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风流子》(莫当风流子,此生白浪荡!)词赏析

(金代)吴激:《风流子》

(莫当风流子,此生白浪荡!)

书剑忆游梁。
当年事,底处不堪伤。
念兰楫嫩漪,向吴南浦;
杏花微雨,窥宋东墙。
凤城外,燕随青步障,丝惹紫游缰。
曲水古今,禁烟前后;
暮云楼阁,春草池塘。

回首断人肠。
流年去如电,双鬓如霜。
欲遣从来遗恨,频近清觞。
听出塞琵琶,风沙淅沥,
寄书鸿雁,烟月微茫。
不似海门潮信,犹到浔阳!

【作者介绍】

吴激(1090一1142),金代人,字彦高,号东山,建州(今福建省建瓯县)人。其父吴拭,为宋宰相。岳父米芾,系宋代著名书画家。宋钦宗靖康末年奉命使金,因知名被留,任翰林待制。金熙宗皇统二年(1142)出知深州(治所在今河北省深县南),到任仅三天便去世。吴激诗文字画俱精,其字画颇得米芾笔意,其词风格清婉,领袖金初词坛,与蔡松年齐名。被时人称为“吴蔡体”。今所存共八首词,皆系入金后所作,故多抒发沦落天涯、思乡念国之情。著有《东山集》、《东山乐府》。

【注解】

书剑忆游梁:书剑,读书、击剑。游:游览、居住。梁:即汴梁,今河南省开封市。作者曾游居汴梁。
底处:何处,无处。
“念兰楫嫩漪”两句:兰楫:兰木舟。楫:指划船的短桨,代指船。嫩漪:细小的波纹。吴:泛指南国。南浦:江淹《别赋》有“送君南浦,伤如之何”句。后以南浦泛指送别之地。浦:水滨之地。
窥宋东墙:宋玉《登徒子好色赋》有:“臣里之美者,莫若臣东家之子……然女登墙,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这里以宋玉自比,说自己受到了美女的爱慕。
“凤城外”三句:凤城:京城的别称。杜甫《夜》诗中有:“步蟾倚仗看牛斗,银汉遥应接凤城。”仇兆鳌注引赵次公云:“秦穆公女吹箫,凤降其城。因号丹凤城。其后言京城曰凤城。”青步障:青色的步障。步障:用来遮风挡尘或隔挡视线的一种屏幕。《晋书•石崇传》载:“恺(王恺)作紫丝布障四十里。崇(石崇)作锦步障五十里以敌之。”丝:柳丝。紫游缰:紫色的马缰。温庭筠《江南曲》有:“傍岸骑马郎,乌帽紫游缰。”
“曲水古今”四句:曲水:古时每逢三月上巳,人们就水滨宴饮,以驱除不祥。后人因引水环曲成渠,流觞取饮,称作曲水。《兰亭集序》载:“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禁烟:即禁烟节,又称寒食节,在清明前两天(一说前一天)。相传晋文公结束流亡生活,回国赏赐随从功臣时,忘了介子推,介子推隐居绵山(在今山西介休东南)。晋文公寻找介子推时,介子推避而不见,晋文公便烧山欲逼介子推出,却不料烧死了介子推。后来就定于是日 禁火寒食.以纪念介子推。
春草池塘:化用谢灵运《登池上楼》中“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鸥禽”一句。
流年:如流水般易逝的年华。
清觞:清酒。觞:酒器。代指酒。
“听出塞琵琶”四句:出塞琵琶,汉元帝时,朝廷奉行和亲政策,王昭君远嫁匈奴,传说她出塞时弹着琵琶。杜甫《咏怀古迹》之三有:“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淅沥:象声词,风沙声。寄书鸿雁:《汉书•本传》载:汉朝的使节向匈奴索要苏武,匈奴欺骗说苏武已死。汉使说汉天子在上林苑射下一雁,雁足上系帛书。帛书上说苏武等在某泽中,单于大惊,连忙赔罪。后来便有大雁捎书的说法。
“不似海门潮信”两句:海门:即海口。潮信:潮涨潮落有一定的时间,如人之守信。浔阳:即浔阳江。指长江流经浔阳县境的一段,在今江西省九江市北。

【今译】
《风流子》(莫当风流子,此生白浪荡!)
我记得游居汴梁时,
又读书又击剑何等欢畅。
但如今想起这些往事,
竟无处不令人哀伤。 (欢畅、哀伤:四字总括全词)
想当年曾驾着木兰舟,
细小的波纹层层荡漾,
一直驶向南国水乡。
又曾冒着濛濛细雨,
将枝头鲜润的杏花观赏。
那时我像宋玉一样华彩风光。(欢畅)

吸引得美女为我攀扶东墙。
我还在京城外郊游,
为挡风尘,张起青色的幕帐。
燕子飞进帐内,为我呢喃低唱;
我骑着马儿信步地走,
细嫩的柳丝仿佛有情,
依恋地缠惹我的紫色马缰。 (欢畅)
每逢禁烟节前后,
依旧像古时一样,
在曲水之滨取饮流觞; (曲水流觞)
暮云掩映着楼阁,
池塘边的春草在茁壮生长。

啊,回忆当年的往事, (回忆已往)
令人寸断愁肠! (开始后悔心伤)
年华如同流水,
逝去很快,如石火、电光。
不知不觉中,
双鬓已如秋霜。
要排遣羁留北国以来的愁恨,
只有不断地闷饮酒浆。
听那昭君出塞的琵琶哀曲,
也听淅淅沥沥的风沙声响;
想托天上的大雁,
将书信寄往家乡,
烟云却将月光遮得迷迷蒙蒙,
迢远的家乡不知在何方。
如今的我,竟不如海口的潮水,
潮水还能守信---
按时流到浔阳江。(我却无能回归家乡!那是我出生之地,我怎能把她遗忘?)

全词在最后揭示主题:莫当风流子,此生白浪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