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魏绛杀人,国君认错!

国君晋悼公的弟弟扬干,有个仆人,在鸡泽会盟的曲梁地方,扰乱军队的行列,中军司马魏绛,杀了这个仆人。晋悼公为此发怒,对羊舌赤(人名)说:“会合诸侯,是为了求得国家的光荣。我的弟弟扬干的仆人,被魏绛杀掉,使我和我弟弟,都受到侮辱。还有什么侮辱,比这更厉害?一定得杀掉魏绛,别耽误了!”

羊舌赤回答说:“魏绛没有二心,事奉国君,不回避危难;有了罪过,不逃避刑罚。他自己会来说明情况的,哪里用得着君王发布命令呢?’’话刚讲完,魏绛就来到了,他把紧急奏事的信,交给国君的仆人,准备自刎。士鲂、张老二人, 劝阻了他。

晋悼公接过并读他的信,信中说:“以前君主缺乏使唤的人,让下臣主管司马的职务。下臣听说:‘军队里的所有人,服从军纪叫做武,从事军事活动,宁死而不触犯军纪,叫做敬。’君主会合诸侯,下臣岂敢不敬?君主的军队不武,做事的人不敬,没有比这更大的罪过了。下臣害怕因失职而获死,所以处罚了扬干,现在无法逃避罪责。下臣没有能够事先训诫大家,以至于动用了斧钺;下臣的罪过很重,哪肯不服从刑戮,使君主发怒?我请求回去,受死于司法官。”

晋悼公读完信,赶紧光着脚(来不及穿鞋),快步走出来,说:“寡人的话,是出于对兄弟的亲爱之情;您的诛杀,是出于执行军法。寡人有弟弟,没能够教育他,让他触犯了军令,这是寡人的过错!您不要使寡人的过错,再加重了。谨以此,作为请求!”

晋悼公认为魏绛能够用刑罚治理百姓,从鸡泽会盟回国后,在太庙里专门设宴招待他,并任命他做新军副帅。

【附言】
权贵扬干的仆人,大咧惯了,目无军纪,扰乱队伍,破坏纪律,应依法惩治。魏绛处死扬干之仆,体现了其严格执法的可贵精神。本文叙述清楚简明,人物语言符合各自身份,既能达意传情,又颇具特色。有的细节形象生动,似神来之笔,如“公跣而出”(跣读显,光着脚)等,值得读者仔细品味。
(事据《左传》)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