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诗苑:稍有懈怠邪恶扰 中共内政 冲破自我 无念无形名 神曲出世 共铸辉煌(外一首) 莲(外一首) 无题 归路殊途 学子陷冤狱

云鹤天 关乐 云莲 一粟 叶子 安徽弟子 理悟 芸莲 法徒 濯尘


【正见网2012年06月07日】

稍有懈怠邪恶扰

云鹤天

邪党瞎折腾,国企难生存。内退离单位,打工四处奔。
修炼不精进,生出懈怠心。贪吃又贪睡,引来邪入侵。
单位党书记,电话来关心。身体怎么样,工作可称心。
领导班子调,经理换新人。上头有指示,支部要更新。
内退人员多,组织不放心。建个党支部,别与党离心。
请你做委员,为党操操心。修炼不精进,邪恶找上身。
告诉党书记,工作难分身。多年不交费,不是党中人。
书记忙解释,不劳你费神。只是挂个名,应付上边人。
自己有信条,凡事要求真。这事干不了,请另选他人。
千难万险过,修炼到如今。时间已不多,咋还不专心?
走好最后路,懈怠难成神。正念驱烂鬼,正法要紧跟。

中共内政

关乐

有报道说,6月5日“世界环境日”当天,中国环境保护部副部长吴晓青在新闻发布会
上指责个别外国驻华使馆对中国PM2.5监测、并公布空气污染指数是“干涉中国内政”。

世界环境日,到底啥意义?地球一个村,环境一体系。
特别是空气,随风自挪移。请问这理念,有没有问题?
谁说没问题,他就有问题。他有何问题?政治警觉低。
中共环保部,奇谈惊寰宇。使馆测空气,绝对不允许。
公布污染数,强烈提抗议。干涉我内政,高调跟你急。
干涉啥内政?影响我名誉。名誉属于党,乌烟染党旗。
说我空气乌,诬蔑我党旗。功劳全归党,岂有漏网鱼。
中共啥内政,一党专制体。咋算不干涉?一鼻孔出气。

冲破自我

云莲

一天转瞬过,总觉很忙活。整点发正念,困魔乘虚落。
倾掌又打盹,莲花差点合。顺而生一念,炼功明日做。
忽觉念不妥,记起明日歌。困魔要清除,自我要冲破。
自我不是我,真我不懒惰。假我都识破,找回真自我。
即刻神功炼,困魔无趣躲。随师三事做,要践史前诺。

无念无形名

一粟

舍尽无我执,智慧油然生。苍茫天一体,内找人间圣。
铁柱磨成针,巨难心海宁。法透步坚实,标准更纯净。
内找百分百,锤炼法初成。襟怀含苍宇,纯朴意坦诚。
整体总衡量,善断路走正。配合密无间,浩然世间行。
未免遗憾多,救度八方征。生命皆可贵,慈悲满天晴。
净土出光明,照耀玉宇清。心知圆满近,无念无形名。

神曲出世

叶子

一阙梅开春满园,千般滋味涌心田。
布谷鸣唱报春欢,高山流水意绵绵。
快乐飞瀑弹新乐,弦悠调美织玉帘。
雪压梅枝傲寒伫,冰清玉洁绽花颜。
亿株神朵遍五洲,唤来仙子落凡间。
奇葩临界笙笛伴,引出百花竞空前。
节奏欢快韵律美,颂师敬主恩无边。
音色切切聊心曲,如吟如诉意拳拳。
法子奇才曲中现,神曲出世千万篇。
 挪呢奼 奼紫嫣红百花放,亿朵清梅升云端。

共铸辉煌(外一首)

安徽弟子

漫漫人生路,相知有几何?烟雨红尘事,共写辉煌歌。
今生再牵缘,一起过天河。天路心为径,归途云雾多。
做人有清浊,一念出善恶。冬去春又来,花开花又落。
沧桑溶岁月,苦中风骨磨。圣缘切珍惜,缘系你和我。
天涯共携手,如初莫蹉跎!

道心不变

生生为此生,今生为法来。一朝得大法,法光洗尘埃。
历经万般苦,志向不曾改。一心系苍生,助师走四海。

(外一首)

理悟

根生污泥中,出水姿超凡。叶绿展翡翠,花洁尘不染。
清纯瑶池客,恶世香自远。风涌连天碧,处处开净莲。

谷穗

谷穗灌浆满,俯首沉甸甸。向地知感恩,实丰心拳拳。
瘪穗风中舞,张扬面朝天。腹中虚无物,到头向谁怨?

无题

芸莲

红魔践踏我华族,涂炭国人理当诛。
圣主传法乾坤正,江妖撼树似蚍蜉。
检验只为神佛道,巨难不过炼金炉。
救度一方无量众,依归苍宇威德殊。

归路殊途

法徒

宇宙大法徒,归路旧势阻。蒙冤无恨怨,慈悲人迷苦。
难中讲真相,立掌红魔除。正法人间进,三才新宇殊。

*************** 长 诗 ***************

学子陷冤狱

濯尘

三十多岁闵长春,家住武汉湖北人。
水电大学毕业生,瘦弱斯文本性纯。
提高心性走神路,修炼大法真善忍。
邪恶迫害发生后,证实大法助师尊。
突遭绑架出小区,七月十七零二年。
头被踩地挨拳脚,多处受伤痊愈难。
劫持附近派出所,蒙头再劫黑窝点。
坐水泥墩穿短裤,两副手铐铐钢管。
轮番审讯几昼夜,开水浇腿不许眠。
几天之后又转地,劫持两个洗脑班。
再关武汉二看所,犯人殴打不稍闲。
后劫江汉看守所,二月二零零三年。
同年九月遭诬判,被判四年长春冤。
劫持监狱琴断口,十二月底同一年。
先被关进入监队,木凳击打胸和背。
只需啪啪打两下,不能翻身难入睡。
白天逼迫做奴工,时间超长苦又累。
所做奴工伤视力,恶警催逼活受罪。
转到四队更遭难,四月二零零四年。
拒绝转化写四书,包夹行凶恶警煽。
连续三次被毒打,元月廿二零五年。
一二十名刑事犯,群殴施虐逞凶残。
多处伤肿青紫色,导致昏厥脸形变。
铁丝衣架鞋底打,不让睡觉便血鲜。
次日群殴连两次,浑身是伤行动难。
抗议撞墙倒在地,拖进监舍扔地面。
猛踩腹部硬皮靴,满地翻滚痛不堪。
被踢躺地起不来,腹部起包内伤残。
疼痛呕吐出冷汗,面色苍白进食难。
腹部肿大如水袋,瘦弱只剩七十斤。
昼夜不眠脸脚凉,越来越凉死亡临。
人不行了送医院,大量积液命危险。
手术抽液摘囊肿,身上插了九根管。
还未痊愈押回狱,留下伤痕深又宽。
控告凶犯无人理,恶警凶犯互为奸。
期满获释回到家,七月卅一零六年。
再遭绑架在路上,八月廿二零七年。
抢走手机银行卡,激光测距仪被端。
所骑一辆助动车,致使丢失弃路边。
劫持江岸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同年十月十八日,劫持劳所曰何湾。
法律文书全没有,恶警肆虐手遮天。
呼吁世人伸援手,营救长春早出监!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