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处处现神迹

恩师好!众位同修好!

提笔难下,珠泪滚滚,千言万语难谢恩师大慈大悲讲法苦度弟子之恩,今生难忘,永世难忘!

一九九八年,我偶然得法。和其他同修一样,风风雨雨走到今天。我最切身的体会是:恩师造就了大法,大法开创了宇宙、众生和万事万物。任何时候,都要把恩师摆在最上面,任何时候都不能脱离大法,不能忘记救度众生的责任。

下面我把自己得法、证实法的一些经历和大家分享。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众同修慈悲指正。

一、做个真修弟子

(一)得法

九八年三月的一个星期六上午,我给一个平时不兴电话联系的朋友打电话。我直接问他:“你在干什么?”他说他在看本书。“什么书?”“讲真善忍的书。”我说:“借给我看。”他说:“我还没看完。不过有磁带,明天给你听。”

打完电话,我一直在想,“讲真善忍的书,到底是本什么样的书啊?我太想知道了。”朋友带磁带来了,我高兴极了,赶紧拿录音机来放。一个清亮、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我自言自语:“这么年轻就当和尚啊。”边上的朋友都不吱声。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睡着了,朋友们也不叫我,两个小时讲完了,我也醒了。这过程中,我就听见恩师的声音,什么内容都没听到。中午我请大家吃饭,饭桌上我问朋友能不能把磁带借给我转录。朋友说可以。录好了我去听,转录的磁带也是什么都没有,就嗡嗡的声音。我又打电话找那位朋友。他说:“广州请不到书了。不过你别急,我叫同事从香港请书来给你。”

两天后,朋友打电话过来,说书已经请到了,但是因为他父亲过世,只好托他的同事小戴送来。我眼巴巴等了一个星期也没见小戴来,只好主动打电话去问小戴。结果小戴说他自己在看,看完了就拿来。又过了两天,小戴终于来了,送来了三本恩师的大法书。一本《转法轮》,一本《转法轮(卷二)》,第三本是炼功图册。我刚收好书,又被一个朋友看见了,他把《转法轮》借走了。

我迫不及待的打开恩师的《转法轮(卷二)》开始读。“宇宙之浩瀚 天体之洪大非人所能探知 物质之微非人所能窥测 人体之穷奥非人知其表面一学之渺 生命之庞杂将永远是人类永恒之迷”。我被深深的震撼了。

“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转法轮(卷二)》)。我听到恩师的声音从很高很高的天上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直入我的心灵深处。我“哇”的一声哭了。我哭了很久很久。恩师看到了我的心,收下我当徒弟。作为弟子,我首先尊敬恩师,尊敬法。先有恩师,后有大法,之后才有弟子才有众生。信师信法,恩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每天看书学法,一遍一遍的看。开始的时候,炼第五套功法盘腿打坐五分钟、十分钟都受不了,痛的心慌,流汗又流泪。看着恩师盘腿盘的那么好,我觉的自己太差了。不过我记住恩师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就坚持双盘,慢慢的,能盘了。

恩师教导“修炼要专一”。九九年四月初一,我進行了一次清理,把以前买来的那些书付之一炬。从上午九点一直烧到下午三点。烧完了,我心里乐滋滋的。中午没吃饭,忘了。从此人也变了,脸色白里透红,一身轻。

(二)大法的神奇

有一天,我学恩师的《转法轮》第三讲,读到“我把所有的学员都当作弟子来带”,看到书和字一下都变了颜色。白变紫,紫变金。接着透明雪白的法轮,发着强烈的白光,围绕着每个字旋转,快速的转。每个字变成了立体的,漂浮在透明的金色虚空中,无比神圣壮观。那金色非常细腻漂亮,人间找不到。

还有一回,看到恩师高高坐在金色的莲台上,周围一片红光。恩师的金色法身无比漂亮,光芒照澈天上、人间。照到哪里,那里的神、人就得救,万物焕发生机。我看着,哭着,知道这是万古不遇的机缘,再也不会有了。

二、有师有法,邪恶算什么

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国家全部机器,造谣污蔑恩师,诽谤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毒害全世人。我心里直喊:“恩师啊,恩师啊,我要永远跟您走。”我天天学法炼功。

九九年八月的一天下午,我正在炼功。房东敲门,我赶紧去给他开门。他说,“你还在炼功!派出所找我们开会,传达上级通知,不准修炼法轮功。”说了一大通。九月份一个晚上,他又来了:“你赶快到乡下去躲。不躲不行了,我在乡下给你找房子。”我没吱声。他急了,气冲冲的走了。十月中的一天上午,房东再次来向我说:“派出所、居委会在派人到处查户口,你明天就走。”我马上到火车站买了一张去成都的站票,然后请两位同修第二天上午来一下。

第二天上午两位同修来了,帮我收拾东西。问我留下的这些财产怎么办?我说不要了,我只要恩师的书。问我生意怎么办?我说放下吧,我是来修炼的。我们静下来背诵恩师的法。同修找来他的司机朋友送我去火车站。

车站里站满了武警、公安警察和端着冲锋枪的军人。一个个黑着脸瞪着眼挺吓人的模样。我不紧不慢,微笑着从他们中间缓缓穿过。恩师的大法书就在塑料袋里装着,我手上拎着。

上车时,警察、武警、军人两边夹站着,检查每个人的行李、包包。轮到我,我朝他们笑笑,他们也朝我笑笑,没有检查我的塑料袋。上车以后,我把装着大法书的袋子放在茶几上。火车上也不断有乘警检查。轮到我,我还是朝他们笑笑,他们也朝我笑笑,也没人查我的袋子。我就一路念着背着恩师的大法到了成都。

到成都火车站,检查员说我的行李超重,手上的就不计了,要交四十元。我打开钱包拿钱,一看钱包里只有两张十元的,其余的五角、两角、一角的一大摞。这哪儿够啊。我心里一阵着急。检察员改口说二十元吧。我说“这五角的全给你吧。”她说:“不要了。你赶紧走。人都走完了。” 我才发现自己刚才人心上来了,一阵着急,两条腿不听使唤了。恩师看我着急,就提醒我,钱在腰包里。我一摸,才发现钱果然都在,没丢,也没忘在别处。

三、恩师护佑,救人的路越走越宽

(一)设法营救同修

二零零一年,我看到一份明慧网资料报道,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四川德阳市一千多名大法修炼人被关押在广汉县。其中有两位有名有姓,男的姓陈,女的姓黄,广汉县人。我知道消息后,立即请恩师救这两位同修,放他们出来。接着坐火车前往成都,转乘长途汽车到了广汉,去想法营救同修。

到了广汉下车,好多三轮车夫都前来问我要去哪里。我说就到这里。我走向那个不来问我的三轮车夫,把两位同修的名字递给他。他一看就说你坐上车来。走了一截路,他问我从哪里来,是那两个人的什么人。我说从成都来,是他们的表姐。他说现在公安到处抓法轮功,白天晚上都在抓,不安全,你先去我家,我再帮你找人。

他先把我拉到他家,他跟家人解释我是来找亲戚的。我问他要多少车费,他说三十元。我给他六十元,他只收三十元。我跟他讲如果只收三十元,我就找别人了,他才收下,然后高高兴兴的去帮我找人了。不久他回来了,告诉我,晚上八点金燕桥头会面。他又留我在他家吃饭。我问他附近哪儿有好的招待所,他说县政府招待所。我就请他送我到县政府招待所。

晚上见到两位学员,他们告诉我,德阳市确实有很多炼法轮功的都被抓到广汉县关起来了,男女老少都有。那些公安人员诽谤李老师“搞政治”,说法轮功是什么什么“组织”。我听了很难过,请他们把这些情况写出来给我,我拿去明慧网上曝光。他们说第二天下午给我。可是第二天下午他们没来找我。

我去黄姓女子的理发店找她。我一跟她招呼,她吓得脸色都变了。她把我带到后面家里坐下,我把明慧网报道的有关他们被非法关押的资料给她看,告诉她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关心他们,师父在保护他们。他弟弟在旁,问我他的妻子什么时候能放回来(原来他的妻子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押了),我就跟他说很快就回来了。她的母亲跟我讲:“派出所就在我家隔壁。你快走,我家没有你住的地方。你赶快走。”看来他们都被邪恶气势吓住了。

这时一股热流通透我的全身,恩师给我的慈悲心出来了。我微笑着安慰老人:“急不得。您要好好保重身体。您坐下来。”没等她坐下,黄女士就把资料回递给我,说了一声“我还有事”,就转身走了。我只好离开了。

那时候,邪恶给大法修炼人带来的压力很大啊。

(二)没能救了他,是我的遗憾

我回到成都,在成都军区招待所住下。第二天去找成都军区派出所所长,熟人某某。执勤人员说他调走了。问调哪儿去了。那人说调市公安局去了。我回到招待所打电话到市公安局,他们告诉我某某调在锦江分局。我又打到锦江分局。这回联系上了,他很高兴,要来接我。我没叫他接,直接去找他。

到了那儿,他已经安排好了晚饭。一大桌酒菜,我左边是某某,他自我介绍现在是锦江分局的特别高官,江泽民亲自培训亲自封的。右边是当地派出所所长作陪,其他是他的亲人朋友。左右两人殷勤的帮我夹菜。我没动筷。我对某某说你们要保护好人。杀人放火抢劫的坏人你们才应该抓。某某说当然要保护好人。我说:“德阳抓了很多好人,关押在广汉,男女老少都有,一千多人哪。”坐右边的那位所长开腔了:“江泽民没名堂。国家大事他不抓,去抓法轮功!”某某急切的说了些附和江泽民的话。我打断他,告诉他说不得。我对那位所长说:“江泽民颠倒黑白,心狠手辣。”某某又为江泽民辩解。我说:“你再说,我就把江泽明民迫害善良的证据给你看。不止四川,全国各地有很多证据。”

第二年的一天,我去成都,打电话到他家,他母亲接的电话。第二天一早到他家找他,他母亲说儿子和儿媳妇一起出去了。还说平时周末都睡懒觉,不知道今天怎么八点多就出门去了。

我从上午九点等到中午十二点也没见他回来。就跟他母亲说我出去一下,回来再会他。我去市场买了肉、菜回到他家。他母亲很高兴,问我怎么买那么多菜。我说你们慢慢吃。那天我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都没等到他,只好把恩师的经文《我的一点感想》和《不政治》留下来,请他母亲转给他看。

第三天又去他家,也没见着某某。我问他母亲,我留下的文章他看了没有?他母亲说:“看了。他还说你操那么大的心。”

再后来,听说他的一个儿子晚上出去,被别人杀了七刀。在医院里昏迷了七天才转醒过来。之后不久的一天,他妻子打电话给我。电话一接通她就开始哭,好一会才搞明白,某某吐血,已经不行了,眼睛睁的老大。我叫她拿电话给他听。我跟他讲:“我恩师慈悲,叫我几次去救你。可你善恶不分,几次都拒绝了。现在这结果是你自己招来的啊。”

没能救了他,是我的遗憾。

(三)广传真相

那时节,我在四川德阳逗留了一段时间,白天我出去讲真相救人,晚上在一个同修家住。

一天早上,看到那同修双眼红肿,就问她怎么回事。她说了句“要死大家一起死。”我就不再问了。过后一位同修跟我说,“别的同修背《洪吟》背不出来,你通篇都背的出来;别的同修晚上去发资料还提心吊胆,你白天去发,晚上住高级招待所。别人被抓,你不被抓。所以你不是特务是什么?”还有同修问我:“你是在哪里培训的?”我说是恩师培养的。“恩师怎么培养你,却不培养我们?”同修的误解是小事,我不介意。救度众生是大事,我必须去履行。

二零零二年,我到一个同修家请恩师的讲法。看到明慧网上报道几百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几十万大法弟子被无辜关押,迫害手段极其残酷。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流泪不止,鼻涕、眼泪、口水在地上集了一片,后来眼泪鼻涕里带出了血丝。恩师提醒我不能哭了,我才止住了。

我想我得做点什么。我请出恩师的《不政治》、《我的一点感想》两篇经文,去到复印店复印,准备去发,让众生明白我们恩师是个什么样的人。复印店老板问我要多少份,我说各要六十份。等印完了《不政治》,准备印《我的一点感想》的时候,他大叫起来:“李洪志的文章!我不能印!派出所召集我们开会说了,如果我们不听招呼,要罚款、劳教、判刑的。赶紧拿走!”我说:“别怕。你印完。保你平安。”他不印。我想那就随缘吧。我付过钱,跟他说了一声:“谢谢你。我们有缘再会。”我转到边上的商店,买了一百个精致的信封,把恩师的经文装在里边,有些寄走,有些送给了遇到的有缘人。

那时候众生受到的压力也很大啊。

形势在不断的变化。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众生也越来越爱听真相了。

有一段时间,我的真相资料都是同修从四川坐长途车带给我的。我接到后,连夜盘腿坐着包好,第二天一早,向恩师请示,然后才出门去发。一路上边背颂师父的大法,边微笑着发给每位有缘众生。远处用行李车拖着,近处背着篓背去发,胸前还挂一包护身符。每次专门找人多的车站、公园、广场、商场去发。遇到过各种年龄、各种职业的众生,绝大多数都能欣然接受大法真相。其间也回答过他们提出的各种疑问。有的问我,你们炼功交多少钱。我说免费教功不要钱。有的问我,你们组织在哪里。我回答我们没有组织,全世界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经常资料发完了,周边还有一大群众生围着要。我说没了,今天带少了。有的还不信,背篓、包包到处翻看,才肯相信真的没有了。

五、信师信法,有惊无险

(一)真相资料变成糖

有一回,去广汉的一个市场上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看到众生得救,心中有点起了欢喜心。第二次又去,先是坐公共车,再换三轮车。从市场发过资料出来,还剩着一些没发完。看到市场边一片树林里有人,我赶紧过去。

林子里有一条狗对着我叫,接着出来个人问我找谁。我说就找你。他带我到他办公室。我给他讲江泽民、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把资料双手递给这位众生。他双手接过,还跟我说,出门左转,田中间有一个高墙围着的很大的院子,是不久前由政府买地盖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边上另一位众生讲:“我常到这个院子里拉潲水回来喂猪,发现带出来的剩饭都是半生不熟的,肉都是不熟的泡泡肉。人怎么可能吃的下。那些里边的管理人员还骂,说这些法轮功给肉不吃,给白米饭也不吃,简直是浪费。”他们问我哪里来的,我告诉他们昆明来的。我向那两个众生表达完谢意,就过去看那个大院。

那大院门口写着“德阳市法制教育基地”,大门紧闭,门口停着一辆红色的小车,我就绕着那辆车看。后来听到里面有人在互相喊叫,要出来查问我,我才注意到门口有一个监视探头对着我。我赶紧叫三轮车带我去广汉县城。三轮车出市场口不远,我听到后面有人喊:“就是这个车。”刚才那辆红色小车“别——”一声拦住了三轮车。我镇静的坐在三轮车里。

四个警察先是检查三轮车主的证件,又看我的身份证。我左右两边各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做记录,另一个问我:“你的身份证?”接着,问的人自答:“成都人。”“你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回答:“赶场。”他又问:“你手里提着的是什么?”他又自答:“糖。”其实我手里拿着的是没发完的真相资料。

警察叫我下车,我笑眯眯的下来。然后他们开始把三轮车上的凳子、垫子全撤下来到处查看,翻看有没有真相资料。没找到。又把三轮车掀翻,到处查看。还是没找到。资料就拎在我手上,当然他们找不到。然后叫三轮车夫把我拉走,不许在那儿停留。

(二)护身符查出来是人民币

在昆明,我常听周围的人讲,老挝经济困难。我想应该请恩师的大法给他们带去福份。就买了张机票去老挝。过机场安检的时候,机器查出来我胸口藏着许多人民币,叫我取出来。我一张张拿出来。一看拿出来的是写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大法护身符。一个安检叫起来:“刚才是人民币,怎么现在变成了法轮功?!”把我带去办公室。很多警察被叫来一起开会,验看我携带的东西。一个警察当面清点共有一百四十三张。所有的警察都看了一遍,都不吱声。后来,我带的大法护身符被他们收走了,没还给我。两个女警察把我送上飞机。

到了老挝,恩师安排让我遇到一个在中国留学的大学生,会讲中国话。我给他讲真相,他非常接受。他又带我去见一位朋友。他的那位朋友是个老板,那个老板听了真善忍的美好非常高兴,非常崇敬法轮大法。后来,那个老板还专门来我家中拜大法恩师,带回去了许多大法护身符。

(三) 这人肯定会什么功

有一回,我在上海不夜城,给一个哈尔滨的众生讲真相。那个众生说,没看过法轮功的书。晚上住宿的时候,我把恩师的大法书给她送去。没多久,值班的警察来敲门,说为什么还不关灯睡觉。吓的那个众生赶紧把书还回来了。

第二天我们退房离开。那位众生走在前面。我想人海茫茫,再见不易,就去赶她,希望把恩师的大法书给她。心里有点着急。我左手拖着行李箱,右手拿着恩师的《转法轮》和真相资料,上到自动扶梯顶的时候,没站稳,就往后跌了一跤,跌落到扶梯的中间扶梯台阶上。当时两脚悬空,手上还拿着大法书,拖着行李箱。值班警察就一声“出事了!”赶紧停了扶梯。结果我進一步跌落到了扶梯的入口处。《转法轮》和真相资料还在手上,但裤包里的硬币全掉在扶梯上,行李箱甩到一边了。人跌坐地上,但哪儿都没伤着。

一个警察过来扶我,我笑着跟他说“不用。”要帮我拿手里的书,我也告诉他不用。另外的警察帮我捡硬币,收拾行李箱。边上有一人一直静静的看着,突然他冒出一句:“那么高处跌下来没伤着,还在笑。这人肯定会什么功!”我心里说:“法轮功。”

六、结语

那么多年,经历了很多很多。一时难以道尽。为了走好剩下的路,就敬以恩师的一首《心自明》与同修们共勉:

法度众生师导航
一帆升起亿帆扬
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
风云突变天欲坠
排山捣海翻恶浪
坚修大法紧随师
执著太重迷方向
船翻帆断逃命去
泥沙淘尽显金光
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
待到它日圆满时
真相大显天下茫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