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诗苑:天灭匪 不懈 修炼不言老 互勉 五常血泪

云鹤天 理悟 云莲 叶子 濯尘


【正见网2012年09月15日】

天灭匪

云鹤天

有位老朋友,多年不曾见。最近回故乡,很想见一面。
没有电话号,住址记不全。记得十年前,住在温馨园。
这天吃完饭,骑车找找看。来到物业部,说话很友善。
这里不好查,资料不全面。请去居委会,那里看一看。
找到居委会,办公很悠闲。环境很优雅,态度很刁蛮:
社区两万人,人人有档案。卷宗好几厨,没人给你翻。
恶气加傲气,顶你把气喘。走出居委会,回头门上看。
“为人民服务”,挂在门上边。共匪烂透顶,天天搞“保鲜”。
中央到地方,省市到区县。社区居委会,村长公安员。
不论大小官,浑身匪气散。共匪统治下,邪恶处处见。
大官讲大话,尽情来表演。台下贪无度,闷声捞大钱。
社区红老太,助纣红毒贩。戴个红袖标,见人瞪红眼。
共匪之官场,从上到下边。欺压老百姓,恶事全都干。
坏事都做绝,欺人难欺天。天要灭中共,共匪指日完。

不懈

理悟

修炼十五年,平时少语言。张口讲真相,珍珠撒玉盘。
语慈开心锁,伏天送清泉。“多多谢大姨”,听者尽欢颜。

默默不张扬,梅开暗香远。救人讲真相,大街面对面。
三百六十五,天天不松闲。巍然邪难侵,慈悲撒人间。

雨来行无阻,雪来不畏寒。逆风力摇桨,顺风快行船。
救人使命重,不落今世缘。师指通天路,弟子勇登攀。

修炼不言老

云莲

同修老哥七十岁,满面红光笑微微。
上楼下楼不气喘,骑车就象有人推。
购买耗材一包包,传送九评城乡到。
从来不觉身体累,三事做好劲头高。
小组学法做交流,老哥含笑体会表。
修炼之人不言老,都是观念在绊脚。
“老”的观念要去掉,概念都得连根刨。
性命双修往回推,师尊法理早明告。
信师信法不折扣,越修越炼越年少。

互勉

叶子

正法修炼近尾声,几人精进几人松。
放下人心行舟快,观念裹在风浪中。
一思一念瞬间逝,针尖漏洞斗大风。
事无巨细向内找,去执改观收获丰。
周遭环境矛盾起,皆助提高乃发生。
法理明晰行为正,大道通天任我行。
昨日学法同修聚,交流体会吐心声。
表象背后查本质,剥茧抽丝找分明。
信师信法心坚定,退后一步天地空。
无私无我胸襟阔,个人恩怨笑随风。
时间紧迫须珍贵,明朝今日各不同。
修己救人成大业,最后一步登天穹。

*************** 长 诗 ***************

五常血泪

濯尘

五十四岁孙绍民,黑龙江省五常人。
五常剧团当职员,自小穷苦没父亲。
贫困交加受欺辱,染上烟瘾病缠身。
九六八月修大法,次日戒烟面貌新。
不久全身疾病消,不良嗜好荡无存。
境界升华非昔比,遇事设身想他人。
一九九九七二零,风云突变天地昏。
邪党迫害法轮功,颠倒黑白乱假真。
老孙坚修心不变,被劫当地洗脑班。
进京上访证实法,二月十五零零年。
途中被抓背荫河,五常拘留所里关。
两天后转一看所,正念闯出非一般。
再次进京证实法,末月五日同一年。
劫持前门派出所,转到五常驻京办。
押回五常关拘所,绝食绝水意志坚。
闯出魔窟正念强,非法关押十四天。
发放资料遭绑架,元月八日零一年。
关进第二看守所,被送劳教第二天。
劫持长林劳教所,坚持信仰被摧残。
每天面壁被罚站,直到半夜十二点。
坚持信仰遭酷刑,打骂更是家常饭。
长满疥疮难自理,不让家属来探监。
集体绝食二月初,强行灌食插鼻管。
日灌两次盐份高,反复搓拉流血鲜。
老孙被灌百多次,头晕恶心苦不堪。
七月廿五家属见,骨瘦如柴不忍观。
九月廿九正念出,劳所迫害九十天。
哈市购物被跟踪,岁初二零零二年。
跟到五常资料点,正念走脱得平安。
恶警气急又败坏,抢走钱物两万元。
哈市串门遭绑架,二月九日这一天。
劫持秘密黑窝点,遭到刑讯逼供惨。
后被诬判十年刑,劫持监狱名呼兰。
暴力洗脑逼转化,四月下旬零三年。
遭受酷刑推掰撅,恶犯轮流三班看。
不准吃喝五昼夜,同时强制禁睡眠。
再遭酷刑推掰撅,十月下旬同一年。
头戴塑袋坐虎凳,鼻灌辣椒咸盐面。
胸骨打碎腰难直,逼做奴工走路难。
绝食抗议半年多,九月二十零五年。
一个恶警俩凶犯,强制灌食劫医院。
俩人架臂往前拖,根本不顾其死活。
体重只剩几十斤,瘦骨嶙峋被折磨。
迫害导致脑血栓,十月十八一一年。
送进呼兰中医院,昏迷不醒命危悬。
保外就医接回家,住院抢救第三天。
迫害惨重终离世,五月廿九一二年。
可叹老孙被虐死,五常大地酿奇冤!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