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见诗苑:遗憾 放鞭炮 喜迎新天地 修去假自我 了誓愿 回天(外二首) 弟子诗集选登 七天刑虐 奇数示天意

理悟 云鹤天 叶子 一粟 纯正 明月光 法子睿 濯尘 郑纯清


【正见网2012年06月06日】

遗憾

理悟

同修遭绑架,遗憾生心间。相帮不到位,旧势逞凶顽。
明知偏离法,为何难阻拦?没破旧势盘,邪恶有空钻。

同修状态差,旧势死命缠。曾经坐冤狱,迫害七八年。
学法跟不上,做事当修炼。脚忙四处跑,各地八方连。

心起似浮萍,无根飘飘然。有人力纵容,更加脑迷幻。
电话满天飞,行为不检点。色欲心膨胀,出格犯再三。

有漏被监控,电话惹麻烦。邪恶下黑手,迫害一大圈。
多人被抄家,损失重且惨。大锅挨家抢,小花遭霜残。

事出几个人,众人挖根源。眼见魔张狂,灭邪意不坚。
私心顾自己,放纵生后患。同修陷污泥,有谁帮过关?

同修出问题,莫把同修怨。向内找自己,法中见真颜。
真正学好法,路正通九天。同修互珍惜,法明破万难。

机缘多珍贵,天门已不远。修心去执著,灭私转观念。
整体同升华,师尊也心安。走正今后路,不再生遗憾。

放鞭炮

云鹤天

最近这几天,到处放鞭炮。说是倒了塔,塌了娘娘庙。
放炮驱驱邪,炸炸鬼魔妖。佛教和道教,都归党领导。
遵照党指示,出来辟辟谣。庙也没有塌,塔也没有倒。
不要信迷信,不要听传谣。披着宗教衣,扑进党怀抱。
助纣干坏事,天下人耻笑。避灾吃罐头,驱邪放鞭炮。
都是小能术,人世间小道。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逃。
法徒责任大,真相要讲到。众生明真相,难来命能保。

喜迎新天地

叶子

十之八九过六七,邪共贱命到死期。
逆天叛道吃人肉,道貌岸然皮一袭。
愚迷百姓几十载,打杀民众视仇敌。
流氓政府强权治,西来幽灵控魔体。
民主自由无去处,普世价值踏成泥。
治下子民难温饱,贪官污吏刮地皮。
迫害修者谤天法,铺天盖地妖风弥。
兴风作浪阻神路,法船悠悠航行急。
马列子孙末日到,打进地狱民欢喜。
邪恶本质大暴露,你说无神神灭你。
雨后彩虹舞晴空,晨钟响处天门启。
法正人间吉时到,新宇新人新天地。

修去假自我

一粟

同修心性关,处处看不惯。凡是想法多,自大心量满。
毕竟大法徒,矛盾能内看。再加同门助,艰难心念转。
正心阻力大,假我前路拦。恍惚一黑影,形影不离缠。
平静矛头显,理性破魔奸。渐觉坚冰溶,真性光芒绚。
清晨盘腿坐,天目清晰见。假我灰溜溜,逐放逃跑远。
智慧豁然来,法理心头展。一层观念去,飘飘世间仙。

了誓愿

纯正

不迷红尘不恋店,不被名利情仇绊。
无神邪论要破除,斗争哲学要了断。
冲破谎言找真相,是非善恶须明辨。
下世誓愿快记起,天国亲人声声唤。
大法救度在身边,速得大法返家院。
空前绝后机缘贵,机缘一失空悲叹!

回天(外二首)

明月光

名利情仇苦沧桑,历史角色不一样。(换序)
大戏收场神已到,得法随师回天堂!

心空

修炼名利空,慈悲日月中。
春秋风雨过,天地出彩虹。

去执

红尘名利身,法轮转乾坤。
随师朝天走,去执返本真。

弟子诗集《神路吟》选登 (3)

(四川大法弟子) 法子睿

秋雷

天心人莫测,威声久不绝,隆隆震遐迩,天怒何烈烈。
世尘腾霄上,欲焰掩日月,逆行横四海,浊心乱时节。
神器久腥膻,德馨尽殄绝,人或为魅妖,世临末劫灭。

风雪行

壬辰临更始,辛卯岁之央,屈指缧厄日,峥嵘八年长。
飞光染发雪,凛寒摧骨强,漫漫风雪路,冉冉正归乡。

九九七月始,赤魔邪灵狂,烈烈恶飚起,天地覆腥黄。
法徒蒙巨难,乾坤大颠荡,中原成网阱,神州遍牢房。
踵师坚实修,日新日日壮,揭恶讲真相,赤灵啮我伤。
恶法行天下,绁絷进高墙,黑狱三千日,百苦练金刚。

人皆为圈畜,恶法密如网,步步狼犬随,言言鼠耳藏。
劳役榨无尽,清粗填饥肠,凛冽瑟缩浴,溽爊夜蒸床。
满腔“和谐”调,密密织魔网,声口“复兴”措,迤逦筑高墙。
禁法鼓谎言,嗾使烂鬼狂,遍伤大法徒,迫害致殒亡。

岂怀悔吝心,无怨知命常,苦难消积垢,磨难涤秽肠。
守一松梅志,魔难砺意刚,芳贞岁寒时,铁窗见法光。
顾望千堆雪,艰远复苍茫,苦难成金身,圆满大法彰。
九垓涌罡风,项洞其浩荡,法正天地日,乘风归帆扬。

*************** 长 诗 ***************

七天刑虐

濯尘

吉林法徒罗春容,四十多岁女中年。
家住辽源站前街,修炼大法人非凡。

无辜抄家遭绑架,六月十九零三年。
劫持东吉公安局,酷刑折磨惊人寰:

头天春荣光着脚,皮凉鞋在脚上穿。
双手背后被反铐,脚趾被踩耳光扇。

恶警用手猛拽铐,毒打一阵不算完。
换到楼下大屋子,屋门锁上再摧残。

光脚站在水泥地,手铐脚镣戴齐全。
打倒拽发站起来,接着再打恶警残。

打累之后用脚踩,狠打脚底四棱棍。
拒不下跪被踢踩,折磨两点夜半深。

几名联防人员守,强制春容手平伸。
站不起来蹲不下,不许闭眼折磨人。

发现脚底黑紫色,塑袋套头第二天。
捂住袋口不透气,吸气堵鼻呼吸难。

拳打脚踢逼交代,冰镇水瓶盖扎眼。
脸上身上哧凉水,衣服淋湿皮肤粘。

头按水桶第三日,一次一次长时间。
醋精浇鼻堵上嘴,双手紧紧铐铁管。

鼻涕眼泪一起流,黄水顺鼻流两天。
仍禁吃喝到四日,不准如厕不许眠。

浑身泥水眼窝陷,逼迫蹲着不能站。
司机手拿玩具枪,身起红豆挨塑弹。

鞋后跟把后背踩,踩倒拽起用脚踹。
脚踩手铐硌手脖,渗出鲜血恶警坏。

不成人样第五天,脚肿不能把鞋穿。
无法走路站不稳,才让坐下凳子搬。

恶警对面踩脚脖,来回搓出血印鲜。
疼痛如同被扒皮,撕心裂肺似刀剜。

蚊香点燃烧大腿,二十多处起大泡。
火机气冲矿水瓶,点燃扣臂烧出泡。

站姿换样第六天,上绳折磨酷刑残。
恶警大骂一阵走,抓住头发转几圈。

翻眼摸脉到七日,开始灌食地上按。
身上沾满盐和粥,几个恶警累直喘。

不能下垂两手臂,不能走路看所关。
臀部红肿不能坐,又提外审过几天。

关进黑屋坐虎凳,吊起毒打连六天。
一关就是四个月,后被劳教判三年。

七天刑虐难想象,如过地狱鬼门关。
见证恶警无人性,迫害惨烈窥一斑。

奇数示天意

郑纯清

有报道称,2012年6月4日,上证指数开盘2346.98点。颠倒过来看,正好是89
(年)64(事件)23(周年);下跌幅度为64.89点,反着看是,89(年)64(事件)。
人们惊呼“天定!”“天意!”中共惊恐万分,慌忙封锁有关网站和数字。

股指如日历,不差一毫分,但必须反看,颠倒此乾坤。
怎么这么准?怎么这么寸?不管信不信,都叹数真神。
众叹指数神,中共却吓昏。慌忙封网站,连数都严禁。
可乐不可乐?恶心不恶心?盗铃掩耳比,更邪更愚蠢。
平心而细论,定数非迷信。科学叫定量,万物有分寸。
细胞分裂数,量化可测准。动植物寿命,定数都公认。
为何数到人,就说是迷信?若真不信神,干嘛死封隐?
只因最怕这,最怕人信神。这是为什么?怕露红魔身。
西来一邪灵,隐身须瞒人。喊吵不信神,哄人眼发昏。
其实中南海,假称无神论。那汪浑水里,人妖相杂混。
无论人与妖,由天定命运。命运之定数,无法不遵循。
宣扬无神论,专用以愚民。而真到事上,嘴脸换个人。
老鳖变蟊贼,来京不敢进,西山问吉日,九月九入门。
秋收起乱事,最终气数尽。均在九月九,数定蟊贼运。
还有四个数,八三四一群。擅权四一载,八三岁归阴。
八三死哟部,番号禁卫军。你说咋回事?至死未换轮。
蟾蜍做党魁,日夜打寒噤。常常算一卦,屈指测逆顺。
十二二十一,胡锦涛生辰。玛雅有预言,此日大更新。
你说巧不巧?眼看就来临。若变亦由天,天有不测云。
人算天亦算,天算遥控人。人算股指数,天借做时针。
人算被天算,天算垂怜人。六四冤不申,天理难容忍。
清算血债帮,障碍先扫尽。迫害全停止,顺天顺民心。
九评亮神剑,三退断魔魂。扬善审中共,除恶须除根
真相指路灯,复兴有神韵。大戏天排好,幕幕衔接紧。
如今天时到,地利已充分,人和一配合,风起即是春。
天定不可违,错过难追寻。天算含应变,人错另换人。
听闻此天意,信者泪纷纷。赋诗劝胡温,莫负天洪恩!
 

添加新评论

今日头版

诗词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