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实的“现实”,感官在“欺骗”!

美国大法弟子

【正见网2012年10月14日】

首先,我们来看一个视频。

了解了三维空间的人是如何看待二维空间的生物,那么更高维度的空间的生命如何看待我们三维空间呢?高维空间不容易形象描述,但我们可以做一个比喻。

这些模块玩具是和我们人类一样生活在这个三维立体空间里的,可是区别在哪里?它们的身体、房子、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是由“模块”组成的,包括他们的思维和感知方式。

它们可能也会发明显微镜,但是由“塑料模块”制成的镜片能够看到人类的细胞吗?能看到人类空间的分子吗?不能。它可能会看到更微观,但它只会发现“更小的模块”或“更小的塑料”。因为它们是世界的构成基础。

所以,玩具的世界之所以比人类空间低级,就在于那个世界概念中的最基础粒子比人类的粗糙。我们可以举另一个例子,把一支铅笔放在百米之外看上去是什么样子?只是模糊一点,这是零维;靠近50米,发现是个线段,这是一维。再靠近,就发现似乎是一支铅笔的形象,这是二维。 再走近拿起铅笔,会发现这是六棱柱状的木质铅笔,这就是三维。接下去,如果我们用显微镜观察铅笔的木质身体,是不是会发现更复杂的结构,通向了更高的维度呢?因此我们可以设想,维度增加的过程,就是观测分辨率增大的过程,就是从宏观走向更微观的过程。

对比玩具世界与人类世界我们知道,尽管玩具世界的“分子”要比人类世界的“分子”大得多,可是人类世界可比玩具世界要大得多。由此可以推想,比人类世界更细腻的更高维空间,可能比人类世界还要更广阔得多。

眼睛:“看”的本质是“扫描”

  

人眼结构

人产生视觉感受是由于光线经由眼球进入大脑,是视网膜感光。我们“看到”一样物体,是由于那样物体反射(或发射,本身是光源)的光体现了物体表面的凹凸特征,这种特征信息由可见光为载体传达给视网膜神经,大脑经过分析,我们就“看”到了物体。

  

雷达原理图

类似的,雷达观测物体是通过电磁波,雷达站发出电磁波扫描物体,电磁波经由物体反射就携带了该物体形状的信息,雷达再接受反射电磁波从而得到物体的数据。雷达虽然不具备人眼的晶状体结构,不具备视网膜,但是也“看”到了物体。可见人眼和雷达“看”物体的原理是相同的, 是“扫描”,是一种信息的反射,这样我们就明白了“看”的本质。

所以要“看”一件物体,并不一定需要“人眼”,我们只要具备了“扫描物体,接受反射信息”这样一个过程,我们就可以看到。那么,这个扫描物体的“媒介”可以是“可见光”(人眼),可以是“无线电”(雷达),也可以是某种粒子——“电子”(电子显微镜)。

那么我们就能够解释一些人们难以理解的现象。经络就是人体内能量的通道,而穴位是能量的出入口。人体通过穴位发放能量“扫描”物体,能量经物体反射、经过脉络传回大脑,所以人就“看到”了。由此看来,那些修炼界所讲“天目”、“透视”等功能也许就不是迷信。

值得一提的是,人眼所能识别的只有电磁波谱的 390nm~780nm 一段,我们称之为“可见光”,而在这狭窄波段之上或之下都是看不到的。

光谱

光(电磁波)的本质也是“粒子”(波粒二相性),那么超越电磁波谱以外的粒子,比如电子也会形成“光”。而只能由这些特殊的“光”扫描(电子显微镜)才可见的物体,我们就不可能通过肉眼直接看到了。


  

电子显微镜下的世界:波斯合欢树的花粉微粒

电子显微镜下的世界:勿忘草花瓣的花粉,其颗粒直径只有0.006毫米,是迄今发现的直径最小的花粉粒之一

宇宙中的一切都是由“粒子”所成,人眼所见的世界只是有限的、可见光波段的粒子所能反射出的世界。而其它波段,到各种粒子所能反射的世界对人眼都是不可见的。光子虽然被叫做“光子”,但是就粒子本身而言,是不具有“明”或“暗”的概念的。它只是粒子,明暗只是人脑带给人的感受。所以阳光下不一定真的“明亮”,黑夜里也不一定真的“黑暗”,这一切都是不同粒子的疏密给人带来的感受。那么,对于用其它电磁波段来“看”物体的生命而言,或用某种粒子、甚至用电磁波与多种粒子的组合来“看”物体的生命而言,人类世界就可能别有一番景象。

  

开普勒超新星爆炸照片:上面大图为合成图,下面从左到右四个小图分别为通过X射线(蓝)、X射线(绿)、可见光(黄)、红外线(红)望远镜观测的图像,由于该新星只放射很少的可见光,所以仅靠普通望远镜(肉眼)是无法观测的

其实这是人类空间生命认识能力的局限。所以,有时具有感官缺陷的人有时反倒能客观看待事物,因为他承认自己“认识能力的局限”,会以谦卑的态度去接纳未知事物,不像健康人一样会因“能看”“能听”而自傲、而封闭住自己,拒绝进一步探索真理。

是人眼识别光谱的局限,限制了人对空间的认识。人眼见并不一定为实。

“视觉”的幻象

  

动画原理

众所周知,电影是由一帧一帧的图像连续播放而形成的,对人眼而言,大于或等于每秒24帧图像的播放就是连贯的动画, 少于24帧就会有跳动感。所以“每秒24帧”就是人眼区别图像与动画的临界,这就是人类分辨图像的极限。那么想象一下,是否有生命分辨图像的临界是大于每秒24帧?当然是有可能的。那么这样的生命看人类的电影,他看到的就可能只是一组不断变换的图片。

     

电子云和原子结构

 

那么,原子便可以看作是一部每秒帧数极高的电影。人类可见的世界是由分子组成的,分子由原子组成,原子核外是电子云。所以不难想象,我们所能看到的、摸到的一切,无论是光滑的表面、粗糙的表面,各种颜色、各种材质的表面通通都是由电子云构成的,只是由于原子过于渺小,所以我们看到的才是连贯的、各式各样的表面。当然我们知道,电子云被称为“云”,是由于电子在高速的绕核运转,几乎是随机快速出现核子周围的任何一个地方,因此哪怕是“氢”(只有一个电子)的原子,看上去也是一个完整的球。由此我们可知,这个世界其实是由像无数的电子,以远远超过每秒24帧的频率闪动而形成的动画。

那么又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假设电子的闪动频率是1000次(帧)每秒(其实不止),那么可能存在某些“高能生命”具有这样的眼睛:每秒1500帧的图像变换才算是动画。那么这个高能生命看到的原子表面就是“镂空”的,那么他看到的人类世界也就是“镂空”的。那么在他的眼中,原子只是缓慢运动的几个点(原子核及电子),那么他所看到的人类世界就完全是空旷的,仅有星星点点的粒子分布各处。

由此我们就要反思,我们看到的世界是什么,是实物还是幻象?也许我们也只是一组可怜的玩具?在那幻象的背后是什么,是否存在一个更加真实的世界?

“触觉”的本质

再来看看我们的“触觉”,当你和朋友握手时,你是否有意识到你触到的是什么?肉?皮肤?皮肤的表面是什么?是表皮细胞,细胞壁……追查下去其实还是是电子。准确的说,我们是以电子“触摸”电子,因为我们用来触摸的皮肤表面也是电子。但这还不是最后,我们实际上根本没有触摸到任何东西,因为电子是带负电荷的,两个电子同性相斥,我们所体会到的触碰的感受,实际上是带负电的电子间相斥的电场力。

推而广之,物体相碰撞的相互作用力是电场力,子弹撕裂苹果是克服电场力,只要是由分子构成的两个物体相撞,本质上几乎都是电场力。


子弹射透苹果

我们还知道,原子之内是很空旷的,原子核的直径约为原子直径的十万分之一,相当于标准足球场中心的一粒大豆,电子相当于足球场外围的几粒沙子。所以如果忽略电子及原子核的电场力的影响,两个原子相互穿越是只有极小的概率产生碰撞。那么设想,如果全世界所有的电子、原子核电性全部消失,那会怎样?——所有物体都会相互穿透。

由此我们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使用X射线可以透过皮肉看骨头,因为X光粒子没有电性,而且皮肉组织结构松散,X光粒子不必过多牵扯皮肉的分子就穿越了,而骨头组织结构密集且内含更多矿物质吸收光子能量,也就阻碍了X光粒子。

x射线手骨照相

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有一种生命,他身体的组成粒子不与人类这个空间的粒子发生电磁力作用、且不与可见光相纠葛(可见光粒子直接穿越),那么这样的生命会不会与我们同时同地存在,却与我们穿身而过,而且不会被我们看见呢?

宇宙本是信息的存在

宇宙存在的本质是什么,是分子吗?是原子吗?夸克吗?人们还在用对撞机来搜索这些粒子之下更微小的粒子,可是每当我们继续分解下去,总发现这一层粒子是由“空间”和“更微小的粒子”所组成,再深入,而那个更小的粒子又是由“空间”和“更更微小的粒子”组成的,看不到尽头。那么这个世界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呢?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这个世界并不实在,它只是一种信息的存在。

俄罗斯套娃

这就好比套娃玩具,一层套一层,各层粒子都只有一个所谓的“边界”,追查下去却找不到实质的“内容”。

我们会问,那“质量”到哪里去了?可以给出一种解答,根据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E=mc^2),质量与能量可以相互转化,比如具有质量的一对正、反粒子相碰发生“湮灭”,质量会完全转化为光子(零质量)辐射,光是一种振动的存在,所以依然是信息。

另一种解释则完全颠覆了我们的思维:“质量”本来就是不存在的概念。回忆一下我们是如何感受“质量”的:当我们要移动一个物体我们会感到阻力,移动“重”的物体比移动“轻”的物体要受到更大阻力。所以这种理论认为,所谓“质量”实质上是更微观粒子对物体的“粘性”作用,这种更微观粒子遍布宇宙,弥漫在一切粒子的“间隙”中,物质内粒子越密集(如原子内质子中子越多,元素越重),它所携带的“羁绊”就越多,所以就越难移动。

近日科学家声称发现的“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玻色子”是指充当相互作用的粒子,如引力子)就是指上述起“粘性”作用的微观粒子,所以基于这种理论,它又被解释成为“质量之源”,其实准确的解释应为“质量产生的原因”,因为这个发现实际上正是完全否定了“质量” 的存在。

一个“三维投影”世界!

有了上面认识的基础,我们就可以理解,宇宙中可能存在着一层(或多层)由微观粒子构成的世界,它无处不在,弥漫在表面物质粒子之下,是我们的物质世界更根本的组成,但却不与这个世界的物质相碰撞,仿佛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幕后。

那我们这个人类空间算什么呢?它是一个更高维度、即更微观物质的“三维投影”,以已知的各种粒子为“像素元”组成的“立体影像”。

立体投影

我们已经论述过,这个世界只是一种信息的存在。不同种类的原子(不同的元素)、原子间的排列组合构成不同物质,这其实只是更微观世界向我们这个世界传递的一种信息的表达。作个比喻,那微观世界就像是一块磁铁,传递的信息就像磁场,白纸上的铁粉就是我们这个空间的各种粒子,铁粉瞬间排列出了磁场的形象,为什么呢?是因为受了下面磁铁的影响。

有一块看不见的磁铁在纸的背后

人们不理解,为什么神话中神仙可以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为什么UFO可以来去无踪?因为它们的意识存在于多维空间,他们身体的消失只相当于“撤掉了磁铁对铁粉的作用”,铁粉(粒子)不再组合成型,我们肉眼也就看不到了。可是他并没有死亡,因为任何物质的本质是“信息”,由于信息没有消散,他随时可以依照信息对表面物质重建,即重新在三维空间里“投影”,重现于这个物质世界。

而对普通人类来讲,他的意识,他的思维方式都只存在于这个不实的“投影”当中。就像网络游戏,你身在人类世界,可是你的出生死亡、得失苦痛、喜怒哀乐却都在游戏的世界。忘记了生命本质存在的世界,无法看透这个“游戏世界”,所以无法理解更高维度空间的事情。

说人类今天发明的的东西很先进,其实一点都不先进,因为那只不过都是在表面物质粒子层面的“排列组合”,能够掌控微观层面粒子的科学才是最先进的。人类发明的粒子武器可以说是人类所能达到最先进的了,可是那只是野蛮的破坏,其实并不先进。因为“破坏”总是很容易的,只需把粒子从“有序”变为“无序”,而方法是任意多样的。可是“创造”就很难,因为你需要了解它,才能进一步控制、利用它。所以人类只有“裂变”核电站,而没有“聚变”核电站;可人类不但有了“原子弹”(重核裂变),也有了“氢弹”(轻核聚变)。这种人类眼中的“先进技术”(其实是将微观空间的能量释放到表面空间。),实际上是一种野蛮的、不负责任的对时空秩序的破坏。

什么是“科学”?

“科学”本身不是真理,而是探索真理的一种手段。“科学”是一种猜想,科学家看到了身边发生的种种现象,就提出各种 “猜想”试图去解释这些现象。“猜想”或者叫“假说”(或一套“公式”,公式是阐述假说的另一种语言),如果一种“假说”能够合理解释一类现象,那我们就姑且承认它是正确的,但又会发现一些特例,所以就需要进一步完善假说,使它能解释可见的一切。可是如果发现了“特例”无法解释,那就不得不推翻之前的假说,而另立一套假说。人类以此方式取得进步,一点点靠近真理。

爱因斯坦讲:“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因为知识是有限的,而想象力概括世界的一切,并且是知识进化的源泉,严格地说想象力是科学研究中的实在因素。”爱因斯坦的认识是不是“唯心”呢?是不是“缺乏严谨”呢?不是。因为面对这个广阔无垠的,蕴含着无限未知的宇宙,渺小的人类实在应该打开眼界,完全打开思维,只怕这还不够。因为只有这样,人类才有可能迈出“提出假设”这第一步,然后进一步实验验证,进而才有新的发现。

那么数学是什么呢?数学是一种语言,人们想要用它去描述真理,当然能够描述真理的语言也不只是数学一种的。而很多时候,数学又像是“花瓶”,当我们头脑中已经有了答案,我们便用数学这种语言去尽力描绘这一答案。如果我们的语言功底很深,我们的话就会说得很漂亮、很动听,人们便会信服。

相关推荐:“清洁力”的假设和科学的误区

可是这种语言的描述能力却是有限的。比如数学无法描述“灵性”,可灵性却是人类及其他所有生命都具有的一种特征。那么设想,如果宇宙不单纯是物质的存在,而又同时具有他“灵性”的一面,那我们又该如何用数学去描述他呢?那么我们的科学如果建立在数学之上,科学又该如何去探索这样一个宇宙呢?

“公式”也是一种语言,它也不是真理,尽管它也在努力想要描述真理。举例来讲,牛顿的经典力学适用于“宏观低速”, 而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适用于“微观高速”,其实严格的说,牛顿的力学及其公式就是错误的,而爱因斯坦的公式则是全适用的,尽管他的公式应用在地表计算时会显得笨拙而复杂。

可是爱因斯坦就是绝对正确的吗?也不是,科学家们又进一步发现了行为不遵循“相对论”的粒子,那么“相对论”也就会成为一个更完备(更复杂)的公式的一个“特例”,就如同它代替牛顿力学一样。但是我们相信这宇宙中存在着一个“公式”,可以完美地解释一切,他就描述了真理,但是他可能极为复杂,极为玄妙,甚至会超出“数学”这种语言所能描述的范围。

科学的态度

同样学习了科学,不同的人却会有不同的态度。有些人学了科学,他认识到宇宙的无穷与奥妙,这样的人是在求真。他知道可能存在这样一位“造物之主”,是他设计了宇宙这部精妙的机器。而学习了科学就不愿再进一步探索,以已知否定未知的人,实际上只是“饥渴”。他只知道需要东西来填补未知的空白,至于那是否是真理、能否圆满解释一切,这并不重要。这样的人不是在寻求真理,他只是在寻求情感的满足。

科学存在的目的,不是让人掌握了一点雕虫小技,就变得狂傲自大,盲目的否定一切。而是让我们知道,人类所无法企及的未知是无穷尽的,从而明白自己感知与认识能力的局限,学会宽容、谦卑与尊重其他生命。只有这样的科学才是能够发现真理的,才可能是健康的、持久的,真正对人类有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