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我经历的一次生死大关

今年五月份我经历了一次生死的考验,它来势凶猛,在另外空间那是一场正邪大战,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天吃完晚饭就感觉胃部胀满、发硬,那天是吃的很饱,心想是不是吃多了造成的,又一想,那也不至于那种状态,胃部硬硬的感觉,随之想上厕所,肚子疼。站起来头晕晕的,象晕车的感觉,但比晕车症状重的多,头重脚轻,赶快找个凳子坐下,浑身盗汗,要呕吐的感觉,接着眼前也没了光亮,漆黑一片,无力,一切都是那么突然,身体不能动,一动就象要过去了,难受无比,僵硬的,胃里一抽一抽的翻滚着,但意识是清醒的。有生以来头一次有这样的感觉,头一次那么难受。好象身体被什么东西给抑制住了,好象自己要离世而去了。我想如果元神走了,丈夫在那屋还不知道。马上意识到,不能这样想,师父讲过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我马上向内找,心里一直发着正念。心底发出求师父救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身体的迫害,一切服从师父的安排,去留由师父说了算,不许邪恶利用我没去掉的人心干扰我助师正法,干扰我做三件事,这是假相是干扰。铲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因素,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灭!在呕吐时发出的声音丈夫听到了,马上过来说:我送你上医院,先扶你上床躺着。我有气无力的说不去医院,你别动我,让我静一会。

我想起师父讲的这段讲法:“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一切都没有偶然,也是考验我对法的坚信成度。心里特别清净,无任何杂念,等待师父的安排一样,大约十分钟,身体状态有了转机,眼睛也看到光亮了,开始呕吐,把晚上吃的饭全都吐出来了,吐出来之后全身轻松了许多,肠子还隐隐作疼,但症状越来越轻,大约两个小时,所有症状全部消失了,哪也不难受了,象没发生什么事一样,也没再吃什么。我开始炼动功。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走过了这一劫难。

丈夫在家看到了“发病”的整个过程,我对他说,如果是常人的病能来这么快,能好这么快吗?让他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反之,如果思想念动的不正,认为是消业,或认为是常人的病等,就是承认邪恶旧势力的迫害。后果不堪设想,也许真的离世了,那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所以修好自己是多么的重要。

多学法,法理清才能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但是有时也有做不好的时候,也很困惑,也有悟不到的时候,一时又找不到自己错在哪,心很苦,也在不断的求师父点悟;在这时想只有多学法,心性尽快提高,因为我知道在法中能找到答案。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初次投稿,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