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诗苑:恭祝师尊中秋节快乐 祝恩师中秋快乐 恭祝师尊中秋快乐 麻城奇事 快找寻(外一首) 莫彷徨 行者 被迫害只剩六十斤 真改革就革党命 天灭中共杀人党

返本 小云 法缘 叶子 慧真 万古缘 安徽弟子 濯尘 郑纯清 芸莲


【正见网2012年09月11日】

恭祝师尊中秋节快乐

(锦州大法弟子)返本

中秋玉兔献祥瑞 金龙腾飞喜信传
大法洪传二十年 师授法宝灭心顽
紧密配合在实修 形成整体度有缘
推广神韵传九评 唤醒世人超万万
邪党迫害十三载 立掌除恶登莲台
喜逢中秋团圆日 隔洋叩首向师拜

祝恩师中秋快乐

(锦州大法弟子)小云

恩师传法二十年 迷尘之中度有缘
弟子走正正法路 学好大法是关键
魔难面前向内找 人心执著不留恋
大法弟子是整体 配合如一磐石坚
助师救度世中人 兑现誓约解前缘
万古天门已打开 正法圆满在眼前

恭祝师尊中秋快乐

(锦州大法弟子)法缘

玉盘倾洒遍地霜 屋前菊开满庭芳
不知世人可醒悟 月圆能有几多长
大法洪传因何在 众神下世为谁来
救度机缘昙花现 万古天门不复开

麻城奇事

叶子

天下奇事出麻城,引来民众大不平。
县级城市发展快,教学高楼入云层。
气气派派一学校,就读学生三千名。
上头发令跌眼镜,自带桌椅把课听。
一石激起千重浪,忙坏家长和学生。
摩托载来旧桌椅,茶几改唤书桌名。
祖母肩扛旧木板,马扎做凳行不行?
车来人往好热闹,麻城霎时添风景。
说是学校没经费,解决困难家长应。
抱着金碗去要饭,贪狗偷食钵不盈。
市委书记够腐败,名表数块价连城。
少戴一块有何妨,教室桌椅满腾腾。
今日正是教师节,面对学生咋出声。
贪污腐败非官道,为人师表重德行。

快找寻(外一首)

慧真

生人何为 为何人身 寻师问道 返本归真
古人天性 信神拜神 进山修道 世人敬尊
荣华富贵 俗人追寻 了却生死 方外高人
茫茫红尘 名利诱人 看淡世情 能有几人
世世轮回 等盼神临 神佛在世 快快找寻
法轮大法 救度世人 同化大法 返回天门

劝世人

今逢乱世 人不信神 昧心争斗 败坏人伦
法轮大法 修真善忍 中共迫害 手段残忍
活摘器官 尸做标本 灭绝人性 旷古未闻
迫害正信 天地共愤 世人麻木 充耳不闻
天灾人祸 频频降临 神佛落泪 明示世人
法徒慈悲 呼唤世人 真相送到 福星临门
明白真相 中共祸根 远离中共 三退保身

莫彷徨

万古缘

武汉出幻日,今又飞凤凰。老天慈悲意,苍生莫彷徨。
中共死双节,大法救一方。吉言能保命,真修回故乡。
早知人归道,迟悟泪洗裳。随党随鬼葬,脱红脱祸殃。
迷中明真相,醒来日月长。旱苗逢甘露,得度上天堂!

行者

安徽弟子

趟过千条水,翻过万座山。信念在心中,再苦不觉难。
大法破迷雾,正念闯魔关。一心践誓约,一路救人还!

*************** 长 诗 ***************

被迫害只剩六十斤

濯尘

巴林左旗吴国辉,小学教师女中年。
修炼前患心脏病,头痛气管胆囊炎。

九六五月修大法,疾病痊愈变乐观。
要求自己真善忍,和谐相处任劳怨。

邪党迫害法轮功,排山倒海恶浪翻。
国辉坚修不动摇,助师正法责任担。

多次抄家遭绑架,监控跟踪令人烦。
曾被劫持强洗脑,一家大小受牵连。

买菜途中遭绑架,六月五日一一年。
抄家抢走大法书,丈夫被关十二天。

劫持当地公安局,拖到审讯室里边。
铁桌上下铐手脚,快要弄昏铁椅按。

面对审讯讲真相,恶警侮辱拒真言。
戴上背铐推警车,当地看守所里关。

被打一针不明药,口渴昏迷恍惚眩。
次日身痛心跳快,头重无力看不见。

手脚肿的变了形,大腿上身肿又青。
更加软弱身无力,心跳加快难支撑。

心跳每分一百四,抽搐昏迷人不醒。
输液打针送医院,吃不下饭出重症。

强行摁住把食灌,插不进嘴咬牙关。
改插鼻管强灌食,灌完不拔押回看。

插了三天又三夜,背铐三夜又三天。
后被枉判三年半,十月廿五在同年。

末月十三投监狱,呼和浩特女狱监。
关进所谓攻坚组,遭受围攻灌谎言。

两个犹大仨普犯,日夜包夹封闭严。
起早炼功被摁住,又打又骂没有完。

带到一间大屋里,多个部位电棍电。
嘴被电的快封住,喝水费劲吃难咽。

数日手脸起黑皮,扒层皮过鬼门关。
身体愈差电击后,心跳高烧吃饭难。

医生检查说贫血,逼迫吃药不容谈。
强行打针并输液,殴打辱骂看管犯。

身被按住鼻被捏,强行灌药撬牙残。
被褥扯走睡光床,例假流血似喷泉。

拖到水磨石地躺,一躺就是大半天。
犯人过来踢又骂,国辉两次送医院。

关押治疗四个月,诊断子宫膜癌变。
瘦的只剩六十斤,危在旦夕一线悬。

通知家属接回家,二零一二五一三。
次日恶警来骚扰,见人危重无趣还。

小学教师陷冤狱,遭受酷刑旷古冤。
曝光邪恶传真相,解体邪党救有缘!

真改革就革党命

郑纯清

血债累累遭天惩,解体中共进行中。
九评神剑已封喉,三退大潮连根冲。
有人不明此真相,耳目仍被党欺蒙。
犹对邪党存幻想,甚或还做改革梦。
脑袋装入无神论,不知地随天象动。
不识中共真面目,尚未跳出红陷阱。
恶党从未真改革,改革旗号掩逃命。
改革从不改革党,党以战略转移称。
被围剿时抱头蹿,回头自擂吹长征。
嘴喊北上去抗日,脚在陕北山沟行。
日机没扔一炸弹,八路只扎后方营。
除了应付和宣传,拼力扩展和练兵。
坐等抗日耗国军,末了摘桃建暴政。
文革折腾快崩溃,扭脸变念改革经。
照旧转移党战略,经济中心为党用。
部分先富党优先,腐败治国党老总。
一党专制坚持死,暴力谎言倍加凶。
维稳经费超军费,红色恐怖更血腥。
再看今日之中共,改革更是不可能。
改革得有资格改,中共早失生存证。
欠下命债八千万,毁掉五千年文明,
百回碎尸不当罪,万劫不复还不清。
出卖国土空前多,环境破坏鬼涕零。
器官活摘尸展卖,罪不容诛谁担承?
为何不敢搞民主?一选恶党就被扔。
邪灵自己也知道,天地都不饶它命。
再说硕鼠争搬家,中央裸官八九成。
几人真会操这心?耍新花招谁会听?
不想陪葬别做梦,赶紧找来看九评。
看穿西来红邪灵,尽快三退保住命。
莫再犹豫莫徘徊,时机一到可不等。
助天解体邪恶党,天开新宇春风迎。

天灭中共杀人党--写在邪党十八大前

芸莲

十八邪大未开盘,邪党内斗已然酣。
争权夺利拚死活,杀人特性有关连。
斗天斗地斗人民,其乐无穷毛魔言。
血醒历史九十载,内斗拚杀十八番。
为了夺权宣共产,欺骗人民四万万。
枪淋弹雨当炮灰,血流成河骨成山。
邪党篡位万骨枯,血肉筑墙邪党安。
党旗国旗民血染,国歌唱出邪党奸。

噬血成性邪党灵,一天不杀党难安。
杀人即是充魔电,杀人越多党越欢。
高唱主义把人骗,蛊惑杀人利当先。
创造运动新名词,不断杀人借口言。
且看运动不间断,次次运动杀声喊。
杀完过后又平反,参与之人把背垫。
魔王又成救世主,强迫感恩万岁喊。
邪党始终伟光正,恬不知耻党妈玩。

为了夺权人命贱,双方战死骨如山。
起义瓦解施诡计,夺权过后再清算。
镇反实为执死缓,起义投降全清算。
地主富农要灭光,土地财产全共产。
民族资本要充公,逼死精英看跳伞。
若问共产到何处,邪党贪腐腰万贯。
接着三反与五反,分类步步杀向前。
过去对你搞统战,而今对你屠刀现。
过去把你当枪使,而今用你来挡箭。

不管你扮何角色,跟着共产终完蛋。
再看反右又借口,大呜大放骗你言。
杀人劳改分指标,揍足人数才过关。
人民公社公有化,刚分土地又共产。
大跃进里与天斗,美好河山尽摧残。
飞禽走兽消灭光,砍伐森林地皮铲。
大炼钢铁超英美,锅盆犁耙收刮完。
人人炼钢成笑柄,违反科学科学喊。

任你人有多大胆,地里就有多大产。
亩产万斤谎言滥,大放卫星党媒喊。
田里粮食无人收,谁去收粮谁坐监。
饿莩遍野人吃人,古今中外人间罕。
饿死主人几千万,人民公仆哪里管。
粮食运去援国外,邪政合法靠支援。
三年灾害全人祸,掩盖真相编谎言。
外斗惨烈不尚算,内斗更是不断演。

毛魔为掌独裁权,十次斗争党内残。
次次权斗尽血腥,一次更比一次惨。
不论当初山寨国,还是篡国伪政权。
内斗党徒血成河,还骗民众跟着干。
跟随哪派都不愿,不跟哪派更不安。
胜者为王败者寇,阶段清算鲜血溅。
直到毛魔下地狱,疮痍满目破河山。
屠死冤魂八千万,经济倒退几十年。

为了蒙敝国人眼,封疆锁民国门关。
全国成一大监狱,大监狱中套小监。
站在大监看小监,愚民感觉幸福甜。
邪党给了点空间,党妈恩情颂不完。
哪知内斗几十年,自由社会大发展。
千疮百孔山河碎,国力衰微邪党险。
为了咸鱼能翻身,改革开放邓魔喊。
引进科学不得已,开放市场非真愿。

国民有机开眼界,方知被骗几十年。
邪党为了苟喘延,给点甜头国民舔。
白猫黑猫谬论出,只准闭眼争饱暖。
不择手段让你干,不准任何异政念。
民众自由民主权,不许妄想一点点。
一旦碰到邪党忌,邪党立马魔变脸。
危及政权上纲线,立马杀人不眨眼。
六四学生反腐贪,邓魔心虚起恶念。
屠杀廿万保廿年,魔鬼逻辑邪党建。
如今邓魔地狱钻,八九冤魂把账算。

更有江贼踏尸上,屠杀学子缆党权。
执行猫论无不及,杀人更比毛邓残。
鬼让闷声大发财,邪党作恶你别管。
黄赌毒滥都成全,就是不许把功炼。
大法传出震妖焰,超亿法徒心明鉴。
照出邪党假恶暴,江贼心虚邪党寒。
如果全民做好人,谁跟恶党坏事干。
邪党伪皮迟早揭,江贼面具难遮掩。
利用邪党暴恶残,全力镇压黑浪卷。

残暴机器害法徒,叫嚣三月把法铲。
魔鬼妄想胜神佛,蚍蜉撼树怎如愿。
江贼只有更凶残,命令恶徒亡命干。
肉体消灭财产占,打死白死自杀算。
上访述冤成重罪,讲清真相绑架关。
江贼更比毛邓恶,杀人还要赚大钱。
法徒权当器官库,活摘器官要新鲜。
党成器官大卖主,还把尸体工厂建。
前无古人吃人魔,后无来者谁人敢。

举刀魔鬼王立军,杀人花样更新鲜。
胜过日寇七三一,当年纳粹也汗颜。
活摘器官有贡献,邪党不把大奖颁。
百变老妖薄一波,讨好江贼奸计献。
挑起民众仇恨法,天安门前伪火燃。
为了狼子野心起,恶魂已锁地狱关。
熙来贼比恶父残,杀人更是不眨眼。
鲜卖器官干卖尸,夫妻唱起二人转。
出口干尸好几万,多少器官怎计算。

血债邦链恶多端,内讧灭口保自安。
灭口伍德已在先,再灭立军屠铁杆。
立军保命投美领,周薄罪证暴光天。
也是恶魔该完蛋,滔天罪恶贯宇寰。
暴出周妖大总管,牵出江魔罪恶源。
活摘器官证如铁,公开卖尸罪恶显。
讨伐之声不绝耳,全民反暴火点燃。
周薄谷王罪恶链,还有多少苍天鉴。

邪党腐皮已破口,滔天罪恶怎遮掩。
任你邪大怎伪装,千疮百孔定腐烂。
继承衣铱当后嗣,血债罪恶一并担。
唯一出路下贼船,洗清自身保平安。
留下血债罪恶链,老天清算自不冤。
否则一同当赔葬,看看死期在眼前。
罪恶残利别去碰,无生之门还不完。
邪党内讧果如何,胜负都往地狱钻。
不如跳出助清算,将功赎罪有机缘。
三尺头上有神灵,老天有眼洞察全。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