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环境 不辱使命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感谢师父和明慧同修又给我们一次网上交流心得体会的机会,借此盛会,我想把自己十四年修炼中所悟、所得与同修们分享,不当之处请同修给予慈悲指正。

一、环境

师父在《环境》中说:“我给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炼形式是要弟子们能够真正提高上来的保障,如我叫你们到公园里面大家集体炼功形成一个环境,这个环境是改变人表面的最好办法。大法弟子在这个环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动人,能熔炼人的行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 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也是提高的关键哪。”可见修炼的环境对我们每个大法弟子来说多么重要。

一、聚仙楼

我是一九九六年喜得大法的,从那时开始,我的家就成了大法弟子经常来往交流的场所,为我们整个地区的大法弟子提供了便利环境。也是我们当地的炼功点、学法点。特别是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期,更显它的珍贵。因为大法弟子都是要修成神、佛的,用同修的话讲:“它不是你自己的家,是大法弟子共同修炼的圣地。”所以我的家就被大家称誉为“聚仙楼”。无论是得法初期,还是巨难当头的特殊历史时期,每天同修们都能来此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之中,感到无比的神圣、幸福与喜悦。

七.二零之前,因为有这个环境,我还有热心,自然而然被大家认可为当地的辅导员。我在这个特殊环境中得以熔炼,是同修们推我前行,在此感谢那些奉献和帮助的所有同修,更感谢师尊给我苦心安排的特殊的修炼环境。

七.二零之后,“聚仙楼”经历了腥风血雨,我也遭受了九死一生的大魔难――被邪恶劳教四年。零四年我从劳教所黑窝回到家中,自己抓紧学法。街道委主任常到我家来骚扰,我正念制止,不配合邪恶,使邪恶的迫害阴谋一次次破灭。 正如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我对师父的这段讲法有了更深的认识,觉的自己有源源不断的正念,知道如何面对邪恶。

当时在邪恶这种环境下,街道委主任来我家几次我都不在家,那天下午三点来的,一直等到五点我回家,说让我填什么“转化表”。我当时正念很足,理直气壮的问:“填什么转化表,把好人转化哪儿去?贪官污吏你们不管,专迫害好人,迫害我这么多年还不够?我就差告你们了,你们得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才有美好的未来。”这时委主任说:“哎呀!你跟我说行,千万别上外面说去,‘六一零’还让我们举报哪。”我说:“我堂堂正正做人,没有一点见不得人的,举报谁呀?你们知道吗?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善恶有报是天理。”说到这里,两个委主任先后掉头赶紧就走了,也不提转化表的事了。后来一直也不上我家了,有事在下面按门铃,我让他们上来,他们直说不上不上。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邪党人员借机干扰。突然来我家敲门,我以为是同修没在意把门打开了,進来一个便衣警察,大声说,“我是包你的警察,以前没来过,现在看看你在家干什么呢?”紧接着又跟進四个人,有三人是街道办的,最后跟進一个着装老警察,直奔师父法像,一把拿起师父法像,我立即制止说“把我师父法像放那儿,不允许你动!”,我态度非常的严厉,老警察边摇边说:“这是你师父,我不信法轮功。”我马上说:“这是我家,你到我家必须尊重我的人权。”此时其他的人都望着老警察发愣,这时老警察乖乖把师父法像放回原位,边找台阶边问:“还炼不炼了?”我非常郑重的说:“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炼?”这时小警察赶紧接茬说:“好就在家练,没出去搞什么事吧?”我说:“我搞什么事?我们处处按‘真善忍’做好人,不干一点坏事。”小警察接着话中带刺的说:“你对地震捐款是怎么看的?”我说:“当年在单位,领导捐五百我也捐五百,你说咋看的?”“那这次你能捐多少?”小警察问。我冲老警察说:“你看他什么态度,话中带刺,地震还没把你们震明白,‘真善忍’哪儿不好?还不让炼。告诉你们救皮儿救不了瓤儿。”小警察赶紧说:“啊,这是救皮儿呀?”他的态度还挺诚恳。对话中我的心里只想着怎么保护屋里的三名同修,因我们四人正在一起学法。这时老警察直奔大屋,看见三名同修,就大声问到:“请问你们都干什么来了?叫什么名?是哪儿的?”我一听马上進到里屋,反问:“怎么我的家不准来客人吗?”老警察一把把我拽住,一边想往另一个屋带我,说:“走,上那屋跟你说事。”我立即把身闪开,边说:“有话就在这说,我堂堂正正做人,没有一点见不得人的。”这时老警察小声说:“你说,你弄这么多人在你家这不是整事儿吗?”这时我儿子在小屋出来说:“我妈妈这些年尽受迫害了,炼功以后变化很大,事事都是为别人好。取保钱到现在还有不少没给呢。”这时小警察诚恳的说:“你怎么不去要哪?”我说:“对了,身份证还没给我,我哪天还得朝你要呢。”这时小警察又到大屋看,看到大屋有资料还有书,一个劲儿说:“在家整这事儿,哈尔滨来人看见怎么办?”我马上说:“哈尔滨来我家干什么?不允许他们来。”这时小警察把神韵晚会光盘拿在手里举着说:“在家整这事儿?”我一把抢回来说:“这个你怎么不看呢?你倒看呢!”此时小警察的表情好象很后悔的样子,这时几位同修往外走,老警察也跟着要往外走,我把同修放走,用手拦住警察,说:“不准走,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哇。”老警察愣在那一会儿,说:“不让我们走你管饭哪?”我说:“有啥不能管饭的,没钱借钱也能管的起。”这时委主任见机一把抱住我,赶紧说:“都是邻居住着,都挺好的,你啥也别说了。”顺势把我拉到一边,一帮人溜之大吉了。正如师父所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师徒恩》)。我用正念又一次震慑了邪恶,这一切是大法与师父洪大法力的再现,真是有惊无险!从那以后,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共同努力下,“聚仙楼”更加如意发挥着它的作用,成了同修们及时沟通、交流的平台,在带动整个地区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起到带动整体提高、整体升华的作用。

二、平凡

要开创一个良好的修炼环境只有一所房子“聚仙楼”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家人的理解和配合,下面我就说说我的家人配合我开创修炼环境的事情。

(一) 我的丈夫

我的丈夫在我修炼后大约半个月,看到我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也走入大法修炼。他为人忠厚老实,平时少言寡语,不会说不会道,不争不斗,领导、同事有什么事情交给他做都非常放心。没有轰轰烈烈的言行,是个白领阶层的后勤干部。在单位比他岁数小的同事都被领导打发回家,办理了退休或内退,多给开两倍到三倍的工资或劳保金,唯独他没被批准退休。单位领导同事都知道他是炼法轮功的,非常信任他。有好几个同事找保姆都让他给找,他给介绍的保姆(同修)有一次说了这么一件事:保姆同修问丈夫的同事对法轮功的认识,并劝他三退。丈夫的同事说:某叔(我丈夫)根本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而且看到他(丈夫)的儿子和你(保姆)的孩子和别的孩子都不一样,很懂礼貌,都文质彬彬的,我们心里就有数,知道电视说的都是假的,非常认可法轮功,然后很容易把他们一家都劝退了。我丈夫虽然不善言谈,但是他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实着大法。

无论家中来多少同修,他总是默默关心同修吃饭没有,态度总是祥和的,与人为善的,从来没有一点怨言,力所能及的默默支持我所做的一切,从不张扬自己,过后指出我的不足。特别是在我被邪恶迫害四年多的时间里,是他默默的替我承担起赡养我娘家父亲以及抚养孩子的家庭重担,承受着无形的来自家庭和外界的巨大压力。在我被劳教迫害期间,他单位主动出车,基本每月去劳教所黑窝看望我,送衣送物。被关押迫害在劳教所中的同修在恶劣的环境中能及时见到、外面亲人送来的衣物和食品,也觉的非常的珍贵。每次给我送来的东西,同修都说是最多、最实惠的,连警察都说法轮功真团结,象一家人一样。

记的有一次丈夫被旧势力钻了利益心的空子加以迫害,造成整个人出现脑血栓的症状,话都不会说了,反应迟钝,傻傻的,很让人担心。同事亲朋都急眼了,非要让丈夫上医院,丈夫直摇头,说什么也不上医院,就是坚持天天炼功,学法。书念不成句,就一个字一个字的嘣。那时正好来了师父的新经文,他捧在手里,一个字一个字的拼,突然奇迹出现了,能连成句了,话也会说了,持续大约一周的脑血栓症状消失了,能正常上班了。是大法,是师父给了他新生,对恩师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唯有精進。过后丈夫的同事和亲朋好友都非常认可大法,我的同学还劝同事、同学炼法轮功,拿我丈夫作为例子。有新内容的光盘,他就拿给单位同事看,有机会也给同事讲真相,回来跟我说讲的不好,很着急。一有机会就带我去参加他同事的婚礼等活动,他发正念,让我讲三退,我们配合的非常好。

我的家庭修炼环境就是在我丈夫、孩子以及同修们的共同配合下开创出来的,这个环境对我们地区的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在此感谢那些为这个环境默默付出的所有同修们,更感谢师父的看护和加持!

(二)我的儿子

我得法那年我儿子十四岁,由于受无神论的洗脑,不相信神,对于我修大法很不理解,觉的愚昧可笑,我就坚持不懈的和他讲,有时间就放师父的讲法让他听,开始根本不听,后来认真听了,目的是为了找到能驳倒我的地方,听着听着逐渐被大法的法理同化了,再加上看到我修大法后象变个人一样,完全是为了别人的人,还教育他怎样做一个好人,一个正直的人,感到大法太好了,于是也和我一起修炼起来大法。

在我被迫害的几年中,我儿子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但是他始终站在正义一面,帮助我抵抗化解外来的压力。有一次,街道委主任打电话过问我的行踪,当时是我儿子接的电话,委主任在电话中告诉我别上外面去,表面好象是关心我,其实是她在执行邪党的命令。我儿子告诉她:我妈妈是个好人,没做任何违法的事,还理性的反问她,对邪党所作所为非常不理解的事实,说每次去劳教所去看望自己的母亲,还得让踩师父的法像,还教孩子骂人。你们说这个党邪不邪?电话那边的人支支吾吾,从那以后再也没打过电话。我在外面碰到委主任,她总是笑脸相迎,客气有加。

我从黑窝刚回来的时候,同事好友来看望我,他们指责我不去挣钱、不管家等等,不理解我的做法,这时我儿子义正辞严的说:我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最了不起的,我为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我妈妈没得法之前教育我都是让我占便宜,妈妈修炼后总教育我要与人为善,不做伤害别人的事,谁正谁邪我最有发言权。儿子的话让他们震惊,从那以后都很认可大法,也都非常尊重我,劝他们三退也很容易,而且他们还帮助自己的家人做了三退,我们现在来往也很频繁。

儿子有时候和我一起贴资料,他带着纯净的心态,没有怕心,贴上去的资料存留很久。现在每到寒暑假,他都组织小弟子学法,在法上共同提高,唤醒那些沉迷在尘世的大法小弟子。

(三)我的老父亲

我的娘家父亲始终和我住在一起,和平时期对我修大法很支持,知道炼功人都是好人。在我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期间,我父亲受到的打击很大。父亲是教师,被邪党历次运动整怕了,吓坏了,开始对我修大法极力反对,甚至达到对大法不敬的成度。通过我对大法的坚信与坚定,在劳教所黑窝几次绝食反迫害中,身体状况比每天吃山珍海味的不修炼的妹妹还好,他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超常。在老父亲病重病危送医院抢救的时候,医院让预备后事,医生说已经没有万分之一的希望了,父亲非常绝望,我丈夫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父亲念完后奇迹出现了,一夜之间头发由白变黑,拔掉氧气罩,撤掉输液管,身体恢复正常。老父亲非常感谢师父,感谢大法,说以后要有警察来我就告诉他们:师父慈悲,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江泽民骗人害人。从那以后他对我修大法再也不干涉了,非常支持我。我的小妹妹看到大法在老父亲身上出现的奇迹,也走上了修炼道路。

三、珍贵

我身边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同修,她曾大起大落。在和平时期我们结伴“同修”,那时我们都是辅导员,我一直认为她比我修的好。她吃了很多苦,法理悟的好,讲出的话让人心里很舒服,不伤人,能说到人心里去。我们几乎每天一起组织学法,一起组织炼功,负责各个项目,有那种修炼中酸甜苦辣都尝过的过程,修炼的圣缘真的是沐浴在师恩浩荡的修炼之路上。

风云突变,七二零之后的巨难中,她走了很大的弯路,那时大家都很惋惜,特别是我为她担心,怕她走的是不归路,她还能走回来吗?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引领她终于走回来了,我为她高兴的落泪。回来之初,同修大多都不认可她,有的到现在还在排斥她,甚至告诫我不让我跟她在一起,因为我承担着我们地区的协调工作,怕她影响了整体,给整个地区带来不安全因素。但我深深知道一个得法的生命的珍贵,正法还没有结束,她就有机会,师父在《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你们怎么能把我的亲人另眼看待呢?”我珍惜她的特长,她有很多优点是别人都不具备的。在讲真相救度众生的特殊历史时期,她发挥了她应有的能力和特长,她在努力的加倍弥补。我俩发愿每天面对面讲真相,走师父安排的路,完成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我俩基本在没有特殊情况下风雨无阻、配合默契救度众生,陆续带出不知、不会、不敢面对面讲真相的一些同修。去年我和她一起还唤醒了一位和她一样走弯路的昔日同修。现在她和我一起肩负起协调本地区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我们一起比学比修,互相严格要求,共同精進。现在大多数同修也都认可了她。

二、讲真相 救人急

在多年的讲真相救众生中,我积累了一点点经验,曾发表过《挨家挨户讲真相经验》以及《到乡村面对面讲真相的经历》,在此不再赘述,这里我再补充一些内容。

在这历史的关键时刻,深知自己与师尊签下了史前誓约――肩负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只要自己用心去做,师父就会把有缘人送到跟前。每天早上发完六点正念,再加上五分钟清理解体自己所到空间场,影响众生明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另外空间黑手、烂鬼、乱神,救度有缘人,请师父加持。我上午在家学法,下午和同修配合,利用各种形式讲真相。买菜中、坐车中、与亲朋好友的接触中,在购物中都能随时讲真相。利用夏季每天晚上特意去吃烤苞米讲三退,上公园讲三退,只要遇到有缘人一般都是面对面讲,大多都直接切入: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一般都说没听说过,我一般先送上几句祝福的话,比如:咱们见面都是缘,祝你平安、好运。人们都爱听吉祥话,一般人心里都很高兴,能拉近距离。然后再说:“你看H1N1甲型流感多严重,天灾人祸频繁,有人跟你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一般说没有,然后我就说:你今天有福了,我告诉你一个躲过这些灾难的方法。你看共产邪党现在无官不贪,坏事干绝,老百姓没有不骂的,这些灾难是天要灭它,咱们好人得留下,曾经入过党、团、队的人都是它的组成部份,红领巾都戴过,你入过团吗?入过党吗?用笔名化名真名退出就有美好的未来。”一般效果都很好。如果有时间就多讲一些,讲大法洪传世界,中共高层都在三退,讲预言,讲毛贼把老百姓用无神论洗脑,不让别人信神,他自己信神,讲八三四一警卫部队的来历,破除人们的无神论思想,只要自己用心去做,智慧就会源源不断。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利用带有mp3、mp4功能的手机当作小法器配合讲真相,效果也非常好。特别在坐车时,不管有多少人,我堂堂正正播放真相歌曲,歌声美妙悦耳,乘客回头顾盼,还放神传文化节目,四大名著,古人对婚姻的态度等,乘客听后都问是哪个台播的,这么好听。我就告诉他看新唐人电视台,同时把配好的真相资料发给他们,说:在国内看不到,得到会有大福份。并及时劝三退,效果非常好。小法器得心应手,例:一次陪姐姐到美容院做手术,手术过程中,我播放的《普度》、《济世》曲,平时姐姐根本不听,可那时她一个劲儿让放,别停,说听了特别舒服,而且刀口也不那么疼了。全屋的人都问是什么音乐,这么好听,我顺便讲真相,连发资料,并劝三退,后来他们五个人都退了,还高兴的拿着资料,连说“谢谢”,很珍惜。

讲真相中,也有根本不听不信的人,但自己心里为他们难过,从不去给他们下断言,心里跟师父说,他以后还会遇到与他有缘的人破解他的结,都是为法来的生命,他能得救。所以我尽量不错过任何一次救人的机会。有时讲真相遇到的众生眼看追不上,没有机会讲,我就求师父,就会出现神迹。如:一次陪妹妹住院,她的同事来的匆忙,走的也急,眼看几步跑上电梯就下去了,我急忙在心里求师父,师父别让他下去,我好救他。这时奇迹真的出现了,只见电梯门“哗”的关上了,他没有進去。我赶忙一边陪他走下楼梯,一边讲真相,顺利的把他救了。我知道自己做的只是表面,其实真正是师父在做。

两人结伴效果更好,两人配合着讲,一人讲,另一人发正念。人多的时候也可两人分头讲。每天把讲真相放在第一位,学法修炼都为讲真相救众生打基础,在救度众生中提高心性,境界也在不断升华。我深知每个生命的可贵,都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生命群。在救度众生中向内找,去人心,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三、在协调中修掉妒嫉心

从二零零四年开始,我就做本地区的协调工作,借这次法会我想交流我在协调中怎样修掉妒嫉心的。

今年五月份以来,我们地区连续出现几起发资料的同修被非法绑架的事例,在营救过程中,出现过难度,有过波折。几个协调人及时切磋,认识到关键时不能依赖常人,要依靠师父、依靠大法,要正念正行,及时组织大家发正念,及时向内找,及时给相关人员讲真相,几次营救成功。特别是在一次三名外地同修到本地区讲真相,被非法绑架、关押在本地看守所。营救过程中,在师父的加持下,自己终于和外地同修联系上了,能和外地同修形成一个整体,发挥着整体的力量,营救成功。

通过这次营救,外地同修非常认可我们地区的协调工作,认为我们协调的好,他们主动联系我,让我参与各地整体协调切磋交流。第一次联系我们参加这样的切磋会是一天的晚上,通知我们地区后,我找到别的协调人,他们都有疑虑,结果第二天,我和另一个同修去后联系上了外地的协调同修,他们告诉我们昨晚切磋的很好,在法理上有了升华。然后问我以后如果再有这样的切磋会怎么通知你们呢?我推荐了有便利条件的本地区的协调同修A。A很久没参与本地区协调了,我和A同修说好,有机会的话让A通知我们就可以。没成想,几次切磋A都没通知别人,就自己参加了,后来听说外地同修总找A,认为A修的好。我知道后问A同修:“为什么不告诉别人,谁不想提高?只想你自己参加、自己提高?”过后听说A同修找了两次本地同修,但我根本不知道,A没告诉我。本地参加的同修回来后说:交流中大家都说我们地区修的好,让第一个发言。还说我们地区法理悟的高等等。他们参加完外地协调会回来后,在本地又组织几次大规模的切磋会,觉的效果好等等。我听后非常反感,心想:已经修到现在了,说当地修的好,本身应该及时向内找,及时归正自己,出什么心了?心里都是埋怨、指责、愤愤不平,越发想A同修不足的地方,以后有什么事都不想与A同修配合,竟想着如何报复A同修,自己平时最瞧不起的就是A同修的一些行为,A一说话自己就反感,甚至几次扫地出门赶A同修走。

在写第六届网上法会征稿的过程中,及时学习了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说:“你们互相之间在配合上,心里不平,激动生气,那个时候很难想自己、看看自己是什么状态、出发点是什么人心。多数是自己的意见不被采纳,或者对别人的瞧不起,这两种心的反映是最强烈的。”看到师父的这段讲法,突然心路清晰,意识到我对A同修的这些念头都是不正的,这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所为吗?这强烈的妒嫉心、名心、证实自我的心正上了旧势力的当,在间隔整体、间隔同修,是干邪恶最高兴的事,没修自己,是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属性,怎能成就为他的新宇宙生命!师父说:“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转法轮》)想到自己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是和大法连系着的生命,有什么放不下的呢?想到这里我对A同修所有的偏见都烟消云散了,自己心中豁然开朗。

然而我并不高兴,为自己用不好的心想同修而难过,其实A同修身上有很多优点,是别人不具备的:A同修帮助唤醒昔日走弯路的同修、做起事来有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单位家庭两地忙,但三件事样样不差。同修是自己的一面镜子,多看同修优点,不忘时时反思自己,善待别人,修出真正的大善大忍、大慈大悲,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真正跳出自我,真正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一思一念在法中归正,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走过这场浩劫。关键时刻去除自我,首先把法放在第一位,其次就是把自己作为法中的一个粒子,来履行大法赋予的使命,圆容正法所需要的一切,做到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己,自己有决心在短时间内,在修好自己的同时,不忘救人的责任与使命。

总之,我在做三件事时,怀着一颗纯净的心,强烈救人的心,信师信法,才会心想事成,事半功倍,只要在法中才是最安全的。在修炼中,自己也有很多难去掉的执著心,如同修情等,通过学法认识到这些不是先天的真我,我会用法衡量,正念对待,修去执著,在法中归正。

写稿过程也是心性提高的过程,也是正悟法理的过程,也是留给未来的需要。这次写稿、投稿,我的身心也被震撼着,我会在最后有限的时间中,在修炼中,在走向神的路上勇猛精進,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明慧网第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