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古鉴今:孟超然智整贪官

清代乾隆年间,福建闽县的孟超然,考取进士以后,在吏部当上了五品郎中,后来又到四川担任学政。

有一天,四川总督大人庆寿。这位总督,生性最贪,常常借着自己做寿、夫人做寿等名义,收取礼物,变相纳贿。孟超然早就对总督的贪婪反感,但苦于自己是他的下级,无法惩治他。于是,这次借总督祝寿聚会,亲笔写了一副对联,前往总督府。

孟超然来到总督府,总督以为他带来了什么厚礼,谁知孟超然的祝寿礼物,竟只是一副对联,心中大为不快。等到孟超然把对联一抖开,总督大人一看,更气坏了。原来这副对联写的是:“功勋惊宇内,廉洁盖蜀中。”

实际上总督靠的是父荫起家,既无功可言,又最贪婪。这种语含讥刺的对联,在寿堂上挂了出来,还像话吗?你这个孟超然,本部堂做寿,你不但不送厚礼,还如此挖苦我,岂有此理!

总督心中有气,脸上却佯作笑容,说: “兄弟一向不主张做寿,更不主张收礼,尊礼(你送的礼)万万不能收。”

盂超然一听,说:“大帅,我这副对联,已经落了款了,叫我怎么带回去?”

总督笑道:“按说,老兄送来如此厚礼,兄弟岂能不收?无奈省中并非老兄一人,若人人都闻风前来送寿礼,兄弟就难以拒绝了。”

孟超然听了微微一笑,讲:“大帅这样清廉,实在令人敬佩。既然大帅一律不收礼,属下怎能让大帅破例?不过属下有言在先,若我看见大帅收了别人的礼,我还是要送礼的。”

总督笑道:“我既然不收老兄的厚礼,怎肯再收别人的寿礼?的确是一律不收,望老兄体谅。”说罢,端茶送客。

孟超然今天来送礼,要的就是总督“一律不收”这句话。他辞谢总督出门,心中暗暗好笑。但他出了府门,却不回府,叫人从轿中搬出一张凳子来,一屁股就在总督府大门外,坐了下来。

一会儿,成都府的差役,给总督送礼来了,挑的是一大担金银珠宝。还没等他们挑到门口,孟超然就大声喝道: “挑回去!大帅一律不收寿礼。”

成都府衙来送礼的人不信。孟超然就将对联抖开给他们看,说:“瞧,我这副对联,双款都写好了,大帅还不肯收,能收你的礼吗?”

挑礼的人一看,这位坐在大门外代总督辞礼的人,头戴珊瑚顶,身穿锦鸡朝服,不由得不信,就将寿礼担子,挑了回去。门官进去将情况向总督一回报,总督立时火冒三丈:“他孟超然凭什么回我的寿礼!”

门官道:“那孟老头,说是大帅亲口跟他说的。”总督一听,跌坐在椅子上,自己刚刚说的话,怎能赖账?他悄悄来到门边察看,果见孟超然,端端正正地坐在府门口的凳子上。一会儿,正门外又来了一个挑礼盒的人,后面还跟着个监押的官员。还没有走到门边,就被孟超然喝住了: “你们来做什么!”挑礼的忙说: “小人是严道台大人,派来给总督大人送寿礼的。”

孟超然说:“总督大人吩咐,不收寿礼。”送礼的差官怔住了,他不相信地看看孟超然,说:“我们是奉了道台大人命令,来送礼的,必须面见总督大人,当面回话。”

孟超然将脸一沉:“你好大胆子!连我都不相信。大帅适才亲口说的,寿礼一律不收。你胆敢将这担寿礼挑进大门,我立即奏明圣上,看你家主人有什么好下场?连你这奴才,也要枷锁示众。”

孟超然的后面两句话,果然将送礼官镇住了。他们想:这官员可能是上边派来的官,若惹恼了他,真不得了。既然总督有意不收,我们就挑去算了。

总督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急得双眼冒火,他此刻恨不能把孟超然弄死。可孟超然说的确实是自己说过的话,况且孟超然真的上奏,弄不好真的会捅出大纰漏来。

这样,孟超然一直在总督府外,坐了三天,硬是将送礼的人一个个都打发走了。这件事轰动了成都。总督似“火烧乌龟:肚内痛。”气得直在家里跺脚。

孟超然用自己的智慧,惩治了一个十足的贪官,为人称道。

正是:
大义凛然惩贪官,
又添政界一笑谈。
齐天大圣捣魔窟,
妖孽鬼怪吓破胆!

(事据《清史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