华人店铺劝三退,不管如何困难,也要做,不能忽视,这是本地中国学员的责任。国外同修回国后,我们一直在准备着,一直在等待着合适的时机,我们自己接着去本地华人店铺劝三退,救度当地中国人。

第一次独立华人店铺中劝三退

直到今年中国新年前,时机终于来了,不管人心愿意与否,师父推着我们提高了。一次周末,我们没有洪法许可,在平时集体洪法的时间段没有事干,负责人和几位想退店的学员就提议利用此时间去退餐馆。大家都响应了,但是我心里还是没有底。我们基本是出动本地三退最强阵容,五位三退最有经验的学员自动组合为一组,三老带两新。

那天一早,就有同修先在景点等着,天挺冷的。景点退了几个小旅游团后,大家士气很足,就商量着先去上次国外的同修回国前没有退完的那条街接着退,下午退市内的。因为当时国外同修在本地最后一天退店铺,没时间退完整条街,当时只做了一部分学生宿舍和一家中国店,结束前嘱咐我们以后要接着做,不要半途而费。所以首先就想到利用这次时间把那里做了。

退店铺时,我们小组顺大街开了一路车踩点,看看一共还剩了几家店。结果我们发现剩下的店铺很分散,只能步行三退,要走几公里路,天又开始下雪了。大家都没有吃午饭,顶着大雪和寒风就行动了,势如破竹,正念压倒一切往前做,包括第一次参加退店铺的同修。

我们先从一家中国食品店和理发店做起。人手准备好一份《大纪元》新年特刊后,先在店外发三五分钟正念,清理自己和店内的人员,清除一切阻碍世人得救、三退、听真相的起负作用的因素和生命。清理好了以后,再大家视店铺大小和员工数量,进去相应学员分头同时各个三退(有进厨房或仓库的三退,有在外面大厅的),先礼貌的拜年,然后要干脆果断的劝退,正念要强,其余学员店外发正念。第一次参加退店铺的同修,先让他们帮助辅助发正念,先不讲、先学习,看完一两个店铺的劝退示范后,再总结视自己正念情况决定是否劝退,不强迫他们,不给他们加压力,同时强调正念看问题,如果三退不顺利不加负念。退完一家店,大家马上就一起向内找执著心和问题,并同时发正念去执著心,再总结、点评加以改进,随后再退第二家。

在师父加持下,结果第一战很顺利,首战告捷,首次参加退店铺的同修也没有怕心了,看完一两个店铺的示范后,马上也能独立的三退了,很快进入状态,总结、点评的也很好。这与此前一段时间在景点三退中的实修是分不开的。接下来的店铺,都是较大饭店,每家都有好几人在里面工作,所以要整体配合,一起同时劝退了。 一进店,大家能马上分组,分头三退,有进厨房或仓库的,有在外面大厅的劝退的,各个击破。劝三退时,发正念和整体配合的很好,大家完全抑制了邪恶和旧势力的干扰,没有一家店发生冲突和争斗。过程中,我们基本能一有问题就向内找,就地解决问题,没有起什么大的人心,正念也因此强大稳定,三退和大法真相讲的也很流利了。

就这样一家一家的走,一个一个人的劝退,小组扫街扫了八家店。在其中一家餐馆,我们碰到了在其他国家就已三退又到本地来工作的厨师,还帮着我们讲,帮着我们劝退犹豫不决的服务员。我们劝退了许多经常看《大纪元》的读者,这些华人知道三退却没退或不清楚怎么退的,因此劝退水到渠成。大家也感慨光靠路遇劝退不主动来三退,可能这些本地华人是很难遇到的(我们洪法时,他们要上班)。

最后统计,发现约两个小时的三退扫街中,除一家KFC(肯德基)没有劝退外(50%,一人退,一人信其它教的不退),所有店铺都是100%三退(除了已三退的和不是党团队员的)。结果大大出乎几位以前退过店铺的同修意料之外,达到或超过与国外的同修在本地时一起做店铺三退的成功率。这次三退,同时也清理了大量邪恶,做完和使馆走的很近的最后一家饭店时,雪就停了,天就开始放晴。我们回头一看所有退过的店铺都清亮起来了,一层包围着店铺的阴霾消失了。

事后的交流中,我们认识到本地三退组的同修也达到了能成功退店铺的水平,这样以后本地三退组就能继续救度更多的本地中国人。所有参与第一次店铺三退的同修,不管是一线劝退的还是后面发正念支持的同修,都一起救度了众生,因为大家是一个整体 。我们总结这次经验后觉得,下次退店要协调的更好,以后要带动今天没来的同修一起把市内没来得及退的店铺以后攻破,共同提高,多救人。

从第一次独立华人店铺中劝三退开始,在中国新年期间,三退组的同修又一起配合整体出击,分三次去了其它不同大街的华人店铺中劝三退, 除休假关门的店铺外,所有店铺基本都是90%以上三退。本地华人店铺劝三退的项目从此在我们这里真正正式的运作起来了。

[1]《转法轮》
[2]《转法轮》- 第四讲
[3]《法轮大法·各地讲法十一》- 二十年讲法
[4]《法轮大法·各地讲法十》- 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