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山!”

李白:《秋浦歌》(共十七首选其十四)

炉火照天地,红星乱紫烟。
赧郎明月夜,歌曲动寒山!

秋浦,县名,属池州(在今安徽省贵池县西南),据《新唐书》卷四十一《地理志》五:“秋浦,……有银,有铜。”

此篇乃咏冶炼景状。诗一开头,便绘出一幅热气蒸腾的冶炼场景:炉火熊熊,照彻天地,一片光明;再走近一点儿看,红红的火星,交织着紫色的炉烟迸射飞腾。第一句,中间用一“照”字,把炉火与广阔无边的天地,联系起来,可见炉火燃烧,火柱冲天盖地的气势。

第二句,中间用一“乱”字,写出了火与烟交进飞腾,色彩缤纷,四处辉映的景象。

第3、4句,由上面的壮丽图景而写到冶炼工人。“赧郎”:指青年铸工。赧:一般是因羞愧而脸红。这里是指被火映红。实际是说,他们的脸,被火光映得通红通红。从这个头部特写,冶炼工人那壮实的体魄和他的朴实、勤劳、热情、豪爽、虎虎有生气的样子,仿佛呈现在我们的眼前。“明月夜”三个字是对“赧郎”的深一层烘托和渲染:以皎月清洁明朗的色彩,与被红星、紫烟浓重色彩映照着的人相衬托,也显得这人更活泼有力而富有朝气。虽然不能说没有起到一点环境描写的作用,但从诗的意境说,它着重表现出人的风貌。接着“歌曲动寒山”一句,把冶炼工人一边劳动,一边高歌,那歌声飘荡在寒气笼罩的秋浦河面上,及震动寒冷山川的情景,生动地写了出来。不妨说:诗首二句,是写人的“形”;而后二句,却写出了人的“神”——使人的精神气质和宏阔的胸襟,得以更深刻地展露。

在我国古代诗歌里,反映工人生活的诗,真是凤毛麟角;写得诗味浓醇的,更几乎绝无仅有。至于杨齐贤注李白诗,以为炼丹之火;萧士赞注李白诗以为渔人之火。诚如王绮所言:“此二火者,安能照天地耶”?今人瞿蜕园等《李白集校注》亦云:《搜神记》载:“陶安公者,六安铸冶师也。数行火,火一朝散上,紫色冲天’。(卷一)其写鼓铸时之景象正相合,可证其由实验得也。”北宋梅尧臣,写烧瓦工人的《陶者》,用“屋上无片瓦”与“鳞鳞居大厦”的鲜明对比,表现出劳动者的艰辛。

李白此诗,却从另方面着笔,以称赞劳动的场面入手,寓豪情于红星、紫烟、明月、山川的奇彩壮景,寄诗意于烘托、点染、映衬等表现手法,从而挥洒自如地塑造出了我国古代冶炼工人栩栩如生的俊美矫健和英姿飒爽!

正是:
紫气冲天展吉祥,
寒山冷气一扫光。
驱逐邪恶灭妖魔,
劳动人民铁臂膀!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