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

白居易:《买花》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
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
贵贱无常价,酬直看花数。
灼灼百朵红,戋戋五束素。
上张屋幕庇,旁织笆篱护。
水洒复泥封,移来色如故。
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
有一田舍翁,偶来买花处。
低头独长叹,此叹无人谕。
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

【作者简介】 白居易(772--846),字乐天,号香山先生。下邽(今陕西渭南县。邽读龟)人。贞元十六年(800)进士,历任秘书省校书郎、翰林学士、左拾遗 诸职,直言极谏,被贬为江州司马,移忠、杭、苏诸州刺史。晚年以太子宾客、太子少傅分司东都,官终刑部尚书。他与元稹等共同倡导新乐府运动,并称元白。其诗无论短韵长篇,抒情叙事,皆明白流畅,又章法多变,随物婉转,而曲尽情致,不愧中唐诗坛领袖之誉。著有《白氏长庆集》七十一卷。

【注释】
戋戋(读尖):众多貌。素:这里指精白的绢。百朵红花,竟值五匹白绢。
中人赋:中等人家所交的一年赋税。按:唐时赋税按户口征收,分上、中、下户三等。

【简析】
这是诗人《秦中吟》组诗十首中的最后一首。《秦中吟》自序云:“贞元、元和之际,余在长安,闻见之间,有足悲者。因直歌其事,命曰《秦中吟》。”据李肇《国史补》卷中载:“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以不耽玩为耻。执金吾铺官围外寺观,种以求利。一本有值数万者。”诗人则形象地批判了这种竞逐豪奢的恶劣时风。开首即把时间、地点、环境、气氛,渲染得令人如亲临其境,因而感觉体会也愈加真切。

“喧喧车马度”,声色兼备,形象地勾出了万人空巷、车马士女如痴如狂的画图。中间则写牡丹价格之高,及观赏者对牡丹的护惜。这都是从局中人的眼光来写的。结尾是田舍翁的慨叹:“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人民为了交纳赋税,经受了敲骨吸髓的剥削,常被搞得家破人亡。而现在的一丛牡丹花,竟然价值如此!豪门贵要,挥金如土;穷困百姓,惟有叹息!不言之喻,极其深刻。诗人构思,能从“田舍翁”角度著眼,因而才能写人之所习见之事,道人之所未道之言,这是其艺术高妙,胜人一筹之处。

《买花》有的题作《牡丹》。牡丹原是江西一带的产物,唐初移植长安,成为珍品。到了唐德宗贞元以后,赏牡丹成为长安盛行的风气。白居易选取当时豪门贵族生活中带有普遍性现象加以批判,末尾以“田舍翁”的叹息作结,用意极为深刻。

【今译】
京城晚春时,车马吵吵嚷嚷停不住,
传说是牡丹盛开时,成群结伙来到卖花处。
花的价格不一样,全看花有多少数。
美丽鲜艳的百朵红,价值白绢五匹精布。
花上罩着帏幕来遮蔽,旁边夹着篱笆来保护;
又洒水,又封泥,搬来搬去色如故。
家家养花成习俗,买卖的人,都执迷不悟。
有个农村老头,偶然来到卖花处,
一见此景低头叹,为何叹气:人们皆麻木。
咳!一束深色花,能值十户中等人家缴的赋。
(疯狂的享乐,百姓的死活都不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