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鼓励

我今年七十五岁了,是退休妇科大夫。我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十五年来,在大法修炼中,是慈悲的师父不断的鼓励,使我坚定的稳步的走到今天。在修炼的路上,出现了许多神奇的事,看到了许多美妙的景象。为了证实大法,鼓励自己和同修,今天写出来一部分神奇事,与同修们分享。如有不正之处,诚请指正。

师父教我炼功

我得法前,眼睛散光,患美尼尔综合症,不能看书,一看书就迷糊,眼睛疼。大女儿先得法,她给我讲大法如何好,并给我拿大法书看。说来也怪,我看大法书时,不但不迷糊,眼睛也不疼,越看字越大越亮。我的心情十分激动,过去受邪党“无神论”毒害,不相信有神,现在真真切切的看到了神书,再也不信“无神论”了。我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便下决心修炼法轮功。

我急切的走進炼功场学功,辅导员教我两次后,自己在家里对着墙上的穿衣缫复习动作。我想别人能学会的,我就能学会。炼着炼着,镜子里出现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穿着一身灰白色的衣服在炼功,和辅导员教我的 动作一样。我看的是背影,但我知道这是师父教我炼功。我看着师父怎么做,我就跟着怎么做,很快就学会了前四套功法。我坐下来开始学习第五套功法,可是腿太硬,怎么办?我想别人能盘上腿,我就能盘上,请师父帮我。我使劲一搬右腿,“嘎巴”一声,放到左腿上了。一咬牙,“嘎巴”一声,又把左腿搬到右腿上来了,一下就双盘了。我又高兴又激动,疼的直哆嗦也坚持,一下盘了半小时。学会五套功法后,我天天去炼功场炼功。炼功二十天时,我正闭着眼睛炼功,一下眼前出现一只大眼睛,双眼皮。他好奇的看着我,我也看着他。我知道这是开天目,师父给我下上眼睛了。以后在炼功场上,我看到过师父坐着祥云下到炼功场,挨个空走,看我们炼功。师父走到我跟前,看我笑了笑。还有一次在打坐中,我看到同修们围着天池打坐,师父坐着法船来看我们炼功。

我修炼一个半月时,来了一次例假。此时我已经六十一岁了。我三十六岁时已断了例假。我知道这是好事,是师父把我向年轻方向推。我以后又来了两次例假,每次都是一点点。我过去的病不翼而飞,一身轻,走路往起飘,脚象不沾地似的。认识我的人都说:“你真神了,越活越年轻,根本不象七、八十岁的老太太。

师父又一次救了我和我的家

我修炼后,身体好了,思想境界也高了。过去我跟儿子、儿媳订的“我不看孩子,不做饭”的规矩也改了。他们忙着工作,家里的活儿,我能干什么就干什么。有一天,我做饭点炉子,往柴上浇点汽油着的快,可这回浇了两次也点不着。我又浇了第三次,这次炉子点着后,汽油桶口也冒出火花来。我什么都没想,一只手捂着桶口,一只手把桶拎到外边院子里。我一撒开手,瞬间桶上火光熊熊, “哐”一声爆炸了。我当时没有害怕,过后越想越害怕,若是在屋里爆炸,不把房子崩塌,也得把房子烧塌,我也就没命了。晚上我躺在炕上回忆这件事时,看见一条大火龙在空中翻滚。啊!原来是邪魔要来取我的命,毁我的家。是师父救了我的命、救了我的家。我激动的泪流满面,双手捧着师父的法像说:“党给我的一切都没了,现在这一切都是法给的。”我更加坚定,决心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师父给我长功

我知道法轮大法是真法真功,所以在修炼中,时刻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走上修炼路不长时间,考验来了。九八年的一天,我洪法回来,看见邻居喜财(化名)正在砍我家房前的树,已经砍倒四、五棵大树。他一看见我,吓得扔下手中的斧子和锯,耷拉着脑袋不敢看我。我一看挺心疼的,但我马上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我平静的说:“喜才啊,你砍树干啥?”他说:“我有用”。我说:“有用你就拿去吧。”他不好意思的说:“我不要了。”我说: “已经砍下来了,快收拾收拾都拿去吧。”他看我是诚心让他拿,他才把树拿走。我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晚上我打坐定下来时,看见从远处“呼呼”的飞来一个飞速旋转的五颜六色的大法轮。大法轮高兴的围着我旋转几圈后,在我身前旋转,象两个大弹棉机似的,把一大堆象黑粘油一样的东西从左边输入到第一台机器,搅成白色物质后,再输入到第二台机器。第二台机器加工后,在右边摞起一个雪白色的圆柱,圆柱是螺旋式的长。白色物质加工没了,只听“嘎噔”一声锁上了,圆柱不长了。师父让我看看长功的过程,是师父对我的鼓励。我白天过去了一关,身上的黑色物质下去一大堆,师父用法轮把它加工成白色物质,变成了德,又变成了功。我对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的法有了進一步的理解。

我很精進的时候,师父还让我看看自己的功柱。我第一次看见功柱是在抱轮中。从前边来一条五颜六色的象宽宽的彩带一样的能量带,看样子力量特别强。这条大彩带围着我转了几圈后,我的周围布满了彩带,面积很大。我好象溶在一个巨大的能量场中一样,太舒服了。在我的前边螺旋式的长出一个圆柱,有三、四截楼那么高。我第二次看见功柱是在打坐中,这次看不到顶了。圆柱象白塔,螺旋式的,一层一层的,每层里还有一个一个的格,格里面坐着佛道神。

师父为鼓励我,让我看看天上的神是怎么给大法弟子照像的。一天,我和同修桂莲(化名)炼抱轮,我看见天上的神给我们照像,场面十分壮观、神圣。后排半弧形站着许多天兵天将,身穿盔甲,头上戴着冠或长长的鸡毛翎。他们都拿着各种兵器。中间一排是佛道神,手里拿着各种法器,一动不动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我们看。前边有一个神推着一台好象有轱辘的照像机,“嘎巴、嘎巴、嘎巴……”一个劲儿的冲着我们照。

师父为鼓励我,还让我看看天梯。一天,我在抱轮中,看见一个大梯子直通天顶。梯子是台阶式的,象滚动的电梯。我站在梯子上,“刷刷”的自动的向上走。梯子象在云雾中,又象在云雾上,但还能看的清。梯子两边站着佛道神,个个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佛道神前边有很多不同颜色的法轮在旋转着。我上到顶时,就 “嘎噔”一声锁上了,上不去了。我知道我是坐着自己的功柱上来的,功柱就这么高,在往高上上不去了。我从心底发出一念:我要精進,再精進,走完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

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神圣使命。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七•二零后,为了安全,我们集体学法变成小型学法点。我先找两个同修,组成一个学法点,每周学三次,学法后切磋。学一段时间后,陆续又来了几个同修。为了安全,我们又分成两个小SH。现在经过我们共同努力,先后已建起十多个学法点,有四、五十名同修走出来,参加集体学法。

现在我们集体学法时,一般发两次正念,学法前后各一次。集体发正念威力很大。大家的功能形成一个整体。功是带颜色的,有时和在一起形成的功象个大法轮,有时象一朵大莲花。除恶时,能把邪恶打的稀巴乱,忽忽的往地狱里滚。我看地狱口象个深水井,没有底。同修发正念精力集中时,莲花手印捧着的莲花开的很好,每个人的莲花形状不同,颜色也不同,五颜六色,还有白色的。有的人莲花手印合在一起时,莲花憋的从手指缝往冒,挤的变了形。一下张开手时,“砰”一下莲花蹦出去了。集体发正念时,如果大家精力集中,祥和慈悲,能量场很强,威力也很大。

通过学法,大家都知道救人紧迫,但有的同修不敢面对面讲真相,我就一个一个的带着她们出去讲。讲过几次后,她们就能自己独立出去讲真相了。通过切磋交流,大家讲真相救人的办法越来越多,。大家每天都在愉快的做着三件事。

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要把师父的鼓励变为动力,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