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打辽宁省瀋阳市大连市专案的心得交流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好:

以下为我在专案拨打过程中的心得体会,与大家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用真诚的善熔断狡猾

有一通电话,对方胡搅蛮缠,就像是想耗尽我的耐心,又像是邪恶的洗脑,我知道无论对方是什么意图,我如果为之想要放弃,或者感到了困惑,或者恐惧厌烦,那都是我的漏。所以我一定坚定我的正念,只要他接我就一定打,即便再狡猾的人,再狡猾的邪恶因素,善的力量将是化解它的熔炉钢水。就像是格斗的过招一样,闪转腾挪,我想找到邪恶封闭它的突破口。讲话中他提到他儿子做房地产生意。我说人要做善良的事情,积德行善有福德就会有钱。后来他胡搅蛮缠说些下流的话。我跟他讲,您要积口德,不积自己咱也要积给儿孙。他立即不再是象喝醉酒的不理智的那种滑不溜秋的状态,突然开始骂我。虽然这通电话到结束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结果,但是我觉得我突破了自己对狡猾的不耐烦与恐惧。而做为一个生命的他,当他能知道保护自己的儿孙的时候,我觉得那一刻他是清醒的,是人应有的状态和思想了。

二、破除猜疑的观念 用真诚的善讲真相

有一通电话对方称自己是水暖工人,说我打电话耽误了他的生意,并且他也不好换电话,因为很多客户都已经储存了他的电话。我当时第一念是他在欺骗我,但是我又觉得这样想是带著一颗怀疑揣测别人的心,话里话外总想把那个干坏事的人和他安在一起。假若他是个普通人,感受到我说话时带出这样怀疑他的信息,一定不会起到什么正面的作用。与其这样怀疑他,不如我就相信他。我就把他当成一个水暖工人,我跟他讲,这个电话的原来的主人,参与过迫害法轮学员的事情,他的电话号已经公佈在了海外明慧网上,为了这个电话号的原机主的性命安危,我们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都在找他,给他打电话,让他在共产党的整人运动中自保,别给共产党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当替罪羊。而他做为一个普通的民众在善恶面前也要做出自己的选择。他掛断了我的电话,我毫不犹豫的再打过去,因为我想即使他是水暖工人,至少也要知道三退保平安啊,但是当我再打的时候电话就变成了设置干扰音。

三 在救人中用真诚的善突破断网假相

打电话过程中电脑受到干扰,网络信号不好,总是断网。思想中反应出来,算了歇会儿别打了,反正都打不通。我就去厨房热饭,一边热饭我就一边想,信号不好是怎么回事,是我家网线的原因或者是什么。我头脑里闪出一念电影《2012》的内容,发生大地震前地球的磁场会发生变化,所有的网络都会失灵。“万一是他那边正要发生地震怎么办,那这个众生如果听不到真相,岂不是没有得救的机会了吗?”接著又一想,“若他不是那个未曾谋面的警察,他是我的亲人,我会怎样做?”于是我立即停下手中的饭,赶快拿起电话,就像搜救地震中的亲人一样,一遍一遍的在心里说,“接电话啊,接电话啊。”于是我突破了这个断网假相带来的不好的心态。

对于接电话的人没能有机会更多的瞭解我说的全部,我也在反思,最近在学法中的一段法理与同修分享:
“我过去讲过,带有自己目地的人对别人讲话想改变别人,或者是想要说服别人,你讲出的话再有理,别人也很难完全接受,也打动不了人的心。为什么呢?其实我告诉大家,是因为你讲出的话带有你所有的思维。你在常人中各种七情六欲,甚至于你执著的东西很多,你讲出的这一句话中都带有复杂的思想,就使你的话没有那么大的力量,很分散。再加上要对别人说什么的时候,往往站在自己的观点上,它不一定符合宇宙的法,所以从这一点上讲又没有真理的力量。那么在对别人说什么的时候又加進了保护自己的东西,自己别受到伤害,也就是说你说话的目地又不纯了,那么这样一来使说出的话就非常的飘。可是你要真正能够达到思想清静的时候,或者你执著心越来越少,思想杂念越少的时候,你发现你讲的话就有力量了。”(《瑞士法会讲法》)

四、在打专案期间勇闯安逸生死关

师尊在《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中讲:“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就是这个区别。”而我就在想,我怎么会有可能遇到刀架在脖子上的生死考验呢?我觉得生死关距离我很远。但是我经常不能坚持炼功,即便是到泰国来近似专修的这三年,身边的同修都为我不能坚持炼功而着急,我却觉得没所谓,我就是不想起床,无伤大雅。近一段时间打专案,大组交流时同修经常提醒,要完善自己的修为,才有更大的力量救度众生。为了打好电话,我硬著头皮早晨也要跟同修出去炼功,起床的时候就觉得心脏的部位很难受,呼吸很不顺畅,觉得躺著是最舒服的状态,若从床上爬起来,那种难过无法形容。感觉自己都要死掉了。我问我自己,怕不怕死,不怕死你就爬起来,于是我就站起来了。每次早晨起床,我都会问自己怕不怕死,不怕死就站起来。就这样,在拨打专案的过程中,我竟然遇到了自己的生死关,并且在形成整体的修炼环境下,我突破了这个人走向神,最大的障碍。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的人真能够放下生死,那生死就永远的远离了你。”(《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近期能有机会在全球营救平台电话组和同修们一起讲真相、学法、发正念,觉得自己在变化。在打专案期间,我依然参加当地的大组学法,正赶上大组播放师父广州讲法录影。广州讲法录影,在得法二十年中,至少也得看过二十遍了,但是我从来都没有什么感触,也不知道师父在说什么。而这次我听见了师父在讲什么,感觉好像师父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告诉我怎么修炼,还好像第一次知道师父为我做了那么多,为我承受了那么多。师父说,他会给我清理身体,他会给我下法轮,他会给我种下修炼的机制,他还会时时刻刻都会保护我,看护著我,直到有一天我自己能保护得了自己。我第一次感觉到,师父将我托在手掌心中。广州讲法录影中师父的一个手势我深深的印在脑袋里。师父的手从上向下大概说的意思是人类都在大洪流大染缸中向下滑著,师父的手从下向上托起,大概是在说,师父是将我们从大染缸中救度,托举上去。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感觉到让自己冥顽不灵这么多年的一种壳被破除了,我离师父更近一步了,离回家的路又更近一步了。(以上是个人体悟,不是原话)

千万年的等待,将我尘封的太深,我生命中等待的大法摆在我面前二十年,直到今天我才有一点儿开窍,心里是惋惜,顿足,什么时候自己的真我才能真正的醒来。头脑中太多的执著,太多的假我。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唯有实修,不负师恩,不负自己,不负众生。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