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去执著

我有一个很顽固的执著心,就是每星期都要去东东家玩上两个小时。东东也是同修家的孩子,学法很少,还养成了一些不好的习惯。最初,跟妈妈去东东家,是有修炼上的事情要商量。后来就形成了习惯,每星期我都盼望着去玩儿,就好象上瘾了。东东有时会讲一些低级的笑话,总是逗的我哈哈大笑;有时还会失去理智的做出一些逗笑的表情;最近,我们玩时他还会时不时的说些骂人的话;前几天,他还和本院的一个比他小的孩子打架,明显是他欺负人家。这些事情,妈妈都知道,曾几次劝我不要去了,我总是哭着闹着,妈妈没办法,只好满足我们两个孩童的愿望,一晃两年过去了。我的执著心已经很大了。

几天前,妈妈很深刻的跟我交流切磋此执著的严重性,师父也曾点化我不让我去他家玩了。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妈妈和我切磋了很多,想让我从法理上悟透。妈妈告诉我:我们经过生生世世的轮回,就是为等度人的大法。今天得法了,要知道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宇宙正法只有一次,所以修炼是生命头等重要的大事。有执著不能滋养着它,要有决心修去它。妈妈问我:“想不想去掉次执著?”我说:“想去。”妈妈告诉我:“只要想过就能过去这一关,师父就会帮,求师父加持吧。”我和妈妈闭上眼睛,心里跟师父说着求师父帮助和加持。

师父给我显现出来:东东骂人时,从嘴里蹦出来很多癞蛤蟆,在屋里乱窜;东东的妈妈因为他顽劣难管,有时生气打他,屋里也有很多生气发火的败坏物质;师父点化经常这样会受污染的,如果我们做的不正,那些不好的物质还会加强。

妈妈很郑重的告诉我,没有极特殊的情况,不再带我去东东家玩儿。一听到这话,我难过的趴在了枕头上。我以为去执著心都会难过的。这时,妈妈却告诉我:“难过的不是你,是那个执著心,它要消掉了,是它在难过!”这时我的天目看到:那个丑陋的执著心,难过的嗷嗷直叫,分清后,一瞬间我就不难过了,而且有一种提高后的幸福感。

妈妈还告诉我,这个执著心很顽固,要防止它日后干扰,就要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分清每一思每一念,到底是不是你自己的真念。脑子里闪出的一些念头,有时是外来信息干扰、有时是思想业力、有时是人的观念、有时是个人喜好等等,那都不是自己,要用大法衡量,不符合法的一律不接受。你跟东东玩的那些兴奋的场景,如果再回想起来时,要排斥它,那不是你,是那个执著心在干扰,直到你彻底去掉它为止。

我很认真的听着妈妈的话,师父看到我去执著的决心,在我空间场的四周围,挡了四面警报墙,如果这个执著心再来干扰,撞到警报墙上,墙就会发出警报,同时告诉我:“小宝,快来除掉这个执著心,它又来干扰了。”每每这时,我都会毫不留情的消灭掉这个执著,一层层直到它灭尽。

现在,这个执著心已经很淡,师父给我拿掉很多了。记的前段时间,我上课时都盼着到休息日,好去东东家玩儿,执著心多强啊。

师父在《洪吟》< 迷中修>中讲:“修的执著无一漏 苦去甘来是真福”。真的是这样,没有执著的牵扯,好轻松,好幸福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