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查丹玛斯对当今时代的准确预言(5)

第五章 准确预言马克思与毛泽东

旧势力在人世间制造了好几个“出类拔萃”的邪恶人物,同时,也有一些人物成了悲剧人物――
第3纪第35首
英文:
  From the very depths of the West of Europe,
  A young child will be born of poor people,
  He who by his tongue will seduce a great troop:
  His fame will increase towards the realm of the East.  
中文旧译:
欧罗巴西部最深处
  贫穷家里一个孩子呱呱落地
  他靠三寸不烂之舌
  让许多人如坠迷雾
  他的名声扬遍东方国度

以前人们都以为预言所说的这个人,不是指法国的拿破仑就是指德国的希特勒,其实都不是,因为他们的声名“在东方的国度”都不怎么太传扬;但是有一个西方人,他“在东方的国度”被称为“伟大导师”,他的大幅画像挂在广场上,公共建筑上和各种会场上,这个人就是“玛尔斯”,“精神上帝”,他影响了许多“在东方的”的好几代人。 他就是马克思。与其译音相似的是“玛尔斯”。

“玛尔斯”出生在位于西欧的德国的特利尔城,他父母的家庭在当地算是个“中产家庭”,他父亲曾是个律师。法国的拿破仑出生于贵族家庭,希特勒的父亲是海关官员,他们都不出生在真正的“贫穷人家”。只有他的家庭几十年里在贫困中度过。也许这里更确切的翻译应该是“不幸的人家”,而不是“贫穷人家”。《诸世纪》这首预言诗说的“欧罗巴西部的最深处”,还有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指西欧“地下的最深处”。

第6纪第61首
大大的幕布
  折折叠叠 不欲人见
  历史的大部分 一半之余误解
  从天国放逐到遥远之地
  他外貌粗旷豪放 像铁血战士
  大众坚信不疑 一个好战嗜血者

这首诗预言的对象,学者们认为是东方的某位独裁者。这位独裁者的真实面目、内心和生活,都被封闭得很紧密,外人只能知道其有意宣扬出来的形象,却长期难以知道其真实的本性和真实的生活。
过去有人认为这首诗是预言美国强硬的总统里根,其实不是的,里根毕竟不是嗜血者,而且其行政和生活基本上是透明而公开的,预言里有很多地方与里根不符,而细细对照就不难发现,此诗是预言那些外表光明伟大而实质晦暗肮脏的嗜血成性的独裁者。

如果想知道诗中预言的独裁者是谁,只要多读些近年披露出来“野史”资料即可。

第9纪第71首
英文:
  At the holy places animals seen with hair,
  With him who will not dare the day:
  At Carcassonne propitious for disgrace,
  He will be set for a more ample stay.
  中文旧译:
  有毛动物出现在神圣的场所
  与看不到太阳正面的人物为伴
  卡尔卡松活该受辱
  所以被允许长期停留
中文新译:
  有毛的畜牲走上了神坛,
  和他一起的人怕见阳光;
  在卡尔卡松尼,不雅的东西成为“吉利”,
  他将作长时间的停留。

这首诗预言了在文革时期,毛泽东在中国大搞个人崇拜,并且通过洗脑教育,使对毛的崇拜影响了好几代人。

本前两句“有毛的畜牲走上了神坛,和他一起的人怕见阳光”,预言了毛泽东在文革时期宣传“神化”。“和他一起的人”就是那个因为战争时期负伤而“怕见阳光”的“林副统帅”。林彪不仅怕光,还怕水、怕风。文革时的口号是“毛主席万寿无疆,林副主席永远健康”,其实都是说些“鬼话”。1966年中共《五一六通知》的发布标志着文化大革命的正式开始,5月18日,林彪发表谈话,称“毛主席是天才,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一句超过我们一万句”,开始在全国各地大搞毛的个人崇拜。全国大量印制被看成是“红宝书”的《毛主席语录》;8月12日,北京各高校召开了隆重的“迎宝书”大会,每人免费得到一套“红宝书”,全国各地也掀起了购买《毛选》热,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接见红卫兵代表,将人们对他的崇拜推向了新的高潮。天安门广场上数十万红卫兵挥舞着手中的“红宝书”,“万岁”的口号,淹没了天安门广场。其后,毛泽东又陆陆续续会见了超过1100万红卫兵。

在文化大革命中,对毛泽东个人崇拜达到疯狂的地步,所有的文章,包括科学论文,都要包含依据来自《毛主席语录》的引言,而所有来自毛泽东的话在书中都是用黑体突出表示;在一段时间里,所有的大会讲话,先要开始背《毛主席语录》,以“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来开头,甚至在大街上和人说话,也要先背《毛主席语录》;人人要跳“忠字舞”,来表示自己“无限忠于伟大领袖毛主席”;每个家庭的厅堂正中要张贴毛的画像。文革大搞的毛泽东崇拜,令希特勒的纳粹党相形见绌。

到1967年春天,毛泽东的个人崇拜达到顶点,在全国宣传“三忠于四无限”的口号;“三忠于”即所谓: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四无限”即所谓: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毛主席的革命路线要“无限热爱、无限信仰、无限崇拜、无限忠诚”。整个就是一种疯狂表现,也是对中国人民的一次疯狂洗脑,老老少少不仅被逼得“天天读红宝书”,而且还要“早请示晚汇报”,成为一种“宗教仪式”。

如果说,文化大革命中对毛泽东疯狂崇拜是当时的“形势造成的”,那么在文革过去几十年后,依然有大批中国人还在盲目崇拜毛泽东,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这就是本预言诗后两句所预言的事情:“在卡尔卡松尼,不雅的东西成为“吉利”,他将作长时间的停留。”把这些东西当作“吉利”品,真是迷信而可笑。
  “卡尔卡松尼(Carcassonne)”是法国南部的一个堡垒小城,诗里说,不雅的东西成为“吉利”,指许多年以后毛泽东的相片等还被一些人作为“吉祥物”挂在房间里汽车里,一些中国人对毛泽东的盲目崇拜有点像“卡尔卡松尼(Carcassonne)”的堡垒一样顽固,所以预言说“他将作长时间的停留。”

另一方面,“卡尔卡松尼(Carcassonne)”可以拆开为 “Carcass”和“sonne” 两个字,“Carcass”是尸体,“sonne”是法文“sonner”的变位,是发出声音的意思,那么本诗第三句就与第一句相对应,预言了两件事:一个是毛泽东的尸体保留在天安门广场;另一件事是毛泽东的声音,即毛泽东思想保留了下来。

第2纪第41首
英文:
  The great star will burn for seven days,
  The cloud will cause two suns to appear:
  The big mastiff will howl all night
  When the great pontiff will change country.
  
中文旧译:
巨星燃烧七日不息
  云叠雾厚不见天日
  狰狞巨犬狂吠一夜
  罗马教皇仓忙逃离
中文新译:
  巨星将燃烧七日不息,
  云雾中天上好像有两个太阳;
  狰狞的巨犬整夜的狂吠,
  当大教皇要改变国家。

这首诗预言了毛泽东在1966年,为了打倒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发动了文化大革命,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

本诗前两句“巨星将燃烧七日不息,云雾中天上好像有两个太阳”,是指在1959年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刘少奇当选为国家主席,中国政坛上出现了两个主席,一个中共主席毛泽东,一个国家主席刘少奇。这里的“巨星”指的就是刘少奇,而“燃烧七日不息”中的“七日”实际是作为时间状语代表“七年”,一方面指刘少奇在1959年后的第七年1965年再次当选为国家主席,另一方面更主要指他在1962年到他被迫害致死的1969年,这七年间,是这个首脑人物,作为一个被唤醒了些良知的人,在其人生中“燃烧”最辉煌的年月。

1959年到1961年,由于错误,在中国造成了饿死几千万人的大饥荒,中华大地上的一幕幕惨状,使得铁石心肠的人也不忍动容,作为国家主席刘少奇也被此惨祸唤醒了良心,认为中国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他鼓起勇气反对。一九六二年一月的“七千人大会”,是中共党史上规模最大的会议,一月二十七日,在这天的全体会议上,一向谨慎小心的刘少奇,当着毛泽东的面,对着七千名骨干,丢开了准备好的《书面报告》,讲出了真话:形势不好,“人民吃的粗食不够,副食品不够,肉、油等东西不够;穿的也不够,布太少了;用的也不那么够。就是说,人民的吃、穿、用都不足。”“我们原来以为,在农业和工业方面,这几年都会有大跃進。……可是,现在不仅没有進,反而退了许多”。刘少奇又说:“产生困难的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刘少奇的讲话在与会者心里激起强烈共鸣。有刘少奇出头,干部们争先恐后地发言,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反对大跃進政策再继续下去。激烈的声音一浪高过一浪。最后,毛泽东不得已作了“自我批评”,被迫容忍从一九六二年起,把征粮指标大幅度降低。中国的大饥荒终于结束了,可是毛泽东从此对刘少奇恨得“咬牙切齿”。

在以后的几年里,刘少奇等人对一些政策作了修改,对人民生活有关的产业投资大大增加,在农村许多地方还实行“包产到户”、“责任田”,不到一年,人民的生活明显改善,也很少再饿死人。刘少奇等还为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后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一千万人平反,同时试图给五七到五八年打的右派分子“摘帽”。文化艺术业也有了些复苏。

一九六五年一月三日,刘少奇再度当选国家主席。全国上下组织了欢庆活动,街头敲锣打鼓的游行队伍拿著彩旗,舞著狮子,放著鞭炮,并排举著毛泽东和刘少奇的像。报纸上连篇累牍地报导:“毛主席刘主席都是我们最爱戴的领导人”。就像本预言中所讲的:一时间,“云雾中天上好像有两个太阳”。

中国出现“两个太阳”,这是毛泽东无论如何不能容忍的,他一定要打倒刘少奇,同时也为了报“七千人大会”的“一剑之仇”;但是刘少奇在党内的威信日增,依靠党内力量来打倒刘少奇不那么容易,于是毛泽东发起了“文化大革命”的所谓“群众运动”。

本诗后两句“狰狞的巨犬整夜的狂吠,当大教皇要改变国家。”就是预言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时的情景。这里的“大教皇”是指毛泽东,而“要改变国家”,就是毛泽东要打倒当时中国当权的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这里“狰狞的巨犬整夜的狂吠”,预言了在1966年8月7日,毛泽东写好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并在中共八届十一次全体会议散发,这张“大字报”指出中央有另外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把批判的矛头直接对准了国家主席刘少奇等人,这一天正好是“戊戍”日,是个“犬狗”日,所以说“狰狞的巨犬整夜的狂吠”;毛泽东的《大字报》是很特别的用文章来“发声”的方式,所以,《诸世记》预言用了毛泽东在“狗”日里“巨犬狂吠”来表示。

“狰狞的巨犬整夜的狂吠”后的第二天,1966年8月8日,中共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始。不是老天爷存心要骂毛泽东,实在是毛泽东那篇“狗日”的文章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太大,在十年文革的“凄风苦雨”中,全中国至少有十分之一的家庭受到冲击,几百万人死于非命。

刘少奇成了“文化大革命”的第一号“革命”对象──全国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被解除中共中央副主席职务,然后被残酷打倒;1968年10月,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通过公报:“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藏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通过决议:“将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撤销其党内外的一切职务,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党内斗争特别残酷,自建党以后,内部杀的党员,比起党的敌人杀的党员总数要多得多,哪怕你是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家主席或总书记……

1968年,刘少奇长期被固定捆绑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他的颈部、背部、臀部、脚后跟都是流脓水的褥疮,疼痛难忍。由于他疼起来时一旦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们干脆就在他每只手中塞一个硬塑料瓶子。到他临去世时,两个硬塑料瓶子都被握成了葫芦形。

到1969年10月,刘少奇已经浑身糜烂腥臭,骨瘦如柴,气息奄奄。中央特派员既不让洗澡,也不准翻身换衣服。而是把他扒个精光,包在一床被子中用飞机从北京空运到开封,监禁在一个坚固的碉堡地下室里。在他发高烧时不但不给用药,还把医护人员全部调走,临死时,刘少奇已经没有人形,蓬乱的白发有二尺长。两天后的半夜按烈性传染病处理火化,用过的被褥枕头等遗物均被焚化一空。刘的死亡卡片上这样写着: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

但是,刘少奇到死并没有屈服,这颗“巨星” 从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反对毛泽东,到1969年被不明不白地害死,七年里一直“燃烧不息”。

第10纪第57首
被人吹捧得洋洋得意的君王
  不顾自己的身份和权力,去侮辱妙龄少女
  卑劣残忍的人,容不下他人
  垂涎他们的妻子
  国王将他们流放至死

此诗预言的暴君是谁?难道不是有点象中国的近现代暴君吗?
诗中的这个君主形象:残暴、卑鄙、好色、无耻,利用权力至高无上的威信,肆意干出丑恶的勾当。国王的丑闻也导致国内一片混乱,纷争四起,为了平息民愤,镇压反抗,国王残忍地将反对者们“流放至死”。我们对照历史,应不难发现这个暴君是谁。遇上这样一位昏君、暴君,真是臣民之大不幸。

第10纪第32首
英文:
  The great empire, everyone would be of it,
  One will come to obtain it over the others:
  But his realm and state will be of short duration,
  Two years will he be able to maintain himself on the sea.
  中文旧译:
帝国 逐年强大
  某人 手握支配一切的权力
  但 他的支配并人生
  以短命告终
  二度春秋 在自己的船上 聊以度日
中文新译:
  庞大的帝国,每个人都想得到,
  一个人将超越其他人而获得它;
  但是他的王国和地位将历史短暂,
  他只能在海里维持两年。

这首诗预言了1976年华国锋成为了领导人,他的实际执政只有短短的两年。

破解这个预言的关键在第四句,表面上看讲的是:某个国王在海里维持两年,这让许多人迷惑不解,其实在《诸世纪》预言诗中,带定冠词的特指的海“the sea”,很多情况下指的是北京的“中南海”:比如第1纪第41首.

第一句“庞大的帝国,每个人都想得到”,预言了,中国内部的权力斗争激烈: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所谓的“四人帮”是一派;邓小平,叶剑英等是另一派。1976年初,周恩来死后,“四人帮”在毛泽东的支持下搞了个“反击右倾翻案风”的运动,再一次打倒了邓,但是“四人帮”想叫张春桥当总理的计划也没有得逞。

第二句“一个人将超越其他人而获得它”,预言了华国锋出人意料地“超越其他人”而成为接班人。华国锋1975年才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部长;周恩来死后,毛泽东指定“老实”不起眼的华国锋接替周恩来,接任国务院代总理、总理,第一副主席,还被选为继承人。毛泽东去世后,华国锋的继承人地位受到江青等人的挑战。1976年10月,他在叶剑英等支持协助下逮捕了“四人帮”,后来他继任为主席、军委主席,成为最高领导人。

本诗后两句“但是他的王国和地位将历史短暂,他只能在(中南)海里维持两年。”预言了华国锋作为最高领导,其实际的执政只有短短的两年。华国锋1976年10月成为最高领导人;但是由于他继续肯定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政策,提出“两个凡是”,他被批评为犯了“极左路线错误”;两年后的1978年12月,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华国锋依照“传统形式”進行了自我批评,结束了他的最高领导生涯(华辞去其全部领导职务是在数年后),这次会议确立了邓小平实际最高领导者的地位。

第6纪第52首
英文:
  In place of the great one who will be condemned,
  Outside the prison, his friend in his place:
  The Trojan hope in six months joined, born dead,
  The Sun in the urn rivers will be frozen.
  中文旧译:
  代替得咎的贵人
  亲密友人入牢 他从狱中悄然出走
  托洛阿亚的希冀 持续六月
  生存平安者 逝去
  太阳接于水瓶座 河川冰冻
中文新译:
  在那个地方,伟大者将被责难,
  监牢外面,他的朋友坐了他的位置;
  六月里,特洛伊的希望加入,胎死腹中,
  太阳在水罐中,江河也将停滞。

这首诗预言了二十世纪80年代末,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受到批评而去职,赵紫阳接替了他的职务等等。

1987年,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受到批评,认为他纵容知识分子的自由化倾向,要求其辞职;当年胡耀邦辞职。1981年至1987年担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是少有的比较开明的领导人,他在职期间推动主持了平反冤假错案,即“拨乱反正”;领导了“改革开放”,提倡“解放思想”;胡耀邦对少数民族也采取了较温和的民族政策。

胡耀邦辞去中共的领导职位后,“他的朋友”,也就是他当总书记时任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坐了他的位置” ,成为中共中央新的总书记。赵紫阳和胡耀邦一样。

“特洛伊”是罗马帝国的祖先,《诸世纪》预言诗中的罗马帝国,正如诺查丹玛斯晚年回答朋友提问时所说,很多时候并不是指原来的罗马帝国,而是指未来在某个地方的一个帝国;这里,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现在的中国。

本诗最后一句,“太阳在水罐中”,有两重意义:一个是时间密码,“太阳在水罐中”相当于“太阳在水瓶座”,“水瓶座”时间在1月20至2月18日,相当于农历的“丑月”左右,“丑”的五行为“土”,“太阳”的五行为“火”,1929、1989、2049年都是万年历的“己巳”年,五行上为“土火”年;另外,《诸世纪》预言诗在讲到宇宙末期的时候,“太阳在水罐中”,表示古老和不朽的“水罐”还没有打开。

过去研究者认为此诗中说的是法国大革命时与路易十六一同被捕入狱的路易十七。但这与历史真实明显相悖,也与诺查丹玛斯另一首预言诗中提及路易十七命运的一节南辕北撤。另一首诗中,他预言路易十七在监狱中被拷打至重伤,不治而亡。对某一重要人物的命运提出相互矛盾的预言,这不符合诺查丹玛斯的习惯。他所作的预言,从来都是唯一性的。所以,对这首诗的解释,还是以新的译法和破解为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