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苟唏公私两分明(数文)

在西晋(纪元265-316)灭亡、东晋(317-420)初建的这段岁月里,中国南北的广大土地上,出了一些很有气节操守的人物。他们的一件事,几句话,往往给人很深的印象,一直流传至今。

一、苟唏公私两分明

苟唏(读西,?--311年)是晋惠帝时期的人,东海王司马越掌权后,他打败过石勒和汲桑,功勋卓著,当上了兖(读演)州刺史。

苟唏跟婶母住在一起,对老人非常孝顺。有个堂弟,要求带点兵,想捞个将军的职位。苟唏坦率地告诉他:“你能带好兵吗?我从不讲私情,犯了法是不会饶恕的,劝你还是别干的好!”

堂弟不甘心,死缠活缠,非干不可。苟唏严肃地问道:“给你一个官,我有权力;你可得干好!万一出了问题,就不要后悔啊。”于是让他当都护,主管军事。

堂弟只会纸上谈兵,在调遣军队时,出了大错。苟唏把他推出营帐,手持皇帝的节杖,要依法处斩。

婶母得知后,惶急地赶到刑场,跪在侄儿面前,请求饶恕。

苟唏不发一言,扶起老人,挥手传令,把堂弟杀了。事后,他脱下官服,穿好家居的便衣,抚摸着堂弟的尸体,号啕大哭:“杀你这个都护的,是我这个兖州刺史;哭你这个兄弟的,是我这个哥哥啊!”

苟唏真是公私分明,没有半点含糊。

二、何绥狂傲,迅即遭报

晋武帝的大臣何曾,经常陪侍皇帝的酒宴,回家后跟儿孙们谈起对皇帝的印象,说:“他是开创晋室基业的君主,自然很英明。但在宴会上,从不提起安邦定国的话,只谈日常琐事,似乎不考虑儿孙后辈的安危。我看他是只顾自己,后人恐怕危险啊。”说到这里,他指着孙儿们说:“你们将来要遭受祸害的。”

三十多年过去了。在这些年中,何曾享尽口福,每天饭菜要花一万钱,还说没得地方下筷子。他的儿子何劭,更奢侈,每天吃的开销翻一番,要用二万钱。孙儿何绥、何机、何羡三人,变本加厉,一天要用十万钱,满不在乎。

何绥做了晋怀帝司马炽的尚书,极受宠信。他跟朋友写信,口气傲慢,很不礼貌。

河内名士王尼,曾经看过他的信,很吃惊,说:“何伯蔚(即何绥)生活在这样动乱的年月,竟然骄傲到如此程度,怎能逃得过灾难呢?”

有朋友劝王尼少说话:“何伯蔚要是听到了,会报复你的。”

王尼摇摇头,微笑道:“哪能呢?等我的话传到洛阳,恐怕他早就不在人世了!”

果然,司马越觉得何绥受到晋怀帝的重用,妨碍自己的夺权活动,便指使人告他谋反,从皇帝身边直接抓走,交给廷尉处死了。兄长何嵩伤心地感叹:“我们的祖父(即何曾)说话,真灵验啊。”

三、王安受恩必报

王安是石勒的同族人,但家里很穷。祖逖(266--321)驻兵雍州时,将他买来作奴仆。

王安聪明机智,忠诚老实,很受主人信赖。

祖逖觉得他十分卓越,不愿耽误他的前程,说:“你是石勒的同族,去投靠他,他会提拔你的。我不缺少你一个人。去吧,兴许后会有期呢。”随即送给他整套的衣装、行李和礼物,并写信介绍他去做了石勒的亲随。他作战勇敢,逐渐升到左卫将军。

几年以后,祖逖的弟弟祖约,跟随苏峻,一起造反,失败后,无路可走,逃到石勒那里,生活很窝囊。

石勒当了后赵皇帝。吏部尚书程遐,想整顿朝廷的纲纪,向石勒建议:大王一向赏罚分明,忠于国家的就表扬,背叛君王的受惩罚,这跟汉高祖赦免季布、诛杀丁公的态度一样,才取得今天的成功。可是,祖约对晋室不忠,是乱臣贼子,却受到陛下的袒护,我是难以理解的。”

石勒听信了他的话,决定诛杀祖约,把他的家族亲属一百多人,都判处死刑,又把他的妻妾儿女,当作奴隶赏赐给各地的胡人。

王安得知消息后,心里很着急,说:“我不能让祖逖将军(原来的主子和恩人),绝子绝孙。”行刑那天,王安特地到刑场探看。有个十岁的男孩,是祖逖的小妾所生,名叫道重,也在刑场等死。王安立即买通守卫,把这孩子偷偷地领回家,并把他送去深山的寺庙里当和尚。后赵亡国之后,道重才重返江南,继承了祖家人的烟火。

王安算得上是一位重道义的、受恩必报的君子。

四、莫含顾大局,委身侍胡人

拓跋猗卢是北方鲜卑族的大首领,和并州刺史刘琨的关系很好,多次帮助刘琨抗击刘聪和石勒,可说是晋朝的忠臣,晋怀帝封他为代王。

代王(即猗卢)急需有才能的人做帮手,看准刘琨的部将莫含,求刘琨让给他。莫含自己却不愿去,说:“我是并州刺史的从事,朝廷的官员,哪能去当胡人的差使,委身侍胡人呢?”

刘琨很理解他的心情,但是为了国事,只能苦劝:“并州土瘠民贫,长期遭受战争的破坏,地方又狭窄,能够生存下来,给朝廷保存一块后方基地,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代王的支持!我把大儿子给他作人质,又为什么?为的是团结代王,为国雪耻啊!你想做忠臣,又怎能固执个人情绪,忘了国家的前途?去吧,侍候代王,就像侍候我,并州的百姓,都眼睁睁地望着你呢!”

莫含听了,很受感动。到了猗卢的帐下,忠实勤劳,很受器重。他们和刘琨互相支持,起了良好的作用。

猗卢执法,特别严厉。一个人犯法,往往要杀死整个部落,处死的男女老幼,成群结队。路人问他们去哪儿,回答是:“去领死”,没有一个逃跑的。莫含向猗卢不断求情,说明道理,终于改变了这种残酷的刑罚。

莫含可说是一个顾大局、识大体的人了。

五、陇上壮士有陈安

秦州刺史陈安(?--323),驻在上邦(今甘肃天水),是有名的战将。左手用七尺长刀,右手用丈八蛇矛,背上挎着铁胎弓。近战使刀矛,双手齐发,同时能杀两个人。离得远了用弓箭,边驰边射,没有敌手。

他对部属十分谦和,同甘共苦;很关心百姓的生活,深受爱戴。但他缺乏应变能力,不幸被前赵国刘曜的将军呼延青抓住,因为拒绝投降,竟遭杀死。当地的人民非常怀念他,编唱出一首《壮士之歌》:

陇上壮士有陈安,躯干虽小腹中宽,
爱养将士同心肝,骧聪文马铁瑕鞍,
七尺大刀奋如湍,丈八蛇矛左右盘,
十荡十决无当前。
战始三交失蛇矛,弃我骧聪窜岩幽,
为我外援而悬头。
西流之水东流河,一去不还奈子何!

歌的意思是说,陈安个头虽小,心胸却很广阔,把将士当作心肝宝贝。他骑着花纹斑驳的宝马,铁马鞍饰有图案。经过反复冲杀,他退到深山老林,为了保护士兵的生命,献出了自己的头颅,实在教人怀念。

一位边疆太守,受到老百姓的尊敬怀想,还谱写出这么悲壮的歌曲作纪念,千年万载流传下来,的确是少见的。“西流之水东流河”,华夏之水本是英雄儿女们的血脉,源远流长啊!

(以上均据《资治通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