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荷


【正见网2013年02月15日】

校园的池塘边植有十来株梅树,一夜之间竟开花了,老远老远就闻到花香。走近池边,花香飘渺,似淡淡的风扑面而来,情不自禁的,想起有关梅的古诗来。“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谁能想到,严寒萧索的冬天,展开的竟是一幅“梅开春烂漫”的画卷呢。苦寒摧折百花残,梅,却带着诗意和春信,款款飞来。

“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而梅的风骨,更是启迪着人们对美好人格的向往和追求。一个人,有了梅一样的品节,再普通,也是卓而不群的吧。如诗中写的,“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和好友清并坐在校园池边的木椅上。寒假的缘故吧,周遭空无一人。幽幽的梅香萦绕着我俩。

清问我:“你还记得珠姐吗?”

我快速的向记忆搜寻,哦,想起来了。十年前,应是2002年,我被中共非法绑架至看守所,没几天,进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子,眼睛很有神。她就是珠姐,我是那时认识珠姐的。还没来得及和珠姐聊什么,她很快被中共警察带走了(听说是送往劳教所)。至今都记得,当时她浑身透着的一股端庄、磊落,看上去那么与众不同。

清又说:“前段时间,我和珠姐坐公交车。珠姐在车上大大方方的同旁边的人讲真相,真的是大大方方,声音不是小声小气的,也不是高声大喊的,后面车厢的人却都听得见。她讲“天安门自焚”栽赃,贵州藏字石,三退保平安。然后,很自然的从包里摸出真相资料,分送给后面车厢的人。”

我很吃惊:“公车上,前面中间后面可都有摄像头的。”

“她根本没把监控器放在眼里,”清说:“乘客下车后,又上来一批,她又象开始那样讲真相,发资料。有时她会在下一站下车,然后坐上另一辆公车,又开始讲。”

“她没有出过事吧?”我担忧的问。

“曾被中共非法绑架了两次,但她都凭着正念很快出来了。”

听着好友的话,仿佛看见珠姐坦荡、磊落的气魄,令邪恶的中共震摄,手中的真相传单,熠熠生辉,散发着春的芬芳。

不由想起一句诗,“天风吹得梅香远,渐润春色满人间。”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