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对当今时代的准确预言(8)

第八章 预言江泽民身世及下场

邪恶旧势力选定的人间总代理人――“恐怖大王”、“第三个反基督者”,比历史上任何人都要坏――
第10纪第9首
浓雾的日子 来到菲格拉斯城堡
  不怀好意的君主
  自厌恶一切的母亲降生于世
  流传王国的圣贤异说
  视其为“死后之物”
  他的领地 首现邪恶之王

此诗预言反正教的邪恶之王(也就是恐怖大王)的出现。

在《诸世纪》里,诺查丹玛斯多次预言世纪末将出现企图消灭“基督教”(泛指一切正教)的“邪恶宗教”,并把其宗教首领称作“反基督”,暗示“反基督”是一个阴险邪恶的人物,懂得如何利用民众的无知煽动反对基督教的宗教狂热。

  “不怀好意的君主”、“死后之物”是指谁呢?“邪恶之王”是诺查丹玛斯对此邪恶之首的称呼,这在《诸世纪》的前几篇里已有所体现。

据专家研究认为,邪恶之王已在东方出现,而且危害到西方乃至全世界。它就是发动对普世价值“真善忍”镇压的中共恶首江泽民。

第8纪第70首
英文:
  He will enter, wicked, unpleasant, infamous,
  tyrannizing over Mesopotamia.
  All friends made by the adulterous lady,
  the land dreadful and black of aspect.
  中文旧译:
讨厌的家伙来了不愉快不名正言顺
  控制着美索不达来亚的暴君
  他的朋友全都不是好人
  惊恐的大地 前途一片漆黑
中文新译:
  他来了,恶毒,讨厌,无名的家伙,
  控制着美索不达米亚的暴君。
  所有的朋友都生自于大淫妇,
  恐怖的大地,黑暗的前景。

“美索不达米亚”是两河之间的地方,不一定指中东的两河流域。本诗第二句“控制着美索不达米亚的暴君”,就是本诗第一句说的“恶毒,讨厌,无名的家伙”,为什么说他“无名”呢?因为在以前他是个无足轻重的家伙,根本排不上号,连名都没有,没人想到他能够成为继位的暴君。

  本诗第三句说,他“所有的朋友都生自于大淫妇”,是说他周围的人都是 “大淫妇”的成员。《圣经启示录》里面讲到过与邪恶之兽有关的“大淫妇”;其中有(启示录17-3)“我被圣灵感动,天使带我到旷野去。我就看见一个女人骑在朱红色的兽上。那兽有七头十角,遍体有亵渎的名号。”就是说,这个“大淫妇”是骑在邪恶之兽的身上的,或者说是无耻邪灵;(启示录17-5)“在他额上有名写着说,奥秘哉,大巴比伦,作世上的淫妇和一切可憎之物的母。”古巴比伦,就是本诗第二句“美索不达来亚”所在的地方,是比喻的意义。

以前人们认为此诗预言的是代替教皇统治两河流域的暴君――卢卡特枢机卿。

第5纪第84首
英文:
  He will be born of the gulf and unmeasured city,
  Born of obscure and dark family:
  He who the revered power of the great King
  Will want to destroy through Rouen and Evreux.
  中文旧译:
在深渊与广大无边的城市中诞生
  隐于暗处的双亲
  他在鲁昂与埃瓦尔阴谋
  杀害被人无限崇拜的伟大国王
中文新译:
  他将生在海湾边一个无边广大的城市,
  出生在一个模糊阴暗的家庭:
  他想颠覆伟大国王的权力,
  还想破坏鲁昂和埃尔瓦

  这首诗是紧接上一首,预言谋害救世主的作恶者的出身和恶行。当然这位阴谋家就是第三位“反基督者”,也就是“恐怖大王”了。

《圣经•启示录》里说“我又看见一个兽从海中上来(启示录13-1)”,《诸世纪》这首预言诗说:邪恶之兽“生在海湾边一个无边广大的城市”,都是指他来自海边的又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之一。这首预言诗第二句進一步指出他隐瞒出身,欺骗世人的情况:出生于奸细家庭,生父是个大奸细,自己也是个特务;隐瞒出身,为的是能够往上爬。

  本预言诗后两句说的是:鲁昂及附近地区是法国最大的工业区,所以本诗第四句是说它破坏类似该地区的经济发展。也有人认为后两行说出了他多次阴谋杀害此时在世上传正道行善度人的圣者。这种解释更合理些。

第6纪第84首
英文:
  The Lame One, he who lame could not reign in Sparta,
  He will do much through seductive means:
  So that by the short and long, he will be accused
  Of making his perspective against the King.
  中文旧译:
古谚:身体不全者斯巴达拒绝他的降生
  富有智慧的策略 源源不断
  头脑像星空一般明亮躯体行走不便
  王国里无人企及的位置
  他将目标瞄向王座 因此获罪
中文新译:
  这个瘸子,
  瘸腿的他不能统治斯巴达克,
  他用尽手段来溜须迷惑:
  或长或短,他将被谴责,
  野心勃勃,意图反对国王。

  这首诗预言了一个瘸腿鬼,意图反对国王的阴谋。

诗一开始便谈及古希腊城邦中强大的斯巴达。史书记载,斯巴达保持人种强大的方式是将有残疾的初生婴儿扔入山谷中喂鹰,身体健全的婴儿则放置野外三天不喂食物,仍能存活者再抱回哺养,诺查丹玛斯用这句古谚,大约是想预示某一位权重位高的掌权者身体有缺陷。

  从诗中看,他患有黑腿病,是一个瘸子,虽然竭力掩盖这个事实,还亲自辟谣,可是还是一点用没有,万能的神在400多年前就看得一清二楚。斯巴达克是一个古代尚武的国家,那时生下来的婴儿如果有残疾就会被抛弃,所以一个瘸子想当斯巴达克之王是不可能的,这里讽刺有想当国王的野心,却没有任何能力,连起码的仪表都没有。于是就“用尽手段来溜须迷惑”,极尽溜须拍马取得了元老们的信任。

  就象第5纪第84首里所说的一样,“野心勃勃,意图反对国王”;可是他的举动却受到非议,这就是本预言诗所说的“或长或短,他将被谴责”。

以前人们认为此诗预言的是十八世纪残疾的战略外交家塔勒兰。
    
第3纪第41首
英文:
  Hunchback will be elected by the council,
  A more hideous monster not seen on earth,
  The willing blow will put out his eye:
  The traitor to the King received as faithful.
  中文旧译:
佝偻男子在会议上当选
  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
  比他更丑的人
  准确一击他眼睛破裂
  国王信任的忠臣成了背叛者
中文新译:
  驼背男子被顾问会选中,
  一个地上从没见过的丑恶魔鬼,
  勃勃的野心鼓起他的双目:
  背叛国王才被视为忠诚

  这首诗以前被误解为是指十六世纪新教胡格诺教派的政治领袖,患有佝偻病的路易•德•康德的故事;可是最后一句“背叛国王才被视为忠诚”却解释不通,而且把一个新教的政治领袖说成“一个地上从没见过的丑恶魔鬼”,也太过分了些。《诸世纪》的预言是通过神启而得到,其中一种形式就是万能的神让诺查丹玛斯直接用天目看到一些画面,修士们都知道用天目看东西,有时直接看到的不是这个人的外表,而是这个人的元神,即spirit。本预言诗实际上就是直接描绘“一个地上从没见过的丑恶魔鬼”的元神形象:“驼背”上顶着一双“鼓起的双目”,这其实就是一只癞蛤蟆的形象。这和《圣经•启示录》里说邪恶之兽的元神是像青蛙一样的东西是一致的。另外《圣经启示录》还说“我所看见的兽,形状像豹,脚像熊的脚,口像狮子的口。那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他。(启示录13-2)”,这里“形状像豹”是指癞蛤蟆身上的斑点像豹子一样,“脚像熊的脚” 指癞蛤蟆短粗的腿,而“口像狮子的口” 指癞蛤蟆那张大嘴。其实有狮子那样一张占据整个脸宽的大嘴的动物还真不多见,加上这个兽是“从海中上来”的,暗示它可能有两栖性,癞蛤蟆还真是一个“首选”呢。而现在这个大红龙“将自己的能力,座位,和大权柄,都给了” 这只癞蛤蟆。

  本诗第一句是说此丑恶者被元老们组成的“顾问会”选中。在西方,顾问会(council)只是一个城市的理事会,没有立法权,只能制定规章。可是一个元老们组成的没有立法权的顾问会却能够左右一个国家的命运,而他们选择新领导人的一个重要标准就是本诗第四句所说的“背叛国王才被视为忠诚”,因为当时顾问会已经决定废黜国王。

第2纪第76首
英文:
  Lightning in Burgundy will perform a portentous deed,
  One which could never have been done by skill,
  Sexton made lame by their senate
  Will make the affair known to the enemies.
  中文旧译:
布尔戈纽的闪电兆示不吉
  阴谋策略不让外人晓知
  跛子祭司自私自利
  泄露元老院的重大机密
中文新译:
  勃艮第的闪电预示恶祸,
  一个从没靠能力成事的家伙,
  元老们选上瘸子做上祭司,
  将情报泄露给敌对各国。

  这首预言诗的第一句,和第1纪第80首的前两句是相应的,都是屠城的惨祸,同时又指事件的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圣经启示录》里说的海上来的兽窃取了最高权力。本诗第二句说明“一个从没靠能力成事的家伙”,只要一出什么大事,或着在关键时候,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比如大洪水来了,到底分不分洪,溃堤,这种关键时刻,就不知去向,一旦洪峰退了,就出来视察;瘟疫来了,第一个躲起来。“临阵就脱逃,回来便摘桃”贪功方法,反正干正事时没见人影,一有了成果,肯定就是这事的“总指挥”。

  不过有一件事却是赤膊上阵也要抓的,那就是镇压宗教信仰。其实是怎么回事,他心里清楚得很,不过是出于个人的嫉妒他要镇压,同时想学着点杀人来立威的权术。当别人都反对的时候,他却说这个不会有什么后果,他知道信仰者都是好人,他就是要存心欺善,心里头想着:真是天上掉下一个“软柿子”,该着由我来捏,我可以放心镇压他们,这种可以放心杀人立威的好事,真是千载难逢。可是呢,世界上最邪恶的人,其实就是这种存心欺善的人,老天一定会让他得到相应的报应。

  本诗第三句讲元老们独裁武断,选上了瘸腿的,这一点,万能的神在400多年前也看得很清楚,“祭司”就是邪教里面的管事,当时那么多元老们当“婆婆”,这个被指定者确实也只能算是个“祭司”。在《诸世纪》的其它预言诗里,提到过邪教的教皇或教主,那是留给邪教创始者的头衔。

  本诗第四句直接说明这个新任者就是个特务,他将“将情报泄露给敌对各国”。其不光彩的苏联特务经历,瞒得过人的眼睛,可是却瞒不过神的眼睛。

过去人们认为本诗预言的是法国政客塔莱朗•佩里戈德(1754~1838年)。

第1纪第52首
英文:
  Two evil influences in conjunction in Scorpio.
  The great lord is murdered in his room.
  A newly appointed king persecutes the Church,
  the lower (parts of) Europe and in the North.
中文旧译:
在蝎处的交会产生两股邪恶的力
  大王在自家被杀
  新的王迫害圣职
  欧罗巴的低地和北方的领土
中文新译:
  两股邪恶的力交会在天蝎座
  大王被谋杀在自己的家里
  新任命的国王迫害圣职
  欧罗巴的低地和北方的领土

本诗第一句交代事件的时间,在星象学中,天蝎座的守护星是冥王星,守护神是地狱之王普尔德,那么天蝎座本身就是冥王星或地狱之王的宝座,冥王的宝座本身就有一股邪恶的力量,冥王本身的邪恶力量就更不必说了,冥王星的轨道是一个非常扁的椭圆,在远日点约有74亿公里,近日点只有44亿公里,其公转周期为248年,冥王星在1989年正好达到其近日点,这时冥王星比海王星离太阳还要略近一些,具体时间是9月,非常接近每年太阳在天蝎座的时间10月;冥王星在1989年天蝎座时间里达到248年的近日点,相当于冥王正好坐回了自己的宝座,这样冥王宝座的邪恶力量和冥王本身的邪恶力量“两股邪恶的力交会”在一起,所以本诗事件的时间是1989年。从另一个角度看,蝎子的两个螯钳就象“两股邪恶的力”,但是冥王星不在,只是空壳,冥王星在1989年天蝎座达到近日点,两股邪恶的力交会在天蝎座。1989年双子座的六月,双子含有两股力量的意思。

  “大王被谋杀在自己的家里”是指某领导人被拘禁在自己的家里而丧失了政治生命,或着说“被政治谋杀”,也可能真的被谋杀。“新任命的国王”在现代社会里则是指被指定的领导人,“迫害圣职”,是迫害宗教信仰人士。

  最后一句是说卖国贼把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北方领土出卖了。
过去有人认为诗中写的是1867年皇帝马克西利昂被革命军杀害事件,但诗的后面部份却没得到很好的解释(如“国王迫害圣职”),所以这种解释不足以采纳。

第6纪第33首
他的手不慎沾满鲜血引来阿利奥
  在海边、他立誓
  决不轻易出让自我
  两河汇聚之地,他的手为战争发抖
  披黑衣者,让他恐惧
  让他为此而后悔

这是一首最近才破解的预言诗。

一则圣经故事中提到,基督降生到世上拯救受苦受难的芸芸众生,反对他的有两人,代表两大敌对势力,一是魔王撒旦,寓示罪恶;一是叛徒犹大,寓示不信神、品德败坏的人类。

这首诗即是预言第三位“反基督者”,第一行诗表明,他原来手里已经沾满了镇压人民的鲜血,这使他招引来宇宙中的邪神(“邪恶之兽”)阿利奥。如果他是个正义之君,当然邪恶之神也不会附他的体操控他发动“反基督“的迫害运动。

第二、三行诗是指他发誓不肯出让权力,哪怕是当“太上皇”,也要牢牢控制权力。

第四行诗的“两河汇聚之地”,当然不一定是指伊拉克,伊拉克并没有发生这种运动。

诗的后部分说他因迫害正教而充满恐惧,感到后悔,而且他最终当然逃脱不了身心全灭的下场。

预言家在数百年前,已对人类历史最后一步的“反基督”迫害事件了如指掌,并以多首预言诗的形式写出来警醒当今的世人。希望人们能明智啊。

  此前有人认为本诗预言了反对“基督”的“第三人”将会出现,那就是“阿利奥”。但“阿利奥”是谁?研究专家们众说不一。一种观点认为是指恐怖主义者;一种观点认为是指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者,但这些力量显然很小,构不成整个人类的最大威胁,而“阿利奥”是全人类的公敌,是使整个人类陷于毁灭性灾难的最可怕力量,只有掌握强大武力的无神论者才能办到。

第3纪第73首
英文:
  When the cripple will attain to the realm,
  For his competitor he will have a near bastard:
  He and the realm will become so very mangy
  That before he recovers, it will be too late.
  中文旧译:
跛足男子潜入王国
  距离较远也有人与之抗争
  他王国 他的复辟欲等无期
  所有权力都被剥夺
  再如何活动也于事无补
中文新译:
  瘸腿的男子获得了王国,
  为了对付他的竞争对手
  他养了个近似私生子的家伙:
  他和他的王国将变得十分污秽,
  想要复辟,可惜太迟。
  
本诗预言独裁者下的最后赌注就是培养其恶棍内侄上到高位。
本诗第一句说:患有黑腿病的瘸子当上了国王。第二句“为了对付他的竞争对手,他养了个近似私生子的家伙”是指他在高层中安插了一个象是他的“私生子”,那么这个人是它的“子侄辈”,专门用来“对付他的竞争对手”,他在嗜血屠杀和流氓淫乱方面,那真是穿同一条裤子的人,所以说他近似私生子。私生子bastard在英文的俗语中相当于中文的“婊子养的”这类话,由此可见这个私生子天生是个大流氓。

  本诗第三句“他和他的王国将变得十分污秽”是说整个社会变得道德沦丧,“十分污秽”,这一点从大流氓能当上到高位就可以看出来。之所以要把社会搞得“十分污秽”,其实就是给大地上可能来临的天灾人祸制造诱因。

  以前人们认为这首诗是对波旁王朝最后一位王位继承者――波尔多公爵,但按照更准确的中文译法来看,这种解释并不恰当。

第1纪第50首
英文:
  From the three water signs will be born a man
  who will celebrate Thursday as his holiday.
  His renown, praise, rule and power will grow
  on land and sea, bringing trouble to the East.
  中文旧译:
他诞生在三个水的宫殿
  这个男人以木曜日作为自己的圣日
  他的名声 对神的赞歌 统治 权力
  极大地增强
  大海陆地 他给中东带来风暴
中文另译:
由那三个属水的星座生出的人
他将庆祝星期四为假日
他的声誉、赞美、统治和权力会在海陆增长
把麻烦带给东方
中文新译:
  从三个水的符号,诞生了一个男人,
  他把星期四作为他的节日。
  他的名声,颂扬,统治和权力将增长,
  在大地和海上,把灾难带给东方。

双鱼、巨蟹和蝎子都是属水的星座,这三个星座应在该人的星盘上有重要的作用。水代表感性和感情用事,喜怒无常。第二句令人费解。最后点明这应是东方的一个领袖,假若他在世纪未前带来全球性的灾难,则极可能是已知的人物。   
 
  另有研究者用中国文化進行解释:本诗第一句“三个水的符号,诞生了一个男人”,指的是此男人姓“三点水”,或绰号是“三点水”。“他的名声,颂扬,统治和权力将增长”。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将给国家和民族带来多么巨大的灾难,更万万没有想到最终也会把他自己拖入死亡的深渊。

至于诗中说的“把星期四作为他的节日”,是因为这一天他完成了通过“杀人立威”给自己确立统治地位的总体布署。

过去,人们一直认为此丑恶的男人一定是中东的某位暴君,其实预言中明确说的“东方”并不限于中东的范围。

诺查丹玛斯在给亨利二世的信中,曾预言过三个“反基督”的人。人们普遍认为第一个是拿破仑,第二个是希特勒,本诗则预言的是第三个人。目前所知的中东领袖中并没有谁掀起过对基督教的迫害啊。

直到最近,本诗的谜底才被揭开。诗中说的是东方的一个权力极大的反“基督”者,它于星期四发动了一场历史上空前浩大的反宗教迫害运动,祸及全世界。 

第4纪第57首
英文:
  Ignorant envy upheld before the great King,
  He will propose forbidding the scripture:
  His wife not his wife in another tent.
  Twice two more neither producing nor cries.
  中文旧译:
  伟大的国王支持无知
  旷世奇书一律禁止
  他的妻并非他的妻
  为人诱惑
  扮演着双重角色的夫妇
  早已对之不提异意
中文新译:
  大王升起无知的嫉妒,
  旷世奇书一律禁止:
  他的妻不是他的妻,来自别的帐篷.
  两个的两倍还要多,
  既不能生育又不能声张。

  《诸世纪》预言中关于1999年的预言,多数与邪恶之首有关,这首也是一样。

这首预言诗说的是:“恐怖大王”、“邪恶之首”因为个人嫉妒而决定行恶,犯下滔天大罪,同时,它过着荒淫无耻的生活。前两句说它非常嫉妒,一定要禁止这些“旷世奇书”(也就是前面的预言诗中所说的“圣言”)。妒嫉,就是它行恶的真正原因,体现了它内心深处最黑暗的一面。

  本诗后两句说它好色无耻,情妇成群的荒淫生活,所谓“他的妻不是他的妻,来自别的帐篷”,是说这些女人是他的情妇“不是他的妻”子,而且这些情妇还是有夫之妇“来自别的帐篷”,也因为这些女人是他的情妇,所以“既不能生育又不能声张”。至于诗中所说的“两个的两倍还要多”,更是绝妙,说它的情妇就是两个老情妇和两个小情妇,至于没名的情妇就更多了。它为了讨好这几个情妇,也是无恶不作,结果她们祸乱的程度要让古代的妲己自愧弗如。过去有人认为这首诗写的是不信“邪”的国王亨利二世,其实不是的。这位国王并没有禁止过任何“旷世奇书”。

第9纪第53首
英文:
  The young Nero in the three chimneys
  Will cause live pages to be thrown to burn:
  Happy those who will be far away from such practices,
  Three will watch out nervily for his blood will be death.
  中文旧译:
  藏在一根烟囱里的年轻暴君
  将侍童投進火中烧死
  远离灾难事件者幸免
  家族中有三人
  等待着取他性命
中文新译:
  新的尼禄就在三根烟囱里,
  将把生命的书页投入烈火焚烧:
  对那些远离这种习练的人,他高兴异常,
  他的血脉将死去,老三为此终日惶惶。

  这首预言诗明确地指出了新的尼禄,就是有着666这个兽的数目的“邪恶之兽”。Young 这个英文词与old相对,有“年轻”的意思,也有“新”的意思,也许当时万能的神让诺查丹玛斯看到一个“年轻的尼禄”的形象来代表这是个“新的尼禄”。它喜好用“三”这个数字,于是得了个外号叫“老三”;《诸世纪》预言诗中经常就用老三(Three)来指代。诗的第一句“新的尼禄就在三根烟囱里”,是说他做恶的过程中有“三把火”,也就是“三根烟囱”。本诗的第三句,直接指明“新的尼禄”是在镇压正统宗教信仰,让人们“远离”。诗的第四句是说,这个恐怖大王其实知道他自己没有好下场,所以“终日惶惶”。据说,他在家里大抄《地藏经》,因为他是地狱里的鬼嘛,地狱里的鬼归地藏菩萨管,所以他抄《地藏经》。可是一点用都没有,将来他在地狱里真的见到地藏菩萨了,不用小鬼推他,他自己就往油锅里跳進去了……

第2纪第30首
  英文:
  One who the infernal gods of Hannibal
  Will cause to be reborn, terror of mankind.
  Never more horror and never more worse of Journals
  His audio will come to Romans through Babel.
  中文旧译:
汉尼拨地狱里的诸神
  让人复活的男子 人类恐怖之星
  心有余悸,比散布谣言更丑的恶行
  还有严重的事通过巴贝尔
  带给罗马人
  中文新译:
  汉尼拨的地狱之神,
  将人类的恐怖之星复活。
  从来没有更可怕的恐怖,
  从来没有更丑恶的新闻宣传机构和媒体,
  通过巴比塔,他制造的谣言传到了罗马。
  本预言诗后两句的英文翻译做了修改,原英文翻译将Journals译为“日记”再引伸为“日子”,这里做了还原。

邪恶之首,来自地狱的撒旦。《圣经•启示录》里说:“那一千年完了,撒旦必从监牢里被释放(启示录20-7)”,本诗头两句就是说:地狱之神,将人类的恐怖之星也就是撒旦复活了:时间是20世纪,也就是“那一千年”将完了的时候;这个撒旦复活的地点不在西方国家,因为这个地狱是“汉尼拨的地狱”,汉尼拨是古代曾打败罗马帝国的非洲迦太基将领;同时第四句说“他制造的谣言传到了罗马”,也就是说撒旦复活的地点不在罗马;这个撒旦就是邪恶之兽。

  这个撒旦最恐怖的机构不是它的军队,而是被它控制的新闻宣传机构和媒体,就是给人“洗脑”的工具。《圣经•启示录》里说:“他又叫众人,无论大小贫福,自主的,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额上,受一个印记。(启示录13-16)”,那么更确切的说,它给人“洗脑”,就是邪恶之兽专门给人打上“兽印”;所以,本预言诗第三句说:“从来没有更可怕的恐怖,从来没有更丑恶的新闻宣传机构和媒体”,因为世界上没有比被“打上兽印”更可怕的事情。

  本预言诗第四句意思是说:“巴比塔”是《圣经》里记载的修建在东方国家的“通天塔”,这里指现代的广播电视塔,把制造的各种谎言和假象以至歪理邪说,向各国传播,尤其是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传播覆盖了几乎全世界,而毒害了所有的人。

被谣言洗脑是最恐怖的事。这首诗预言了邪恶之兽和邪恶之首是从地狱里放出的魔鬼撒旦,它们将给人类社会带来极大的恐怖,是“人类的恐怖之星”;而他们的恐怖不仅仅在于他们残酷的屠杀和迫害,更在于他们所垄断的洗脑工具,使邪恶谣言得以传播,毒害了许许多多世人,流毒遍及全世界。

  如果不清除这些流毒,许许多多的人就将会在未来的大淘汰中被淘汰,因为通过《诸世纪》的神启我们已经知道宇宙未来的唯一希望,如果听信谣言而连这个希望都放弃的话,那么也就是放弃了自己的未来。

这首诗也可看作是是一首关于将出现第三位“反基督”者的预言诗。

  汉尼拔是公元前218年第二次波埃尼战争中大败罗马军队的伽太基英雄,后来他战败流亡于小亚细亚。因为这名男子能使汉尼拔复生,所以他绝对不仅仅是宗教方面的权威,而且必然握有相当大的军权。第四行的“巴贝尔”指巴贝尔塔,这名男子利用杂乱的语言,把《旧约圣经》中的故事“巴贝尔塔未峻工”拿出来扰乱视听,从而将世界引入一片混乱之中。这是比散布谣言更严重的罪恶。

这首诗的意义已经非常清楚了。“人类恐怖之星”就是在关于1999年大劫难的那首诗中讲到的“恐怖大王”,它的恐怖罪恶真是令人心有余悸啊!在历史上是空前绝后的。

第3纪第59首
英文:
  Barbarian empire usurped by the third,
  The greater part of his blood he will put to death:
  Through senile death the fourth struck by him,
  For fear that the blood through the blood be not dead.
  
中文旧译:
野蛮的异教徒 帝国被第三者夺走
  死神追赶着大多数民众
  老态龙钟的第四者
  被自己的国家击倒死去
  成天担心自己是否会香火无继
中文新译:
  野蛮的帝国被老三篡夺,
  绝大多数的孝子贤孙们将因他而亡:
  借老人之死来打击老四,
  担心后代不给他陪葬。

  这首预言诗明确地说明了邪恶之兽来到世间的目的,它要给人洗脑和打上兽印,目的只有一个:让更多的人给他陪葬。因为他自己是从地狱里被放出来的魔鬼,他也知道他自己的归宿始终还是地狱。

  本诗的第一句中“野蛮的帝国”所指不言而喻。这个邪恶之兽犯下了迫害正教信仰等等恶行,那些跟随邪恶之兽行恶的人,也就是它的“绝大多数的孝子贤孙们将因他而亡”,他们和邪恶之兽将会是同一个下场。

  本诗的第三句“借老人之死来打击老四”,是指在 “老人”死后,为持续他的统治,处心集虑要把第四代接班人搞掉,换上自己的人接班;“担心后代不给他陪葬。”主要是担心后面的接班人会改变他制定的政策。

过去人们一直以为这首诗预言的是法国大革命和帝国落入第三者手中。但根据准确的中文翻译,发现这种解释并不确切。

第9纪第17首
  英文:
  The third one first does worse than Nero,
  How much human blood to flow, valiant, be gone:
  He will cause the furnace to be rebuilt,
  Golden Age dead, new King great scandal.
  中文旧译:
第三个排首位
  做的事比尼禄更坏
  去吧!流吧!(多少人的鲜血在流淌)
勇敢者的鲜血 (勇敢者失去生命)
  灶台被重新打造
  黄金时代之后的死亡
  新的君主与漫天丑闻
中文新译:
  第三人是历史上第一个比尼禄还坏的家伙,
  多少人的鲜血在流淌,
  多少勇士被杀害消亡:
  他将重建(焚烧尸体的)炉子,
  黄金时代结束,新的国王漫天丑闻。

  本预言诗是说:“老三”(第三个反基督者) “是历史上第一个比尼禄还坏的家伙”,在他的暴政之下“多少人的鲜血在流淌,多少勇士被杀害消亡”,尤其是实施了 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由于“比尼禄还坏的” 当政,使得短暂的“黄金时代结束”,而且这个邪恶贪腐淫秽龌龊的“新的国王”的种种丑恶行径,掀起了“漫天丑闻”。

过去有人认为此诗是预言法国大革命的,当然那些恶棍们也很坏,可是却远没有这个“比尼禄更坏的老三”那样邪恶。

第10纪第10首
英文:
  Stained with murder and enormous adulteries,
  Great enemy of the entire human race:
  One who will be worse than his grandfathers, uncles or fathers,
  In steel, fire, waters, bloody and inhuman.
  中文旧译:
杀人 道义被无情玷辱
  全人类不共戴天之敌
  那恶徒 比祖先凶残百倍
  不论父辈叔辈
  铁 火 水 血 腥臭 人非人
  巨人 被毁誉之箭射中
中文新译:
  浸污着谋杀和大量的通奸,
  全人类最大的公敌:
  他比他的祖辈,叔辈和父辈们更坏,
  屠刀,烈火,洪水,血腥和非人。

  这首预言诗是对“第三个反基督者”(邪恶之兽)一伙的总体评价:“ 浸污着谋杀和大量的通奸,全人类最大的公敌”,它的双手沾满鲜血,它的暴政浸污着对无辜的儿女的谋杀,它淫荡的生活充斥着和他那些祸国殃民的情妇们大量的通奸,是带动社会道德败坏的源头。这个“全人类最大的公敌”,“比他的祖辈,叔辈和父辈们更坏”,因为形容别的坏人只用“比他的祖辈和父辈们更坏”就够了,唯独这个恶鬼之首,还得加上一个叔辈才行。从“辈份”看比第一代的还要坏,以前的坏人做恶都有利益冲突因果报应,而这个恶魔迫害良善,只是出于个人的嫉妒,而且迫害手段之残忍,甚至还有比地球上从没有过的罪恶更严重的罪行,在400年前就被神看在眼里。最严重的是邪恶之兽一伙犯下的罪恶是导致整个人类在“大七数轮回”里可能走向毁灭的最大原因。

也可认为这首诗预言全人类公敌、第三个反基督者诬蔑救世的圣人。此前人们多数认为此诗说及拿破仑,其实不然,这是预言出现于现代的第三个反基督者对正教的迫害。

第10纪第90首
非人的暴君竟百难不死
  贤明温和的人继他之后坐入大锅
  虽说元老院全掌握在股掌之中
  却仍为无耻之徒大伤脑筋

这首诗所说的非人的暴君是指谁呢?

有人认为能被称为“非人的暴君”,且又同时“百难不死”的人,非法国的拿破仑莫属。可是把路易十八称为“贤明温和的人物”,不太妥当;另外,“无耻之徒”也不能确定是谁。所以,以上的解释并不完全贴切。

其实要说非人的暴君且百难不死的,在中国的历史上不知有多少呢?近现代都有不少。诗中讲的是类似于“太上皇”的现象,那个“太上皇”就是“非人的暴君”,诗中明确说了他未死,可是却已出现了继任者,可见他成了“太上皇”,在“干预朝政”。继任者虽然得到“元老”的支持,可是还是为“太上皇”安插的一些“无耻之徒”大伤脑筋,无法施展自己的政纲。

第8纪第61首
英文:
  Never by the revelation of daylight
  will he attain the mark of the scepter bearer.
  Until all his sieges are at rest,
  bringing to the Cock the gift of the armed legion.
  中文旧译
阳光下暴露
  他想染指王权的野心
  他的包围攻击没做到兵贵神速
  就算把武装军队作为大礼
  赠于雄鸡
  也无济于事
中文新译:
  不要在白天依靠启示(录) ,
  他将获得王权的标记。
  直到他的围攻完全平息,
  送雄鸡武装大军为礼。

  这首诗预言的是在2004年底到2005年初,苍天授意,降下一本奇文畅销书,威力胜过那百万雄师的“武装大军”。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古代的著名预言:诸葛亮的《马前课》。
  三国时代诸葛亮的《马前课》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几部预言之一,这部预言非常简洁明了,只有十四课,每一课预言一个历史时代,而且每一课都按顺序排列。每一个历史时代过去后,人们回头一看就会发现诸葛亮的预言惊人地准确。《马前课》的前十课已经发生,所以从第一到第十课也就已经完全被破解了,第十课预言的是中华民国的历史。

  我们现在先来破解《马前课》的第十一课和第十二课。
  第十一课:四门乍辟突如其来,晨鸡一声其道大衰。
  第十二课:拯患救难是唯圣人,阳复而治晦极生明。
  那么,我们回过头来看看《诸世纪》的这首第8 纪第61 首,就可以理解它是什么意思了。

  本诗第一句“不要在白天依靠启示(录)”,是说《圣经启示录》中预言的应用时间不是在“白天”,反过来说当“黑夜”来临时,就是《圣经启示录》中预言的最后的正邪大战来临的时刻;我们知道在《诸世纪》预言里,“黑夜”就是代表“月亮统治的二十年”,也就是代表宇宙正义的“太阳”与代表宇宙中的旧势力的“月亮”为宇宙将来的生死存亡而争战的过程,这个时期就是《圣经启示录》中预言的最后的正邪大战时期。那么,根据《圣经启示录》的预言,怎么样让人们认清邪恶之兽,在人类最后的大淘汰来临前,在上帝的最后审判来到之前,抹去被打上的兽印,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而对那些曾经在过去对神许下过庄严誓言的人们,怎么在最后的正邪大战中,兑现自己神圣的誓言,在正义一方中与邪恶作战,才能不辜负自己千百年的期待。

  本诗第二句“他将获得王权的标记”,是说《圣经启示录》中预言的那个邪恶之兽的邪恶之首,“他将获得王权的标记”,成为“三位一体”的领导人,所以《圣经启示录》里讲从“从龙口兽口并假先知的口中出来”的“三个污秽的灵”,都是“好像青蛙”的蛤蟆(《圣经启示录》16-13)。

  本预言诗的后两句“直到他的围攻完全平息,送雄鸡武装大军为礼”,就是启示我们说,只要邪恶之兽的“围攻”不“完全平息”,这只“雄鸡”就不停止发声。

  现在我们来看看中国著名的预言唐代的《推背图》是怎么说的――
  推背图第四十一象
  谶曰
  天地晦盲,草木蕃殖;
  阴阳反背,上土下日。
  颂曰
  帽儿须戴血无头,
  手弄乾坤何日休;
  九十九年成大错,
  称王只合在秦州。

推背图的第四十一象是推背图中预言政运的总论,以前很多人认为只是关于某时代的预言。

  关于“谶”的解释,以前很多人都解得很好,“天地晦盲”是指黑暗,“天地间昏暗不见阳光”;“草木蕃殖”是指大地在黑暗中一片“荒凉”的景象,这种“荒凉”不仅是指生活的困苦,也指文化和道德乃至信仰,都被破坏和荒废,环境也是满目苍夷;“阴阳反背,上土下日”是指天地间一股反宇宙的邪恶势力,它颠倒黑白,使“阴阳反背”,是一股妄想埋没太阳的邪恶的黑暗势力。
我们来看看第四十一象的“颂”:

  第一句“帽儿须戴血无头”,它预言了血腥,比“沐猴而冠”还不如,天地之间不承认其“正统性”。

  第二句“手弄乾坤何日休”,预言的是反动,颠倒乾坤,阴阳反背,是天地间一股反宇宙的邪恶势力。

  第三句“九十九年成大错”,是预言在一九九九年,在“恐怖大王”的发动下干下了“大蠢事”,结果导致了毁灭。

  第四句“称王只合在秦州”,此国可与中国当年秦始皇相提并论。

第1纪第96首
  英文:
  A man will be charged with the destruction
  of temples and sects, altered by fantasy.
  He will harm the rocks rather than the living,
  ears filled with ornate speeches.
  中文旧译:
男子被迫担负破坏的责任
  寺院和宗派的空想
  使人改变
  他与其在伤害生物
  不如说在损坏岩石
  花里胡哨的口舌
  塞满了耳际
中文新译:
  一个男人被控告犯了灭绝罪,
  妄想改变(别人的)宗教和信仰。
  他将伤害岩石甚于伤害生命,
  耳边充满了虚饰的演讲。

这是一首准确地预言了“邪恶之兽”遭到起诉的预言诗,连罪名都不差:“灭绝罪”, “妄想改变(别人的)宗教和信仰。”一切如料,真是神目如电。

所谓“群体灭绝罪”,根据联合国大会1948年曾通过的《防止及惩治残害人群罪公约》,其中规定:蓄意全部或局部消灭某一民族、族裔、种族或宗教团体,构成群体灭绝罪。对此类犯罪,无论犯罪者为依宪法负责的统治者、公务员或私人,均应受到惩治,任何人不能享有豁免权。对此类犯罪实行的是“普遍管辖原则”,也就是即使该国非犯罪行为地,行为人或受害人不具有该国国籍,该国都可适用其国内法规来惩治此等犯罪行为。

  本诗后两句“他将伤害岩石甚于伤害生命,耳边充满了虚饰的演讲。”指“邪恶之兽”编造的谎言,不仅毒害了生灵,也毒害了许许多多的物质,促使这个世界走向崩溃。

第3纪第40首
英文:
  The great theater will come to be set up again:
  The dice cast and the snares already laid.
  Too much the first one will come to tire in the death knell,
  Prostrated by arches already a long time split.
  中文旧译:
古老的大寺院将再现昔日风光
  大局已定开始撒网
  敲打丧钟的伟人过度疲倦
  很早以前就被流矢击中
中文新译:
  大剧院又将建立起来:
  赌注已下,陷阱已埋。
  丧钟声中,首脑已太疲惫,
  很早前就被弓箭穿透。

  这首预言诗是《诸世纪》中需要引起特别注意的一首诗,而以前的翻译或解释都没有注意到其中神给启示的主要部分,并且有很大的误解。

  诗的第一句是“大剧院又将建立起来”,在这一句的冒号后面引出了下一句:“赌注已下,陷阱已埋。”那么邪恶之兽的“赌注”是什么?“陷阱”又是什么?这些是值得注意的问题。有人说,大剧院象一座大坟,讲究风水的人居然在最中心的地方造个坟,毁坏了精妙风水布局,从此为阴尸气所罩,这些都有一定的道理。其实,建起了大剧院,这是邪恶之兽的“陷阱”之一,它是一个邪恶的地标,有了这个大剧院,《诸世纪》预言诗提到的许多灾难,就可能降临在此城的头上。有人注意到第二句“陷阱”的英文词用的是复数,也就是说邪恶之兽的“陷阱”不只一个,我们都要提防。另有一个坟墓,我们也要离远点。

  本诗的后两句是说,邪恶之兽下好了“赌注”、埋好“陷阱”,他自己也气息奄奄,蹦哒不了多久了,所以“丧钟声中,首脑已太疲惫”。最后一句“很早前就被弓箭穿透”,是说这个罪恶累累的魔鬼早就被正义之箭击中了,如果不是那些来自四面八方的邪神烂鬼不断地补充和支撑,就凭那副皮囊早就死了几十回了。

第2纪第54首
英文:
  For strange people, and distant from the Romans
  Their great city much troubled after water:
  Daughter armless, domain too different,
  Terror chief taken, unavoidable rebellion.
  中文旧译:
远离罗马的异国
  洪水淹过大都市
  拥有私产的少女
  被掌权者剥夺权力
中文新译:
  远离罗马,异国的人民,
  洪水后的大城灾难深重;
  没有武装的儿女,来自许多不同的领域,
  恐怖之首被抓,不可避免的反抗。

本诗后两句的英文翻译根据原文有所改动,第三句的前半句原来翻成了“Daughter handless”,意思是“没有手的女儿”,结果把整首诗的意义搞的面目全非,这里其实不能直译为“handless”,而应该译为“armless”,意思是“没有武装的,和平的”;第四句的原英文翻译存在的问题,是没有根据原文来直译,这里“chef terreure”应直译为“Terror chief”,“auoit”就是“avoid”,而“riblee”就是“rebel”。

  这首诗预言了人们在邪恶陷阱的巨难中终于觉醒了,许许多多“来自许多不同的领域”的民众,他们手里虽然没有什么武器,仍然起来反抗邪恶,把恐怖之星抓了起来。

  本预言诗表达的意思比较明确,就是灾难中的人们,主要通过和平的抗争,推翻了邪恶势力。这里的“大城”就是圣经中的“巴比伦大城”,也就是上文我们说的“海的城市”,而这里的“恐怖之首”就是“恐怖之星”,因为在《诸世纪》里的“恐怖之首”就是指的邪恶势力的首领,比如在第2纪第30首里,邪恶之首就被称为“人类的恐怖之星(terror of mankind)”,而在第10纪第72首里则把当时出现的邪恶势力称为“恐怖大王(great King of Terror)”

本诗原译为“拥有私产的少女,被掌权者剥夺权力”好象说明了废除私有制,但如果采用新的译法,这个含义就不必再解释了。 

第4纪第56首
英文:
  After the victory of the raving tongue,
  The spirit tempered in tranquillity and repose:
  Throughout the conflict the bloody victor makes orations,
  Roasting the tongue and the flesh and the bones.
  中文旧译:
  发怒的舌头取胜之后
  精神需要安静的休息
  战斗正酣
  嗜血的胜者大肆张扬
  舌 肉 骨被烧为灰烬
中文新译:
  颠狂的舌头取胜之后,
  邪灵总还要归于沉寂:
  冲突的过程里,
  嗜血的“胜者”大肆张扬,
  舌头,皮肉和骨头终将烧为灰烬。

  这首诗预言了“人类恐怖之星”,也就是“邪恶之兽”开始迫害罪恶时,不可一世,自以得胜的猖狂嘴脸,又预言了它可悲的最后下场;两相对比,揭示了邪恶再猖狂也不可能真正战胜正义,善恶终有报是天理。

  “邪恶之兽”除了亵渎神灵的癞蛤蟆大嘴,别的本事是没有的,它就靠那个“颠狂的舌头”造谣诬蔑和迷惑众生。但造谣诬蔑的东西毕竟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猖狂得了一时,猖狂不了一世,“邪灵总还要归于沉寂”,这就是本诗前两句告诉我们的道理。
  本诗后两句是说:不管“邪恶之兽”曾经多么张狂,但是逃脱不了最终的下场,它的“舌头,皮肉和骨头终将烧为灰烬。”哈米吉多顿的最后战斗是以正义消灭邪恶为终局的。

  “启示录19-20: 那兽被擒拿,那在兽面前曾行奇事,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之人的假先知,也与兽同被擒拿。他们两个就活活的被扔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

  魔鬼再邪恶,终究还是要下地狱,“舌头,皮肉和骨头终将烧为灰烬。”无论是两千年前的《圣经启示录》,还是四百年前的《诸世纪》预言,邪恶之兽的下场早就决定了。

《诸世纪》的这首诗使人们在困难中充满了希望,同时也告诉人们不能“迷惑受兽印记,和拜兽像”,否则会“同被擒拿”。

第9纪第76首
英文:
  With the rapacious and blood-thirsty king,
  Issued from the skin of the inhuman Nero:
  Between two rivers military hand left,
  He will be murdered by joining lime burner.
  中文旧译:
嗜血的,贪婪的国王(或黑人)
  他是暴君与妓女的私生子
  夹在两条河流之间
  左手握着军权
  他被秃顶的年轻人杀死
中文新译:
  贪婪嗜血的国王,
  源自非人的尼禄的皮囊,
  两河之间,军队不受掌握,
  他将被投入火窑而死。

  本诗的英文翻译只是改动了三个词,一个是第二句的“peaultre”,法文的“peaux”相当于英文的“skin”;另一词是第四句的“chaulueron”,这个中古时期的法文有两个意思,一个是“Baldy(秃子)”,一个是“lime burner(石灰窑)”,这里采用第二个意思;第三个词是第四句的“Ioyne”,古法文里是“join(加入)”的意思。

  这首诗预言了恐怖大王在灭亡的下场。
  本诗前两句“贪婪嗜血的国王,源自非人的尼禄的皮囊”,因为《诸世纪》第9纪第53首预言了“有着666兽数的新尼禄”,而第9纪第17首预言了“历史上第一个比尼禄还坏的家伙”,所以这里所指是明确的。

  英文所说的“military hand left”,这里的“left”根据预言意思不应是“左”的意思,而应是“离开”的意思,军队离开了,不服从他了,预言了军队中的许多人觉醒了,军队不愿陪葬,各地军队起义来声援正义。

  本诗第四句说“他将被投入火窑而死”,预言了它的下场。欧洲中世纪的“lime burner”,同时有两个作用,除了煅烧石灰外,还要将石灰加水熟化,在中国石灰加水熟化是在石灰池里完成的,生石灰投入石灰池会放出很大热量,那情景就好像是《圣经》在最后的审判里提到的“火湖”。

在这个旧宇宙久远的历史中,安排了宇宙中最后时期的正邪大战,这场正邪大战在地面上的表现就是有良知的人们与邪恶的斗争;我们知道,《圣经启示录》里讲撒旦也好,邪恶之兽也好,本来都是捆绑在无底坑里的,到了一定时候故意被放出来的,人类在最后时期的各种灾难也是安排好了的,包括最后的大淘汰要淘汰多大比例的人类和众生,这些都是“旧势力”安排;“旧势力”让邪恶势力逞狂,让它们认为不能被救度的人变坏和打上兽印,就是要在大淘汰中淘汰他们,当然那个邪恶之兽更是要被淘汰的对象。

  时间一到,邪恶必然会被天灭,这个宇宙久远的历史安排早就决定好了,那么对于每一个人来讲,怎么样能够退出并抹去兽印,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

  “天灭”的一种原来设定的过程,就是在邪恶设下的三个陷阱的诱发下,通过一些巨大的天灾人祸动摇统治使其灭亡,而许许多多没有退出、抹去兽印的人们,也可能在这其中成为殉葬品而被淘汰。

  但是慈悲的主神完全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而是尽可能多的救度众生,使被淘汰的人数尽可能的少。

  可是,我们现在还在旧的宇宙之中,它在久远历史安排中的层层机制还在起着作用,而且人们对这个邪恶之兽的清醒认识还不够,还存在着大量被打上了兽印的人们,那么旧宇宙还是要启动一些“淘汰机制”来处理,这就使得邪恶的陷阱有诱发天灾人祸的机会。

  那么现在对于个人而言,退离邪恶就是自救的最有效手段,因为那是神对他的子民的旨意,就是上帝对他的子民的旨意。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