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龙钟还忝二千石,愧尔东西南北人”

高适:《人日寄杜二拾遗》
人日题诗寄草堂,
遥怜故人思故乡。
柳条弄色不忍见,
梅花满枝空断肠。
身在南蕃无所预,
心怀百忧复千虑。
今年人日空相忆,
明年人日知何处?
一卧东山三十春,
岂知书剑老风尘,
龙钟还忝二千石,
愧尔东西南北人!

【作者介绍】
高适字达夫,渤海蓨(今河北景县)人。少贫困,狂放落拓,二十岁后,浪游长安等地。天宝八年(749年)举有道科及第,授封丘县尉,不久即辞去。后来,在河西节度使哥舒翰幕中掌书记,使他得以接触大漠风光和士卒的疾苦。最后官至西川节度使、左散骑常侍,封渤海县侯。在唐代诗人中,高适是身居高位的人之一。

他的诗直抒胸臆,形象苍劲,语言洗练,不尚雕饰,音节明亮,富有文采。尤以七言歌行最富特色,是与岑参齐名的边塞诗派代表人物。有《高常侍集》。《全唐诗》存其诗四卷。

【注解】
人日;农历正月初七。
杜二:杜甫在兄弟中是排行老二。
南蕃:今四川一带,当时的高适正任蜀州刺史。
龙钟:老迈。
二千石:汉代时太守的俸禄。后便用以代称太守。唐代的刺史是相当于汉太守的郡长官。

【简析】
当时,杜甫正居住在成都浣花溪的草堂(后人称“杜甫草堂”),高适镇守蜀州。他在新春时节,寄诗给杜甫,备致关切之意。自谦地觉得自己年龄老迈,还领着二千石的俸禄,而杜甫及其他四面八方的贤士,正在异乡飘泊,连家乡都不能回,感到心中非常内疚。好诗是从肺腑中流出!

【今译】
正月初七写诗寄给草堂,
可怜的老朋友正在思念故乡。
柳条儿发了芽也不敢去看,
满枝的梅花更勾起心中惆怅。
身在南疆不参与朝廷大事,
千忧百虑总是挤满心房。
今年的人日遥遥相忆,
明年今日还不知彼此在何方?
本想学谢安石在东山隐居,
谁知道三十年仍久混在官场。
年老了还领着二千石的薪俸,
真是愧对这些四方飘泊的贤良!

高适的这首诗发表以后,“龙钟还忝二千石,愧尔东西南北人”,便成为留芳百世的名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