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一小时法轮功去掉全身疾病

在中国我享受公费医疗,可多种疾病缠磨我的身心二十多年。对于我的慢性疾病医院没有特效药,是我炼一小时法轮功去掉了全身疾病。这是法轮大法的神奇,也是师父对我的慈悲。今天讲出我炼一小时法轮功去掉全身疾病的故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从二十多岁直到五十岁,我患有多种疾病。年轻时我腿疼、腰疼、手麻木、肩周炎等疾病。到了四十多岁的时候,旧病没治好先后又增添了新病,那就是视疲劳、颈椎增生、失眠、高血压等疾病。到了我四十九岁时,也就是一九九九年秋天,以前所有的老病都无法治愈,又增添了新病:我左腿膝盖左侧长出一个像大枣儿一样大小的大圆包,我不知包里是水是血还是气,疼的不能走路,经几次医院治疗无效反而造成药物中毒。大圆包消失后,从膝盖到整个小腿又长出了无数个小圆包儿,连成一片,鼓起老高,通红锃亮,可怕至极;一天早晨,左腿膝盖处出现过三次骨头脱臼,朋友孙大哥帮我治好脱臼后,又骑着三轮车帮我找到按摩医师医治。经过两个月的全身按摩,病症减轻了一些,但有时我的腿还是疼的不能走路,可是我停止了按摩,因为私人按摩医师刘大夫回家过年去了。

事隔五天之后,也就是公元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黄历庚辰年正月初三。晚上九点多,我扫地时,腿又疼起来了,左腿膝盖处疼得不能动,更不能走路,只靠右腿用力支撑站在客厅的地上。心想:明天是我公公的生日,我的三个弟弟和两个侄子还来拜年,我怎么招待?要叫娘家人知道了我的腿疼病这么厉害,他们会是什么心情?

在北京政法大学上研究生的女儿回家过年了。女儿亲眼看见了我因腿疼而痛苦的样子,就劝我炼法轮功。女儿说:“妈妈炼法轮功吧”。我心急火燎的说:“我天天都很忙,哪有时间炼法轮功啊?”女儿心平气和的说:“很多有病的人炼了法轮功病就好了”。随着女儿话音的消失,我脑子里变得空空的没有任何思考,就跟女儿学着炼了一小时法轮功静功。

在炼静功过程中我的感觉很明显:盘腿打坐大约十分钟后,我右腿大腿处噌噌地往外窜凉气,往右边窜,好像大腿里面有机器、有动力一样,不停的往外排凉气。接着我的后背热起来了,随后脑袋出汗了,大汗湿透了所有的头发。十点多钟,我入睡了,睡了一宿好觉。第二天早晨起床后,我脑子里还是空空的没有任何思考,便全身轻松的干起了家务活儿。神奇的是:我的腿疼、腰疼、肩周炎、手麻木、颈椎增生、高血压、失眠、视疲劳等疾病全都不翼而飞了,达到了全身无病状态。

初三晚上,女儿告诉我“很多有病的人炼了法轮功病就好了。”我脑子里空空,跟着女儿学着炼了一小时法轮功静功;初四早晨,我的脑子里还是空空的没有任何思考,便全身轻松的干起了家务活儿,这是神奇!我炼了一小时法轮功静功就去掉了全身疾病,这又是奇效!这些神奇的故事用人类的理论,用现代医学理论是无法解释的。只有读师父的宝书才能理悟:这都是师父在做,是师父慈悲和法轮大法的超常神奇!是师父瞬间给我清理了身体,去掉了全身疾病,让我无病一身轻,告别了求医问药。可从中恩师肯定为我承受了很多,我无法报答师恩,只有精進实修法轮大法,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从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七日到二零一七年三月,我修炼法轮大法已过十七个春秋。十七年有余如一日,我天天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师父领我走的路是返本归真,我越修越年轻,会修成正法正悟的觉者。生老病死是常人的理,跟我没有了关系。任何不好的生命及因素都不敢来找我,因为,师父赋予我很多功能。只要我精進实修、真正的信师信法,我就会灭邪恶!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