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洁艺高的云娘

清代的云娘,在十八岁时,被父母许配给人,成了王忠的妻子。

王忠是河北密云县汪参将的忠实仆人,自幼跟着主人汪参将,从家乡扬州府,辗转来到北方,他到二十多岁还没有娶亲。正好云娘的父母在密云县城,开着一个小酒店,紧挨汪参将的住处。王忠经常到酒店,为主人买些酒肉食品,一来二往,就跟云娘混熟了。云娘的父母看见王忠是个老实后生,又与云娘要好亲近,便请人说合,让王忠做了女婿。

云娘过门后,同王忠住在了汪参将家。她很懂事,既勤快又贤淑,是汪参将夫人的得力帮手,深得汪家人的喜爱。婚后两年时,汪参将任职已满,奉调回老家扬州。王忠跟随主人多年,当然也要同行,怕云娘舍不得离家,就小心翼翼地劝她不要因此而伤感。哪知云娘十分开通,反倒埋怨丈夫多心多虑,太小看女子了。

王忠心下妥帖,就高高兴兴地准备起程的车马。他想,妻子如此知心达意,可不能让她在路上受苦,应该为她备一辆车子。云娘却坚持不坐车子。她说:“主人举家南迁,行李极多,又经过河北、河南等地,沿途很不太平,还是让主人的家眷们坐车吧!请让我装扮成护送的士兵,骑马带弓,打头或殿后,以防万一。”

王忠一听云娘的话,觉得不可思议,就把它当作一件趣事,讲给汪参将听。汪参将也很惊异,以为她是说着玩的,起先并没放在心上。

哪知云娘是认真的。她再次请求,来到汪参将面前。汪参将心想:你一个弱女子有多大能耐?让我考考你再说。于是,从武库中取了一张六百斤的硬弓,递给云娘。云娘接过硬弓,掂掂分量,轻轻一折,竟然像折断一根枯草那样,汪参将吃了一惊,又连取几张弓,一次比一次强劲,让云娘试试。云娘不是嫌弓的力量不够,就是嫌弓弦不带劲,都没有看上眼。汪参将和王忠都不曾想到,云娘居然身藏真功夫,是个奇女子。但她的箭术到底如何?谁也没见过。王忠很想知道这一点,就半开玩笑地对云娘说:“你通晓箭法吗?怕你是只有一些蛮力吧?”

云娘生气了,噘着嘴说:“哼,你以为我们做女人的,就只会一辈子守在深闺,嫁人生子,洗衣做饭,侍候你们男人吗?你去把我们家的那张弓取来,看看我的箭术如何!”

王忠从岳父家拿来的是一张很重的硬弓,足有千斤之力。云娘接弓在手,一拉就拉了个满月。然后搭上一支箭,瞅瞅天空中几只飞过的大雁,向他们射去。弦响箭出,一只大雁果然应声坠下。汪参将和王忠眼见为实,答应了云娘的请求。

到大家动身上路那天,云娘脱去平日穿的裙衩之类,换了一身短打扮,英姿飒爽。但见她腰挂箭囊,插满利箭,身背硬弓,骑匹骏马,浑身充满豪气,颇像一位统率战士出征的将军。一行人马行進以后,云娘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王忠随行中间照顾妇女孩子,汪参将在后面保卫。

这一年,河北一带遭了饥荒,很多人为生活所迫,干起了拦路抢劫、杀人越货的事,过往旅客行人往往遭殃。汪参将全家出发的时候,土匪强贼们,已经好几天没有发财了,他们派人四处打探消息,知道汪参将带着很多金银细软和吃喝东西,强贼们不禁大喜。

在河北大平原上,汪参将一家走了两天,来到了一处长满蒿草、荒无人烟的地方。时近黄昏,天开始阴沉起来。风吹得紧,刮得荒原上呜呜作响。云娘看这情景,预感到即将有什么事要发生。云娘和汪参将商量了一下,催促车队人马,加快步伐,走出这块让人心神不安的地方,找个背风处歇息。她纵马在前,边招呼后面的人,边睁大眼睛注视着周围的动静。

风声中夹杂着一阵哒哒哒的声音,传進了云娘的耳朵。云娘谛听了一会儿,断定是一群马跑的声音。很快,在她的视野内,远远地出现了十几匹奔马,马上的人也看得清楚,正朝他们这边飞驰而来。

前方尘土滚滚,马蹄声碎。云娘情知遇上了一伙强贼,正要吩咐众人做好准备,有几支利箭已经嗖嗖地从她身旁擦过,落在乱草丛中。接着,又是几支箭响,直朝云娘身体飞来。云娘身子未动,挥动衣袖,阻挡飞箭。箭居然未伤云娘皮毛,纷纷被扫落在地。趁这个空档,云娘操手,准备回敬强盗几支利箭。

又一支箭飞过来,云娘随手接住,搭在弦上,把它反射回去,正中冲在前头的一个盗贼的咽喉。盗贼不提防会有人能作出这么快的反应,定睛一看,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子在弯弓搭箭。

盗贼中有人喊:“快点冲过去,抓住前头那个女的,要活的,谁抓住就归准!”

云娘在这边听得真切,气得咬牙切齿,冷笑一声,随手搭箭,对冲过来的强贼说:“来,姑奶奶把这个给你!”这一箭不偏不倚,正中来者的左眼。这强贼惨叫一声,捂着眼睛栽下马去。

强贼片刻之间连失两人,而且都被一箭射中要害,他们这才知道对手不是一般的女子。其余的人见势不妙,掉转马头,就要逃跑。

云娘乘机补上一箭,又射中一个盗贼的后颈,这盗贼连哼一声都来不及,就翻到马下不再动弹。另一个盗贼慌慌张张,被死者的马撞落在地,成了蹄下之鬼。

众强贼只顾逃命,阵容大乱,挤作一团。云娘的箭一支一支飞过去,往人群中钻。碰上的非死即伤,没碰上的吓得脸色煞白,连忙打马四散逃窜。

汪参将的家人、财物,就这样被云娘一个人保护下来,安然无恙。云娘与盗贼激战很短时间,大获全胜,她的精湛射术和临危不惧的勇气,让汪参将佩服不已,让王忠颇为自豪。

经过河北地界的一场战斗,汪参将全家对云娘十分信任,后来一切听她指挥,顺顺当当地跋涉千里,回到了扬州。

汪参将非常感激云娘一路护送辛苦,特地在自己宅院中,腾出两间房子,让王忠和云娘搬進去住。王忠作了汪宅的管家,云娘也时常协助他料理大小事务,两口子感情甚笃,配合默契。小日子过得极是滋润。

云娘本来就是一个漂亮女子,来到扬州这水乡地带,竟出落得更动人了。一个女子,年轻,貌美,聪明,能干,又具有少妇那种稳健成熟、温柔大方的气质,自然就引起了汪家内外的瞩目。

汪参将的儿子,是个有妻室的人。他竟也对云娘产生了淫邪之心,一天不见,茶饭不思。他先是有意无意地唤云娘为他做这做那,借以饱享眼福,后来趁人不在,越发放肆,控制不住自己的淫欲,竟对云娘進行调戏,动手动脚。

依着云娘的性格和武艺,她是根本不把汪参将的儿子,放在眼里的。不过云娘是个有心计的人,她虽然厌恶参将儿子的厚颜无耻,但她强忍怒火,假装为难,对他说:“我是个听人使唤的下人,姿质粗陋,想不到会得到公子的喜爱,可我也是作了人家妻子的人,丈夫王忠老实厚道,我怎能忍心背着他不守妇德!公子若真心待我,不如把王忠打发走,然后明媒正娶,我才能安心服侍公子。”

汪参将的儿子听了云娘的话,不禁心花怒放,马上和父亲商量好,给了王忠一份厚礼,让他离开汪家。想不到王忠竟然痛痛快快地答应了。

王忠前脚刚走,汪参将家就择定吉日,张灯结彩,请来亲朋好友,要为儿子娶二房夫人。汪公子打扮得真像个新郎,喜形于色,在众人的恭维之下,如坠五里雾中。

一切准备停当,只等新夫人出场。宾客们翘首盼望,希望一睹云娘风姿。殊不料,礼炮响过,出现在大家面前的不是婀娜多姿、羞羞答答的新夫人,而是一身戎装,手执佩刀,身挎弓箭的女英豪。众人惊诧万分,闹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再看云娘,见她站在厅堂台阶之上,怒目圆睁,指着汪公子的鼻子痛斥道:“好一个朝廷命官之家,窃居高位,身受俸禄,却不思出力报效国家(在场的人,听了如此义正词严的指责,都惊呆了,恰如一群蒙童,面对圣人指教,瞠目结舌)!偶尔碰上一些强盗,便吓得胆战心惊,毫无办法。我一个妇道人家,不辞劳苦,长途跋涉,奋力防卫,终于让你们全家平安回家,以此来报答你们对我们夫妻的待遇,已经足够了。而你们竟心生邪念,企图玷污我的清白之身,这是男子汉大丈夫的作为吗?这是官吏之家的规范吗?”

汪公子遭到如此痛骂,恼羞成怒,气急败坏地嚷道:“贱妇人,不识抬举的东西。来人哪,给我把这贱妇人拿下!”

云娘身手敏捷,上前一把抓住汪公子,把刀搁在他的脖子上,对几个跳出来的家丁和士兵喝道:“谁敢上前,我立即砍下他的脑袋,谁敢追我,叫他像河北道上的强盗一样的下场!”

说着,她拖着汪公子,朝门口退去。汪公子早已吓得体似筛糠,魂飞魄散,连连对不知所措的家丁、士兵摆手:“别,别过来,快打开大门,让她走。”又哀求云娘道:“云娘,我让他们打开大门,放你出去,求你刀下留情,饶我一命吧。”

看到大门洞开,云娘放了汪公子,一纵身跳出了院子。门外早已有一个身穿绿衣的女子,牵着两匹马,在等着她。云娘飞身挥刀,把汪家大门上挂着的两个大红灯笼,砍落在地。她轻轻一笑,对女仆说:“咱们走,追王忠去!王忠正在前边等着我…”

只见那两位女子,飞身上马,并骑疾驰而去,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正是:
最懂受恩图报,
忠勇无畏侠豪;
最明报效家国,
光明磊落义烈;
最重纯明贞洁,
一身冰心玉魄;
最有精思妙招,
凤凌云霄飘渺!

(事据《清史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