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诗苑:觉醒(外一首) 惜辩机 醒悟者 九九七二零(外一首) 一切皆天定 修者行 走正回归路(外二首) 归宿 礼赞二首 只有法徒担大任 喜闻师尊讲法 喜鹊穿花衣 不愁(外一首) 刘淇消夏 真相信 静如水(外一首) 身陷囹圄遭性虐

云莲 理悟 云霞 宇新 郑纯清 叶子 芸莲 德宽 君子砚 新元一家人 一粟 万古缘 玉宇 海网 神舟 安徽弟子 濯尘


【正见网2012年07月19日】

觉醒(外一首)

云莲

小芳老学员,今日又相见。见面喜相告,外甥有转变。
话说是去年,小芳把姐看。姐有一外男,新婚休假间。
难得有缘聚,小芳三退劝。话说刚一半,外甥板起脸。
唠点啥不好,非把这事干。若无别话讲,我把电视看。
随之把门关,进出不正眼。小芳深遗憾,错过好机缘。
转眼又一年,就在七一前。外甥去香港,眼界得拓宽。
满街是真相,条幅高高悬。景点劝三退,共党罪昭然。
七一大游行,场面更壮观。队伍似长龙,民众四十万。
呼声震天响,句句民心怨。哪里有两制,一党搞专权。
恶法二十三,邪党把民骗。港归十五载,民生前途暗。
外甥受震撼,良知得发现。重新辨邪党,当即就退团。
归后谈心得,见人就宣传。又见小芳面,请姨莫怪男。
小芳喜泪含,喜男良知还。劫前能觉醒,有缘上度船。

喜日可待

网上又见师尊面,慈悲祥和笑开颜。
众徒精进师高兴,正法又启新开端。
誓约兑现方无憾,查找不足再登攀。
中原承平日可待,喜迎与师大团圆。

惜辩机

理悟

一代高僧唐玄奘,印度取经功无量。
佛家盛世芳千古,佛法传播兴大唐。
玄奘爱徒名辩机,佛学渊博文采扬。
仪容出众品高洁,翻译经书担大梁。

二十六岁正有为,师父器重归众望。
缀文译书三年苦,功德丰厚果辉煌。
如日中天被腰斩,只因犯戒污禅房。
搜出玉枕镶珠宝,高阳公主情暗藏。

二十九岁不归路,毁断佛缘梦一场。
连累师父遭指责,败坏大乘名远扬。
有人趁机谤佛法,不依不饶兴风浪。
辩机丢命是小事,佛法抹黑罪难偿。

别怨太宗铁律严,辩机色欲趋阎王。
玄奘高徒使命大,加重考验更难防。
公主如花似玉美,实为魔女扰情肠。
一步失足千古恨,我等为鉴该醒腔。

人中难过色欲关,旧势旧理设堵墙。
多少法徒情中绕,几次腰斩仍彷徨。
师尊惜徒给机会,讲法语重又心长。
莫拿慈悲当儿戏,机缘一过悔断肠。

醒悟者

云霞

故地巧遇燕大姐 激动带我屋中坐
所租斗室难落脚 满地狼藉包裹摞
十年相别人未老 脸似娃娃甚光洁
自言全靠苍天佑 托福曾得真相碟
相信法轮大法好 认清中共太邪恶
全城平房多被拆 可惜宽敞大院落
分了楼房没法住 新楼屋内大墙裂
还未入住变危楼 偷工减料人性绝
邪政官员大贪腐 撑破腰包吸民血
穷苦百姓无人管 东找西告两个月
夫妻险些被弄死 气病一场空呜咽
所拆大房给小室 一米再交几百元
平民无处去说理 流落街头失家园
感谢神佛来救人 欣然收下神韵碟
果断退团写真名 护身神符喜悦接
答应真相传亲朋 真善忍好常常念
神佛大恩谢不尽 助传真相救有缘

九九七二零(外一首)

宇新

江鬼兴妖风,九九七二零。滚滚黑云起,滔滔恶浪生。
京都恐怖笼,中原血雨腥。蠢蟾燃炉火,邪党肆专横。
抹黑法轮功,“自焚”构陷成。疯狂搞镇压,残酷灭人性。
活体摘器官,贩卖暴利盈。党官遍贪腐,何惜百姓命?
天良已丧尽,举世皆震惊。

迫害十三载,大法气势洪!亿万莲花艳,十方香溢浓。
众生广救渡,正法势恢宏。三退大潮涌,九剑斩赤龙。
“奇石”说实话:天必亡中共。红朝临末日,垂死在告终。
佛法“真善忍”,世界都认同。劝君明真相,莫再徘徊中。
敬神顺天意,劫难消无踪。相信神佛在,识破谎言蒙!
唾弃邪恶党,“三退”远灾凶!

注:“自焚”即“天安门自焚”案。“三退”指“退出党团队”。“奇石”指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山崖上有一块2.7亿岁的巨石,500年前坠落山崖,砰然落
地两半,在右面石面中展现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又称“藏字石”。

莫忘身是客,归真返本家。
实修“真善忍”,莲绽满庭花。

一切皆天定

郑纯清

天灭红魔戏,何幕来压轴?内部自毁弃,至死窝里斗。
顺天人得势,逆天路难走。着眼解体党,神笔写春秋。
为党寻活路,悬崖瞎梦游。不戒党皮瘾,终沦陪葬囚。
末路血债帮,邪恶心黑透。抱团拼死命,不赦无回头。
团派不成团,僧难皆饱粥。指望十八大,恐又见群殴。
况且大限近,善恶分去留。要命就三退,谁都不多候。
邪党解体日,党徒皆填沟。清除血债帮,举事必顺手。
姑息或放纵,苦饮自酿酒。多少沉舟碎,不废江河流。
摈除无神论,舍弃小九九。一切皆天定,莫再苦优柔。

修者行

叶子

七月流火盛夏天,同修桂姐脚不闲。
花甲开外身轻盈,慈眉善目笑满颜。

菜市场上送神韵,福音传到民身边。
引领众生归正路,汗透衣衫心喜欢。

慈悲世人担重任,讲述真相在人间。
苦口婆心劝三退,阳关大道亮又宽。

正午烈日当头晒,高温闷热众人眠。
楼上楼下发资料,粘贴墙上金光闪。

辛苦唤来民觉醒,真念救人不一般。
觉者威德冲天起,法船回归疾扬帆。

走正回归路(外二首)

芸莲

得法入世迷中炼,正路坎坷曲又险。
世世轮回业债栓,茫茫乱世观念绊。
事事对照勤学法,处处除魔发正念。
做好三事救众归,师尊呵护路平坦。

救度何惧险

曾经许愿一同返,救度一方还怕险。
正念清除众业毒,慈悲唤醒史前愿。
千难万险赖我何,万语千言把众喊。
敢问旧神妒几重,法徒助师履前愿。

别留下遗憾

回归路上不平坦,撞撞跌跌可有憾。
波涛拍岸有回浪,悔泪洗面再发愿。
从新做好三件事,自此走正一路坦。
归位立威众叹服,不枉圣主慈悲唤。

归宿

德宽

嫩芽苞春落叶秋,年华似水覆难收。
世间繁华转眼尽,百年拼搏一梦休。
落叶化泥回根本,人生归宿何处求?

芸芸众生为法来,各方英豪聚神州。
真相飞传喜讯到,大法洪传解心忧。
亿帆连云向天际,悠悠一去不回头。

礼赞二首

君子砚

西蜀明灯亮什邡 抗击邪党少年郎
一声高呼“九零后” 鼓舞民众邪恶惶
一曲赞歌唱十方 同心协力倒红墙
末世真相君知否 大法开启真天堂

秦家有女名荣倩 身是法徒正念坚
父遭冤狱酷刑死 解体迫害征名签
超万过五人心醒 鲜红手印邪恶惊
烈火中原烧邪党 火中救人金刚行

只有法徒担大任

新元一家人

迫害法徒十三年,至今血手仍未停。
世界呼吁停迫害,装聋作哑孤意行。

兴风作浪妖又起,破坏救度邪卡承。
绑架陪葬煞费心,却使世人更清醒。

每年吃掉三千亿,人民血汗失无踪。
党侵人权法无助,社会主义制不公。

贪污腐败尽党内,祸国殃民弄权柄。
残民以逞颂伟绩,唯有邪教具此能。

只有法徒担大任,不畏艰难救众生。
寻找真相快三退,新世日出东方明。

喜闻师尊讲法

一粟

师尊稳健登讲台,无限慈悲天外来。
满场掌声似雷动,盛大庄严花结彩。
慈颜挥手已梗咽,问好一声泪满腮。
目不转睛物我忘,私念荡尽茅塞开。
慈悲灌顶身心化,卑微粒子融法海。
简短报导意不尽,万分欣喜乐满怀。
期待经文早拜读,勇猛精进铸三才。

喜鹊穿花衣

万古缘

喜鹊穿花衣,风儿笑眯眯。相约紫园里,给我透玄机。
主佛开法会,圣徒到归期。恶魔全淘汰,邪党自折旗。
天地合一起,人神两分离。旧门全关闭,新元皆破迷!

不愁(外一首)

玉宇

红朝末世无路走,无路走时须回首。
苍天从不绝人路,善良之辈不用愁。
声声福音破迷雾,份份真相解心忧。
大法铺就通天道,美好未来在前头。

找真相

四海同心为法世间行,历尽沧桑机缘终来临。
千年一梦法鼓催人醒,回天有望快把真相寻。

刘淇消夏

海网

有报导称,7月15日(周日)上午,中央政治局委员、前北京市委书记、全国社会主义精
神文明办副主任、血债帮要员刘淇,在吉林省委领导陪同下,上长白山游玩。时值旅
游旺季,游客众多,但当局却下令封山,长达数小时,激起民愤。据称上万民众将领
导车队包围,砸毁警车。领导们躲在车内不敢出来,最后在武警的保卫下落荒而逃。

文明办,扮文明,春夏秋冬尽佳境。
长白山正旅游热,刘淇消夏怒火迎。
下不许上上禁下,游客万众站骂等。
怨气冲翻警车滚,鼠窜京牌匿踪影。
反对天法遭天谴,再添不义自催命。

真相信

神舟

真相信,化飞鸿 飞至有缘人手中
揭露中共邪党恶 唤醒良知救迷众
广传佛法真善忍 弘扬救难法轮功
信件虽小威力大 日积月累千百丛
坐在屋里明真相 救度众生力无穷
正法之道千万条 坚持不懈路路通
飞向千家与万户 直至老天灭中共

静如水(外一首)

安徽弟子

心静如水不起澜,神清气定慧眼看。
魔幻都是因心起,大法在心闯万关!

心自宽

尘世皆是幻,真象慧眼看。
莫执人中事,放下心自宽。

*************** 长 诗 ***************

身陷囹圄遭性虐

濯尘

大法弟子张文峰,三十多岁正年轻。
家住德惠杨树镇,证实大法神路行。
曾被劳教判一年,九台劳教所里关。
期满获释回到家,邪恶迫害又连连。
多名法徒遭绑架,十一月份零二年。
刑讯逼供公安局,德惠看守所里关。
集体绝食反迫害,十月十五零三年。
戴上镣铐被灌食,文峰受害在其间。
胃管插进来会拔,鼻口流血痛不堪。
一些法徒出危险,生命垂危一息悬。
非法开庭第三次,一月十五零四年。
庭审长春伪中院,拒绝辩护嘴封严。
前后不到一小时,匆匆收场短时间。
十三法徒被宣判,颠倒黑白旷古冤。
文峰被判十年刑,劫持吉林监狱关。
拒绝转化被严管,二零零五七月间。
抵制要求和指使,严管超过三十天。
恶警逼坐木板铺,双腿伸直不能弯。
腿与上身九十度,不许晃动恶犯看。
稍有晃动遭毒打,吃饭如厕限时间。
几天下来臀出泡,双腿肿胀走路难。
如此严管多少次,屡遭酷刑难尽言。
还被多次下迷药,昏迷遭到性侵犯。
恶警纵容不制止,助纣为虐售其奸。
绝食抗议被严管,拖进小号狠摧残。
双手被铐上大挂,脚尖点地体空悬。
吊挂大约半小时,昏死过去长时间。
解铐身被胶带封,强制紧身刑衣穿。
一动不动扔地上,一天一宿躺地面。
手脚并用遭毒打,危在旦夕呼吸艰。
严管迫害三个月,颈椎疼痛忍受难。
胸闷头胀多昏迷,每日挣扎死亡线。
转到九监三小队,时值二零零九年。
多次被麻失知觉,恶警指使众恶犯:
实施无耻性虐待,反诬法徒同性恋。
如此迫害一年多,身体恶化详叙难。
经常头晕并发闷,走路倾斜侧一边。
恶行曝光监狱臭,恶警恐惧被追究。
经常有人下迷药,注射药物欲灭口。
家人悲愤要起诉,严惩恶警与凶手。
呼吁世人多关注,声援文峰获自由!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